望著向山洞走去的那道身影,青雲鷹眼神裡面露出一絲欣賞,繼而把頭扭向了小靈:「小靈,以後你去外面,有什麼就聽那小子的,跟著他的話,我們也就放心了。」

小靈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第二天,張楠便是沒有絲毫懈怠的在撼天虎的山洞中坐了下來,閉關衝擊控靈中期,而撼天虎則是在一旁躺下養傷,它受了很重的傷,加上已經年老,沒有半個月的時間,是很難完全恢復。

雪兒很是無聊,帶著小白和小靈一起去找夢天涯去了,也不知道這傢伙去了哪裡。

夢蝶兒則是和青雲鷹一直守護在了山洞外面,以防在出現什麼變故或者遇見什麼人來搗亂。

又是一天過去,張楠緩緩睜開眼睛,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意,體內的靈氣感覺渾厚了好幾倍,一種比以前強大了很多的感覺油然而生。

顯然,有了六道決這般逆天級的功法,突破到控靈中期沒有絲毫的懸念。

緩緩走出山洞,張楠感覺空氣無比的清新,不過,很快嗅了嗅鼻子,便是發現一陣焦糊的味道飄了過來。

「雪域兔可好吃了。。。特別是烤的,小靈,你真的應該試試。。。。」

夢蝶兒一邊烤著兔子,一邊勸說坐在一旁的小靈,絲毫沒有發現自己烤的兔子早就已經焦糊了。

「你這真的能吃嗎?我感覺還是我烤的比較好一點,不過,還是我哥哥烤的最好吃了!」

雪兒一般不停的翻滾著在火焰上烤的嗤嗤作響的雪域兔肉,一邊鄙夷的看了夢蝶兒一眼。

小靈沒有說話,望著跳躍的火苗,心情無比的複雜,自己就要離開這裡了,難道真的要跟著這些人類吃靈獸嗎?靈獸難道比人肉還要好吃嗎?怎麼想想都覺得吃靈獸的肉很噁心呢?

夢天涯笑了笑,心裡滿是感慨,這兩天在秘境中他也是經歷了很多,多虧雪兒帶著小靈他們趕來,不然在那場戰鬥中,他還真的有生命之危。

「小白,別急,等下我烤好了就給你吃。。。」

夢天涯笑嘻嘻的望著小白,小白全身雪白,看起來就是一個毛球,可愛至極。

「你們烤的,都沒有張楠烤的好吃。。。不過,哎,只能將就了!」

小白嘆了一口氣,顯得有些失落,令夢天涯恨不得拽著它的尾巴甩幾圈,就算沒有那麼好吃,你也不必這麼直接的說出來吧!

「咦。。。他出關了,恩還已經突破了!」

突然,小白動了動那紅紅的小鼻子,眼睛變得激動起來。 小白的話,令眾人一陣錯愕,這小東西什麼鼻子啊,這也太靈了一點吧,連張楠修為突破了都能聞得出來嗎?

「你連哥哥的修為都聞得出來嗎?」

雪兒睜大眼睛,滿是有興趣的望著小白。

「咳咳!」這時小白才發現自己好像一時說錯話了,立即說道:「我是猜的,你哥哥那麼厲害的傢伙,不過是突破到控靈中期罷了,又不是什麼大境界,有著血靈果,難道還會出現什麼意外嗎?」

「這倒也是,哎。。。。本來實力就不如哥哥,這下子,我豈不是更加不如他了嗎?」

雪兒點了點頭,表情有些失落,似乎對自己的修為很是不滿意。

夢蝶兒和夢天涯對望了一眼,皆是不由得搖頭,這雪兒啊,太打擊人了,他們修鍊了那麼多年,才突破到了控靈前期,而雪兒。。。這才修鍊多久啊?僅僅憑藉那被封印的靈魄解開,就已經達到了控靈前期了,而且這實力,比他們厲害了不是一星半點,現在說這話,不是直接叫他們去撞牆嗎?

