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不甘心,問外婆:「羅老太,那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外婆的眼瞼下垂半分,仍然是搖頭。只是緊緊的把葉靈的手抓在手裡,彷彿想給她安慰。

沒有線索。

於是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猜測。

「我看一定是熟人作案!你看,他知道小月要出去,就剩羅老太一個人在家,然後做了偽裝來偷錢……」

分析得頭頭是道,但問人是誰?

誰也不敢說是誰。

葉靈低著頭,一直是可憐兮兮的樣子,被別人看在眼裡,是又瘦又黑又值得同情。雖然家境的問題各有各家的難幫不上,但這個時候這個表情還是引發了一些人的惻隱之心。

村長被注目。

他只好裝作關心的問道:「家裡丟了什麼東西嗎?」

這個家破敗成這樣,有什麼可偷的啊?

這是大家一開始沒有關心的問題,這一下說出來,倒是有些人臉紅了。

如果那個小偷真的要偷東西,也不會選這家吧?如果小偷不是為了偷東西……

各人目光各異,想什麼都有人想。

葉靈不看眾人,聲音帶著泣音的回答:「上次村長給的信封和裡面的錢都不見了……」

「裡面是多少錢?」有人問。

村長有給錢的事村裡人是知道的,但是具體多少錢,葉靈並沒有對外說,所以到底是多少,也只有村長知道。所以葉靈把目光投向村長。

村長迫於無奈,看葉靈的那一眼裡都帶了些狠的樣子。

「當時給羅老太的是困難戶救濟金,也不多……」

葉靈聽著他表達了一串之後才說出了數字。

葉靈猛的抬頭:「村長,當時信封沒有那麼多錢!!」

果然,葉靈又被瞪了眼,而且是沒有掩飾的。

葉靈一副倔強的樣子。

「村長,小孩子是不會撒謊的,是八百就八百五百就五百,你告訴了我們又會怎樣?還會問你要不成?」

就是怕你們要!

村長又是笑笑的樣子:「啊,時間有點久,是我記錯了,五百,是五百。」

大家又是一陣發聲。

葉靈沒有接觸別人的目光。

倒是一旁的齊晚晟扯扯她的袖子。

葉靈看向他。

他示意她看向門口。

葉靈眼珠一轉,看見門外有個身影在探頭探腦的想要知道些什麼。

葉靈沒有盯著人看,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繼續聽大人們講話。

「村長,雖然說幾百塊錢不算很多,但是羅老太家現在這樣的情況,加上小偷這麼猖狂,你可不能袖手旁觀啊。」

「是是是,一定查清楚,我們石龍村一向團結友愛,怎麼能讓這樣的事發生在我們村裡呢?不管這個人是誰,查出來后一定要嚴懲!」

葉靈聽著他們的激奮言詞,皺了皺眉,如果只是按金錢數目作所謂的「嚴懲」,那應該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懲罰吧?最重的就是加倍罰金而已……

「羅醫生來了……」

門外的村民主動讓出路來。

「羅醫生,你幫忙看看……」

「散開,都圍著幹什麼!」羅醫生在村裡既是老一輩,也是有權威的人,一開口,大家就照做了。

老醫生看看葉靈,還沒等她開口,目光已經轉向老人:「感覺怎樣?哪裡不舒服沒?」

「羅醫生,外婆摔到地上了……」葉靈趕緊把情況說了一遍。

羅醫生沒有馬上為老人把脈,反而把村長給瞪了。

「這是怎麼回事?」

村長雖是中年,但是在村裡還是老一輩說話比較有力,也不敢辯駁些什麼,便把事情又說了一遍,跟葉靈說的大同小異。

葉靈看著,覺得好像六堂會審,這樣要理到什麼時候啊?

她要不要先去生火做飯?外婆都餓了吧?

