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還要上課,不遲到是乖孩子的行為。

一一一

葉靈發現他的同桌有些熟悉感,這種一上課就趴桌的行為跟某人很像。

「你幹嘛?」劉楓看了一眼葉靈。

朝華賦 「我看窗外。」收回目光,葉靈認真聽課,老師講解一下,他就少花很多腦細胞,畢竟自己想的話,有時要走些彎路呀,這是他這兩天總結的經驗。

老師果然是指路人!

「殷簡,你來回答。」對於目光如此專註聽講的學生,老師語氣都溫柔上一分。

葉靈站起來,按著老師給的提示回答了一遍。

「看到了嗎?認真聽講,怎麼可能不會做題!跟我說不會做的,你們的腦子都用來做什麼的?既然生了腦子,就別用來堆垃圾!」

老師的目光瞟向某些同學,包括他的同桌都被分到幾分。

劉楓無聲的嗤笑,本來半趴還是能看到黑板,現在是完全向去了窗外。

身後也聽到些敢怒不敢言的響聲,連帶看葉靈的目光都帶了幾分怨氣。

葉靈看了一眼老師,彷彿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卻又是帶了真憤怒般,可這樣說,火都燒到他身上了。

果然,一下課,班裡像炸開了鍋!

「欺人太甚!說我們沒腦子,他腦子才被狗吃了呢!」

一人一句,滿室都是義憤填膺的聲音。

葉靈揉揉前額:為什麼當時不跟老師面對面的說?

這樣在課間說再多,老師還是不知道啊。

「對呀,太不尊重我們了!要告到辦公室去!」

葉靈看向說話的女生,斂了斂眸。

楊玲玲看大家一下靜下來,關注點都在她身上,眼角有些掩不住的得意:「我們也是人啊,看看他說的是什麼話?說我們腦子裝的是垃圾,那不就是在罵我們是垃圾嗎?對吧?我們成績是差,可是我們就能隨便被人罵嗎?況且他是一個老師,這樣罵人還有師德嗎?!」

「對,就是,一點不尊重我們!差生怎麼了,差生不是人嗎?!」

「就是!去,跟校長說去!這樣的老師就該開除!」

「做老師還說出這樣的話,叫我們怎麼能學好,看不起我們差生!總有一天他會後悔的!」

帝非良人 「……」

越說越激烈,但始終沒人走出課室。

葉靈以為,會有一場義正言詞的爭辯或者討伐發生。

「鈴鈴鈴」

上課鈴響了,葉靈看著剛才還激憤昂昂的一群人,都在自己的位置坐下,雖然有的還跟同桌嘀咕兩句,但聲量小得有些模糊。

最快坐好的,好像是楊玲玲?

葉靈歪歪頭,想到一個成語,好像是叫虎頭鼠尾?

不過也好,他這隻被殃及的魚總算沒被擱淺。 ……

狡黠的月光灑在大地上面,所有的建築上面都蒙上一層潔白,看上去非常漂亮。

不過在藍氏城外,此時是黃沙一片,幾輛車子飛馳而過,瞬間激蕩起來了無數黃沙。

「頭,他們好像發現我們了!」後面的車子上面,一名開著車子的司機對後面的領頭道。

領頭的男子穿著黑西服白襯衫,輕輕一睜眼,眼神當中閃過一抹厲色,男子叫亞當斯,是埋藏在大月氏這裡重要的眼線,今天接到了任務,來試探一下林氏財團過來的這個林逸,看看這林逸有什麼手段。

亞當斯很不屑,他已經和林逸打過照面了,感覺這個男人並不像想象的那麼厲害,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索性今天就解決了他,萬事大吉。

