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王長海徹底的放棄了,因爲不管怎麼嘗試,最後的結果都沒什麼用。

只不過接下來王越說的話,讓他一臉的吃驚。

“三叔,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我一定要讓你站起來。”

王越想了想,走過去捏了捏他三叔的腿,然後說道。

以王越如今的能力自然能夠知道王長海腿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王長海的腿並沒有任何的問題,只不過是筋脈阻塞了,這對於自己來說根本不算是什麼難題。

原本已經沒有任何希望的王長海聽到王越的話後,十分的激動。

隨後忍不住說道。

“王越,你說的是真的嗎,你可不許和我開玩笑啊。”

王長海的話說完,旁邊的妻子也急忙拉着王越的手,着急的說道。

“王越,你真的有辦法能夠治好你三叔的腿嗎,你可不要騙我們啊!”

王長海的妻子也十分的激動,畢竟王越說的話實在是讓人太不可思議了。

如果要是真的的話,那麼就太好了。

不過這有可能是真的嗎?!

畢竟他們這麼多年了,找了很多名醫,他們都沒有什麼辦法。

旁邊的兩個小孩兒也一臉希望地看向了王越,看得出來他們還是很激動的。

畢竟每一次他們看到自己父親坐在輪椅上,心裏面也十分的不舒服。

王越看到王長海妻子的表情後,笑了笑,隨後直接說道。

“三嬸你放心吧,給我十幾分鐘的時間,我就會讓三叔重新站起來的,我絕對不會騙你們的。”

王越說完後,將自己身體裏的靈氣輸入了王長海的身體裏。

十幾分鍾後,他們就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騙他們了。

那邊的王長海的妻子看到這一幕後,緊張的抓着自己孩子的手。

他現在又緊張又興奮,也不知道王越說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了,王長海妻子和他的孩子從來沒感覺到時間過的如此的慢。

他們眼睜睜的看着王越做着一些奇怪的動作。

十幾分鍾後,王長海一家四口人一臉痛哭流涕地抱在了一起,他們沒想到王越真的能夠做到。

他們剛開始還以爲王越在和他們開玩笑呢,看到王長海一家十分幸福的樣子,王越心裏面還是有點酸酸的。

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那邊的王長海一家看着王越,一臉的感動地說道。

“王越,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了。”

現在他們一家人除了說感謝,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畢竟他們根本沒有什麼能夠給予王越的。

王越聽到他們的話後,笑了笑說道。

“三叔,三嬸,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還要謝謝你們這麼多年的照顧。”

王越之所以會做這些事情,就是因爲王長海這麼多年,對他們家裏人很也很照顧。

這讓他十分的感動,相信自己爺爺和父親要是活着的話,肯定也希望王長海能夠重新站起來。

隨後,他想到了什麼,對着王長海說道

“三叔三嬸,今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馮氏家族的人爲什麼要買我們家的老宅?”

王越現在有些疑惑,因爲他也不知道爲什麼馮氏家族的人會突然想要買他們家的老宅,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當王長海還有他的妻子聽到王越的話後,相互看了看。

隨後一臉的猶豫,不過他們還是說道。

“王越,這件事情我們可以和你說,但是你得答應我們千萬不要衝動,可以嗎?”

其實這件事情他們和王越說了也沒什麼大問題,但是他們現在比較擔心。

如果王越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的話,他一定會十分衝動的。

畢竟他們能夠知道王越是一個十分衝動的人,說不定他真的會做出什麼難以控制的事情。

這樣的話,很多事情可就糟糕了。

王越看到他們的樣子後,想了想,對着他們說道。

“三叔,三嬸,我答應你們,我不會衝動的,你們告訴我吧。”

王越看到兩個人的樣子,能夠知道看來這裏面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所以王越現在更加的好奇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聽到王越的話後,兩個人也鬆了一口氣,隨後王長海對着王越說道。

“一直以來,馮氏家族的人和我們王氏家族都十分的不和,馮氏家族的人突然說,我們王氏家族這個老宅風水很好,他們想要買過去當他們的宗祠。”

