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天刀微微擺手就是說道“我還得回去覆命呢!這樣一件好事看來也是與我無緣啊!明日我們就得離開了,話說,我們做的事不會被天知曉知道吧!那廝很是無賴!爲了錢幣估計啥都做得出來!”

林蕭微微一笑,對天知曉倒是很信任了“放心,曹老哥,不會有事的,那好,明日我準備好好修煉一天,你們離開我就不送了,以後有緣再見。”

曹天刀嘿嘿一笑“會的,喝酒,今天不說離別的話語,我們來個不醉不歸豈不快哉。”

“好。”林蕭也是痛快,拿起桌上酒罐就是狂喝一口。

(求鮮花,收藏,票票神馬的。) 隨即林蕭看了看葉若依“你呢?”

“我?”葉若依疑惑道。“你不是還沒給我中級武器麼?難道你想賴賬不成?”葉若依以林蕭還沒給她兌現諾言爲理由,其實就是不想和林蕭分開,這些時日,女子的心似乎開始萌動起來,情來了,誰也沒法擋住!

“那就一起吧。”林蕭微微一笑,隨即看向已經把所有帳都結了的大漢離開的身影。

“明日我要好好的修煉一日,你無聊的話可以到帕斯城去逛逛!”林蕭收回目光就微微說道,他感覺自己就像個無時無刻都是奔波的流浪漢,不過這種生活或許也適合他,年少之時就是應該多闖闖!

次日,林蕭將斬殺的怪獸身上值錢的東西統統賣掉,隨即便是回到客棧好好的修煉起來,曹天刀與陰陽門弟子也返回陰陽門。

又一日,帕斯城正北門。

一個五十多歲的***在城門口,藍色長袍微微飄揚,五十多歲也是霸道非常,可以說是風采依舊,或許比他年輕時更是神采奕奕,他的手中還託着一個精美的盒子。他看着他對面的幾十個男男女女的青年又或是中年就是微微一笑“這次護送,真的就是拜謝大家了,只要任務完成,你們的酬金自然一分也不會少,如果在途中出了什麼意外的我們也會給其家人很豐厚的撫卹金,當然,大家一路上都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到了天風城也就安全了,隨即便也可以拿到你們的酬金了。”

“而與此同時,你們當中功勞最大的還可以得到一塊烈陽石,可以用它打造出七階中級武器炎陽弓,呵呵,所以,大家就算是爲了這烈陽石也不會偷懶的吧。”說道這裏,衆人都是微微一笑。

“好,你們當中,誰來拿着陳放任務物品的盒子?”男人又是說道!

衆人都是一陣推脫,這可不是什麼好差事!那些個劫匪都是爲天風玉鐲而來,顯然,拿盒子的人就最是劫匪們屠宰的對象,誰人敢託大?自己能以一敵十或敵百而立於不敗之境?一片譁然過後愣是沒有找出一個願意主動拿盒子的人。

林蕭看了看男人,也 就是帕斯城的城主,又看了看盒子,他思忖片刻“如果說,那天風玉鐲,真的在三支隊伍裏面,那這個盒子就有百分之三十幾的機率陳放真實的天風玉鐲,當然,如果這三支隊伍裏面都沒有除外!是不是可以偷看?”林蕭腦中閃現一個念想!

“這樣會不會不地道?”隨即又搖了搖頭“管它個丫的,看就看了,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光明冷落之人。”於是林蕭同學終於舉起手來大喊一聲“我拿。”

隨即帕斯城主很欣賞的看着林蕭,這個脫穎而出的青年,他點了點腦袋就走到林蕭面前將精美盒子遞給了他。林蕭很是坦然的接過精美盒子,看得眼神之中都是一片光彩。“偷看,沒什麼大不了!老子倒就是要看。”林蕭很是堅定。

而帕斯城主看見林蕭的堅定卻是很欣慰,“這個小夥子不錯呀,這次能活着的話,將來定是一個可造之材呀。”於是便微笑點頭“小夥子不錯,老夫送給你一件禮物。”說完就是從懷裏摸出一塊紅彤彤的東西!

