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他們在敵對厄羅斯時,怯於哥薩克的悍勇兇殘,不敢抵抗,獻出妻女投降。

然而當他們成了僕從軍,成了厄羅斯的爪牙後,卻似乎也感染了哥薩克的兇殘,成了虎狼之師……

這種事,在史上簡直數不勝數。

前明的官軍用狗屎來形容他們都嫌糟踐了狗屎二字,偏生,剃了頭,給人當了奴才後,轉身對付起漢民來,就成了勇不可當的虎狼之師。

清朝能夠入主中原,一大半的江山都是這些降將們打下來的……

再到後世,二戰時棒子國被日軍侵略,戰五渣都是擡舉他們,一樣獻妻獻女,苟且成活。

等轉過頭來對付中國時,手拿木棍的棒子們,也都成了瘋狗,表演給他們主子

此刻的西域僕從軍,似乎就有這種風範。

雖然急切間,上萬僕從軍難以組建軍陣,但他們的頭人王汗卻拼命的指揮着部下射箭。

縱然都是一羣烏合之衆,可每一波數千支箭雨射來,縱然有暴雨阻攔,還是給銳士營開始造成傷亡……

“衝陣!”

“衝陣!!”

“隨本侯衝陣!!”

賈環手握大秦戟,平舉前方,無視前方無數箭雨,怒聲咆哮道。

而後,其一馬當先,趁着西域僕從軍還未成陣,撥開箭雨,衝入敵營。

精鋼鑄就丈二長的大秦戟翻飛,撥落前方箭雨,再斬盡敵人頭顱。

賈環身後,烏遠董明月韓家兄弟緊隨其後,恨不得將他拉後半截。

幫他防禦四周的冷箭……

二百蒙古親兵,無視對面的敵人其實多是他們的同族,在親兵頭子博爾赤的帶領下,精準的射術給對方帶來了極大的傷亡。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今日賈家親兵,終於亮劍見血。

再往後,牛奔溫博秦風等人怒吼連連,帶着各自的親兵,自動從兩側迂迴,殺入敵陣。

銳士營千餘士兵早已下馬,以步軍成最簡單的鋒矢陣,突擊,突擊!

所過之路,人畜不留。

殺聲震天,連天上驚雷聲,似乎都在這一刻啞然失色。

不止銳士營瘋了,對面的西域僕從軍也瘋了。

他們不敢退讓,因爲身後就是尊貴的厄羅斯伯爵大人和更尊貴的厄羅斯公主。

他們的全家性命都握在厄羅斯人手裏,各家的城堡裏都駐着厄羅斯兵卒。

如果這兩人出了事,那麼他們全家都要完。

再者,他們現,闖入軍營的這部秦軍,雖然精悍,但人數並不多。

因此,那些頭人汗王們,一邊瘋狂的命令麾下兵馬射箭,一邊盡力組建軍陣。

他們手下萬餘人馬,只要組建成陣,那麼對面的大秦人就算再悍勇,區區一千人,也殺不透萬人大陣。

“殺!!”

拔掉肩頭一支箭簇,賈環一把抓住刺過來的一杆鐵槍,狠狠擲向對面數百米外正上躥下跳的頭人。

賈環力量何其大,在他巨力的投擲下,鐵槍出奪命呼嘯聲,極飛向那名西域貴人。

“轟!”

鐵槍衝撞到那名西域頭人身上,不是貫穿而入,暴烈的力量,竟生生將那人胸腹處轟出一個大洞。

而後,整個人都四分五裂炸裂開來。

四周西域族人見之,無不駭然變色。

賈環卻並未停留,繼續縱馬前衝。

將麾下兵馬帶入敵營中,阻擋其成軍陣,而後大肆殺戮。

大秦戟猶如地獄而來的死亡鐮刀,輕易的割着一片又一片的人頭!

烏遠懷中的黑鐵劍也終於出鞘,他從馬上一躍而下,護着賈環的左側,黑鐵劍在漫天大火的照耀下,着幽幽黑芒,殺人不染血!

董明月身着明光甲,一柄長劍寒芒點點,每一點,便要收割一條人命!

韓家兄弟雖並無前方三個非人類那樣彪悍,卻也是殺敵無數。

敵軍兩側,一側由秦風帶領十數位都中衙內,並各人的親兵家將,百餘人個個精修武道,身披重甲,殺伐不止。

另一側,由牛奔和溫博二人帶領十數位將門虎子及親兵家將,亦皆武藝精湛,個個如同瘋魔怒虎,殺紅了眼。

僕從軍,到底只是烏合之衆。

雖人數衆多,但面臨這些殺神殺坯們,如何能不肝膽俱裂!

