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抱著譚方給我的玉璽和爹爹一起回家,路上爹爹問我打算怎麼做,我木然的搖了搖頭,好一會才抬起頭看著爹爹,苦笑一聲「爹爹,您形容的燙手山芋也太準確了吧」,老爹寵溺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沒有言語。

回到房裡,打開寶盒,裡面有一個絲絨布袋,布袋裡面裝著的就是天寶玉璽,黑乎乎的一片破石頭而已,雕刻的虎頭還沒「飛飛」長的好看呢,我厭惡的與虎眼對視著,口中開始罵罵咧咧起來「就這破玩意,還這麼多人爭著要,把我全家的命都給繫上了,就這麼個破石頭,這叫什麼事啊?」

罵完破石頭,把它扔到床內側后,逗飛飛玩弄了一會,洗了個澡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其實給陸權是最直接的,畢竟也是他問我們要的,可是陸權這皇帝當的久么?我個人認為他的野心和手段甚至還比不上陸業呢,這事看起來簡單,其實就是一場賭博,賭的是一家的榮華富貴和安寧,現在這個要去押寶的幸運兒就是我了,或許我該再見見陸彥了」

「陸叄呢?貌似很久沒看到了」我一邊喝粥一邊看著珠貝,珠貝聽我提起陸叄懨懨的,顯然兩個人再鬧什麼彆扭。

爹爹看了我一眼繼續吃飯,我也只當做沒發現吧,想來他也猜到我的意圖了。

「珠貝,回頭幫我找下陸叄,我有要事找他」,珠貝雖然不是很開心但還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中午時分,陸叄來了,我很少和他單獨見面,所以他渾身有點不自在,僵在院子中間,我招了招手他還是不動。

這死心眼,「你不進來,難不成我和你一起凍在院子里講?」

話說到這份上他總算挪著步伐,認命的跟著我進了屋,我示意他坐下,幾秒后他算是乖乖坐下了。

我嘆了口氣「你和珠貝怎麼回事?」

醉枕江山 陸叄竟然微微笑了笑說「我想娶她,可是她不肯,除非我不當暗衛,可是我……」

「可是你對陸家忠心耿耿,不忍背棄是么?」,陸叄堅定的點了點頭,倒讓我好奇陸家何以就讓他肯豁出命去,連深愛的女子都不能說服他?不過要真不能說服,那也只能委屈委屈珠貝「睡服他了」我賤兮兮的偷笑著。

陸叄狐疑的看著我,顯然知道我又開始不著調了,我反應過來,輕咳一聲,繼續假正經「能說說你為何心甘情願為陸家賣命么?既然你中意珠貝,珠貝也中意你,她很有可能就是未來陪伴你一生的女子,她的合理請求,你也不願意滿足?」

陸叄的木頭臉聽到我這樣說立馬皸裂,他急切的辯解著「我不是為了陸家賣命,我是為了主子一個人,我也不是不願意答應珠貝的要求,而是現在主子還離不開我,等到他不在需要我了,我便功成身退,可以和珠貝長長久久了,只是現在還不行…」

「什麼時候才行?等陸彥當上皇帝還是說等珠貝七老八十?」我默默的看著陸叄,對比他的煩躁,我平靜的話顯得字字誅心。

當然我也注意到,在我說到陸彥當皇帝時,他明顯震驚的看了我一眼,果然陸彥是有這個計劃的吧。

我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背對著他看向窗外「你對陸彥衷心說明你是個忠誠守諾的人,也正因為這個珠貝才看的起你,喜歡你,可男子漢大丈夫也不能讓小女子失望,對珠貝而言你就是她未來的寄託,雖然她這樣在我看來就是沒出息,但那是她的選擇,我也無可奈何,或許我也有辦法能幫的上你吧….」

身後陸叄猛地站了起來,連凳子被撞翻在地都沒顧上,站在我身後問道「什麼辦法?」

我微微一笑,看樣子這事帶給他的困擾著實不小了,只是這傻小子憨憨的,自個也解決不了,兩個小情侶就這麼虐上了。

「辦法我自有安排,你幫我約下陸彥就好,今晚亥時讓他到聽雨樓來找我」

「謝謝二小姐」陸叄微微躬身,便迅速離去,門被帶動著輕輕晃了晃。

晚上來到聽雨樓和趙鵬寒暄了幾句,便在茶室喝著茶,之所以約的這麼晚也是給陸彥多一點準備的時間罷了,天寶玉璽在我手裡這事說不準已經被有心人知道了,這時候我的一舉一動以及我要見的人一舉一動都很惹眼,是以剛才我讓櫻兒穿了我時常穿的衣裳和珠貝二人去嫦娥的秘密溜達了一圈,再到處晃悠晃悠,假使有小尾巴也甩的他暈暈乎乎的。