「都散了,回家去該幹啥幹啥,圍這裡能捉到賊嗎?還不如好好找一找,看是哪家的崽子有能耐竟然把主意打到這了?!」

羅醫生的憤詞嚇跑了一片人。

但是村長不敢走。

和他同為村幹部的也跟在他後面。

有幾個老人也留了下來,應該是要看事情的後續。

葉靈看了看雙方的神情,似乎是醫生這邊佔了高處。

以前村裡人沒事會走在一起嘮叨一下,但是從來沒有見過像今天一樣的場面。

不過,若是有長輩為她出頭,今天的事就應該不會不了了之,如果能把事情查清楚,的確也是為村裡做了件好事。

想到這,葉靈淡定了下來,為外婆捏捏被子,看看旁邊沒有走的齊晚晟,覺得接下來應該不會讓她失望的。 果然,村長被叫著小名,好好的說了一頓,其他人也被提醒了。

然後村長就當著老人的面承諾,會找出偷竊犯來。

等大家都散去,齊晚晟也被叫回了家。

事情最後就剩下葉靈自己收拾著屋子。

神醫嫡女有空間 外婆等她收拾完,才拉著她說話。

「月兒…外婆…沒事……」把外孫女的手努力的握著,想傳遞某些力量一般。

「外婆,我沒事。」葉靈微微笑了笑,讓老人安心。

「月兒……別怕……」

葉靈看著外婆微微顫動的另一隻手,猜測著她的意思,把自己的另一隻手也放在她的手中,人也靠近。

果然,老人伸手撫著她的頭,眼裡都是淚光。

「我的……月兒……」

彷彿是積攢了許久的悲傷與擔憂,都在這一刻抒發出來,慢慢隱忍到哀嚎,甚至失去了往日的慈祥:「老頭子啊……阿娥啊……」

老人口中的名字,大概是她的母親。

不過,生而不養,她並不是太關心。

「外婆,沒事,錢沒了就沒了,我們還會有的……」

一聽錢,哭得更悲戚……

葉靈自覺說錯話,只好又轉了方向安慰著。

老人好不容易才平穩下來。

葉靈就去做粥吃。

等吃完后,葉靈又陪在老人身邊和她聊天。

情緒對病情的影響也不小,所以她不能讓老人鬱鬱寡歡,今天的事釋了懷才不會胡思亂想。

誰知道老人卻先跟她開了口:「月兒……別怕……錢……還有……」

葉靈點點頭,她知道,小偷偷走的不過是她的零花錢。

多的她都放好了,輕易不會知道她藏在什麼地方,更不是搜兩搜就能搜出來的。

「你來……」

葉靈就依老人說的靠過去,然後睜大了眼睛:「外婆!你是說你還有積蓄?」

羅氏點點頭。

葉靈氣血衝上來一下,做了兩個深呼吸,才壓了回去。

如果有錢,當初要急救的時候為什麼不拿出來,如果拿出來……

應該也用完了。

葉靈看了看,零碎加起來,315塊。

叫個救護車的錢都不夠。

但至少可以輸幾瓶液啊……

老人的話叫她心酸:「我想著外婆要是不行了,你還能有點車費去找找你媽媽……」

這是第一次聽老人講起那個把她丟下的人。

葉靈低低頭。

原主對她母親的恨不少,先不管什麼母不母愛,一個是她生的,一個是生她的,都能這樣丟下不管不顧,是要多狠的心才能做到如此?即使她回來,要有多大的理由才能讓她們對這份「離棄」釋懷?

原主幻想過自己的母親要是哪天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會是怎樣的心情?她甚至都想不起母親的臉,久得已經忘記了她的模樣,就算她出現,自己也可能不會認她,更不會叫她一聲媽。

「你的……媽媽……也……是……苦命……人……」

外婆想要說更多,但是葉靈阻止了她。

「外婆,我會照顧你的。我們倆個一樣可以生活得好好的。我長大了,這個家,我可以撐起來!」

羅氏抹眼淚,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可再怎樣,也不過是個九歲的娃啊。

「月兒……那個……」

老人指了指被她藏得好好的紙。

葉靈拿出來,上面是一串數字,應該是電話號碼。

稍一想,她大概知道老人想做什麼。

再看看老人的眼睛,她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你是想我打電話給這個人是嗎?」

老人果然點點頭。

「這個是,母親的電話?」

葉靈倒是沒想到,老人竟然會有她母親的電話,她一直以為,是因為失聯了才會一直沒有回來,如果可以聯繫都沒有回來,那問題又不一樣了。

葉靈看見老人嘆息地說:「唉……你……是……阿娥……的……親……骨肉,她……不會……不理……你的……」

她靜靜的等老人說完,也明白老人的意思,但這個電話,她並不打算打。

如果有什麼特殊理由沒有回來,那這麼久不回來,這個不回來的特殊理由也一定還在,即使她打電話過去,也一定還是那個特殊理由讓她不會回來。

既然不會回來,打電話去做什麼?敘舊嗎?

有什麼舊可以敘?

