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顯的,樊旗和許曼青朝這邊看了好幾眼,白霜要是沒有樊旗的指令,又豈敢直接離開隊伍?

白霜徑直走過來,他語氣很客氣:“這位先生,請離開祕境,本祕境不歡迎藏頭瞞面之人!”

雖然很客氣,但話語,卻是無比挑釁。

無數人都看過來,看起來這是大勢力一方要搞事情!主播小發,也將攝像頭對準了這邊。

“立刻滾開!”秦陽看都不看他,冷聲迴應。

剛纔還態度客氣的白霜,聽聞此話,也是不再掩飾,渾身煞氣瀰漫,絲絲冷意散發。

“別給臉不要臉。”他本來的目的就是挑釁秦陽,爲了測試秦陽實力而來,多挑釁幾句,正合他意。

“呵呵,有意思。”秦陽微微看他一眼:“是樊旗讓你來的?”

白霜面色稍有不對,鼻中噴出一股白色寒氣,顯然是秦陽毫不在意的態度,讓他有些動怒。

“看來你是一心尋死!”他冷笑道。他煩這個面罩人好久了,礙於樊旗不讓動手,他才隱忍。

但現在,他就是來測試實力的,豈有不動手的道理?

咔嚓!

瞬間寒氣匯聚,周圍氣溫下降不止十度,他手上凝聚出一條數米長的冰錐,宛如騎士的長槍。

帶着轟鳴的氣勢,冰錐長槍一往無前,直戳秦陽心窩。

周圍衆多散修驚慌,這就是大勢力手下的覺醒者嗎?實力如此之強!

頓時,秦陽周圍騰出一片空地,鹿也站到一邊看戲。

秦陽有些驚訝,這長槍氣勢很強,槍尖帶起白芒,顯然是即將突破音障,恐怕這個叫白霜的,實力有鍛骨後期!

刷!

手中佩劍一動,帶着鋒芒銳利,探身前戳,將面前這而來的冰槍擊碎。

嘩啦!

一地冰渣。

白霜大驚,這雖然不是他最強的招式,但也是全力出手,對方如此輕易就破掉了?

“有些實力。”他冷冷開口。

下一刻,寒氣匯聚,原本有些悶熱的森林,氣溫驟降,一股股凌冽的寒風,以白霜爲中心四散開來。

周圍的散修又是倒退出數十米,不禁毛骨悚然,地面上都結出了片片冰面,向周圍擴散,怎能不讓人恐懼。

所有人都認識到,這是一場高手的對決,稍有波及,恐怕就是重傷甚至死亡。


小發的直播間內,各種評論也是爆炸開來。

“我靠,這是白霜,那個覺醒者排行榜上前二十的傢伙!”

“挺我家劍仙,劍仙無敵,一劍劈了那白霜!”

“我覺得不太妙,白霜怎麼說也是前二十,實力強悍非比常人,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遠處,各大勢力也注意到了這邊,這是一場大勢力和散修之間的對碰,藉此,也能夠對散修的實力有個大概估計。

“招惹了白霜,就算那個面罩人實力很強,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許曼紫輕聲道,說話間,帶起一絲嫵媚。

“少夫人,對方是用劍的高手,極有可能不是覺醒者,而是古武者!”他身邊一人開口。觀這人,帶着一杆刀,顯然也是古武者。

古武者是靈氣復甦後的最直接受益者,他們哪怕不需要覺醒,身體素質也有質的飛躍,而且古武者服用覺醒果實,實力會更加恐怖!

樊旗不說話,聽着周邊的評論,皺着眉頭盯着場中對抗的二人。

“懸了啊,那個用劍的面罩人可能要完蛋了。”散修中有人開口。

他們不知道秦陽的實力,但是白霜的實力卻有直接感受,大多都偏向於白霜實力更強。


另一邊,面對匯聚無數寒氣的白霜,秦陽並未有絲毫慌亂,看着對方默默發招,他一劍指住白霜。

“這是……挑釁嗎!”有人驚呼出聲。

“哼!”

面對秦陽的劍尖,白霜冷哼一聲,周身寒氣劇動,凌冽的攻擊而來。

極寒的氣息變化成各種兵器,長槍,大刀,巨錘,甚至變成大冰塊砸來,氣勢兇橫,綿延不絕。

咔嚓,咔嚓!

但無論是怎樣的攻擊,盡皆都被秦陽的劍刃擊碎,他的劍上有一種莫名的韻律,風輕雲淡的破掉白霜任何手段。

是那交換來的劍訣十五式,這是一門武技,那種韻律有着奇特的作用,將簡簡單單的劍招,變得擁有奇效。

“劍仙就是劍仙,這也太強大了!”直播間議論紛紛。

“恐怖如斯!如果我沒看錯,這是基礎劍招!”有懂行的人開口。

“白霜可是覺醒者前二十,居然絲毫傷不到對方!”