「哎。。。這兩兄妹雖然不是親兄妹,可是這變態程度,還真是那麼的相似啊!以後必然都是令人仰慕的存在!」

夢天涯心裡暗暗嘆氣,只能搖頭繼續烤自己的兔子。

「咳咳。。。大家心情似乎很好啊!」

果然,很快張楠便是笑眯眯的走了過來。

眾人滿臉黑線,好像就你心情最好了吧?突破到了控靈中期,臉笑得跟朵菊花似的。

「果然突破了啊!厲害,嘿嘿,心情好就幫我烤點肉唄!」

小白一閃,瞬間跳到了張楠的肩膀上,開始拍起了馬屁。


「恭喜了啊!來,剛烤好的肉,給你一塊!」

夢蝶兒走了過來,把手裡那塊肉遞給了張楠。

「呃。。。」

張楠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嘴角微微抽搐,這大白天的,絕對不會像上次一般出現流星吧?

「蝶兒姐姐,你烤的那個,真的沒法吃啊,你還是別難為我哥了!」

雪兒拿起自己烤的那塊肉,狠狠的咬了一口,然後大大咧咧的說道。


夢蝶兒表情疑惑,把肉拿起來,輕輕的咬了一口。

「我。。。呸。。。呸。呸呸!」

果然,這些肉哪裡是難以下咽?完全就不是人吃的啊,不過,很快他的心裡便是感到一陣溫暖,張楠那天可是當著她的面,把好一大塊黑不溜秋的烤兔肉給吃完了的啊,看來那個時候便是因為愛她,才故意說好吃的啊!這著實令她感到一陣感動。

「還是我來給你烤肉吃吧。。。其實我可以同時烤好幾塊的。」

張楠向著火堆旁邊走了過去,然後坐了下來:「可惜啊,帶來的酒在路上就喝完了,有肉美酒,還真是人生一大悲劇!」

「呵呵,這個你不用擔心,青雲鷹說去弄酒去了,要好好的慶祝一下,另外算是為小靈送行!」

這時旁邊的夢天涯卻是爽朗的笑道。

「你能聽懂青雲鷹的話?」

張楠略感驚訝。

「呃,是小白告訴我的。。。」

夢天涯淡淡的說道。

很快,天空一片烏雲滾滾而來,向著這邊靠近!一股巨大的威壓也是隨之瀰漫,令無數進入的修士們都感到一陣壓抑,皆是遠遠的逃離。

張楠等人也緩緩的站起身來,眼神無比凝重,那到底是什麼?黑壓壓的一片,這樣的氣勢,這樣的一大片,幾乎無敵!

「哥哥。。。那是什麼?」

雪兒走了過來,表情也出現了很難見到的凝重。

「別擔心,是那隻傻鳥,帶著一群靈獸過來了,估計為小靈送行吧!」

小白看了看天空,似乎不怎麼感興趣,趴在張楠的肩頭,心想著什麼時候才能吃到兔子肉。

果然,很快,那片如同烏雲的靈獸群便是已經越來越近,出現在了大家的眼前。

張楠心裡微微一驚,青雲鷹帶頭,後面竟然全是四階的靈獸,有著幾十頭,而且還有一頭五階的黑影螳螂,那氣勢散發出來,如同一尊王者。

黑影螳螂飛在最中間,一身漆黑如墨,兩把螳螂臂如同兩把巨鐮一般,無比的鋒利,它身軀並不大,只有兩人高,但是它去傲然而立,四周空出來好大一片的空間,把它的地位徹底的彰顯出來。

小靈望著那片靈獸,眼裡冒著淚花,身體再微微顫抖。

「哥。。。呃。。。我們殺了雪域兔來吃。。。這些靈獸不會怪我們吧?」

雪兒低聲微言,用手拉了拉張楠的衣角。

「別怕!應該不會有什麼的,靈獸之間也經常弱肉強食,難免會廝殺的!」

張楠表情平淡,不過心裡也是沒底,這個秘境裡面的靈獸,好像很團結,和外面的似乎不太一樣,或許是它們在這裡面這麼多年,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裡面養成了一種互相照顧,共同抵禦外來尋寶的人類的默契了吧。

畢竟,這裡面的資源並不多,很多天材地寶都是需要許多年的時間才能成熟,而外面的人還要來這裡分一羹粥,所以它們不得不一致對外!

很快,青雲鷹帶著眾多的靈獸飛了過來,而地面上還有很多三階靈獸,實力也都不弱。

「青雲,這就是你說的那幾個人類?」

黑影螳螂一雙黑色眼睛盯著下面的張楠幾人,淡淡的問道,言語間霸氣盡顯,通體漆黑的它,根本看不清其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情。

夢天涯和夢蝶兒都向著張楠和雪兒靠近了起來,一臉的戒備。

「恩,對。。。他們實力都很強!」

青雲鷹點頭,對黑影螳螂很是恭敬!