沒成想陸彥戌時便也到了,他眼含笑意靜靜的望著我。

「進來坐吧」我招了招手,陸彥低了低頭,跨了進來,坐在我邊上,我倒了一杯茶推了過去,他接過茶杯靜靜的望著茶湯。

看著略尷尬的場景,我是坐不住的人,當下側頭望著他笑說「怎麼?怕我下毒了么?要不要我先喝一口試個毒?」,本來只是開開玩笑,卻沒想到陸彥真輕笑一聲遞了過來道「試試也好」,目光相對,我有些慌亂,說不出什麼就是覺得這樣不合適,我推了推杯子道「我開玩笑的,沒下毒,放心喝吧」

這麼一調節,好像更尷尬了些。看出我的窘迫,陸彥不再逗我,將手裡的茶一飲而盡,將空杯子放在桌上,望著我道「找我來何事?」

我把荷包里的玉璽拿出來放在桌上,指了指「為了這事」

陸彥挑了挑眉,依然是微微一笑「你要把它給我?」

「我把它給你,你可以保下我們一家么?」,陸彥臉色微變,我一下慌了神,不知道這話哪裡惹他不對勁了。

默了一會陸彥才道「即便沒有它,我也會保你們的,這本就是我對你的承諾」,陸彥目視前方,一臉平靜。

我想起來那會我跟陸彥還曖昧的時候他確實說過這話來著,只是這麼一說,就顯得我好像出軌了似的,讓我好彆扭,明明我把玉璽給他,是他要感謝我才是,現在倒是像我拿玉璽給他賠罪了,我欲哭無淚,脊背發涼開始淌起瀑布!

見我沒說話,陸彥朗笑一聲「想什麼呢?」,我搖了搖頭表示沒什麼。陸彥接過玉璽打量了一番,也不客氣直接收下了,然後好整以暇的看著我,眼中似乎再說「接下來我們做點什麼事」

「還沒恭喜你就要成親了」我實在想不起說些什麼,想到這個就直喇喇問了出來,這一問陸彥臉色立馬青了,顯然十分不想聊這個話題。我慌忙又換了個話題「那個…我姐姐就快成親了,如果我家這次難關能平安度過,也歡迎你過來玩。」

陸彥點了點頭「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出事的」,陸彥深情的看著我,我連忙打著哈哈乾笑幾聲就去倒水,果然我和陸彥的段位還差的遠,陸彥的心理戰術玩的可比我溜的多了。

「那個不早了,你先走,我晚點再走吧」我提議道,誰知陸彥拒絕了「沒事,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們分開走安全些」我再次拒絕。

陸彥不再說話而是直接起身幫我拿來斗篷,為我披上,看這不容我拒絕的架勢,我也不能說什麼了,出了聽雨閣,陸彥毫無顧忌的牽著我的手,我如今都是有主的人了,這小手能隨便給人牽?我掙扎著縮回手,陸彥的力氣加了一分,牢牢的禁錮著,不肯鬆手。我看著他,心想還好戚雲不在,不然兩個人不得打起來才怪,可眼下算了,牽就牽吧,陸彥也是個執拗的人,硬扯破臉搞不好我家的事也不管就不好了,戚雲啊,這回算姐姐對你不住了,下次一定親親彌補你啊……

我不再掙扎,陸彥稍微鬆了手,我們沿著街道慢慢的走著,今年的天冷的早,深夜穿著斗篷還是有點冷颼颼,還好喝了熱茶胃裡暖暖的。

也好在聽雨閣離我家也不遠,陸彥走得慢可到底一炷香的時間也能到了,沒成想到爹爹竟然在風中等著我,看著我們牽手回來,緊鎖著眉頭。我連忙甩開陸彥的手,這回他沒為難我,爹爹見我們鬆開了,臉色稍微好看一點,也過來對陸彥行禮。

「我答應你的事會做到的,你放寬心便好」陸彥對爹爹只擺了擺手便對我說到,我點了點頭表示收到,跟他告了別。

「爹爹,這麼冷你等在門口乾什麼啊?」,「你還說?你們剛才拉這個手是幹什麼?」爹爹看著我吹鬍子瞪眼睛的。

我小聲的嘀咕著「我也掙不開啊」。

「什麼?」爹爹大聲問」

「算了啦不說了,反正我沒三心二意,腳踩兩隻船了,你女兒我你還不放心」心裡不免想戚雲這小子有兩下子啊,把老丈人吃的死死的,這梢盯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我爹的兒媳婦,把他兒子給綠了呢。

「你們這麼明目張胆回來?有人跟著都不管?」爹爹疑惑的問。

「什麼?真有人跟著?陸彥不說了沒事的么」我像猴子似的開始四處張望。

老爹看了我一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就你這警惕性?」

「我說了分開走的嘛,陸彥一直說沒事啊」我又想哭了,在陸彥那沒討著好,回家又要被老爺子罵,想我去之前想好了一大堆的談判技巧和說辭,碰到陸彥立馬就被他三下五除二的拆解了,這麼一來失了寶不說,還落不著好,這會又被爹指著鼻子教訓,搞不好師傅還要對我失望一番,我怎麼這麼背啊!