縱然頭人們不敢退,可士卒們卻沒有繼續下去的勇氣了。

抵抗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大潰散終於出現。

而這個時候,厄羅斯大營,其他各路的援兵,也終於到了……

……

秦軍黃沙大營。

“報!!”

中軍大帳內,將校雲集,滿帳凝重沉寂。

忽地,一聲報營聲打破沉寂。

秦樑大聲問道:“所報何事?”

“啓稟大將軍,前軍斥候傳來十萬火急軍信,厄羅斯大營忽然火光沖天,殺聲陣陣,各路軍陣皆出現了變化,似有回撤慌亂之像!”

斥候大聲道。

“好!!”

最先跳起來的,卻是王鞏,他黑麪激動的漲紅,大聲道:“大將軍,成了,成了!竟真的成了!”

秦樑眼神也激盪不已,立於點將臺上,大聲頒佈將令:“三軍將校聽令,與本帥即刻出徵!

收復西域,萬里河山之功,便在今夜!

諸將,隨本帥一起,馬踏敵營!”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都中,榮國府後街,一幽深四合小院,西廂房內。.%m

層層帷帳,暖香膩鼻,笑語連連。

“爺啊,不要了嘛,你會傷身子的……”

“心肝兒,爲了你別說傷身子,就是死都……”

“爺,不許你說那個字。妾寧願自己死,也要保佑爺長命百歲,公侯萬代……”

“你也不許死,等家裏那母夜叉死了,爺就把你扶正!咱們便可長長久久的在一起了!”

“爺,你又哄人家!”

“哼!如何哄你?爺說的是真心的。”

“罷了,不提這些了,爺你好生歇着,妾去準備點熱水,給你洗漱。”

“心肝寶貝就是貼心,你先等等,瞧瞧,爺給你準備了什麼?”

“呀!爺怎麼又破費了?前兒送的玉鐲還沒帶熱,今兒怎地又買來金的?”

“傻老婆,都中規矩,進了四月金換玉,入了十月玉換金。如今已經快進八月了,爺自然得提前給你準備好的。這可是都中老字號瑞福金店的鎮店之寶,讓爺給你淘換來了……嗯?不喜歡麼?好端端的,怎地哭了?”

“不……不是,妾身……妾身卻不知哪裏修來的福分,竟能得爺的寵愛……”

“哈哈哈!這算什麼,日後自有更好的!”

粉紗帳內,賈璉摟着一極標緻,也極白皙美貌的年輕女子,愛憐不盡的說道。

這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尤氏之妹,尤二姐。

尤二姐雖不是人.妻,但比尋常人妻更溫柔小意兒。

一次偶然的機會,賈璉尤二姐後,便念念不忘。

他本高門貴子,人長的不賴,又年輕多金,偏生性子還算寬容,沒有趾高氣揚盛氣凌人的做派。

在女人面前拉的下臉來說軟話,一回生二回熟,幾次偶遇後,便與尤二姐相交。

以他的手段,不過一個多月,便成了尤二姐的入幕之賓。

最難得的是,雖然得來的容易,可他卻不是隻想玩弄作踐,兩人相合後,賈璉竟真心喜歡上了這個柔情似水的姑娘。

雖然還沒在外面另起宅子金屋藏嬌,但也打定主意,要納她爲妾。

只礙於尤氏和賈環的面,暫時還沒動靜,因爲尤二姐和尤三姐還有尤老太三人,如今都住在寧國府的宅第裏,是被賈環所安置。

只待賈環歸來後,再與他相討。

“爺,待寧侯回來,他會同意嗎?”

尤二姐想起那道挺拔冷峻的身影,不由擔憂道。

曾幾何時,她也有過其他的幻想,尤其是那夜與賈環無意間碰撞在一起後……

可讓她失望的是,自那夜之後,賈環如同忘了她這個人一般,再沒見過她。

久而久之,那些想法也就淡了。

對她來說,寧國侯賈環,是高高在上,有如天神般不可接觸的貴人。

又如何是她這樣的女子能夠觸摸的到的……

賈璉聞言,摟了摟懷中女子軟膩的身子,笑道:“他當然會同意,這算什麼?

總不能他一房又一房的小老婆討着,偏讓我只守着家裏那個母夜叉過一輩子吧?天下哪有這個理兒……”

尤二姐躺在賈璉懷裏,聽到小老婆三字時,眼睛黯了黯,不過隨即又溫柔笑道:“那你家夫人,會同意你娶我?”