當然了,亞當斯是新培訓出來的特工,他沒有聽說過林逸的事情,如果聽說過了,可能就想得沒有這麼簡單了。

「嗤——」

伴隨著刺耳的聲音,敞篷跑車瞬間橫在了路中央,緊接著林逸和劉帥帥兩個都從車子上面跳了出來。

劉帥帥的嘴角掛著一絲冷笑,拿起手槍,對著前面車子就擊發了子彈。

「砰」的一聲,子彈穿過了汽車玻璃,正好打在了領頭司機的腦袋上面,眉心上面有了一個烏黑的窟窿,正不斷的流著紅白相間的液體。

「咯吱——」

因為司機的死亡,車子失去了控制,扭扭歪歪的走了幾十米,然後橫在了路中間。

後面的兩輛車子就撞了上去,「砰」的一聲,驚天動地,黃沙飛揚。

亞當斯也是一愣,立刻帶著手下從車子上面跑了下來:「打死他們!」

十幾名黑衣人全部都掏出了手槍,對著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開槍,槍聲大作,子彈打在了敞篷跑車上面,留下了很多彈痕,劉帥帥的嘴角抽動了一下,這可是最新的跑車,好幾百萬呢,今天恐怕就要變成廢鐵了。

躲在車子後面的林逸,抬手對著對面的車子就是一槍,這一槍穩穩噹噹的打在了車子的郵箱上面。

「砰」的一聲巨響,油箱發生了爆炸,火光衝天,四周一下子恍如白晝,烏黑的煙滾滾而起,場面看上去別提多壯觀了。

伴隨著爆炸,車子後面躲著的幾個人全部都慘叫了起來,胳膊腿亂飛,這爆炸威力可是不小,亞當斯伴隨著聲響,被氣浪吹得翻了好幾個跟斗,臉砸到了地面,忍不住大叫了一聲,還好這裡是黃沙,要不然可就破了相了。

亞當斯剛剛抬起腦袋來,準備尋找自己的手槍,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把手槍頂在了他的腦袋上面,不是別人,正是林逸。

林逸的嘴角掛著笑容:「如實交代,你是什麼人!」

亞當斯輕哼一聲:「你殺了我吧,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砰砰砰——」

伴隨著槍聲,亞當斯帶來的那些手槍全部都被幹掉了,劉帥帥耍酷一般吹著槍口上面的青煙,冷笑道:「我勸你還是如實交代,不然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

亞當斯愣了一下,一時之間有些不相信了起來,他帶來的這些人可全部都是精英當中的精英,在國內經過了無數苛刻的訓練,也執行過幾次行動,特別順利,甚至以少敵多都不落下風,可是今天,對面才兩個人,他居然栽了,手下人死了一個殆盡,現在就剩下他一個人了。

亞當斯有些不相信,不可思議道:「你們……你們是什麼人?」

劉帥帥冷哼一聲道:「刀鋒雇傭軍首領刀鋒,我是毒王!」

「什麼?」亞當斯瞪大了眼睛:「你們……你們是刀鋒雇傭軍團的人?這……這……」

亞當斯有些不可置信了起來,他不知道林逸就是刀鋒雇傭軍的首領,一時之間,身體顫抖了起來,當然了,最可怕的還不是刀鋒,是毒王,在中東這一片名聲響亮,最善用毒,各種稀奇古怪的毒藥層出不窮,堪稱刑訊之王。

「我說,我全部都說!」亞當斯倒吸一口冷氣。

「那就快說吧,別逼我動手!」劉帥帥輕哼一聲道。

「好……我說……我說……」突然,亞當斯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抹厲色:「想知道,見鬼去吧!」

亞當斯的話音剛落,林逸的手槍就已經塞進了亞當斯的嘴巴當中,一把捏住了亞當斯的脖頸,伸出手來,拔掉了亞當斯最裡面的毒牙。

劉帥帥接過了毒牙,愣了一下:「蓖麻毒素。」

亞當斯的臉色鐵青了下來,沒想到想要自殺都不成,這倆人果然不愧是橫行地下世界的二人組。

「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說還是不說?」林逸冷冷道,他已經生氣了。

「我們對美國大使館負責……」亞當斯趕忙道:「我們這一次的任務是殺掉你們兩個,破壞林氏財團和大月氏的合作……」

「嗯?」林逸笑了,笑得很開心:「就憑你們這些貨色就想要殺我,我想美國人沒有那麼笨吧!」

「沒錯,我們的任務是監視和試探你們,可是……可是我自作主張,要幹掉你們,所以……所以……」

亞當斯現在別提多後悔了,難怪總部會給這麼一個任務,這群人根本不是不堪一擊的小人物,而是特別恐怖的危險分子呀!

