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個身穿黑衣的男人,帶著各色各樣的口罩,每人袖口裡都藏著一把匕首,似乎是經過專業訓練的,走起路來看似散亂無章的聚在一起,卻又正好能夠前後兼顧~

「注意,目標就在樓里,這是他的照片!」

領頭一人目光陰冷,一邊走,一邊不時掃視周圍,從胸口處掏出一張照片,遞給身後的兄弟們

一人接過照片一看,點頭,然後再遞給下一個人,如此周而復始,所有人都看過之後,照片又回到了領頭之人的手裡,再塞回自己的胸口裡,冷冷的提醒:

「目標周圍可能會有高手守衛,注意小心點,一旦失手,立刻撤退!」

「是!」

身後的兄弟們點點頭

二十三個人來到酒店門口,準備分批進去時,卻發現賈峰走了出來,當下領頭之人臉色微變,連忙低聲:

「計劃有變,目標出來了!散開!」

「你們就是派來的人吧?」

賈峰遠遠地早就看到了他們,冷笑一聲,走上前來

看到賈峰就這麼走了過來,領頭之人有點緊張,連忙警惕地後退兩步,聽上峰的意思,這個目標也是很強的,而且還是天征勇武榜的第一,本身實力已經遠超常人了

「別怕!」

見狀,賈峰卻是不以為然,掃視了一下這二十多個人,面帶微笑:「你們這點實力,是打不過我的!」

領頭之人看著賈峰,也是冷笑一聲,不說話。顯然是不服氣

「不服氣我這句話?」

賈峰微微挑眉,淡笑一聲:

「那你可以來試試!你們二十多個人,如果有一個人能碰到我,我就自縛雙手雙腳,任你們處置!」

「哼!」

領頭之人冷哼一聲,眉頭緊皺,自己還真不相信沒有經過軍事化管理和訓練的賈峰能有多強,難道比二十多個經過魔鬼訓練的士兵都要強?

即便他是勇武榜的榜首,也不能就這樣讓人不戰而怯!

眼睛微眯,一絲絲殺意滲透而出,看向賈峰

一般人沒有殺人的經歷,往往被人身上攜帶的殺氣一盯,就會感到雙手雙腳難以操控,自己的身體也彷彿不受控制一樣,領頭之人經常這樣輕易地就能完成上峰派給自己的刺殺行動,可是這次,他發現自己低估了自己的目標

賈峰感受到迎面而來的殺氣,卻是淡然一笑,那股殺意盯著自己,自己體內隱藏的更兇猛的殺氣像是遭受到了挑釁,迅速的破體而出,寒意凌厲真奔向那人而去

「喝!」

領頭之人感覺到自己的殺氣對賈峰完全不起作用時,就暗叫不妙,果然,一股更可怕的殺意從賈峰體內湧來,實在沒想到這個年輕人體內的殺氣比自己還要濃厚,不由得連忙一喝,清神,保證自己不受那股殺意的干擾

第一輪交鋒,自己敗了!

「殺!」

果斷,兇狠,快速反應是自己等人每天的訓練成果,當下面色一變,順勢就掏出自己袖口裡面藏著的匕首,捅向賈峰!

這一刀十分利落乾脆,自己不信他能夠躲開!

可惜,又一次失望了!

「噌!」

那匕首就要刺入賈峰胸口上時,賈峰似緩實疾的一個側身,就輕易的躲開了那一刀!

其他兄弟看到領頭之人突襲失敗后,也隨即展開行動,陣型迅速開始變換,領頭之人往後退一步,立刻有人上來補位,捅向賈峰一刀!

每個人的行跡都開始難以捉摸

賈峰再次躲開一擊,對方的攻勢卻是連綿不絕般層出不窮,二十幾個人似乎有章法一樣,不給自己喘息機會,一刀比一刀更快,明明都是面前捅來的匕首,卻像是四面八方一起刺出的刀刃,當下也不敢輕易走動,只能憑藉自己過人的反應力來躲閃他們的攻擊

「嗖嗖嗖!」

如同劍雨般的匕首,攜雜著凌厲的破空之聲不斷傳來,刀刀寒芒驚人魂魄

賈峰連連後退,不斷躲閃

周圍的路人們見到這一幕卻好像是視若無睹般,從周圍走過去,又恰好避開了賈峰等人打鬥的範圍,如果從路人的眼光看,這片打鬥的區域,竟然是一片障礙物,融入環境之中,也沒有什麼詫異感,更不會聽到或者看到任何打鬥痕迹

再仔細點觀察,就會發現這片地方的半空中,有著一枚閃閃發光的玻璃球,也正是它,映射出來的跟隨區域內打鬥範圍而不斷變化的視線結界

連續幾次躲閃后,賈峰面色微變,他們的攻擊竟然越來越快了!

這可是現代!

現實世界中,可不是冷兵器時代的形式,像這種詭異的兵形陣法這一套並不多見,甚至可以說是已經絕跡了,更別說像他們這樣如此熟練使用陣型的匕首團隊,簡直是匪夷所思了,現代化戰爭,已經不是陣型可以彌補的了,你就是陣法再快,還是沒有子彈快,所以最多也就是訓練簡單的軍棍,匕首搏殺,擒拿什麼的,像這樣如此熟練又精湛的陣法,簡直…簡直就像預料到會有天征出世的一天,而故意提前訓練的結果一樣!

