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敖臻準備以三千道碑為引,讓大劫變得更加激烈。畢竟,先天至寶何等珍貴,混元至尊都要為之瘋狂,更不用說那些先天神皇和凶獸皇者了。

煽風點火,這種事總是無師自通。敖臻隨手一指,道碑頓時破空而出,懸浮在始源神山上空,惶惶天威充斥虛空,無形的威壓震懾四方,如同無上至尊屹立。

「先天至寶!」

真龍皇長嘯一聲,巨大的龍爪朝著道碑抓去。還沒等龍爪接近,便被無數大神通打成碎片。道碑的出現,徹底打破了平衡,什麼盟友也比不上先天至寶的誘惑,一場前所未有的混戰頓時打響。

饕餮憑藉著天賦神通,直接將道碑吞入體內,還沒等他離開,立刻就被眾神共同攻擊,凶獸之體被打成齏粉,連一點血液也沒有留存,死的乾乾淨淨。

始源神山深處,瞧見這般變化,敖臻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幸虧沒有帶著道碑逃跑,否則,這方天地絕對沒有他的立足之地。哪怕敖臻在自信,也沒有對抗這些強者的把握。

三千道碑的出現,將這場大劫推到巔峰。圍繞著道碑的爭奪,無數大能喋血虛空,隕落當場。在無盡煞氣的迷惑之下,內心的慾望擴大了無數倍,慘烈程度可想而知。

短短數月時間,道碑幾度易手,僥倖得到道碑之徒,全部慘死當場。可這並沒有嚇退眾人,反而讓大戰變得更加激烈。不時,有大能強者被道碑吸引,參與到混戰之中。

而敖臻卻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面收屍,偶爾還能得到一兩件先天靈寶的意外收穫。甚至有些遭遇重創的大能,敖臻還會好心的送其一程。

當然,作為回報,對方的屍體和隨身寶物便是其報酬。這樣的好心之舉,讓敖臻收穫頗豐。

始源道界何其之大,聰明人同樣不在少數。敖臻就曾經遇到過一位撿屍的同行,並且得到對方的熱情招待,差點隕落當場。

不過,最終還是敖臻技高一籌,成功將其擊殺,得到了其億萬年的收藏。這些收藏之多,讓敖臻倒吸一口涼氣,心中震驚到無以復加。

此時,敖臻已經身受重創,為了避免出現意外,他決定在乾元界中暫避鋒芒。同時,也準備將此番收穫轉化成底蘊,讓自身的實力更近一步。

只見,三千道碑突然綻放無量神光,劃破虛空,融入敖臻體內。緊接著,敖臻的身影便消失在天地間,只餘下一顆龍珠,隱藏著始源神山的祖龍脈之中。

道碑消失之後,真龍皇等殘餘的先天神皇瞬間眼神恢復清明,看著殘破的天地,死傷慘重的族人,還有逐漸消散的先天靈氣,面色盡皆無比難看。對視一眼之後,便帶著各自的族人離去,開始修養生息。

始源道界的第一次量劫至此落下帷幕!【月沙島地區,森林中】

泡沫虹拎著棍棒來到【月亮河畔】身旁時,那女孩正半跪在地上喘著粗氣,胳膊和側腹部都有傷口在滲血。

顯然,連跑的力氣也沒了。

但是,強烈的求生欲依然充斥在她心裡。

當一身黑衣的林墨墨被替換走時,她第一眼就覺得希望大了些。

新來的這

《全球攻防:開局隨機S級》第一百三十二章孤獨的流浪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169章