林逸抽出了手槍,塞進了腰間,一把抓住了亞當斯的領子,冷冷道:「看在你還算老實的份上,馬上回去,告訴你們這邊的負責人,不要再來挑釁我的底線,不然我不介意再去白宮走上一遭,和你們的黑人總統巴斯好好的談一談人生!」

「是……是……」亞當斯一愣,本以為會給個痛快,可是沒想到還撿回了一條性命,慌不迭忙道:「我一定會如實轉達林先生的話,多謝林先生……」

亞當斯趕忙逃跑著要離開,不時的回頭看上一眼,可是因為黃沙太過疏鬆,一不小心又跌了一跤,趕忙爬起身子來,踉踉蹌蹌的離開。

望著亞當斯遠去的背影,劉帥帥冷哼了一聲:「哥,改天我們弄幾噸TNT,去把白宮給炸了吧,這群美國佬,居然敢打我們的主意,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林逸的表情很精彩,一時之間有些無語。

「行了,你當白宮是什麼?你家後院?」林逸沒好氣道:「上次炸了美洪門,我就已經惹下了麻煩,現在只要踏入美國本土,恐怕就會被盯上,還有,你以為現在的白宮還是那時候的白宮嗎?」

劉帥帥撓了撓頭:「哥,我們又不是沒有闖過,一個小小的美國,你又何必怕他們呢!」

林逸嘆了一口氣,頗為無奈道:「如果我是孤身一人,我才不會怕那些美國佬,可是我不但有你們這些兄弟,還有我的女人,我不想連累他們。」

劉帥帥輕輕的點了點頭,林哥這人就是太注重感情了,這點很不好,有時候會影響他的判斷,不過如果不是林逸注重感情,劉帥帥也不會和林逸關係這麼好。

「回去吧,」林逸擺了擺手:「記住,什麼話都不要說,一旦漏了陷,小心我踹你!」

「放心吧,林哥,我肯定知道,」劉帥帥嘿嘿一笑:「我跟了你這麼長時間了,做事情還是有分寸的,林哥,你說呢?」

林逸瞪了劉帥帥一眼,倆人轉身坐在了一旁的敞篷跑車上面,伴隨著劉帥帥一腳轟油門,瞬間車子飛了出去,直奔藍氏酒店而去,走的很瀟洒,留下了幾輛報廢的汽車和十幾具屍體。

…… 葉靈按部就班的熟悉著學習-遊戲的生活。

因為他在學校的良好記錄,基本不會有同學在周末找他出去玩,所以他的周未都是一個人在家學習(遊戲)的時間。

父母要上班,在葉靈的勸說下,母親終於不回來做飯,免得奔波。

葉靈帶了點錢,向記憶中的菜市場出發。

走進市場,感受到許多阿姨叔嬸的目光,葉靈看看自己,白白凈凈的樣子似乎是比較突出了一點。

面對賣菜阿姨的笑臉,他只好不停的回以微笑。然後,阿姨笑得更熱情了!

葉靈有點招架不住,支吾的離開。

本來打算先打聽價格的,可是那些攤主,她才開口,就已經拿好袋子兩眼灼灼的問他買多少,似乎買少了都對不起人家的期待……更別說不買!

最後,他跟在一些中年婦女後面,聽她們商量價格,覺得可以,他就上前跟著買一點!避免好多尷尬,簡直為自己的機智點贊!