一邊躲閃他們源源不斷的攻擊,一邊思索,賈峰感覺自己驚出了一身冷汗,如此一來,幕後一定是有預料,也可以說是操控這一切的人,知道天征要被研發成功,也有計劃的培訓冷兵器陣型

那麼那個存在,下一步又有什麼計劃?

深思極恐,賈峰感覺自己接觸的層次可能還是遠遠不夠…之前意外從零,玖,捌三人交談中得知的那個「元尊」,又是誰? 「古海大人,基因商店門外出現了大量的皇家侍衛,他們一直守在門外不遠處,偶爾還有侍衛以購買東西的名義進入商店裡面四處查看,不知道想要幹什麼?」

手下向古海彙報道。

古海淡淡地說道:

「沒事,別的分店也都報告了,門口都出現了皇家侍衛隊的人員,不僅我基因商店,鐵匠鋪,丹藥鋪和裝備鋪也都是同樣情況。」

「需要我們做點什麼什麼嗎?」

「不需要,不用理會他們就是了。」

「是。」

……

古海來到了楊嘯的房間。

「古海大人,現在外面的情況怎樣?」

「不是很好,整個龍城戒嚴,四處搜查,就連我們基因商店門口都有皇家侍衛盯梢,看來,你這次把龍傲天給惹急了。」

「那我是不是無法出去乘坐你們的飛船了?」

「這個沒問題,我會安排好,不過,」

古海看了一眼冰兒,說道:

「比打算帶著這個小女孩一起走嗎?」

「是的,是我害得她失去了唯一的親人,我如果不帶著她走,我良心上會不安的。」

「楊公子真是仁義之人,難怪古博大長老對您青睞有加。」

「這是我應該做的本分,原本我是想給她一個溫暖的家和美好未來,沒曾想到弄巧成拙,被龍傲天的侍衛連老窩給踹了。」

楊嘯想起詹老頭和彩霞,內心很難過,說道:

「古海大人,能否麻煩您一件事?」

「請說,」

「可否派人幫我安葬一下冰兒的爺爺和她彩霞阿姨。」

「已經沒有必要了。」

「為什麼?」

「你昨天走了之後,龍傲天帶著大隊人馬將貧民窟給包圍了,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找到你,一怒之下,一把火把貧民窟給燒了,他們兩人的屍體估計也已經燒毀了無法尋找,唉,可憐了數十萬貧民,無家可歸。」

「嗡!」

楊嘯腦海一震,愣愣地看著古海。

「放火?龍傲天居然放火燒了貧民窟?那可是數十萬貧民啊!」

古海嘆息一聲,

「你以為龍傲天是和你一般的心慈手軟之人?他可是出名的心狠手辣,殘酷暴虐之輩。」

「他這樣做,難道不會引起公憤?」

「公憤?區區數十萬貧民在大龍王朝眼中是沒有任何價值的,命如草芥,沒有人會在意那些貧民的生命,即便是全部被屠殺了,馬上會有更多的貧民來填補他們留下的空缺,這個世界不缺少貧民。」

「大龍帝王呢?難道也縱容他這樣喪心病狂地燒掉數十萬人的貧民窟?」

古海看了楊嘯一眼,

「楊公子,你來自地球,不了解我們巫星的文化,在我們巫星,最崇尚的就是優勝劣汰的叢林法則,強者生存,弱者臣服,

對於大龍帝王來說,如果要讓他從眾多的王子中選擇一個接班人,他會選擇基因進化境界和進化前途最高的那位,

因為只有強大的武力才能確保大龍帝國始終成為巫星的強者,所謂的殘忍有時候只不過是武力的延伸而已,

有哪個一個帝國的成長不是伴隨著腥風血雨、屍積如山?大龍帝國攻打雪豹帝國照樣也是犧牲了數十萬的戰士和上百萬的普通民眾,

數十萬貧民窟的人,又算得了什麼?」

楊嘯聽了,沉默片刻。

地球一夜之間被龍傲天帶著人消滅了幾十億人口,這樣殘忍瘋狂的事情他都做得出來,數十萬貧民窟的人又算的了什麼?

