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哼!就算化成會我也認得。”

“好吧,也許你對強行收編還有些怨念,不過你要知道,這次沙巴克王座我是勢在必得,一旦我奪得王座,對你而言遠比經營那個下三流傭兵團要好的多。”梅米特扭着脖子,“副團長的職位也不算低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團長,或許你會認爲我存有私心,不過太陽傭兵團真的留不得,他太可怕了……”華萊士眼睛浮現一絲不宜察覺的陰毒。

奧尼爾擡出一架投石車,在兩名芒克士兵的幫助下,小心翼翼的把一個盒裝物體放了上去。

“日,小心點,這可是潘多拉寶盒啊,你們想害死老子嗎?”奧帥看着那名士兵因躲避飛來的箭矢身體微微一顫,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潘多拉寶盒這種高爆物品實在經不起劇烈的晃動,要是因爲芒克士兵一個手抖,寶盒在自己身邊炸開了,那樂子就大了。

“是是是,大人,”芒克士兵訕訕的陪着笑臉。




“滾一邊去……”奧帥一腳踢開笨手笨腳的芒克士兵,鋼棍一般的手指在扳機上一戳,碰的一聲,潘多拉寶盒在原地爆發出一股強橫的元素光芒。

奧尼爾一看不好,趕緊拍飛兩名芒克士兵,嘴裏咒罵着,就地一滾,總算避開了爆炸的中心。

“大傻逼、大傻逼……”

癩癩鳥猖狂的從奧尼爾頭頂飛過。

“日……”

“奧帥,潘多拉寶盒可不是這麼用的。”

奧尼爾趕緊有人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低下頭一看,正是太子爺。

“小斯,示範給這個奧帥看。”史泰龍對着背後的僞骷髏王揮揮手。

在奧尼爾驚訝的目光中,那渾身緊衣皮甲的骷髏怪掏出一個寶盒,猛的向院方一投,瞬間過後,那寶盒在遠方爆發出強烈的爆炸光芒。

“原本這是空軍制式武器,不過現在也只能當成陸地投擲武器了。哎……要是洛里斯那煞筆在就好了,以他快斧聖手的本事,配上潘多拉寶盒……”

奧尼爾見太子爺遺憾的聳了聳肩膀,頓時心裏升起一股涼意,或許是想象着一名物理聖者突然間變成一名遠程魔技亂轟手的可怕景象,一時間眼睛竟然有些發直。

試着當了幾把投擲手,奧帥感覺自己準頭有點不盡人意,悻悻的收起一地的潘多拉寶盒,從儲物戒子中拿出一個一米高的大水桶。

“還不算太傻……”史泰龍留下這就話就帶着僞骷髏王大搖大擺的翻開地面上堆積的屍體,不斷從屍體上拽下一個個戰利品。

“見你們老爺了嗎?”

這時,以艾瑟爾爲首的後宮女眷火急火燎的拉住一個個埋頭猛射的客串弓箭手們。待得到否定的答案後,她們又火急火燎的奔向下一處。

“老爺丟了?這怎麼可能?”

似乎發現事情有些不對,神農架幾位高層停止了遠程攻擊,紛紛陪同四位夫人在屍山肉海中翻找起來。

“不會的,不會的,他不會的……”

艾瑟爾強迫自己要保持冷靜,剛纔那番混戰,以他的變態實力,絕對不會被那些小兵戳死啊,可是人哪去了啊……

“會不會是昨天我們把他傷的太重了……”

“呸呸呸……你快呸啊,琳娜你個烏鴉嘴,怎麼能說這些呢,他怎麼可能出事……”

“嗚嗚嗚……”香奈兒突然坐在地上,掩面痛哭起來,“我感受不到他的氣息……”

猶如晴天霹靂一般,這句話頓時讓其於三女心頭一滯,猶如被無數利刃切割一般的痛楚,讓她們呼吸的都變得十分困難。 “男人是什麼滋味呢?”


