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果然厲害,一句話就改變了氣氛啊”零看着我扯了扯嘴角。

“零別忘了我討厭的事”我淡淡的提醒着他。

“當然”零點點頭,“我倒是要謝謝星,把最重要的留給我。”

替身狂妃 重生柯南當偵探 “這是沒辦法的,錐生君,誰讓玖蘭已經不再單純的是玖蘭了”幾鬥拍拍他的肩嘆息。

“零,我離開這裏之前記得來找我”我淡淡地說完,轉身走回教室。

“知道了”零的聲音在身後傳來。

“你們跟我回宿舍”我淡淡的對教室裏的人說。

“好”玄月他們在我的聲音剛傳出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離開的準備。

“這是?”衆人

“言澤他們的歌,雖然是兩個大男人,不過我也很好奇爲毛火會給他們做出這麼可愛的歌”我說。

“賣萌萬歲麼”幾鬥

“可能是吧”我無語的笑了笑,然後點點頭。

“這首歌果然還是適合女孩子,雖然卡帕多西亞你一般不會賣萌什麼的”該隱

“……”我完全無語了。

“夢兒是傲嬌屬性吧”這話也只有幾鬥敢說。

“到了”我看着面前的建築說。

我們幾個一起走了進去,我很自然的選擇了二樓最中間那間滿是紫色和藍色裝點着的房間,左右兩邊分別是玄月和軒辰一間(銀色爲主),該隱和以諾意見(白色爲主)。

“那我們倆就這間,金色和墨綠色的”昂

“嗯,我也挺喜歡這間的”殿

“那我去做飯了,你們先去休息吧”我淡淡地說完,轉身下樓到了廚房。

“下來吃飯了”我對着二樓喊了一聲。

“我說亞夢你準備讓我們吃宮廷大餐麼?”昂看着桌子上的豐盛的飯菜說。

“好了,別說些沒用的,洗洗手吃飯”幾鬥拍拍他的肩膀說。

“亞夢的手藝越來越棒了,比小絲還棒啊”絲在一旁端着糕點說。

“幾鬥我們倆的精靈快誕生了”我淡淡地說。

“嗯,我知道”幾鬥

“我吃飽了,先上去了,你們慢用”我端起碗筷送到廚房,洗乾淨之後上樓回到了房間。

“心情不好麼?”緊隨我後面上來的幾鬥,進了房間問。

“沒”我淡淡地說。

“那怎麼悶悶不樂的”幾鬥

“估計是想起什麼了吧”小幽說。

“不是,卡帕多西亞,你在擔心該隱他們吧”闇冥

“嗯”我點點頭,從陽臺探頭向旁邊的建築看了看。

“如果是他們,真的很麻煩”幾鬥

看到旁邊那棟建築燈光兩者,我知道樞他們回來了,便轉身回到了房間裏。爲了以防萬一,我在這棟別墅的周圍佈置了結界,這樣就算是我們這裏有燈光在外人看來也是沒人住的。

聊齋之問道長生 “睡吧”我對幾鬥說。

“嗯”幾鬥答應了一聲,掀開被子上牀睡了。

先看看別的吧 烏雲遮蔽了天空

窗外又是陰雨時候

傘下的戀人中

不再有你我手牽手

一切過了太久

我們的十字路口

下一站是誰在等候

你我的方向盤

卻向着相反的彼岸

終點還是分開

告別你我離開之後

這回憶可以保留

當初那美好的感動

你說你記住了

不爲彼此難過

過各自的生活

你答應我的我都記得

但是你卻忘了你的承諾

不是說好彼此都不再聯絡

誰都別再犯錯

是我的固執讓你難過

但是分手卻也無法選擇

我走了以後

你要好好生活

不要想我

也別再哭了

我們的十字路口

下一站是誰在等候

你我的方向盤

卻向着相反的彼岸

終點還是分開

告別你我離開之後

這回憶可以保留

當初那美好的感動

你說你記住了

不爲彼此難過

過各自的生活

你答應我的我都記得

但是你卻忘了你的承諾

不是說好彼此都不再聯絡

誰都別再犯錯

是我的固執讓你難過

但是分手卻也無法選擇

我走了以後

你要好好生活

不要想我

也別再

你答應我的我都記得

但是你卻忘了你的承諾

不是說好彼此都不再聯絡

誰都別再犯錯

是我的固執讓你難過

但是分手卻也無法選擇

我走了以後

你要好好生活

不要想我

曾經你信誓旦旦的跟我說‘亞夢,以後我會每天跟你說一聲喜歡你’,時過境遷之後,承諾遠去,我和你之間也早就已經是物是人非,註定了沒辦法在一起。——By日奈森亞夢

“亞夢醬,我們一起去看歌唄的演唱會吧”彌耶纏着我,撒嬌。

“璃茉呢,要去麼”我轉頭問璃茉。

“亞夢去我就去”璃茉

“凪彥呢”我又看向凪彥問。

“去看看吧,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凪彥一如既往的笑着對我說。

“我跟凪彥一樣”唯世

“那好吧,我去”我無奈的答應。

“耶,小夢夢最好了”彌耶興奮地大叫。

“o(︶︿︶)o 唉”我搖搖頭,嘆了口氣。

“亞夢,我喜歡你”唯世把我叫到了一旁,對我說。

“啊?唯世君”我的臉瞬間通紅,“對不起,唯世君,我……”我欲言又止。

“亞夢醬和唯世在幹嘛呢”凪彥忽然冒出來說。

“沒,沒什麼事”我吞吞吐吐地說。

“小夢夢,歌唄唄跟你關係應該比較好,你跟她說一下好不好”彌耶

“知道啦”我無奈地搖搖頭,認命地掏出手機打給歌唄。

私の手を取り 走り出す”歌唄的手機鈴聲居然是……

“喂,你好!這裏是月詠歌唄”歌唄熟悉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歌唄,是我亞夢”我淡淡地說。

“亞夢?怎麼了有事找我?”歌唄很奇怪爲什麼我這時候打電話給她。

“歌唄你最近要開演唱會了吧”我說。

“是啊,怎麼了?”歌唄

“yaya一直都非常喜歡你的歌你也是知道的,所以麻煩你與留幾張Vip票給我們”我說。

“就這事麼”歌唄問。

“嗯”我淡淡地說。

“我還以爲什麼事呢,演唱會票的事情我早就給你們留好了”歌唄

“那就謝謝歌唄了”我笑道。

“對了歌唄醬,你的彩鈴啊,還真是可愛呢”我笑了笑然後掛了電話,完全可以想象那邊的人此時的表情。我掩住脣偷偷的笑開,歌唄醬演唱會加油吧。

“怎麼樣小夢夢”剛掛了電話,yaya就急着問我。

“歌唄已經把票給我們準備好了”我說。

“誒?歌唄唄好棒,提前預備了給我們的票”彌耶

“……”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把你的手指向太陽 升起來的方向

我有一種能降風的力量

世界再大也不怕 握緊拳頭拿下

心不想成不了偉大

有一種讓我活着的理由

讓我像風一樣自由的跑

有一種讓我快樂的理由

讓我像孩子一樣的笑

眼睛看得到的地方

用腳去征服他

眼睛看不到的地方

有李寧幫我指引他

把你的手指向太陽 升起來的方向

我有一種能降風的力量

世界再大也不怕 握緊拳頭拿下

心不想成不了偉大

有一種讓我活着的理由

讓我像風一樣自由的跑

有一種讓我快樂的理由

讓我像孩子一樣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