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家族傳承的貴族或法師家族的子嗣們的學院是傳承知識的密涅瓦。

來自富裕家庭和上流社會的孩子們加入象徵和諧的希拉。看起來就孔武有力身體強壯的年輕人屬於羅蘭德。

餘下的人倒是各有各的不同,圖拉真可是大人物啊……格里菲斯走近同樣被留在原地的拉納:「圖拉真是什麼意思?」

「嗯?創造?字面意思,」高大而且有些兇惡的拉納在修托拉爾中卻是博學多聞的一個,他一時沒反應過來,疑惑地看了格里菲斯兩眼,「啊哈,你問這個。他們是生產者,魔法物品、附魔材料、魔葯的生產調整需使用精神力,圖拉真的同學們是這個社會的基石。」

「那我們會去哪?」格里菲斯看了看漸漸稀疏的人群,「羅蘭德?」

「怎麼可能,」拉納聳聳肩,「我們當然是去……」

「格里菲斯·布蘭頓,密涅瓦。」

學院導師報出水晶上映射的姓名,還留在原地的新生們沉默地看著格里菲斯,已經在密涅瓦落座的少男少女們則向他投來歡迎的目光。

嘉拉迪雅拍拍她身邊的位置。團團簇擁在她和索尼婭身邊的男孩女孩們非常自覺地給格里菲斯留出一個空位,沒有人試圖把屁股挪到那裡去。

大家還在等待分院結果的時候,在長桌間奔走的布朗尼就已經在忙著布置宴席。

長桌上鋪著潔白的桌布,銀制的餐具和燭台閃閃發光,精美的瓷器就像冬日的初雪一樣惹人憐愛。

霍蒙沃茨的廚房給密涅瓦的長桌呈上的晚餐前菜是清香的火腿片、冰草和色拉,每人還有一小瓶紫色的氣泡開胃酒。有些忍耐不住的新生在分院的時候就吃的乾乾淨淨。布朗尼立刻給他們送來金槍魚和深海扇貝的刺身。

格里菲斯發現手邊的餐具中還有自己熟悉的筷子,但並非是木頭材質,光滑、溫潤,有著如同玉石一般的舒適手感。白色的小瓷碟里,從遙遠南方運來的醬油里撒上了山葵,正散發著神秘而誘人的香味。

索尼婭坐在他的對面,纖纖玉手嫻熟地夾起冰塊上的一片刺身送入口中。密涅瓦的其他新生們似乎也已經熟悉了這種餐具和飲食,安靜而略帶讚許地慢慢品嘗。

這未免太奢侈了……格里菲斯的心裡已經有些不安,飲食就這樣靡費,那拉莫爾家到底是替我交了多少的學費。

這個時候,附近的長桌上卻是傳來一陣陣喧鬧聲。雖然立刻有維持秩序的侍者前來勸阻,歡樂而驚訝的聲音還是此起彼伏。

格里菲斯轉過頭去,發現喧鬧起來的是另外三個學院的學員。他們面前的餐桌上,金黃的炸雞塊在大餐盤裡堆的像小山一樣。好幾個男生正興高采烈地兩隻手各抓一塊啃得不亦樂乎。

格里菲斯驚奇地發現這三個學院的餐桌上卻是沒有新鮮的刺身和精細的餐具,布朗尼也沒有慢悠悠地區分前菜和主菜,而是推著小車運來滿滿的炸雞、烤玉米、司康餅,大塊的香腸、黃油麵包和蛋糕隨意取用。

看著也不錯啊!我也想來一點……格里菲斯下意識地想到。

「見習騎士先生,你一定在擔心戰爭時期如何給這些傢伙提供補給吧?」坐在不遠處的伊修斯友好地向格里菲斯問道,「我敢打賭,三個大兵也比不上他們一個人的胃口。」

長桌邊的密涅瓦新生都輕聲笑了起來。格里菲斯急忙從其他分院收回視線,卻正好發現遠處的費舍爾正帶著惡意和嘲諷的表情看著自己,眼神中還有一點遺憾。

是我失禮了……格里菲斯心跳了一下。如果不是伊修斯提前打開了話題,他這會聽到的應該就是來自費舍爾的挖苦。 「咻~!」

銹跡斑斑的棺材釘被蘇慕白甩了出去,尖銳的一端直接就插進了厲鬼的胸口,幾乎要將它的身體都給刺穿了。

模樣怪異的厲鬼瞬間就停止了行動,被棺材釘壓製成了死機,站在鄉間小路的中央一動不動!