所有人之前都是在笑話林蕭這個傻帽,不過看到帕斯城手中紅彤彤的東西都是那個後悔呀。

舌尖上的巨匠 ,這就是烈陽石啊,打造七階中級弓類武器炎陽弓的必須品!靠,早知道有這樣的獎勵我就是冒死也要拿盒子了!”一箇中年男子眼睛放光的看着林蕭從帕斯城主手中接過的烈陽石就是後悔無比!可是他根本想不到,如果換作是他,帕斯城主不一定就會給什麼獎勵!這只是城主對小小年齡的林蕭的欣賞罷了。

當然,不止中年人一個這樣想,幾乎所有人都是如此,在巨大的誘惑下,誰人受得了!

林蕭大汗,“這城主也太不地道了吧!你要給我獎勵,不能夠單獨的私自的給我麼?偏偏要在大庭廣衆之下給我,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不是陷我於衆矢之的麼!”林蕭搖了搖頭就把烈陽石揣入懷裏!

“看來這老頭已經洞察出我的修爲了,估計他比那個無情長老還要牛,城主?有那麼簡單麼!”林蕭就是在衆人如狼的目光般的眼神下走向葉若依,對着她就是拋出一個媚眼! 契約男友要翻身

“好,大家就出發吧,嘿嘿。”城主看着林蕭就是一陣媚笑!看得林蕭都是惡寒!於是他就懷疑這老頭是不是有什麼不良嗜好!

一行人風風火火前往天風城,而此地距離天風城約有一千五百里路程,對於鬥士來說,十日時間並沒有什麼問題的。

林蕭走在最後,又是開始舞弄着他手中沒有出鞘的斷風劍,很是惹人議論紛紛!而他舞動之際對着肩上的鳴兒就是一陣吩咐“鳴兒乖乖,去幫蕭哥哥探探前面的情況,有什麼發現就立即回來彙報,嘿嘿,不得有誤!”

葉若依白了林蕭一眼,就是說道“你這廝難得有正經的時候,無聊了卻是連這麼可愛的小鳥也得調侃一番,好不羞恥!”

“嘿嘿,人嘛,活的太過嚴肅豈不是很累,放輕鬆一些不是很好!”說完就是對着鳴兒說道“鳴兒乖,快去快回。”

果真,鳴兒依舊很乖,聽完就是展翅離去,急速的向前方而去,充分的成爲林蕭感到最是驕傲的情報員。

前面一百多裏,一路下來倒是安安全全,這也沒有出林蕭的意外,不過當鳴兒回來的時候,林蕭就知道自己要小心一些了,走到大漢面前微微一笑就是說的“葉傲,前面三十里處好像有埋伏的人,小心一些。”這幾個時辰下來,林蕭自然瞭解了下這支僱傭兵團-大大僱傭兵團,林蕭表示這個僱傭兵團的名字好啊,大大僱傭兵,這僱傭兵團的兵長,也就是那大漢葉傲還真是有才!可謂‘多才多藝’啊!

“哦!林兄弟是如何知曉的?”葉傲微微皺眉就是問道!

林蕭很是悶騷的一笑“嘿嘿,它唄,我的情報員,那個忠實啊,我愛死它了。”手指不斷的撫摸鳴兒,那叫享受啊,哥面上有光啊!

“啊!”葉傲定眼看着鳴兒就是一陣敬仰,這小鳥好啊,生得靈動可愛不說,還是做情報的好苗子,於是葉傲對鳴兒這個敬業的情報員表示深深的敬意。

葉傲走開,對着他的大大僱傭兵團的全體成員就是一陣吩咐“大家小心,前面有埋伏,小心。”

良久過去,三十里路程也過去,行至一處有些一個不大不小的石山處,林蕭就是微微一笑,“應該就是這裏了!這也是那些傢伙埋伏在此的理由,這裏是必經之道不說,也好藏身呀!嘿嘿,還好我家鳴兒爭氣,不然來個突然襲擊,老子可吃不消!”隨即就又是一陣撫摸鳴兒,鳴兒倒是顯得很是歡快。


“葉傲,我們走在後面,等他們把土賊們引出來。”林蕭很有深意。

葉傲定眼看着林蕭,看着林蕭一臉的奸詐!隨即也是跟着奸詐的點了點腦袋嘿嘿笑着。

那走在前面的當然不知道這石山之中就有大批的土賊埋伏!依舊傲然大踏步、牛氣沖沖的走着,走着走着也就大禍臨頭了,數百支利箭就是穿透而來,劃破空氣之際就是刺入僱傭兵鬥士們的胸膛,隨即就是一陣吆喝聲傳出,一個響亮的聲音喊道“護送天風玉鐲的鬥士們,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請速速放下武器,我們還可以饒你們一條性命,如若不然,盡數擊殺!”

