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聲沉悶巨響下,兩人紛紛再次退了開來。

見到這,四周的弟子,久久才反應過來,然後反應的下一秒,又是一片沸騰的驚嘩聲。

羅無生的實力,出乎了他們的意料,這樣下來,還真的有可能,擊敗封武。

而封武,還有龍魂的人,心中震驚之下,臉色陰沉猙獰之極。

他們是東院第一勢力,有著他們的高傲,絕對不能輸。

然而在這時,兩道身影,出現在武院之中。

一道是瓜子臉的精緻少女,一道是臉上淺淺和煦笑容的青年。

這兩個人,自然不是別人,正是那白凌雪和方無極。

「凌雪,這外門的比斗,有什麼好看的!」

方無極看了一眼擂台,淡淡一聲道。

「不想修鍊,來散散心!」

白凌雪聽此,看著擂台上的羅無生,同樣淡淡一聲。 徐阿婆遲疑了下,對著雲卿的眼睛,到底還是說道:「知道。」

雲卿微眯著眼。

徐阿婆連忙說道:「姑娘,老婆子沒惡意的。」

她解釋道:

「我家那老頭子以前是官家的人,我大兒子在京城當差。」

「年前的時候,我進過京城一趟,當時見到過二皇子一面……」

司徒宴沒想著徐阿婆居然是因為認識他,才看出了他們身份,有些驚訝:「你見過我?」

徐阿婆點點頭:

「二皇子貴人事多,記不得老婆子也正常,可是老婆子卻是記得您。」

「年前時,我那在京兆府里當差的兒子招惹了宣臨伯府的公子,險些被人打死,是二皇子府的許大人出面保下了他。」

「許大人還命人給了我五十兩銀子,讓我帶著我兒子去看傷,事後宣臨伯府的公子也因為衝撞二皇子被嚴懲。」

「老婆子當時在酒樓下面,透過臨街的窗戶瞧見過殿下一面,對殿下的模樣記得真切。」

徐阿婆說著,看著兩人:

「前幾天,鎮子里來了好些人,說著是尋劫匪逃犯,可是我偷偷跟以前和我家老頭子相熟的人打聽過,他們在找的根本就不是逃犯,而是個貴人。」

「恰逢今日您和這位姑娘喬裝打扮成夫妻尋到了我這裡,我將您認了出來,又瞧見你們二人都是一身的傷,就猜出外面那些人十之八九是在找您。」

「您身份尊貴,又是天大的好人,可是那些人卻是以逃犯的名義搜捕。」

「老婆子不知道您出了什麼事,可也知道您不能暴露身份怕擔心惹來麻煩,所以才裝作不認識,讓你們先住進了這裡。」

徐阿婆神色誠懇的說道:

「我兒子的事情這裡的人都知曉,你們隨便問問都能知道,而我這裡也地方偏僻,周圍都是些老鄰居,後門出去拐個彎就能走便道出城。」

「老婆子只是想要跟殿下報恩,真的沒別的心思。」

雲卿聞言扭頭看著司徒宴,而司徒宴皺眉想了想,才想起這麼的確是有這麼件事情。

那天他帶著許一外出,看到宣臨伯府的人當街霸凌。

許一最是厭惡這些,便求了他出去幫了忙,後來他記得,許一還將那個得罪了宣臨伯府的人收進了麾下留在了京中巡防營里,說是那人極為上進,是個好苗子。

司徒宴聽許一提起過幾次,那個人好像是姓徐。

他遲疑道:

「你兒子是不是叫徐澤?」

徐阿婆沒想著司徒宴還記得,連忙點頭:

「對對,就是徐澤,他如今在京中當差,還說那差事是許大人給他尋的。」

「殿下您就是我們徐家再生父母,也是我兒子的恩人,老婆子我是絕對不會害您的。」

司徒宴對上了名字,回頭給了雲卿個確定的眼神。

雲卿這才放下戒備,然後忍不住說道:

「難怪昨天白天我們尋到這裡時,她一口就答應讓我們借住,甚至還處處妥帖半點不詢問我們過去,我還道是民風淳樸,感情是你的功勞。」 第五十一章小勝

「這樣啊,散散心,對修鍊也有好處!」

方無極一聽,笑著說了一聲。

然後視線一轉,再次向著擂台看去。

只是視線,向著其他兩個稍微看了一下,就停留在了羅無生的擂台之上。

緊接著下一秒,一道寒芒厲色,自雙眼飛快的掠閃而過。

砰!

而在這時,羅無生和封武,再一次在擂台之上,強橫的對碰了起來。

一次次的對碰,讓羅無生身體感覺到一些電麻,身上的衣袍,也破碎了不少。

但封武,同樣好不了哪裡去。

對碰的手腳,酸痛之極。

他沒有羅無生那樣強大的身體,只是看靈力施展出強大的攻擊。

雖然每次,看似抵擋下來,但手腳在高強度的攻擊之下,會對手腳造成極強大的負擔。

旁邊的苗石和古琰,同樣激烈之極。

苗石的靈力屬性是土,施展攻擊的時候,還可以將自己的手臂雙腳石化起來。

強大的攻擊之下,擁有強大的防禦力。

但古琰,也不是什麼好惹的。

赤金色的烈焰,在手臂的四周,縈繞起一道道烈焰漣花,然後跟苗石,強硬的對轟了起來。

每一次對轟,但都伴隨著石屑和火焰,飛濺而出。

同樣也是,誰也不讓誰。

對此,其他勢力的成員,震驚之下,忍不住的再次驚呼起來。

一個剛創立的勢力,三個剛加入宗門的新弟子,居然對上外門兩大最強勢力的老大,而沒有絲毫的處於下風。

接著視線,向著羅月筱和炎狂看去。

兩人使用的,都是火屬性的武技。

「找死!」

炎狂憤怒之下,掌心形成一個烈焰漩渦,直奔羅月筱而去。

而羅月筱對此,雙眼一狠下,手臂烈焰狂嘯。

接著只見得一個猙獰的烈焰龍頭凝聚之下,直接對上了炎狂的烈焰漩渦。

砰!