已經被繩索綁起來的胡力,看着赤露的女子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直翻白眼,若是他想走,別說這名怪異的女子能留下他,就算一名聖者也做不到,戰場中,他就是一切的主宰。

不過、或許、可能是某種陰暗的心理作祟,**心安理得的被兩名漂亮的裸.體美女給虜獲了。

“應該比那些硬邦邦的東西好用吧,哎呀,要是不把那些被男人上過的爛貨們處死就好了,她們總應該知道的啊……”

馬蒂蓮臉上顯然有些糾結,眼睛不自覺的往**身下瞟,那裏的尺寸似乎不比剛纔的鐵器小,這立刻讓她呼吸再次變得急促起來。

“好睏擾啊,我也想試試呢,可是團長,女皇有禁令……”侍衛拉下**身上的衣物,頓時被裏邊嗷嗷熊立的物件嚇了一跳,驚訝的捂住小嘴。

“恩……那個,兩位美女,能不能……”

馬蒂蓮拽着頭髮,來回在營帳內踱着步,身體隱隱有些顫抖,她終於停了下來,雙腿相互摩擦着,顯然有些控制不住了。

“算了,就一次吧,是不是小哈尼,你不會說出去吧?要不咱們兩個一塊兒上吧……”馬蒂蓮最後做出了決定,如絲般的媚眼看向**,雙腿也在這一刻分開,露出桃園祕境。

“我感受到了,那個該死的混賬就躲在那裏……”

這時帳外突然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讓如黃鶯般的女聲,頓時讓馬蒂蓮眼睛一亮,動作也停了下來。她卻渾然不知,也在那一刻,**眼中突然閃現一抹殺意。

其實,**雖然不是很有操守的人,不過卻也不是濫.交之人。某國小電影很多人都在追看,可是要讓各位看客和那電影裏的女主發生些什麼,恐怕還是沒太多人願意。**就屬於這種心裏有潔癖的人。

就在那一刻,他真的起了殺心。不過聽到外邊傳來的聲音後,**臉色就垮了下來。

門簾被挑開,入目的是四名如畫中仙子般的女子。

“保護團長……”

“有刺客……”

“……”

吵亂的聲音也隨之響起,烈火玫瑰的女傭兵放棄屠殺那些卑微的傭兵,人手開始向馬蒂蓮的營帳靠攏。

“神農架包場了,閒餘人等退避……”奧尼爾扛着砍馬刀,一臉冷漠的對着匯聚而來的傭兵說道。

**有些尷尬,此時他已經掙脫了繩索,趕緊提上褲子,做賊心虛的看着四位老婆大人,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

情況已經十分清楚了,根本無需要過多的解釋,胡力被兩名女子捆綁在地,而那兩名女子全身赤.裸,不用想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雖然以**的實力是如何被兩名賤女人虜獲的還是疑點,不過這個時候誰還想這些?

卡瑞娜第一時間就亮出指甲,嬌喝一聲:“賤女人,竟然敢逼迫我家大叔,你給我去死……”

身影交叉而過,艾瑟爾和琳娜同樣面露怒意,看死人一樣盯住和卡瑞娜顫抖的兩個賤人,卻又快步來到**面前,猶如乖巧的媳婦一樣,給**套上厚重的長袍。

香奈兒看着兩名女子,眉頭卻深深的皺了起來,仔細回憶了片刻,她就驚訝的張開小嘴,聲音提高了八度,“馬蒂蓮姐姐?是你嗎?”

許久之後,偷窺狂被就地正法了。

如數家珍的倒出**的惡行後,香奈兒拉着馬蒂蓮的手,“姐姐,你可不知道,這個混蛋就知道欺負女人,哼!”

當然,這個時候的馬蒂蓮,自然不會承認剛纔自己的那般想法,縱然**曾辯解着,不過顯然沒人相信他。

“香奈兒,沒想到沙漠一別,不到半年的功夫咱們又見面了呢?讓姐姐看看,你的胸部長大了沒有?”

“討厭啦,姐姐你還是這樣子,**的。”香奈兒嬌笑着躲開馬蒂蓮伸過來的手,歪頭看着其餘熱烈討論的三名女子,“你們商量出什麼結果了嗎?這個大混蛋,竟然還想打馬蒂蓮姐姐的主意,哼……”

此刻的**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或許以死明志可以讓這四個蠢女人明白,自己纔是受害者,可惜一想到自己死後,四名嬌妻全部落到那個該死的女人手中,就生出一層雞皮疙瘩。

馬蒂蓮已經穿上了簡單的長袍,雖然外面還有小規模的戰鬥,但是在神農架人馬加入後,很快就逼退了覬覦主旗的那些小魚小蝦。此時衆人都顯得有些輕鬆。

和香奈兒話着家常的時候,那邊也討論出如何處理**這個強姦犯、偷窺狂了,幸她們不知道這一夜**還未爲神農架添丁加瓦了,不然**脫層皮都是輕的。

“鑑於胡力近期生活作風上的問題,給予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處罰,不享受各種人權、主權,終身爲奴爲僕。恩……禁色一年兩個月,如刑罰期間犯下同樣錯誤,剝奪男人權利……”