那些沒死的、走在前面的瞬間就是一陣愕然,剛纔那些利箭很顯然就是加持了鬥氣在上面的,被擊中要害的都是瞬間斃命,剩下的也就只有六十多人了,他們思忖片刻就是放下手中武器!一副冬天茄子的模樣!沒有一點精神!可謂出師未捷身先死啊!

等那些個土賊都涌現出來林蕭就是嘴角一咧,“乖乖,兩百多人啊,都是弱小羣體,自己豈不是要殺個痛快了!至少也得近百吧。”嘿嘿一笑就是一劍斬出,一道劍氣直襲土賊們而去!那些個土賊感受到劍氣的凌厲就是一陣驚嚇!定眼看了過來,不過,剛剛轉身,身體就是爆裂開來!化爲肉末!

那些放下武器的僱傭兵並見狀就是急急撿起武器也開始廝殺起來,不過速度、力道等等方面和林蕭想比就是差得太遠!林蕭詭異的步伐加入強悍的力道,在土賊羣裏不斷遊動,他遊動之間慘叫聲也是不斷髮出,而且大多數甚至連慘叫聲都還沒能發出就鬱鬱而終!看得那些個僱傭兵們都是驚訝不已!眼神呆滯的望着林蕭斬殺!他斬殺過後血液就是向半空涌去,這讓那些僱傭兵們更是視林蕭爲魔王,以後途中定是不敢惹他了,就算是那些對林蕭懷中的烈陽石生出慾望的傢伙也只得微微搖頭表示退卻!


時間漸過,又是一個多時辰過去,橫七豎八的屍體灰撲撲的躺在地上,很多屍體都是變成乾屍,林蕭迅速數過後便是嘿嘿笑道“沒想到,這次的收穫最豐厚,居然斬殺了一百零八人,呵,離三百人不遠了,一路上應該還會斬殺不少吧?”隨即林蕭咧嘴望向前方。

又或許,強者一般都在後面!

(求收藏,大大們,小召在加油啊!你們呢?) 打理好一切,看了看地面的屍體,隨即就是準備繼續趕路,路途還很長,也不知道還有多少賊匪在後面等着他們呢!林蕭搖了搖頭便拉了拉葉若依的衣角微笑着“小妞,走吧,前方的路也不知道還有幾分兇險,不要離我太遠,知道麼?”

葉若依看了看林蕭,見他一臉的關切心裏萌動起來,其實少女的心總是在不經意間就被捕獲了!與林蕭相處這麼久,葉若依可以說已經瞭解些許這個口是心非的傢伙!他總是**的模樣,但是一到關鍵時刻就從來不會讓她承擔什麼!雖然總是微微的甚至有些冰冷的說着,離我近一點,不過她知道這是在關心自己,保護自己。他們之間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戀愛情景,不過她默默待在林蕭身後就感覺很溫暖、很安全。

隨即她就是微微點了點頭,露出柔柔的笑容。“林蕭,一路上賊匪很多,難道你要鳴兒一直做你的情報員麼?”

林蕭聽聞微微搖頭“前面幾百裏倒是可以,後面就不會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強大的存在一般都在後面出現!而強者是不會允許別人窺視出他們的舉動的!而鳴兒,雖然前陣子受傷很重,攻擊能力喪失太多!但是,它本身就爲靈獸,與生俱來的靈動氣息不可掩蓋,強者怎麼可能發現不了!所以,我是不會讓鳴兒冒險的!”