葉靈搖搖頭,卻被外婆看見了。

「月兒……要…打!」

老人的語氣強烈了些!

葉靈抿抿唇,點頭。

「現在夜晚了,明天再說吧。」

老人又是嘆息,倒也沒有催葉靈要馬上去。

葉靈為老人做完按摩,檢查過全身沒有其它損傷,鬆了一口氣。

不過還是生氣。

「外婆,本來再過幾天,你就可以坐輪椅去曬太陽了!」

現在這樣一摔,情況又有些倒退一樣。

「月兒…外婆…已經很開心了……」

有好起來的盼頭,久一點也沒關係。

就是苦了孩子。

說著,眼眶又泛了霧。

「外婆,你不要總是流淚,我們真的沒關係的,你看,我們有家,有地,糧食啊,菜啊,都有,不會餓著的,我會努力學習然後醫好你的病,到時外婆你想去哪就去哪!」

「好……月兒…乖……」

葉靈用盡溫柔安慰著老人,凡事讓她放心就不會有太多的鬱氣。

等安頓好老人,葉靈才開始忙自己的事情。

這個家沒有一個大人,真的處處為難。

像遇到今天的情況,她備感無力,她防備了在外的危險,可是始終無法避免留外婆一個人在家,家都不是安全的,讓她如何是好?

葉靈清理了一下積蓄,倒是還有一點錢,加上外婆掏出來的家底,好歹像點樣了,可是就這麼幾百塊錢,又能做得了什麼?在農村,買個種子買個化肥,就能用掉這一點點的積蓄,這也是她遲遲沒有下種的原因,莊稼收完,有人已經把下半季的糧食重新種下了,只是葉靈還沒有決定,要不要把錢都投在同樣的事情上再做一遍,而且,錢用下去后,還要等年前才能收回來,可以說是比較長遠一點的投資。

可是這樣,她又完全回到買鹽都沒錢的日子。

到底要如何決定,她一時拿不定主意。

看著暗黃燈光下的家,葉靈知道自己身上還背負著另一個人的性命,她的決定,是兩個人的未來…… ……

洪天集團。

此時洪天集團的總舵主李明輝、中華閣閣主袁世平和青龍集團總舵主杜合,就坐在李明輝的辦公室裡面,幾個人沉默了半天,誰也沒有說話。

最後還是李明輝打破了沉默,望著兩位中華閣和青龍集團的兩位大佬,李明輝深吸一口氣,沉聲道:「現在林逸回來了,說說怎麼辦吧!」

杜合琢磨了一會兒,冷聲道:「我們三家和林逸之間的關係都沒有辦法重歸於好,不過林逸的厲害我們也都知道,我覺得不宜主動招惹林逸,但林逸如果敢來找我們的麻煩,那我們也不能這麼輕易的讓他得逞!」

袁世平趕忙道:「沒錯,與林逸的鬥爭中,我中華閣的損失是最大的,我中華閣內部對林逸也很有意見,如果林逸不主動來招惹我們,還自罷了,但如果林逸敢來主動招惹我,我中華閣數千名弟子絕不答應!」

得到了這兩名大佬的意見,李明輝趕忙道:「你們說的都不錯,我們不應主動去招惹林逸,但防人之心不可無,我覺得應該調集洪天集團、青龍集團和中華閣的諸位高手,保護我們三家的高層子弟,防止林逸各個擊破!」

袁世平和杜合二人俱是點了點頭,杜合道:「沒錯,去年林逸憑藉一己之力,在洪天集團五千餘名弟子的手下殺掉了前任洪天集團的總舵主洪國傑,實在是厲害,我們不得不防!」

三個人坐在了圓桌前面,開始商議如何安排手下的事情。

不得不說林逸在國內現在也很有影響力了,僅僅是林逸回來了,就讓這三家人緊張成了這個樣子,如果林逸放言要對付他們,不知道這三家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

不過此時的林逸,還真沒有什麼心思去和這三家算賬,他回到了酒店,和劉帥帥兩個人喝酒,說著一些感慨的話。

不一時,兩個人面前的酒瓶子就已經擺滿了,劉帥帥拍著林逸的肩膀,帶著微醺的酒意道:「哥,想當年你我二人,那是威震地下世界的二人組,我們兩個人合謀過多少大事,讓多少地下世界久負盛名的雇傭軍團看到我們害怕的吃不下飯,遙想當年,真是唏噓不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