「不過爹爹,你覺得奇怪么?陸彥功夫不低,如果有人跟著我們他不可能不知道,就這麼讓人跟著,他是有什麼計劃么?還是說那人就是他的人啊?」,老爹聞言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沐青青的攻擊,幾乎都是在一剎那所完成的。

甚至有些弟子跟本沒有看清楚沐青青何時出手,只是一道白光閃過,沐青青便已經將其餘四人打退數十步。

此時站在場中的那名黑衣弟子,見沐青青出手如此之快,不由得冷哼一聲。

「果然是名不虛傳!」

那雙倒生的三角眼內,釋放出了一道陰冷的光,使得一旁的月瑤心生寒意。

「少啰嗦,要打便快些,本姑娘我還有事情要去做!」

沐青青手中的屠靈棍猛的一揮,帶起陣陣破風之聲,對著那名黑衫弟子的身上掠去。

對於沐青青的攻擊,對方不敢有絲毫的小覷之意,眼見那一道黑影在自己的雙瞳之中越變趙大,那黑衫弟子被紅色霧氣所纏繞的手掌,剎那間便迎了上去。

轟!

掌與棍相交,那名弟子本想將屠靈棍抓在手中,怎耐那棍身上之上的勁氣太重,只是一下,便將他的手掌震開,其腳下的石板也轟然變成了粉末。

剛將他一棍打開,身後又是一道破風之聲響起,沐青青黛眉微皺,反手又將屠靈棍大力的掄了過去。

嘭!又是一道能量的炸響,身後偷襲的那名弟子直接被沐青青打在胸口,而後身體倒射飛出了場地。

憑藉手中的一根屠靈棍,竟然將場上的一眾弟子打下平台,就單單是這種實力,也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她豎起了大拇指。

「哼,別高興的太早了!」

一道冷笑聲驟然從沐青青的身後響起,原來那名為首的黑衫弟子,見沐青青一時間無法擊破,竟是對著不遠處的月瑤下手。

沐青青連忙回到,只見那名弟子已經飛起一腳,向月瑤的腦袋猛掃而去。

「哼,不知道是誰高興的太早了!」

沐青青眼底猛的閃過一抹殺意,本是宗內大比,沐青青自是不會動怒,但是他居然對一名基本上沒有什麼戰鬥能力的女孩兒下手,此舉定不能饒。

想到此處,沐青青身體內的靈力霎時間瘋狂的運轉,而她的身形也是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等她出現時,已經來到了月瑤的身邊。

只是根本沒有時間來制止那名弟子的動作,只好伸手將月瑤一把推開,而自己也結結實實的受了他這一腳。

與此同時,沐青青手中的屠靈棍也是脫手而出,其目標卻是他站立的那條腿。

咔嚓!

一道輕微碎裂的聲音傳出,在沐青青受了他這一腳的同時,他的另一條腿也被沐青青打中。

頓時,沐青青喉頭一甜,口中溢出一絲淡淡的血跡,但卻被她快速擦掉。

讓她意外的是,本以為那一棍怎麼也會讓對方腿骨盡碎,看來只是打裂了而已。

即便是這樣,對於對方的戰鬥力,也已經大大削弱了許多。

「沐師姐,你沒事吧!」

月瑤見沐青青替她接下了這一棍,當下便眼圈發紅的跑過來,顫聲問道。

「嘖嘖!沒想到你沐青青還是個舍已救人的!看來今天這一場,我倒是有了必勝的把握呢!」

那名黑衫弟子,目光緩緩的在整個場地上掃過,此時場上除了沐青青二人之外,就剩下自己與另外一名弟子。

「你去拖住沐青青,讓我把那名小師妹先處理了!」

黑衫弟子輕聲交代,而後,另一名弟提起手中的長槍,便向著沐青青爆沖而去。

嘭!

沒等那名弟子衝到沐青青的身前,沐青青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原地,而後一棍猛的揮出,直接將那名弟子打出了場外。

落弟之後的弟子,一口氣沒有上來,直接便暈了過去。

嘶!

見沐青青以如此強橫的手段將那名弟子打出石台,台下一片嘩然,而後便是響起了倒吸冷氣的聲音。

但也有不少人為沐青青此舉豎起了大拇指。

鐺!

那黑衫弟子再次想要出手,宗內的鐘聲突然敲響!