葉若依贊同的點了點頭,一般來說,強者都在後面,而且還是單飄!鳴兒雖爲小鳥,不過甚有靈性,與他們相處足足一個多月,與這個小傢伙倒是感情很好,並且以葉若依的直覺表示這鳴兒多半是隻母鳥,所以她與鳴兒感情自然更不錯了。

而後林蕭微笑說道“不過,這段路程還是可以讓鳴兒充當一下情報員的,鳴兒去吧,小心一些。”

隨即,鳴兒展翅翱翔,飛向前方。

“林蕭,你的運氣還着實不錯呀,得到一隻如此乖巧的小鳥,嘻嘻,我都羨慕得不行!”當鳴兒離開葉若依就是嬌笑說道,言語之間都是顯現嫵媚神態,惹得林蕭就是一陣心癢。

心中暗暗罵着這個小妖精着實勾人!定下心來就是嘿嘿一笑“我人品好嘛,話又說回來,只要你肯努力,你肯用心,那麼,你的願望都能實現。”

葉若依定眼看了看林蕭表示很無奈,隨即就是看了看走將而來的葉傲。“他們過來又要向你打探消息了。”葉若依輕微一笑。

“呵。林兄弟,剛纔還好聽了你的話,我們僱傭兵團一個都沒有折損,不過還是有人受了點輕傷,那邊那三個僱傭兵團就都有死亡的了!有一組還死了八個!總共才二十個多人就死了八人!”葉傲搖了搖頭!

“接下來我們依舊走在後面嗎?”葉傲說出心中想說的。

“恩。”林蕭點了點頭。“只是,他們或許會吸取剛纔的教訓,也會放慢腳步等着我們一道的。”

十多人走在後面緩緩而行,果真,其他的走在前面的也是有意放慢了腳步,等着林蕭他們,林蕭搖了搖頭,如果一直照着這樣速度走下去的話,估計半個月都不能到達天風城,或許藝高人膽大吧,林蕭直接加快了腳步向前方而去。

入夜,一處密林,鳴兒也是返回來了,嘰嘰喳喳個不停,林蕭自然知曉其意,那便是這個附近有劫匪了,他們肯定會等到大傢伙的睡着了在神不知鬼不覺中動手吧!

林蕭微微躺在草坪上定眼打量着四周,除了那些僱傭兵團裏的一些成員在談論着什麼就沒有其它聲音了,這反而是種不好的徵兆!微微拉動一下葉若依的衣角“你在這裏等下,我去給葉傲他們說聲,叫他們打起十二分精神。”

葉若依乖乖的點了點頭也是打兩下四周,的確,有些安靜的異常,連鳥叫聲都沒有了!

“葉傲,待會叫大家假裝睡着了,不過要保持十二分的警惕,今夜可能有人來襲。”林蕭對着葉傲微微說道。

葉傲自然相信林蕭,固然不相信,那麼打起十二分的警惕那也是有好無壞,隨即便是去下吩咐了。

林蕭回到原處,側着身子躺下,用整個身體擋住精美的盒子,偷窺之心早就種下,今夜便是大好時機。

這個盒子不是向蓮花密盒一般,而是用按鈕來控制的,也就是說只要按動按鈕,那麼盒子就會輕易打開。當然這也不是說,帕斯城主自信得那些賊匪一定劫不走這天風玉鐲,而是在倉促之間要尋找到三個一幕一樣的神祕盒子那是不可能的。


林蕭微微按動按鈕,那按鈕紋絲不動“呵,看來帕斯城主在按鈕中透入了一絲勁力,只有加以一定的鬥氣在按鈕上才能將其打開。”想畢就是釋放一股鬥氣在手指上,一股自己能夠釋放的最強的鬥氣。

‘嗵’一聲輕響,精美盒子應聲而開,從中一股綠幽幽的光芒散放出來,林蕭急忙將早已準備好的衣服蓋在上面,隨即自己也是鑽進衣服裏面,片刻就是露出驚訝。“運氣也太好了點吧,這一定就是貨真價實的天風玉鐲了,固然,其它兩對人馬手中的就是假貨,呵,命丟了不說,最後還是爲了一假貨丟掉性命!”林蕭搖了搖頭“這帕斯城主也算狡詐了!不過貌似這也是一貫的方法,不過還算不錯了,更有甚者是一個真的都沒有!”