王長海的話說完,將目光放到了王越的身上,他很想知道王越接下來會是什麼表現。

他一定會十分生氣吧。

“這馮氏家族的人竟然想把我們王氏老宅給買下來,然後做他們的宗祠,他們真是能夠想的出來。三叔,三嬸,我知道了。”

王越聽到他們的話後,冷笑了一聲,瞬間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沒想到這馮氏家族的人竟然打的是這樣的主意。

很明顯,之前王氏家族突然崛起,他們馮家人被壓制了。

現在王氏家族落寞了,他們就要好好囂張一下,然後踩在王氏家族的頭上拉屎拉尿。

不過說實話,這種事情真是讓人太好笑了。

那邊的王長海還有他的妻子,看到王越的這個表情,心裏面也有點震驚。

這和他們想象的有點不一樣啊。

隨後,王長海拍拍王越的肩膀,一臉欣慰的說道。


“王越,你真是變了不少,我們真的感覺到很欣慰。”

在王長海看來,王越已經不是那個衝動的年輕人了。

經理過王氏家族這一次的落寞,看來他真的長大了不少,這讓衆人十分的高興。

旁邊王長海的妻子也一臉高興地看着王越,他們能夠知道王越真的長大了。

王越能夠知道王長海一家人是爲自己着想,隨後他笑了笑說道。

“三叔,三嬸,時間不早了,你們早點回去休息吧,在我離開小鎮之前,我會將所有的事情全部解決的。”

不得不說,這一次王越回來絕對是一個十分正確的選擇。

不然的話,他可不知道家裏面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有那個馮氏家族的人真是找死。

既然這樣一次他回來了,他一定要讓這些人付出代價。

那邊的王長海聽到王越的話後,也點點頭,心裏面十分的感動。

他們能夠感覺到這麼多年受的委屈,這一刻都已經煙消雲散了。

隨後他們帶着孩子們回到了房間,大廳之中只剩下王越一人。

王越來到了窗戶面前,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隨後冷冰冰的說道。

“馮氏家族的人,你們到此爲止,該消失在這座小鎮了”

另一邊,在馮氏家族的書房之中。

一箇中年男子正靠在椅子上,手裏還拿着雪茄煙,正在抽着。

他此刻皺着眉頭,不知道在思考着什麼。 好半天,他才緩緩地坐起來。

而此時房間裏已經雲霧繚繞了,這個男子正是馮氏家族的掌舵人,馮青陽。

而就在這時,一個20歲左右,長相漂亮的女子走了進來,這女子和馮青陽長得有些相似。


“爸。”

女子看到正在抽雪茄煙的馮青陽喊了一聲,這個女子就是馮清陽最喜歡的女兒,馮豔豔。

當馮青陽聽到馮豔豔的話後,擡起頭,隨後看着那邊的女兒問道。

“王建國的事情解決了嗎?”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馮豔豔這一次來找自己,肯定是王氏老宅的事情。

他們之前託給王建國,讓王氏家族的人簽字,不出意外的話,他已經讓王長海還有他的妻子簽字了吧。

如今王家的人沒有掌舵人如同一片散沙一般,實在是讓人太搞笑了。

當初王氏家族也算是在這小鎮上十分的輝煌。自己和王氏家族比起來確實不是同一水平的存在。

現在沒想到馮氏家族的人卻笑到了最後,想到能把王氏家族的老宅變成他們馮氏家族的宗祠,馮青陽心裏面就很高興。

只不過,隨後發生的事情讓馮青陽臉色有點難看。

當馮豔豔聽到自己父親的話後,搖搖頭,隨後說道。

“王建國把事情給搞砸了,這一次他們並沒有簽字。”

“你說什麼,到底怎麼回事?”

馮青陽聽到後,皺着眉頭,隨後將手中的雪茄煙放到了桌子上,隨後問道。

按道理說王建國對付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王長海,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難道是發生了什麼意外嗎?

隨後馮豔豔說的話,讓馮青陽頓時能夠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王建國說王越回來了,而且實力還很厲害,把他們的人都給打傷了,現在他們都在醫院裏呢。”

馮豔豔想了想,直接說道。

說實話,當他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十分吃驚。

畢竟王越已經離開了這座小城市很久了,沒想到會突然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