他們兩個雖然威力相對羅無生他們,弱了一些,但是看起來的氣勢,沒有弱多少。

烈焰狂舞,靈力衝擊下,兩人的身體,止不住的顫動下,向著身後震退了開來。

雖然最後羅月筱被震退的遠一些,但也足以說明,羅月筱的實力不弱,有對上炎狂的資本。

「怎麼會?你的實力,怎麼可能提升的這麼快?」

炎狂見自己連續幾次攻擊,都沒有將羅月筱輕易的擊敗,臉上心中震驚之下,有些猙獰的說道。

之前連鷹瀧都打不過,現在一個月,居然快要趕上他了。

這提升的速度,難道她也是一個天才不成?

想到這,臉上的猙獰之色,越發的陰寒。

而四周其他勢力的弟子,對此,同樣再次驚嘩了起來。

「羅皓,你有沒有覺得羅月筱的身上,有些發生了變化?」而在擂台下的白浩天,雙眼一凝,對著身旁的羅皓道。

「嗯,我也發現了,而且還不是一點點。還有她剛才施展出的武技,也不是羅家所有,看來是那羅無生給她的!真不知道,那羅無生從哪裡得到這麼多強大的武技。」羅皓對此,同樣雙眼一凝,點頭輕嗯一聲道。

但是說到最後的時候,雙眼浮現出一抹極強的嫉妒之色。

因為此時羅月筱展現出的實力,居然比他們還要的強大。

可是下一秒,讓他的眼中,更加的震驚嫉妒。

只見得擂台上的羅月筱,一個極速的掠動之下,在半路,一分為二,帶著狂嘯的烈焰,對著炎狂瘋狂的攻擊而去。

對此,炎狂心中震驚之下,出現一絲心慌,但是下一秒,很快憤怒殺意,給覆蓋了。

接著速度一提,與那兩個羅月筱,瘋狂的對轟了起來。

但是剛一對轟,炎狂臉色再次一變,原本他以為,其中一個羅月筱是虛幻假的,但是沒想到,兩個都能施展出強大的攻擊。

一瞬間,有種雙拳不敵四手的感覺。

原本之前羅月筱被他壓制,但是現在,一下子反了過來,讓他節節敗退。

豪門協議:Boss的緋聞小妻 這一分為二的手段,是千幻素女功裡面的附帶神通。

「沒想到,三個都這麼的有趣!」

閣樓之上的易恆,看著三個擂台的激烈對戰,臉上微微一訝下,帶著有趣笑容的說道。

「是啊!」

孟何傅雲兩人,對此,臉上也是笑容不斷。

帝君傳 原本一開始的時候,認為羅無生三人沒有什麼勝算,但是現在,三個人對上封武三人,都毫不弱勢。

「羅無生,這是你逼我的,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封武的真正實力!」

封武見自己的攻擊,一次又一次的被羅無生抵擋下來,讓他極其高傲的心,受到了不小的打擊,而且四周,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如果他不將羅無生,怎麼能行?

「雷鶴!」

隨著暴喝,封武手上的狂雷,變得更加的粗大狂暴。

接著只見得一個猙獰的鶴頭,出現在風無影的手臂之上。

剛一出現,就直接雷鶴穿行,向著羅無生滅殺攻擊而去。

「看我怎麼將你打個稀巴爛!」

對於這雷鶴,羅無生整個身體一緊,然後神色凌厲之下,右臂之上,湧現出金色的靈力。

這些靈力,是他最後一天修鍊而出的,雖然不多,但是其中的霸道程度,根本不是普通靈力,可以比的。

就算他以前的功法,修鍊的靈力,都比不上。

拳出,龍吟響。

一拳一鶴,在擂台半空之中,強橫的對碰而起。

強大的力量,引得虛空,都出現震動,泛起絲絲漣漪。

同時,那原本猙獰的雷鶴,整個腦袋已經半殘。

而羅無生,拳間有些出現開裂,血肉模糊。

隨後兩人,再次止不住的,向著身後退了開來。

但是這一退,四周的人,紛紛震驚在那裡。

接著待反應過來的下一秒,那震天的驚嘩聲,比之前還要的激動響亮。

因為,封武被震退了兩步,而羅無生,震退了一步,就止住了身形。

「呵呵,這小子,果真沒有讓我失望!」

易恆對此,同樣忍不住的呵呵笑了起來。

「不錯!不錯!」

孟何同樣一臉滿意的笑笑道。

這羅無生讓他有些出乎意料,而且其天賦,還在他預料之上。

不知道能不能在九國天才榜上,佔得一席之地。 司徒宴扯扯嘴角,沒敢往自己身上拉扯。

這功勞算起來應該還是許一的。

他也沒想到,那一日許一的出手,今日會幫了他。

司徒宴看著徐阿婆時,心中生出些想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