林蕭仔細打量着天風玉鐲,通體發着綠光,而且似乎還有東西在鐲體上游動,“是什麼?”林蕭皺眉深看。“似乎是一頭蛇!”不時他又搖了搖頭!“應該不是,蛇怎麼可能額頭上長有兩角呢?但是又不是龍!”

林蕭微微點頭,“那便是蛟了!”林蕭驚訝這種又是興奮,因爲他的玉佩裏面是條龍,而且還是七爪的!那得高出多少級別啊!現在他越是對實力的渴望了,他想快些讓老者清醒過來,他想知道的很多很多都要從老者口中才能得到結果。

一陣過後,看歸看卻是不能歸爲自己林蕭蓋上盒子就是將衣服收起,迎來的是葉若依定眼的觀望!“你剛纔在做什麼?”

“你管那麼多做什麼?又不是我嬌妻!”林蕭嘿嘿笑着。

“哼。”就是一甩手臂。

林蕭一個皺眉就是看着南方,目光如炬,似乎看見幾個傢伙竊竊私語!“小聲點,有人來了,裝睡吧。”說完就是臉面向南側身而睡。

葉若依見狀也是躺了下來,唯獨鳴兒一拍翅膀就飛上樹枝定目看着南方。

片刻就是一個輕微聲音響起。“大哥,看他們這些朽貨都睡着了,真是沒有一點保護意識呀!嘿嘿,還是我們牛,夜黑風高殺人夜,今夜這些丫的都死啦死啦的。”

一個輕微的笑聲傳來“嘿,也不看看你家老大是誰?當年那可是被人稱作:足智多謀,玉樹臨風,江湖一條龍。那可不是浪得虛名啊!今天這天風玉鐲定然手到擒來!”那笑聲之中就是一股得意,爲自己臨時打造的NB名字而自豪。

林蕭佯睡之中就是忍不住的笑出聲來,這時,土賊些離他只有兩百米,憑藉着鬥士強悍的耳朵,老大聽到有人在笑他,於是微微皺眉便喊着他的小弟們跟着自己向聲音源泉處奔去,氣急敗壞着中連偷襲都給忘卻了!

“誰?是誰在笑?我滅了他丫的。”老大聲音很大,他的小弟們都是大汗,看吧,衝動的懲罰!偷襲泡湯了吧!

護送天風玉鐲的僱傭兵們都沒有辦法裝睡了,抽出手中的武器就準備大幹一場!

老大那邊都是皺眉,隨即嘿嘿一笑,拍了拍胸口,口中喃喃叫道“還好我們人多。”隨即望向衆人“剛纔誰在笑?給我出來,當然,順便將天風玉鐲給交出來,否則,哼哼,我江湖一條龍可不是心慈手軟的。”

林蕭抱着盒子依舊嘿嘿笑着,不過眼神之中已起殺心。“是我,我還怕了你不成?”

老大定目就是看向林蕭,隨即就是笑起開來!“哈哈,如此小兒也敢狂妄無禮!你去死吧。”說完就是拿出強盜應有的大刀就是攻向林蕭,林蕭卻是微微一笑,隨即就是一劍劃破空氣,咆哮之聲響起,‘鐺’一聲,老大手中的大刀應聲而斷,隨即就是身體也斷裂開來,成了兩半。

“哼,你江湖一條龍?我看你是一條蟲!”林蕭狠辣一咧嘴便是大吼一聲“殺,一個不留。”隨即就是率先攻向土賊些。

(三更,求收藏和鮮花。) 林蕭似乎是眼神如火,那火焰都要將心給點着了,他不斷的舞動着手中斷風,那寒冷的吞噬氣焰不斷的冰冷着每個劫匪的心!他們只是感覺到一陣寒芒向他們襲來,隨即便是從頭開始,十八年後又是一個劫匪!


“魔鬼啊!魔鬼!”很多劫匪看到這幕都是不斷的逃離殺戮之中,不過林蕭根本就是殺戮深重,全然不理會那些賊匪們的叫喚!不斷的迫出劍氣與無形手掌殺將而去!

“林蕭,他們是不是也很可憐?”葉若依眼中似乎出現一絲霧水!森然看着殺紅了眼的林蕭,她怕!她怕他將來魔心深重不能自控!隨即就是一把拉住林蕭!