蘇慕白並沒有管那已經被棺材釘限制住的厲鬼,而是將目光看向了厲鬼身後的義莊方向。

就在剛才,他看到那義莊的大門裡似乎有一道人影閃過。

這個地方不可能有其他活人,所以那義莊里的人影,大概率就是其他的厲鬼,從更為詭異的靈異空間入侵出來的厲鬼!

刷!

鬼域光芒一閃,蘇慕白直接來到了鄉間小路的中央,黑青色的手掌抓向了模樣怪異的厲鬼。

蘇慕白的力氣很大,毫不費力的就將厲鬼的身體給提了起來,隨後用鬼域直接瞬移到了義莊之中。

這條崎嶇的鄉間小路兩旁的黑色植物被夜風吹的沙沙作響,黑暗的環境之下,就像是一隻只模樣恐怖的厲鬼在風中掙扎。

每株植物都有一人多高,看上去就像是某個未知品種的小樹,但又像是某種野草………

義莊的大門之內,是一處莊院,在院子里的空餘土地上種著一顆顆槐樹。

槐樹的長勢很奇怪!

每顆槐樹都有水桶般粗細,但卻並不高,沒有一顆能夠超過義莊的房子高度的,就像是一個個木墩一樣。

莊院再往裡,便是那布置成靈堂模樣的義莊大廳了。

此時的蘇慕白就站在靈堂之中,手裡提著厲鬼的身體,目光在整個靈堂以及外面的庭院掃視著。

「沒有?」仔細打量了周圍一圈,蘇慕白並沒有在庭院跟大廳中,發現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那個一閃而過的人影。

「那鬼是進入內堂了?還是進入卧室了?」

在大廳的裡面還有一道門,通往的是內堂,而在大廳的左右兩邊,分別有著一扇門,蘇慕白猜測是卧室。

這棟義莊的建造方式,很明顯並不是一個人單獨建造的,而是村莊里共同建造的。

像這種義莊,也可以稱之為是祠堂或是宗廟,所以蘇慕白認為大廳裡面那扇門后的內堂,應該就是以前任家莊的人用來擺放靈位的了。

「進去看看!」

蘇慕白想了一下,邁步朝著大廳裡面的那扇門走去,想要看看內堂是不是與自己所設想的一樣。

大廳裡面的那扇木門上面有些地方已經腐朽了,周圍的牆壁陰暗潮濕,散發著一股霉味。

「嘎吱」一聲。

木門被蘇慕白推開,從內堂裡面飄出一縷縷細小的白煙,那是香燃燒過後所散發出的白煙。

蘇慕白已經是鬼了,並不需要呼吸。

可當這白煙瀰漫到他身邊的時候,他的身體卻浮現出了一種想要將這白煙吸入體內的本能。

「這並不是普通的香,而是用來祭祀厲鬼的,帶著一種靈異的波動。」蘇慕白的眉頭皺了皺,穩妥起見,他並沒有冒然將這白煙吸入體內。

最終,白煙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踏踏踏!

蘇慕白繼續邁步,走進了內堂,打量起了裡面的環境。

與他所想的一般,這內堂是用來擺放靈位的,幾十個靈位一排排有序不紊的排列著。

靈位上面有著字跡,大概意思是「某某某的靈位」,但每個靈位的第一個字,都是「任」字。

這是任家莊的族祠,擺放的都是任氏一族的祖宗靈位!