「咳咳。好吧,把小靈交給他們,我也放心了!那今晚我們就開懷暢飲吧!三眼天猴,叫你的孩兒們把所有的猴兒酒都抬上來吧!」

黑影螳螂看了看小靈,最後對著一個長了三隻眼的猴子說道。

「是的老大!」

三眼天猴的猴王露出一絲肉疼的神色,然後對著下面揮了揮手!

很快,一個個巨大的酒罈被一群三階的三眼天猴抬了出來,一陣濃濃的酒香撲鼻而來!

「猴。。。猴兒酒!」


張楠一陣激動,這就是自己一直只能在小說裡面看到卻從沒有喝過的猴兒酒嗎?他娘的,今天終於有機會品嘗了。 聞著撲鼻而來的酒香,張楠一陣激動,這便是猴兒酒嗎?聞著這酒香就讓人迷醉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都是感覺精神一震,無比的愜意!

「哈哈!你小子還好酒,可是你可知道這猴兒酒的珍貴?而且這酒雖然品嘗起來很是甜滑,但是卻極其容易醉人,不是一般人,喝個一小杯便是會醉倒!」

見張楠一副享受的模樣,黑影螳螂大笑著說道,顯然,它也很是好酒。

「此酒早有聽聞,只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品嘗,前輩果真豪爽,咳咳,不知道前輩能夠喝下幾杯呢?」

張楠的笑意令人如沐春風,卻是不露痕迹的開始拍起了馬屁,都說酒逢知己千杯少,既然這貨也好酒,那自然要從這方面入手,關係搞好了,到時定能多蹭上幾口。

「呵呵,青雲說你會說靈獸的語言,果然不假,而且你還教會了小靈說你們人類的語言,看來的確有些本事,至於喝酒,呵呵,我雖然實力強橫,但是這猴兒酒實在厲害,不才,哎,我也就只能喝個五杯,僅僅五杯!」

黑影螳螂呵呵大笑,雖然嘴上很是謙虛,但是這話語間卻絲毫不掩飾自己酒量的厲害,而且那個『五』字說的重了不少,好似這是個令它驕傲無比的數字。

「五杯!天啊,都說了喝一杯便是會醉,前輩居然能夠喝五杯,實在是厲害啊!」

張楠露出十二分的驚訝,一臉的崇拜。

果然,黑影螳螂一聽,更是一臉得意:「嘿嘿,其實也算的得什麼,只是這群蠢貨們無能罷了,既然你小子也好這口,那今天我們就好好的慶祝一番,我和你也比比酒量,如何?」

黑影螳螂說起酒來,瞬間變得無比的熱絡,跟張楠好似多年未見的好朋友一般。

「跟前輩比?那還用比嗎?估計很快我就輸了!我看若是前輩不嫌棄的話,賜予一杯兩杯的還是可以的!」

張楠接連擺手,好像真的不敢跟對方比。

「沒事兒,酒量有高低,即便輸了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主要是圖個興起,一定要比,今天,我們兩個看誰最後倒下,咳咳,這猴兒酒可是對強健體魄有極大好處的。」

黑影螳螂立即笑呵呵的說道,並且出言誘惑張楠,把猴兒酒的好處都說了個遍。

「咳咳。。。這樣的話,那我就儘力了。」

張楠猶豫了一下,才勉為其難的答應了下來,心裡卻是樂開了花!

很快,好幾缸猴兒酒被抬出來,放在了中間,各種靈果也被拿了出來,大家開始慶祝起來。

「好甜,好香的酒啊!」

雪兒一陣感嘆,輕輕泯了一小口,臉上便是紅彤彤的一片,看見這酒雖然好喝,但是卻極其容易令人醉倒。


「嗯。不錯,很是爽滑,喝進肚子裡面還有一種淡淡的香味久久回蕩而開,呃,怎麼感覺有點暈?」

夢天涯沒有忍住,一口就喝了一杯,卻是搖搖晃晃之下,最後一下倒了下去,迷醉的臉上帶著一種滿意的微笑。

小靈微微的輕品著美酒,眼神裡面有著淡淡的惆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