周圍觀看的散修,也是盡皆驚異連連,簡直難以置信。 “噗嗤~”

白霜雙眼大睜,有些不可置信。對方居然突破了他的攻擊,並且在他胸前,劃出一道劍痕!

他瞬間後退,冰霜浮現在他胸膛,止住流血的傷口。

許曼紫盯着這邊,心中不斷驚歎。對方真的是個古武者,全程一杆劍,斬碎一切!

“對方實力很強,去接應白霜,切記不要再起衝突!”樊旗開口,他眉頭緊鎖,顯然是在想着什麼。

有手下快速出來,要去接應白霜。

“啊!”

這時候,慘叫傳來。

衆人看到,秦陽身形閃動,劍刃劃出優美的弧度,兩道白光一閃,竟然是直接砍斷了白霜的兩條手臂!

白霜慘叫着,被秦陽踩在腳下。

衆散修驚呆,這是哪來的大神,從未見過這一號人物啊!


小發的直播間也爆炸,所有人都在議論。

“每一劍都很隨意,而且都是基礎劍招,就這麼擊敗了百強榜前二十的白霜!”

“劍仙牛逼,敢問劍仙還缺徒弟嗎?”

“你們快看,那是在做什麼?”

有人驚呼,衆人尋聲看去,盡皆驚呼,震撼不已。

秦陽將白霜踩在腳下,只要一用力,對方就會散發寒氣,給周圍環境降溫。

堂堂的覺醒者排行榜前二十的高手,居然成了一個降溫專用!

而這一幕被直播出去以後,有超過百萬人看到,一個恐怖的冰系覺醒者,淪落爲降溫機器!

樊旗勢力的人都看傻了,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敢如此侮辱他們樊家的人?真當樊家是吃素的?

兩名過來接應白霜的樊家人,也呆呆站住,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人太過分了!”許曼紫開口,她從一見到秦陽的時候就有種討厭感,彷彿這人和她有仇一般!

她眼中閃過冷光,十分不滿,白霜再怎麼說也是他們的人,對方居然不給他們樊家絲毫面子!

但她是個明白人,看向身邊的樊旗,因爲只有樊旗,才能決定下一步該如何做!

“這位兄弟,咱們之前有見過面的。”

衆多嘈雜中,樊旗率先開口了,他往前一站,對着秦陽道:

www⊕тTk án⊕¢○

“是我管教手下不力,還請高擡貴手,放他一馬。”

秦陽冷笑,心知肚明,沒有樊旗的指令,白霜怎麼可能動手?

衆多散修看過來,想要看看接下里,秦陽會如何迴應樊旗。

下一刻,四大天神之一的御空神王凌空而起,冰冷的眸子看過來。顯然,是在維護樊旗的面子。

樊旗的話,就是命令,哪怕再客氣,也還是命令。

秦陽微微思考,現在就和樊旗對上明顯不利於接下來的行動,會成爲衆矢之的。

隨即,他腳下一出力,將白霜直接踢起,一腳踢飛。

白霜雙臂噴着血,劃過一道劃線,在樊旗勢力附近,重重的摔在地上,渾身骨骼盡碎,差一步就是身亡的下場。

他咳血,虛弱無比,實在想不到,自己居然會敗的如此慘。

“實在是太囂張了,完全不給我們面子。”許曼紫臉色不妙,有些動怒,想要吸引樊旗注意,然後擊殺秦陽。

不料,樊旗眉頭緊鎖,顯然在思考別的東西。

許久,他道:“小看天下人了,我們嚴重低估了散修的實力,這個帶面罩的能有如此實力,散修中不乏還有。”

“若是戰鬥起來,御空被牽扯住,咱們的人不一定能擋住衆多散修。散修襲擊到咱們的可能性高達五成!”

接着,他眼中一閃謹慎的光芒,下令道:“帶上白霜,退出祕境。”

衆人驚呆,沒想到他會做出這個決定。

但隨即衆人都是聽從他的命令,帶上地上的白霜,開始撤離。

最後,樊旗道:“御空你留下,單你一人在此地如魚得水,可大展身手。機緣,還是爭奪一番的。”

御空神王點頭,留了下來。

很快,屬於樊旗的實力竟然盡數撤退,只留下御空神王一人留在祕境,他浮在空中,冷眼掃視一切。

衆人有些驚慌,樊家主人一走,御空神王將沒有後顧之憂,他無需再保護任何人,完全可以大肆動手!

同時,不少人也盯住了秦陽,這個人大展身手,已經立下了強大的威勢,屬於祕境中不可招惹的存在。


“重大新聞啊,樊家竟然因爲一人而退走,一人之威,竟然如此恐怖。”

“你懂什麼,樊家這叫以退爲進,單留下御空神王一人,沒了顧忌的他,誰能擋住?”

“劍仙和御空神王會交手嗎?他們兩個誰更強?”

直播間在討論,熱火朝天,最後都在討論秦陽和御空神王誰更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