“哼!”

賈璉冷笑一聲,道:“她憑什麼不同意?真想坐實她妒婦的名頭?好妒,乃是七出之!

真惹火了爺,爺休了她!

再說,她自己又有多幹淨?也有臉來管我……”

“呼……”

尤二姐聞言,倒吸了口涼氣,震驚的璉,道:“爺,你是說,你是說……”

賈璉見尤二姐駭然的模樣,紅潤的嘴脣成了“o”型,好笑的在上面啄了口,笑道:“你這般吃驚做什麼?”

“爺,你……你……”

尤二姐差點沒跳起來,按大爺你的意思,頭上都快成草原了,還不算事兒?

賈璉笑道:“你如今是見識的少,等日後見識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

越是咱們這樣的人家,大宅門兒裏事情越多。

俗話說,髒唐亂漢邋遢宋,皇宮裏就更亂了。

連皇帝老子都只能睜隻眼閉隻眼,又何況是我們?”

尤二姐忽然起身,裸露出白皙如玉的上身,見賈璉眼睛都直了,她抿嘴一笑,又轉過身子,趴在賈璉身上,俏臉似興奮的有些通紅,膩聲問道:“爺,那你家二.奶奶,到底和哪一位……有姦情?”

一個“奸”字,讓尤二姐刺激的通體瑰紅,甚至都有些微微顫抖了。

想想那位天上金鳳凰一樣高高在上的貴婦人,也會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壓在身下輾轉婉吟,尤二姐心裏說不出的快.感……

賈璉也是奇葩,見尤二姐這般動情,雙眼如能凝出水滴來,他也來了興致,故意沉聲道:“我哪裏知道?小浪蹄子,你問這些作甚?莫非,你還想和她再搶一回男人?”

“爺啊,你說說嘛,說說嘛,我只是沒想到,她那樣厲害的人,也有人佔得了她的便宜……你說說,大不了,我應了你那個姿勢就是……”

尤二姐大紅了臉央求道,不惜許下往日裏死活不肯答應的姿勢。

賈璉聞言大喜,道:“應該,是和我三弟……”

“哦……”

尤二姐聞言,修長的脖頸猛然一伸,美眸閉起,從喉嚨深處吟了聲,呢喃道:“爺,快要我……”

賈璉聞言,大笑一聲,翻身上馬。

……

西域,齊爾齊斯河畔。

雨已歇,泥濘的黃土路上,萬馬奔騰。

無數把火把,蜿蜒如龍,照耀着將士們身上的黑甲,愈肅殺。

“大將軍,暴雨剛停,如今道路難行,馬蹄打滑,末將麾下已經摺損了好幾十員騎兵了……”

一裨將駕馬趕到秦樑身旁,大聲訴苦道。

秦樑虎目一瞪,厲聲道:“混帳東西,前方正在大戰,戰情十萬火急,你來與本帥說這些?若非念你往日功績,本帥定斬不饒!”

揮退面紅耳赤羞愧不已的裨將後,大軍繼續急前行。

秦樑戰馬旁,同行的是前將軍王鞏。

王鞏此刻亦是黑麪陰沉凝重,眼眸死死的盯着天邊遙遙可見的紅光。

他沉聲道:“大將軍,此戰着實奇險!大軍縱然馬不停蹄,想敢到敵方大營,最短還需要一個時辰。 我在深淵做領主 這一個時辰內,寧侯和世子他們如何堅守?

寧侯執意要以此戰練兵,可是,戰場兇威,稍有不慎,便是人頭落地之局面,又豈是隨意練兵之所在?

況且他只有區區一千餘兵馬,深處敵營,十萬敵軍環飼……

大將軍,末將着實想不通,您怎麼會縱容他行此舉!”

秦樑聞言,深沉的面色忽然變得有些古怪,王鞏,沉聲道:“環兒不是猖狂造作之人,他既然說有把握自保,就一定有把握自保。不多說了,儘快趕路吧。”

不是秦樑信不過麾下第一大將,實在是這件事太過荒唐。

能瞞過一人是一人。

戰場非兒戲,但對於某些人來說,也是兒戲……

……

ps:說一下賈璉,他是真不大在乎這些。原著裏,尤二姐是被賈珍甚至賈蓉過過手的,他卻一點不在乎。

後來有一回,他不在家,賈珍又去尤二姐那裏坐坐,中途賈璉回來,賈珍都不自在,賈璉卻毫不在乎。

哈哈,這哥們兒確實是奇葩。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轟隆!”

暴雨將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