沒一陣,蘇有容好奇道:「三喜啊,你怎麼還會醫術了,還這麼厲害啊!」

宋三喜早有準備。

「其實,我腦子好使,智商相當高。高中輟學以後,我去省城跑了幾年嘛,其實一直在學醫啊。中醫西醫,都很簡單,只要腦子好使。只是特殊的原因,沒法展示能力而已。」

蘇有容有點不信,「你腦子好使嗎?那些年,怎麼濫賭成性?輸的跟個傻子一樣!」

她,想想還是有些怨氣。

宋三喜搖搖頭,「人,都有迷失的時候。現在,我醒悟了,不會再糊塗了。」

蘇有容被堵上了嘴,無話可說。

回到家,她先進了趟衛生間。

出來時,宋三喜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是真睡著了。

這一晚上,折騰的也夠累。

連衣服褲子也沒脫,毯子也沒蓋。

蘇有容苦澀一笑。

人家想讓他睡床上呢,這倒好,睡死死的。

於是,悄悄替他蓋上毯子,然後回卧室去。

第二天早上,生物鐘雷打不動,叫醒了宋三喜。

起床收拾,快速洗個澡。

出門,跑步。

李蕊陽倒打了個電話,說出差了,不跑步了。

等宋三喜跑完步,接到了杜海平的電話。

這哥們兒,興奮仍在,雞血不止。

「哈哈!三喜兄弟,起床了吧?今天早上,別過來做早餐了,我做。你,七點半,和有容過來吃早飯就行啦!雖然沒你做的好,但,我的心意嘛,呵呵……」

「今天中午,我作東啊,咱們兩家人,出去搓一頓。咱兩兄弟,好好喝個酒!」

「三喜兄弟,我的好兄弟,謝謝你啊!真是個神醫了你!沒想到,我杜海平,已經有孩子了,哈哈!」

杜海平一通噼里啪啦的,宋三喜連嘴都插不上。

最後,杜海平還一陣得瑟大笑。

哪知道,宋三喜一臉的無語。

暗感,這個傢伙,倒也是可憐人了。

電話結束后,宋三喜狂跑了一陣,直到累透。

回到家,洗過澡,蘇有容才起床。

收拾一番,兩人去蘇有晴家裡吃早飯。

杜海平的廚藝,比起宋三喜來,的確差遠了。

煎個蛋,能煎糊了。

甜甜都說:「大姨父,你這做的是飯嗎?比幼兒園的豬食還難吃呀!還是我耙耙做的好吃……」

杜海平有點不好意思,但也不生氣,「呵呵,甜甜,大姨父以後做你爸爸的小徒弟,跟他學做飯,好不好?」

「好!我代表耙耙,收你這個小徒弟啦……還不快給師傅磕頭謝恩?嘻嘻……」

一家人,笑開了。

蘇有容還是有點冷臉,教育道:「甜甜,不能沒大沒小的啊!大姨父,是你的長輩!」

甜甜嘟著小嘴,點點頭,「哦,麻麻,我知道啦……」

對孩子的教育,蘇有容還是很上心的。

不想自己的女兒,做嬌蠻小公主,沒禮貌沒教養。

正吃著,甜甜發現了什麼。

「噫?大姨父,甜甜怎麼看你今天特別開心呀?你和大姨,眉來眼去的,不會是有什麼好事情么?」 見楚塵突然間沉默了下來,南宮筠看了他一眼,當即是說道,「我這次出來,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我是代表你九位師傅,來跟你道個別。」

聞言,楚塵心頭一震,看着南宮筠。

南宮筠面容抹過了笑,「一個月後,九玄門將會封山,我們有事要處理,可能需要的時間很長,這段時間裏,你可得小心一點,有什麼事,師傅們可來不及回來幫你。」

「你們要去哪裏?」楚塵忍不住問。

南宮筠站了起來,「別問那麼多,好好準備兩天後的比試。」南宮筠的話語一落,身輕如燕,飄然而去,「塵塵,加油哦。」

楚塵佇立着不動,看着南宮筠消失的背影。

這天底下,還有需要九位師傅一起去處理的事情嗎?

楚塵想像不到。

而且,九玄門屆時都會封山,這究竟意味着什麼。

楚塵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安,隨即卻又搖頭,九位師傅聯手,天下間找不出一個敵手,怎麼會有事。

梅花樁上,楚塵打起了逍遙遊掌法。

步伐逍遙,身影如風。

漸漸地,進入了一個極佳的練功狀態。

「這就是他的天賦。」遠處,白衣飄飄,南宮筠注視着梅花樁上舞動的身影,欣慰地一笑。

一夜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楚塵陪同宋顏前往金灘大廈。

去的路上,楚塵查看了一下郵箱,偵查三組,都沒有任何動靜。

天機派曾與九玄門相爭,這意味着,天機派的實力不容小覷,即便是沒落了,天機派系的傳人實力也絕對強大。

楚塵又想到了皇甫元景的提醒,猶豫了一下,給三大偵查小組群發了一個郵件。

江映桃也在前往尋找線索的路上,司徒靜開車。

感受到手機震動了一下,江映桃打開手機,瞳孔輕微地一縮,「天網殿的前輩給我發了個郵件。」

發件人的名字……釣者。

司徒靜將車子停在了路邊,扭頭說道,「該不會是釣者前輩已經查到了天機玄圖的下落了吧?」

如果任務終止的話,她們確實會收到郵件通知。

「或許是其他兩組找出來了。」江映桃內心輕嘆,她確實想好好表現一下,然而,七條線索,昨天她和司徒靜奔走了四條,最終都沒有任何收穫,「我們終究慢了一步……啊!」江映桃突然間驚呼了出聲。

司徒靜嚇一大跳,「桃姐,怎麼了?」

江映桃將手機遞給司徒靜,司徒靜看了一眼,頓時有種涼氣瀰漫全身的感覺。

郵件的內容只有四個字……注意安全。

若是尋常時候看見這幾個字倒也沒什麼,可她們正在查涉及到滅門慘案的天機玄圖案,而發這個郵件的人,更是強大的天網殿前輩,就連天網殿前輩都察覺到了危險,並且通知了她們,可見,她們極有可能面臨的危險系數有多高。

司徒靜的嘴唇蠕動了一下,半晌,回過神來,「桃姐,我們要不要將他們幾個召喚回來,一起行動。」

偵查九組,並不僅有江映桃和司徒靜兩人。

不過,其餘那幾人暫時均有其餘的任務在身。

江映桃鎮定了下來,緩緩地說道,「『釣者』前輩只是提醒一下我們,我們小心行事就是,也不用太過驚慌,別忘了自己的身份,我們可是特戰局的人,什麼危險的局面沒有經歷過。」

司徒靜點點頭。

她倒不是懼怕危險,只是被『釣者』前輩突然間來的一句的『注意安全』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