葉靈如願以償的自己做了第一頓飯。

雖然有原主的經驗,還是研究了大半天的時間才敢動手。

結果……還是可以入口的。畢竟她已經習慣了填飽肚子就好。

吃飽喝足,葉靈逛了一下遊戲,然後被邀請去打BOSS。

葉靈沒怎麼猶豫,畢竟是NI若成風的邀請。

「今天這個BOSS有點難搞。」Ni若成風一見他就直接分析情況。

葉靈點點頭,看向其他幾人,他知道這是幾個固定的隊友,原主經常和他們組隊,都是比較熟悉的人。

打過招呼后,葉靈回憶原主與他們的相處方式,似乎是,他拿主意的多?

葉靈下意識看向NI若成風,遊戲里的人物沒有少年的稚氣,而是身影修長健壯的男生,穿著絢麗的衣服,因某些設計而流光溢彩,配上變聲期過後的男音,倒是使這個Ni若成風看起來俊秀華美。

葉靈暗暗查看了他們的等級,都是相差一兩級而已。

為什麼會聽他的?

「劍剎,殺完這個BOSS,我們打算去蠻夷之地看看,你去不去?」

「嗯?看時間吧。」打BOSS也要花一段時間了。

「今天周末,你不是都在線的嗎?」NI若成風略帶疑惑。

「聽說今天蠻夷之地爆高級技能書,去碰碰運氣,就算用不著,轉手也不錯。」一隊友搭話。

轉手是可以賣掉的意思嗎?

「高級技能書價位多少?」葉靈眨眨眼,這個有興趣!

「看你爆什麼,運氣好的話,幾百上千都有的。」隊友看了他一眼,對他眼裡的亮光有些不解,刷怪不是劍剎討厭的么?不然他等級那裡不上去?

「幾百上千?」錢幣嗎?

剛好旁邊另一隊友解了他的惑:「幾百上千?開玩笑吧?誰會拿這麼高的價錢買技能書啊?」

「對於富人來說,幾百上千就一頓飯都不止,而且這次聽說是獨一無二的呢,不會重複爆,現在已經爆了幾個職業,但熱門的幾個職業都沒爆出來,所以現在地圖上基本都是人了。誰不想運氣好,頂人家一頭半個月的工資了吶。」

葉靈在一旁重重的點頭,去!一定要去的,不刷BOss就去都沒問題。

當然,BOss是Ni若成風的,「兄弟」還是要的,那就幫完再去吧。 ……

第二天一大早,林逸、林若煙、月霓裳、美姬子、劉帥帥和姜莎莎幾個人就來到了大月氏王宮當中,打量著王宮裡面的設施,林若煙不停的點頭。

踩在紅色的地毯上面,望著四周那金色的裝飾品,除了林逸,眾人俱是在感慨。

大月氏這種君主專制國家,可不像西方那些國家一樣,所以王宮的設施相當豪華,不像英國女王的城堡,想要修繕一下還要通過內閣會議。

進入了王宮之後,也就見到了月凝霜,此時的月凝霜,不似在京城似得那個青春美少女,穿著華美明黃色服飾,頭上還帶著鳳冠,整個人看上去特別高貴。

不過她調皮的沖林逸吐了吐舌頭,然後繼續站直了身體,一副高貴的模樣站在大殿的側面。

月凝霜骨子裡面有那種上層社會的高貴,所以能流露出來那股子氣勢,可不是那些暴發戶可比的,也就是林若煙身上那高貴的氣質能和月凝霜有上一拼。

進入之後,一群人就站在了大殿當中,也沒有個座位,幾個人只好站在了當場。

倒是林逸,心裡頭那個可氣啊,這麼多人都來了,就等月無瑕一個人,這女人也太排場了一些吧。

一直等了有十幾分鐘,眾人都有些不耐煩的時候,伴隨著兩旁的侍女進入,然後拜娜妮才攙扶著月無瑕走進了大殿當中,月無瑕身著華美的服飾,渾身上下儘是金黃色,據林逸所知,這一套衣服是用千年蠶絲和金絲,由法國香舍麗舍大街手工製作的大師奧古斯都老爺子設計的,單單是這一套衣服,價值都在數百萬美元。