林蕭清明的看了看葉若依搖了搖頭,口中喃喃說道“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姐姐,讓心吧!林蕭不會泯滅自己的心魄!只是今日他們必須死。”手一抖就是掙脫葉若依抓住自己的衣裳,華麗的衣裳嘩啦啦的撕爲兩半,可見葉若依拉得有多緊!

“記得,剛纔他眼中雖然血紅,不過依舊清明無比,看着自己的目光很是柔情,此刻他擊殺這些賊匪似乎就是帶有一種什麼目的!與他相處這麼久卻是沒有見過他濫殺無辜,而且可以看出心地善良,或許,自己想太多!”葉若依搖頭苦笑,就靜靜的看着林蕭不斷的遊動着身形,身形閃動,慘叫響起!

良久,天空依舊漆黑一片,可以說一切又變得安靜起來,所有人的身上都是或多或少的血液,血液也已經乾涸凝在衣服上!

林蕭殺完過後靜靜坐在巨樹之下,“我是不是殺戮有些過重了?可是!他們都是個個雙手沾滿無辜人兒鮮血的主啊!或許吧,他們現在手中還沒有沾血!可是將來呢?他們走都走到這條路上了!能回頭嗎?”林蕭搖了搖頭,望了望夜空就是起身,隨即便是開始清點乾屍的數量。

“七十二個,近四百了。”林蕭微微點頭便就斷風送回劍鞘,隨即便看了看遠處的葉若依,走將過去。

“姐姐,你是不是被林蕭剛纔的樣子下着了?”林蕭靜靜的看着葉若依的眸子,眸子中很是清明!

“林蕭,你可以告訴我,你爲什麼必須要將他們斬盡殺絕麼?”葉若依很淡定,轉過頭定眼看着林蕭,她心中倒是明瞭了,不過還是想問個究竟!

林蕭看了看葉若依,此刻,她不是之前那個吵吵鬧鬧的小妞,眼中雖然清明不過確實帶着絲絲茫然!搖了搖頭便是說着“因爲一個信念,一個對該值得尊重的人的敬重!挽救一個值得挽救的人的‘性命’,雖然不是本體,但是他給予我的卻是我最開始想都不敢想的東西!”

林蕭輕輕的拉住葉若依的柔夷,葉若依的手顫抖了一下,卻是沒有掙開,他看着林蕭,林蕭嘴角咧起搖頭笑着!眼中清明,沒有一絲的褻瀆之意!林蕭就這麼拉着葉若依的柔夷走到一株大樹下面就是掃乾淨坐下,也給葉若依掃出一處乾淨地方。

“數個月前,我與嚴山峯相遇不和,發生衝突!……!”林蕭說完但是覺得慶幸,或許他在江湖上行走的時間還不長,但是他心中似乎已經種下一個理念:這就是一個強者爲尊的世界!沒有什麼殘忍不殘忍!自己最初還沒有鬥氣的時候遭受了多少冷漠與嘲笑!甚至是自己的父母都被殃及了!

林蕭咧嘴嗤笑“這個世界只有弱者纔會說別人是魔鬼!別人很殘忍之類的話!姐姐,你要看破這些!不可能說我永遠都陪在你身邊!”話畢柔和的看了看葉若依,葉若依似乎在回想着林蕭所說的每句話,回味着林蕭所講的故事!

“林蕭,對不起!”葉若依淡淡一句,到處心中的愧疚!“這個世界就是要強勢!該善良的時候善良一把,但是該殘忍的時候根本就不能心慈手軟!”葉若依點了點頭卻是不在理會林蕭,對着鳴兒微微笑道“鳴兒,你懂了麼?”

鳴兒很是乖巧,點着腦袋的同時還不住的啄着林蕭的臉頰。

“鳴兒真乖!蕭哥哥到時候給你捉蟲子吃。”一句話語,兩人不再沉默,又是以往的開心狀態。

“你呀,還是連鳴兒都要戲弄一番!鳴兒從來都不吃普通蟲子的!要吃也是吃天材天寶,不如你去爲它尋些回來?”葉若依白眼看着林蕭就是一陣調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