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筱雅也怔住了。

對啊,如果羅成是在邊關征戰殺敵。

那麼他回不來,也是爲了大華而戰,自己又怎麼能全怪他呢?

羅老爺子沉默的看着羅成。


羅天良立即說道:“二弟,還不趕緊說一說,這些年你都在邊關立下什麼功勳?得到什麼冊封了!讓爺爺高興一下。爺爺當年可有不少功勳加身,榮歸退伍!”

羅成卻深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我不能說。”

“不能說是什麼意思?”

羅天良皺眉,聲音沉了幾分:“沒有功勳?沒有冊封?”

羅成沉默。

他是龍血將神,有着整個大華無人可以比擬的功勳,無人可以超越的官職。

便是君主看見了他,也要尊稱一聲龍尊!

位高權重,必定也會承受更多。

不能說即是保護,也是苦衷。

“二弟,如果你不給家族一個交代,爺爺也不會消氣,有什麼祕密是不能說的呢?”羅天良苦口婆心的勸說。

羅成還是搖了搖頭。

羅天良嘆了口氣:“二弟,你令家族失望,令筱雅失望,更令爺爺也失望透頂,參軍五年一事無成,你讓我說你什麼是好?”

“還是說,你這五年根本就沒有去參軍?所以什麼都說不出來?”

羅天良彷彿是不經意間說出來的一句話。

羅家長輩也是目光一凝。

忽而有人說道:“大華國服役分爲三年六年十年,我記得今年是羅成離家第五年,滿打滿算,也還需要一年才能退伍。”

羅老爺子目光一凝,他盯着羅成:“把你的退伍證書,拿出來給我看看。”

羅成哪兒看不出來羅天良的暗中針對?

可他有什麼退伍證書?龍血將神,怎麼可能退伍?

“我還沒有退伍,只是戰事平定了,所以想回家看看。”羅成回答道。

“這麼說,呆上幾天你還要走?”老爺子語氣好聽幾分。

羅成要是走了,家族的算計還是有希望。

“若無意外,我也不會再走了。”羅成搖了搖頭說道。

“不走?你想做逃兵?”老爺子猛的站起來,他一巴掌拍在桌上,發出一聲悶響。

羅成眉心鬱結,回家他沒有提前準備,的確不好解釋。

不過旁側曲筱雅失望的眼神,卻讓他心頭一顫。

堂堂龍血將神,竟也有手足無措的感覺。

曲筱雅心裏面很難受。


不只是被逼改嫁。

她還覺得丟人。

自己等了五年的男人,竟然是一個廢物,一個逃兵!

曲筱雅擡頭看着羅成,聲音沙啞的說道。

“我寧願聽到你戰死沙場的消息,至少以後我傷心難過,還能安慰自己,我的男人是一個頂天立地的英雄。”

“這些年我每每等不下去了,我都在告訴自己,你在爲國家拋頭顱灑熱血。和我一樣的女人很多,我不能這麼自私。”

“可你爲什麼要做一個逃兵?” 官道奇才 羅成,你對不起我。”

曲筱雅聲音悲涼。她轉過身,決然的走出堂屋。

羅成臉色也變了,猛的擡腿,往外追去。

……

堂屋內。

羅老爺子冷漠的說道:“羅成是要離開家族的,羅家不會接受一個逃兵族人。”

“可筱雅不會,天良,你不能搶不過一個廢物!”

羅天良眼前一亮,他笑道:“放心吧爺爺, 重生之我有靈泉 。”

就在這時,保安又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進來。

“老爺子,旌城軍部的蒙毅來了!”

羅老爺子身體陡然一顫,他直接朝着大院外走去!

……

兩列改裝軍用吉普停靠着羅家大門外。

身穿墨綠色軍衣,肩上三片金葉一顆紫星的中年男人,笑容滿面的伸出手和羅老爺子緊握。

此人便是蒙毅!

他曾在天藏山任職,手中沾過鐵血,斬過外敵頭顱。

他是大華國最年輕,最有前途的將領之一。

“羅老爺子,恭喜啊!”蒙毅的笑聲格外爽朗。

羅老爺子乾笑了笑:“蒙將軍,老朽還不知道喜從何來。”

旌城歷年來的退伍戰士聚會,羅老爺子年年都去,他也算和蒙毅打過交道。

“老爺子謙虛,羅家一門忠烈,今日我替君主送禮而來,可不是喜麼?”

“君主?”羅老爺子愣了一下。

蒙毅笑着招了招手:“來啊,把東西擡下來!”

一輛軍用吉普的車門被打開,兩名將士擡着一個沉甸甸的箱子走了下來。

羅老爺子呼吸一凝。

兩旁站了不少羅家的族人,他們也紛紛伸着脖子朝着前面張望。

箱子被放到了羅老爺子面前,蒙毅打開了箱蓋。

入目的是一套黃銅色的鎖子甲,以及一套疊好的披風。

隱隱約約能看見披風之上有龍紋!

烈日之下鎖子甲反射着微微的光芒,就像是血光。

“這……”羅老爺子呆住了。

還沒等他開口,三名將士下了車。

兩人分別橫抱着兩塊長匾,一人則是抱着橫匾。

這是一幅對聯橫幅!

上聯:“浴血龍魂斬萬將。”

下聯:“安得大華百世基。”

橫書:忠義無雙。

蒙毅猛的擡起手,朝着羅老爺子敬了一禮!

其他的戰士也都同時擡手敬禮!

羅家所有的子弟都是激動的無與倫比。

羅老爺子更是老淚縱橫。

“老朽不過一個小將,立過一些小功勳,哪兒當得起君主如此厚愛獎賞。”羅老爺子顫巍巍的說道。

蒙毅笑着說:“羅老爺子謙虛,羅家一門忠烈,這是羅家應得的。”

擡着牌匾的將士,快步的上前給羅家換門匾。

也有羅家的族人擡起箱子進了屋。

羅老爺子激動之餘也邀請蒙毅進屋一敘。

蒙毅搖搖頭:“蒙某已經完成囑託,還需回部彙報覆命,就不叨擾老爺子了。”

話音落下,蒙毅轉身上了車。

目睹着兩列吉普車遠去,羅老爺子久久還不能平復心情。

羅天良走上前:“恭喜爺爺,這是君主對我們羅家的認可啊!”

羅老爺子表情複雜,還有一絲感嘆,似乎想到了那些崢嶸歲月。

“家族以爺爺爲榮,羅成卻給家族蒙羞,我會盡快讓人上門將他帶走!依**處!”羅天良繼續說道。

羅老爺子清醒過來,聲音厭惡。

“羅家有羅成,我簡直愧對君主,愧對今天的牌匾與鎧甲!”

……

幾百米外的改裝吉普車上。

蒙毅身邊坐着參謀,他皺眉說道:“蒙將軍,恕屬下愚鈍,實難知曉君主爲何將黃銅鎖子甲和龍紋披風送給羅家這麼一個小家族?”

“還有那一對牌匾……羅家老爺子,受得起麼?”

蒙毅搖了搖頭,鄭重的說道:“他自然是受不起的,可我又有哪句話說了,東西是給他的?”

“這?”參謀一臉茫然。

蒙毅嘆了口氣,眼中的情緒變成了敬畏。


“羅家培育了一員大將,也只有他才當得上忠義無雙,今後遇到羅家的人,都客氣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