悠揚的鐘聲使得場內一片祥和之氣,好似剛才那些血腥的打鬥,也是平和了許多。

「場地內只剩三人,今日的比賽到底為止!」

白長老的聲音回蕩在整個練武場內。

「長老,我要求與沐青青力戰到底!」

可沒想到白長老話音剛落,那名黑衫弟子卻單膝跪地,雙手抱拳,對著高台的方向大聲喝道。

「這…..」

白長老有一絲猶豫,必竟剛才的戰鬥他都看在眼裡,那沐青青已經受了不輕的內傷,如今若是再戰,怕是後果很難預料。

「請問長老,最終是否要有冠軍之急,如若是有,為何不在今日!」

黑衫弟子再次開口,但此時他卻一臉森然之意的看向身邊的沐青青。

其中手,赫然出現了一枚耳環,那耳環便是雲婉蓉所有。

「沐青青你是何意思?」

白長老想聽一聽沐青青的意思,如果她的傷無礙,便也可直接戰到最後分出勝負。

「青青我無異議!」

沐青青垂眸,朗聲說道。

但她的心裡已然翻起了驚濤駭浪。

「絡哥哥,就是他抓走的雲姐姐,我們要怎麼辦?」

沐青青的聲音之中,已經帶著一絲哭腔。

如今自己已然走到了這一步,若是功敗垂成,豈不是對不起自己這一路以來的努力,可自己若是不輸給他,那麼雲姐姐的安危應該如何處置。

「以不變應萬變,我相信我們最後一定會得到我們想到的!」

王絡此時也是一臉的凝重之意,雲婉蓉在沐青青的心裡絕對是重中之重,而他也不可能讓沐青青棄雲婉蓉於不顧,直接拿到這個冠軍。

但若是不能拿到,或許之後對於自己修復肉身的進程便會慢了許多,可……

交錯的記憶之光 王絡的腦袋中也已經是一團亂麻,不知如何是好了。

「好,既然如此,那麼你們二人便分出個勝負吧!」

白長老見沐青青已經首肯,自然不會反對。

於是袍袖一揮,便算開始了。

而那名黑衫弟子緩緩站起,盯著對面的沐青青,唇角微勾,一臉得意的笑道,

「記住了我的名字,我叫夜狼,到了九泉之下,你也算知道是誰打死的你!」 把玉璽交給陸彥后我也就不再擔心了,反正他說了會保我們一家,想來有法子可以幫我們脫身,姐姐婚期還有點時間,這段時間我們先安分點看看苗頭。

這天吃完飯在廣場上看姐姐們跳廣場舞,知道什麼是團寵么?我現在是體會了,我作為這項潮流的引導人,所有姐姐們都把我當做,用她們的話說「丁兒小姐就是菩薩身邊的玉女小仙啊,才有這七竅玲瓏的心,聰慧善良」呵呵,我一邊吃著三姐煮的茶葉蛋,蹲在台階上傻笑著。

在吃完第三個茶葉蛋我差點被噎死,本就是吃了飯的,姐姐看到我這般又好氣又好笑,但還是體貼的送了杯水給我,我一飲而盡大呼痛快。

看得差不多了,回去的路上我挽著姐姐的臂彎促狹道「姐姐,那些小冊子你看完學會了么?」

「你這妮子」姐姐聞言立馬把手從暖手筒里抽出來打我的屁股,嗔道「也是個大姑娘了,還這般口無遮攔」

我捂著屁股,慌忙逃竄,一邊跑一邊大笑,遠遠瞧見姐姐搖了搖頭。我一路小跑著回房,運動了一下腳底暖呼呼的,真舒服。我推開門,只見一個青衣帥哥坐在我床邊看書,我向前半跨一步「是戚雲?他看的是?」

「我去,你大爺的快給我放下」我立馬關了門向他沖了過去。

剛衝到床邊,戚雲微微一側身避開,輕鬆的把我壓在了下面,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我用力的推了推他「起來,回來了偷偷跑我房裡來幹嘛,還偷看我書?」,戚雲依然壓著我不動,抓過我的一縷髮絲含笑道「一回來想先看見你,就來咯,結果等你半天都不回來,我一無聊就隨便走走,看到你枕頭下放了本書,就按耐不住好奇心看了看,沒想到……丁兒愛看這些書啊,我們興趣愛好相同哦~~」

「額~~」我強裝鎮定,心裡小鼓一頓錘,換成誰看小書被發現都要不好意思的吧,更何況對方是個蠢蠢欲動的青年,我猛咽了一口口水。正面對上戚雲笑意盈盈的雙眼「我…我這是從姐姐那看到的,我也是好奇就借過來看看了」姐姐啊,對不起,我只能把你給賣了。

「哦~~~丁兒一好奇便借了這麼多本么?」戚雲說著把我的小床墊掀起一個腳,我另外的幾個小本本就這麼暴露了,有幾本還有明顯的折頁,是我覺得精彩故意做的記號打算和肖庭交流的,這下全讓戚雲給我扒出來了。 君主的神祕私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