琳娜宣判完,目光惡意的停在**的某個部位,“下次再犯,哼哼……”

聽完宣判結果,**臉色立刻有些難看,譬如禁色、男人權利等關鍵詞彙還是讓他虎軀一顫。心裏想着是不是該把昨天晚上的事自首呢?如果事後洛雨把孩子送到神農架,那時候自己就真的說不清了。可要是坦白了,這刑法會不會加重呢……

“算了,一次死個痛快得了。”一咬牙,**擡起頭,擺出一臉的悔恨,我有大錯的表情。

“認罪態度還算誠懇……”香奈兒瞄了**一眼,說了一句,便又和馬蒂蓮熱絡的聊了起來。

“不是,那個,我要認罪……昨天晚上我又犯錯了……”

啪的一聲,艾瑟爾手中的瓷杯掉落地上摔成八瓣。六名女子驚訝的看着扭着屁股坐立不安的**。

“我把一個女人的肚子搞大了……”

這個消息實在過於震撼,以至於六名女子聽到之後,足足半盞茶的功夫都沒緩過神來,時間彷彿在這瞬間凝固。

臉上盡是難以置信的表情,張開的O型小嘴,六名美麗的女子瞪大了眼睛,目光凝聚在那顯得有些赤眼的光頭上。

“你說什麼?”高八倍的音調暮然響起,卡瑞娜眼中噴出熊熊的怒火,“是誰,到底是那個不要臉的騷.貨……”

“是蘇伊?不對啊,她不會喜歡男人的,難道你又用強的了……”艾瑟爾臉色由白變青,隨後便如鍋底一般黝黑。

**搖了搖頭。


“媚兒?你個老扒灰,她是你兒媳婦啊,你不知道這兩天她都和史泰龍膩在一起……”琳娜恨不得一腳踹死**,短促的金髮根根直豎而起。

**又搖了搖頭。

香奈兒把目光看向馬蒂蓮,見對方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一樣,狠狠的瞪着**,“那到底是誰?”

“她……她……我不好說。”

“不會是你的唐娜導師吧?”衆女不約而同的問道。

在她們看來,除了他那個神通廣大的聖階導師之外,誰能莫名其妙的出現在戰場之內。而且妖姬聖者又是福克斯,骨子都透着妖媚,搞出不倫之戀也不是不可能。

“也不是,第一次見面而已,恩……她……”

“你……我切了它……”

卡瑞娜風一般的撞進**懷裏,指甲如刀一般就奔着某個部位而去。

“我來幫你。”艾瑟爾冷笑連連。

“切了省心……”

“沒錯……”

四女意見出奇的統一。

胡力一邊躲避着四女的糾纏,一般狂翻白眼,一臉我就知道是這個後果的表情,卻看到馬蒂蓮莞爾一笑。

“搞毛啊!被人包餃子了!”

門簾拉開,辛格森等魚貫而入,看了一眼地上死死捂住下身的**,眉頭一番,“四位夫人,不用這麼着急吧……”

“你去死……”

瘋狂的元素波動讓整個營帳變得搖搖欲墜,掙扎着出四女手中逃出來的胡力渾身一哆嗦,額頭汗跡斑斑。

“那個,辛格森啊,到底怎麼了?”

看着四女不善的眼神,**裝作沒看見,趕緊對着蜥蜴老匹夫狂使眼色。

“也沒事,老爺你們忙,我內急……”

“我日你大爺……”

被堵在角落的**哀嚎着,恨恨的蹲在地上。

梅米特臉色有些凝重,小山一般的傭兵屍體堆積在煙火四起的營帳旁,幾名一臉嬌媚的女子相互勾肩搭背的膩在一起,似乎眼前這些屍體跟她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一樣。

然而,作爲鐵血傭兵的一把手,梅米特從這些渾身散發濃重血腥味的女人身上,感受到一絲冰冷的殺氣。而那些不時圍着這些女子狂笑的鱷魚戰士就更是他的噩耗。

和淪落傭兵團的那個沃爾夫瘋子不同,梅米特不論何時何地都能保持足夠的冷靜。眼前顛覆性的震撼場面,也僅僅讓他錯愕片刻。隨即他便露出爽朗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