而從進入大殿開始,月無瑕的眼睛就緊緊的盯在林逸的身上,粉拳緊握,一股無明業火在胸中燃燒,如果不是因為顧忌到這一次的投資對鞏固她的王位很重要,她真的會下令殺了林逸。

深吸幾口氣,平復了一下內心當中的憤怒,這才坐在了一旁的座椅上面。

「貴客遠來,賜座!」月無瑕掛著一絲微笑道。

不得不讓人感慨,月無瑕雖然看到眼前這個男人生氣,可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

很快,座椅就上來了,眾人這才坐下了,不過林若煙等女人,都只坐了半個椅子,畢竟對面是大月氏王國的女王,她們要適當的保持一些謙虛,可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就不一樣了,直接靠在了椅子上面。

「林小姐遠道而來,因為國事繁忙,不能親自前去迎接,不知道林小姐住的可還習慣嗎?」月無瑕問道。

「大月氏王國的安排非常周到,我們很滿意!」林若煙趕忙道。

月無瑕這才點了點頭,瞥了一眼一旁的拜娜妮,沉聲道:「林小姐,我已經全權委託拜娜妮小姐代替我們大月氏王國和林小姐商談關於合作的事情,所以以後合作的事情,林小姐盡可以找拜娜妮小姐。」

拜娜妮望了一眼林若煙,微微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林若煙也立刻回禮,兩個女人算是點頭一交,以後可就要各為其主,商討利益了。

又在一起交談了一會兒,然後月無瑕安排眾人在王宮當中用餐,餐食雖然有些中東這邊特色的水果沙拉,烤肉,但還和國際接軌,有了一些西方特色的餐食。

倒是林若煙,心思並沒有在用餐上面,不時的和拜娜妮兩個人交談著什麼,雙方互相試探著對方的底線,林逸在林若煙的身邊聽了一會兒,不由得覺得有些煩悶,對這種生意上面的事情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看到了一旁的月凝霜,嘴角掛上了微笑,悄悄的走到了月凝霜的面前。

月凝霜一看到林逸來了,俏臉之上忍不住浮現了一抹羞紅,瞥了林逸一眼:「我母后在這裡,你千萬不要胡來!」

「我知道,我就是再笨,也不會當著你母后的面。」林逸笑了笑道。

月凝霜則是不再和林逸說什麼了,她知道,母后不喜歡她和林逸在一起,雖然心裡頭一直想要和林逸在一起,但月凝霜還不敢當著月無瑕的面放肆,那簡直就是找死。

一旁的月無瑕端起酒杯來,和眾人喝了一杯,然後轉身來到了月凝霜這裡,望著這個男人,咬牙切齒道:「林逸,我沒想到你還敢來!」

第一句話就火藥味十足,林逸攤了攤手:「女王陛下,我這一次可是來給你們送錢來的,你總不會把我趕出去吧?」

月無瑕輕哼一聲,冷冷道:「看在這些錢的份上,我也就不和你計較了,但我警告你,以後不要再糾纏凝霜了,不然我不介意再和幾年前一樣,派遣軍隊,跨境剿滅你!」

月無瑕這話說的很霸氣,可在林逸的耳中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上一次月無瑕派遣軍隊跨境要剿滅刀鋒雇傭軍團,得罪了周邊的國家,引起了很大的外交爭議,月無瑕絕對不敢再派遣跨境軍隊了,要不然就不是現在這樣在嘴裡說說而已,而是會直接動手了。

「你不讓凝霜和我在一起,這個我能清楚,也理解你,可是你要把凝霜嫁給比拉王子那個混蛋,我想問一問,凝霜是不是你親生女兒?」林逸冷哼一聲道,語氣咄咄逼人,絲毫不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