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以億計的資產頃刻之間化爲了烏有

一個月以後

當初往公交車車窗外彈菸頭的男子戒菸了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丫失業了

他失業的原因就是

他所在的那家工廠破產了

工廠破產的原因就是

半個月以前的一場大火把廠子燒了個精光

工廠失火的原因就是

一個月前工廠高薪聘請的對工廠消防設施進行改造的那個工程師

由於車禍不得不住進了醫院

工程師住院的原因就是

他所乘坐的出租車突然之間衝進了公路的綠化帶內

出租車撞向綠化帶的原因就是

有一枚正在燃燒的菸頭突然落入了司機的衣領內

這就是最基本的因果關係

也是國外混沌理論的原型

只能說我們的祖先非常非常的牛逼

早在很多年以前

就總結出來如此精闢的理論

真令我等後輩汗顏啊

說完因果

再說下一種的可能性

這個就比較有趣了

說爲什麼好人不長壽

禍害存千年呢

善良

是老天賜予善良之人最好的禮物

沒有你的善良

世界將會多麼的黑暗

又如何能夠凸顯那些惡人所做的壞事兒呢

這話聽起來有點酸

而且頗具浪漫主義色彩

但仔細想想

如果拋開因果關係不談的話

這就是最爲合理

也最爲具有技巧性和實用性的回答了

有不少朋友曾經問過我

雙胞胎和多胞胎既然都是差不多時間出生的尤其現在是剖腹產

基本就是同時出生

爲什麼命數相差那麼多呢

那麼套用第一個因果循環的理論來解釋的話

就是雖然時間相同

bsp; 可上輩子的經歷不相同

這也就導致了在今生

他們有着不同的命運

套用第二種理論來說的話就有點麻煩了

我這樣說大家能好理解一些

老天給雙胞胎的福祿壽一開始都是相同的

但結局卻完全不同

這就跟爲什麼胖子要比普通人壽命短是一個道理的

國外有人做過這樣一個實驗:人的一輩子要吃喝下去七噸的東西

等於是誰先吃完誰先死

胖子食量大

因此就會比正常人早死

所以

同時出生的人

因爲吃的多少不同

經歷的事情不同

做過的善事和惡事不同

導致他們有着不同的命數

這樣解釋

大家都比較容易理解了

我最初聽完後

感到無比的開心

因爲長久以來存在我內心之解開了

可隨後我聯想到了楠楠

聯想到了那些在我生命候

與我上牀的妹子們

我又感到無比的揪心

我真心不想用上述的兩種理論往這個問題上套

如果套進去的話

只能說明我上輩子吃了大虧啦

否則這輩子爲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妹子飛蛾撲火一般的把我上了呢

單單是想一想

我都會感覺到頭皮發麻

算了

這個話題太沉重

就如同我現如今的體重一般

還是換個比較膚淺的問題去想好了

例如某些追捧玄幻小說的讀者

他們爲毛那麼缺心眼呢

這個問題很好

畢竟是關於他們智商的嘛

就在我收攝心神尋思着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的時候

武道人咧着大嘴揮着手

朝我們所在的方向跑來

待續 在這以後

我去站前夜市兒的地攤上

給蔣小涵買了雙小布鞋

並準備打車將對方送回家

可蔣小涵一直在推脫

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那會兒的我挺強勢的

甚至有些大男子主義

現在想來都感覺不可思議

反正在我的堅持下

我攔了輛出租車

並將對方送到了家門口

下了車

我才知道爲什麼對方執意不讓我送她回家

原來她家住的是那種超過二十年以上的老樓具體地址我就不說

用三個字來形容的話就是:髒、亂、差

其後不論我如何獻殷勤

對方都不讓我再送她了

於是我只好目送着蔣小涵一瘸一拐的離去

可以說她家距離我所在東四小區的婚慶店兒不算遠

走路的話最多也就十幾分鍾

而且打那次以後

蔣小涵開始經常到我店裏坐一坐

有時候坐到我打烊

咱倆就會一同出去壓馬路

走到文廟花園後

還會吃上一碗麻辣燙

或者其他的路邊小吃

我不知道那跟她在一起的那段時間算不算是談戀愛

畢竟那會兒我還沒有從與楠楠分開的陰影裏走出來

只能說有個同齡的異性陪着挺好

日子真不禁過

一晃三個多月就過去了

那天晚上我在睡覺之前接到了她的短信

說第二天她過生日

於是堅持熬到了十二點後

給對方發了條信息

祝對方生日快樂

然後我就失眠了

不知道爲什麼

我當天晚上心情特別的煩躁

想到以往跟楠楠相處的日子裏

每年她的生日

我都會送給對方一枚珠寶首飾作爲生日禮物

每每想到這裏

就感覺心裏跟千萬根針扎的似的

特別的揪心

特別的難受

越想越糾結

乾脆一骨碌從牀上爬了起來

披上件兒衣服

點燃了香菸

透過二樓的落地玻璃

瞧着樓下馬路上落寞的街道

越看越悲傷

第二天不到八點

我就揣着銀行卡去工商銀行支取了幾千元錢現金

隨後去新世紀附近的金店購買了一對兒彩金的耳環 豪門暖妻:總裁的頭號新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