在眾多靈位的下面,是一張供桌,上面擺滿了各種祭品,以及一個黃色的香爐,裡面插著三根點燃的黑色供香,正朝外飄散著白煙。

黑色的詭異供香已經燒到了根部,似乎馬上就要燒完了,四處飄散的白煙也越來越少。

「香爐是黃金打造的,而香爐裡面那黑色的供香似乎是一件消耗性的靈異物品。」

蘇慕白僅只是看了一眼,就將目光從香爐上收了回來。

黃金打造的香爐他並沒有興趣,而那黑香雖然是靈異物品,但卻已經要燒完了。

「內堂里並沒有那隻厲鬼的痕迹,所以我猜錯了,真正的厲鬼應該是在那兩間卧室之中么?!」

內堂之中雖然看上去有些古怪,但蘇慕白仔細感受了一番后並沒有發現厲鬼的痕迹,就只有那黑色的供香散發著一股靈異力量的波動。

那些靈位與之前他在大廳所拿的靈位一樣,只是材質有些特殊,但也沒有靈異力量的痕迹。

沒有多想,蘇慕白立馬退出了內堂,準備去看看大廳左右兩側的卧室房間。

「該死的,時間來不及了!」突然,蘇慕白的臉色一變,猛的轉過頭看向了義莊外面的公路上。

就在這時,公路右邊,靠站停著的公交車似乎有了要啟動的跡象,後面那扇下車的車門已經閉合了。

「嘭!」、「嘭!」………

鬼域的光芒連續閃爍,蘇慕白的身影幾乎同時出現在了大廳左右兩側的房門之前,用腳將房門踹了開來。

「沒有!還是沒有!不論是內堂,還是兩間卧室之中,都沒有厲鬼,那道一閃而過的人影究竟去了哪?難道又回到了那片靈異空間?」

蘇慕白的眼裡滿是疑惑。

兩扇被踹開的木門裡面環境一片漆黑,其中一間是卧室,裡面有著一張木床,但房間里並沒有人影。

另外一間似乎是雜物間,裡面橫七豎八的擺放了許多的東西,而且好像很久沒有被人打開過了,裡面到處都是灰塵。

蘇慕白顯得有些不甘心,黑霧鬼域開到了極致,想要找到那處靈異空間,反入侵進去。

但失敗了,在他的鬼域之中,這處義莊很正常,甚至都沒有靈異的波動,就像是一棟普通的建築一般。

公路邊上,公交車的前門已經開始有了要閉合的徵兆。

見此一幕。

蘇慕白心念一動,右手提著厲鬼消失在了義莊之中。

漆黑如墨的霧氣翻湧,最後如潮水般全部朝著靈異公交車那已經開始逐漸關攏的前門涌了進去。

「砰」的一聲,就在所有霧氣全部湧入車廂內的同時,公交車的前門也猛的關上了。

停在路邊的公交車也開始動了起來,朝著前方行駛而去………

………………韓勇來自依附於宋家活動的韓家,他從小便跟着宋子安混跡於蜀州市大少圈子,當然認識周家的名門閨秀周敏大小姐。

不僅是他,被宋家安插進工商系統的楊雄,以及在宋家支持下干到銀行信貸部主管的何宏,也都知道周姐的名頭。

想當年還是孩子的時候,他們就記得這位看似弱不禁風的周家小姐,可是敢硬懟飛揚跋扈的宋子安的存在,就憑這一點,便已經遠甩他們這種附庸大少,鞍前馬後聽候差遣的狗腿子幾百條街了。

因此,可能是被她這一聲義正……

《重生都市第一仙》第一百九十二章要查就查,不用給我面子! 聽著吳玄的話,林漠不由皺緊了眉頭。

吳玄更了解這些人,連他都這麼說,那事情肯定不會簡單了。

只是,李鐵嘴到底付出了什麼代價,謝家才會同意給他這一周的時間呢?

看著林漠擔憂的表情,吳玄輕聲道:「林子,我覺得,你現在不應該分心考慮別的事情。」

「不管怎麼樣,那個老騙子已經為你爭取了這一周的時間,你就要好好把握這點時間,先找到蠱尊他們,解決這邊的危機。」

「其他的事情,以後回去再說!」

林漠思索了一下,緩緩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兩人稍作休息,便繼續開始行進,在這山林當中奔走。

為了尋找蠱尊,林漠專門煉製了一種藥物。

蠱尊經過的地方,就會有蠱蟲的氣息留下。

而林漠煉製的這種藥物,遇到蠱蟲的氣息,就會產生一定反應,從而達到追蹤蠱蟲的目的。

不過,這種藥物也有一定的限制,那就是一旦沒了蠱蟲的氣息,就無法追蹤了。

簡單來說,只要蠱尊他們從山林出去,乘車離開,那就無法繼續追蹤了。

林漠從發現謝興邦屍體的那個地方開始,利用這種藥物來追蹤蠱蟲。

他原本是想循著路線,看一下蠱尊三人到底是從哪個位置出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