「貧民窟死了多少人?」

「幸運的是,龍傲天手下的一位侍衛大隊長這次發了善心,留給了貧民窟的民眾一個小時的撤離時間,所以這場大夥只是燒毀了房屋和幾十個來不及撤離的人,絕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被燒死。」

楊嘯長吁一口氣,如果這數十萬人被燒死,他會覺得都是自己惹出來的禍,從此要背上一個沉重的心理負擔了。

楊嘯在華夏國從小受的教育都是仁愛善良助人為樂,他實在無法接受如此殘忍的事情。

「不過,這些貧民雖然僥倖逃命,可是卻失去了住所,風餐露宿,困苦無比。」

楊嘯內心一動,說道:

「古海大人,能否幫我一個忙?」

「嗯?」

「這個事情是我引起的,我想出錢幫助貧民修建房屋,讓他們都有房子可以住,行嗎?」

古海內心咯噔一下,看著楊嘯。

在巫星沒有所謂的慈善機構,很少有人大規模做善事,優勝劣汰的法則滲透到了每個人的血液之中。

只有家族內部出於某種目的才會相互幫助。

像楊嘯這樣提出來要幫助數十萬貧民的想法,簡直不可思議。

「楊公子,你的意思?」

古海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我的意思幫助被燒掉的貧民窟原地修建房屋,供所有人免費居住,不知道是否可行?」

「楊公子真是仁慈之人,古某欽佩得很,不過,修建供數十萬人貧民居住的房子,需要的資金可不少呢。」

「大概需要多少?」

「應該在十億晶幣左右。」

古海認為,楊嘯可能沒有想好,一時激動就說出了幫助所有人修房子的想法,十億晶幣對於任何人來說都不是一筆小數。

楊嘯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黑晶卡,

「只要古海大人可以幫助我完成這件事,這筆錢我來出,我現在就可以轉賬十億晶幣給您,只是後期的事情,還需要古海大人多費心了。」

古海看著楊嘯遞過來的黑晶卡:「……」

MMP啊,這小子是不是太有錢了?十億晶幣眼睛眨都不眨的?

古海愣了一下,說道:

「楊公子,您真的決定要花錢修這個貧民窟?其實這不關你的事情,您可以不管的。」

「數十萬條人命,我怎麼可以不管?」

「好,就沖楊公子的俠肝義膽,仁慈似海,這個忙我幫定了。」

古海有些激動,他活了一百多歲,第一見到有人有如此大的善舉,他見過了太多為了爭奪幾千萬,幾億晶幣而生死相搏的奸詐之徒。

即便是大龍帝王也很少行善,在他們的眼中,一切都是利己主義,對自己有利的人才,他們可以不惜代價去收買籠絡,

可是,對於那些貧民窟的窮人,在他們眼中和一顆塵埃沒有什麼區別,他們從來不會在意他們的死活,更不可能關心他們的生活。

像楊嘯這樣的善舉,讓古海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正能量,讓人熱血沸騰,激動不已。

楊嘯又說道:

「其實,還可以在貧民窟修建一座小學,只有讓他們的後代接受教育,這些窮人才能慢慢改變命運,否則,一代代永遠窮下去,幾代人都翻不了身。」

古海點點頭。

在巫星,階層的固化相比楊嘯所在的地球要嚴重得多。

基因進化需要海量的資源,窮人沒有晶幣提升進化等級,沒有錢購買裝備兵器,只能從事一些最底層的勞動,為權貴階層服務。

即便是那些有天賦的人,也同樣會被埋沒,極少有人能夠幸運地突破階級的屏障,從貧民進入到權貴階級。

楊嘯在紫源星遇到的戴維站長、秦陸、黃米等人,他們這些家族都是通過開礦獲得財富,不斷培養家族子弟,穩固家族地位。

即便像他們這樣的家族,在基因進化的浪潮中也同樣是如履薄冰,絲毫不敢大意。

楊嘯建立一所修鍊學校,可以幫助這些貧民的孩子開發一下基因進化的空間,幫助他們成長,給予他們最基礎的本領,

他們可以憑藉這個本領去野外獵殺怪獸,慢慢提升自己的基因進化,即便不能突破到很高的等級,但是肯定比現在要好很多。

他們有了最基礎的戰力,加上勤奮努力,以及運氣,便可以逐步改善生活,改變命運。

「我再出十億晶幣,作為培訓學校的基金,幫助窮苦孩子們打個基礎,那些基因進化能力優秀的孩子,可以適當的多給一些資源,加快他們的基因進化,

古海大人,您看可行嗎?」

「楊公子,你的想法真的太偉大了,您的胸懷真令我慚愧啊!」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

賈峰想要破開此陣,可眼前的這個陣法確是如此精妙,不斷變化,自己剛要琢磨出來破陣之處,又立刻被一人補位而上,根本就是一個無懈可擊的陣型!

顧不上擦去額頭的汗水,二十多人的體力終究是比得上自己一人的,如果……如果自己的長槍在手就好了,憑藉自己的槍法還是有反擊之力的!

「嗖!」

又是一刀破風聲響起,這個匕首似乎比其他人的速度要慢一點,說明有人開始累了!可惜都帶著口罩,統一樣式的衣著打扮,讓自己也分辨不出是哪個人

不等自己多想,又是一道匕首刺來!

連續高強度的反應躲閃,也無法抽空去攻擊他們

事實上若是自己出手攻擊,二十多人,哪個是陣眼,自己也看不出來的,一旦一發不中,自己可能就會被其他人迅速斃命,這才是現在最棘手的問題,空有一身過人的蠻力,卻不知該如何施展

「要碰到了哦!」

不知是誰說了一句,賈峰猛地一驚

「刺啦!」

卻是因此一個不注意,被一道貌似是後面刺來的匕首在脊背之上劃出一道口子,傷口由上而下裂開,還好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