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酒店,尉遲傑鋒包了。

葉浩然和明小天走到門口,馬上有一個門衛對他們說,“有沒有請柬?”

葉浩然根本不理會,直接往裏走。

門衛愣了一下,想要去攔,但是明小天輕哼一聲說道,“睜大你的狗眼看一看,葉家大少爺和明家大少爺你還敢攔嗎?”

門衛趕緊點頭哈腰的說道,“不好意思,進吧。”

但是,明小天直接給了門衛一巴掌說道,“以後注意點,這一巴掌就當是給你一個教訓。”

門衛是惹不起這樣的公子哥,只能低着頭不說話。

葉浩然回頭對明小天說道:“好了,相信他已經記住這個教訓了。”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啪”的一聲,一巴掌扇到了明小天的臉上。

現場的人都愣了一下。

定眼一看,是凌羽楓給了明小天一巴掌。

凌羽楓淡淡的說道,“沒錯,年輕人就要給點教訓。”

看了葉浩然一眼說道:“我跟你的想法一樣。”

明小天捂着臉,瞪大眼睛,看着凌羽楓。

他沒想到竟然還有人敢對他動手,大聲喊道,“你他媽是誰?敢對我動手,是不想活了嗎?”

說着一記重拳,就打向了凌羽楓。

但是,凌羽楓根本不理會,又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明小天的另外一邊臉也紅腫了起來。

“本來一巴掌教訓一下就行了,你非得還要一巴掌,你這個人是不記心啊。”

現場其他的人齊齊的看向了凌羽楓。

心想這個人的膽子太大了,他難道不知道,對方可是明家的大少爺?

葉浩然看着凌羽楓問道,“你是什麼人?你知道他是誰嗎?”

凌羽楓淡淡笑了笑說道,“我不知道他是誰,但他知不知道,他剛纔給一巴掌的人是誰嗎?” 葉浩然皺起了眉頭,看了一眼門衛,心想,一個小小的門衛,難道還有什麼背景嗎?

這絕不可能,如果有背景的話,怎麼會當門衛呢?

葉浩然冷哼一聲,隨即皺着眉頭,想了一下,心想,凌羽楓應該是尉遲傑鋒的人。

明小天給了門衛兩巴掌,那就是不給尉遲傑鋒面子,所以凌羽楓把這個面子要了回來。

但即便是尉遲傑鋒的人,又怎麼樣呢?

葉浩然冷哼一聲說道,“你對明家大少爺動手,會有很大的麻煩的,你知道嗎?”

凌羽楓卻根本不理會,淡淡的說道,“沒錯,打了我的朋友,也會有很大的麻煩的。”

現場的氣氛忽然緊張起來。

葉浩然眉頭緊緊的皺着,心想,尉遲傑鋒的手下怎麼這麼不知好歹,這不是讓他下不了臺階嗎?

葉浩然冷笑一聲,看着凌羽楓的眼睛說道,“你就不怕麻煩嗎?這件事情總要解決吧。”


隨即把凌羽楓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凌羽楓穿的很普通,並不像是大家族的公子哥,充其量就是個司機。

就在這時,一股疾風衝到了葉浩然的面前,葉浩然根本沒來得及反應,“啪”的一聲,就摔倒在地上。

整個現場都安靜了下來。

旁邊看着的人目瞪口呆,如果說凌羽楓打了明小天,他們還覺得麻煩並不是很大,但沒想到,凌羽楓竟然連葉浩然也打了。

一下子動手打了兩家族的大少爺,這不是找死嗎?

凌羽楓淡淡的說道,“解決的方法就是這樣的,我這個人最看不起仗勢欺人的人,所以不給你們點教訓,你們是不會記心的。”

葉浩然捂着自己的臉,想破口大罵,但他只感覺到嗓子眼一陣甜味,鮮血差點噴出來。

葉浩然朝地上吐了一口,暴怒的說道,“我告訴你,我可是葉家的大少爺……”

後面的話沒有說完,凌羽楓一腳踢了出去,直接把他踢飛。

跟明小天撞到了一起。

凌羽楓淡淡的說道:“我對你們兩個小蝦米,一點興趣都沒有。”

隨即從身上掏出了幾十張大團結,交給了門衛說道,“不要做門衛這個工作了,隨便找個工作,都比這個好,而且,記住我的話,你做的很好,一點錯都沒有。”

說完凌羽楓就走進了酒店。

現場所有人來巴結葉浩然和明小天,趕緊跑過去問道,“怎麼樣?沒受傷吧?”

“都愣着幹什麼?趕快把救護車叫來。”

“兩位少爺要到醫院檢查一下。”

後面的話沒有說完,明小天就給了那個人一巴掌。

“需要你獻殷勤嗎?老子沒事,都是皮外傷。”

其他那些想巴結的人馬上閉了嘴,一臉害怕的退到了一邊。


明小天咬着牙關,狠狠的說道,“敢對老子動手,他是活得不耐煩了,老子一定要殺了他。”

現場有那麼多人,給了他兩巴掌,他的面子何在?

如果他沒有什麼反應的話,那他就別混了。

葉浩然沒有說話,但是眼神卻越來越冷。

明小天馬上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馬上給我叫人來,我今天要殺人,管那麼多幹什麼?老子讓你叫人就叫人,出了事老子負責。”

掛掉電話,明小天看上去更加憤怒。

叫個人,對方還要嘰嘰喳喳的問來問去,這些人都不給他面子了嗎?

最近他們家出了一些事情,以前的高手不知道怎麼回事,全都不見了。

但明小天也管不了那麼多,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把凌羽楓殺了,任由他蹂躪。

這樣才能夠把他的面子找回來。

明小天狠狠的說道,“尉遲傑鋒,你現在翅膀是硬了,連老子的面子都不給了,不就是做了家主嗎?能耐還見長了,以前跟着我們屁股後面,一直叫哥的日子,你忘了嗎?老子以後也是要做家主的,到那個時候,老子把你們家滅了。”

在明小天眼裏,尉遲家的實力是永遠比不上他們家的,所以他纔會口出狂言。

他根本就沒有把尉遲家放在眼裏。

明小天看着葉浩然說道:“葉浩然,怎麼不說話了?現在裝什麼啞巴?”


葉浩然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這讓明小天很生氣。

他雖然打了門衛一巴掌,其實就是給他們兩個人長臉。

可是,葉浩然卻沒有什麼過多的反應,這不是讓他們下不了臺嗎?

葉浩然哼了一聲說道,“就算你把那個傢伙殺了,又能怎麼樣?”

葉浩然跟明小天不一樣,他想的比較遠。

而且比明小天還要聰明,要謹慎。

明小天瞪大眼睛,看着葉浩然,說道:“你在說什麼呢?尉遲傑鋒那小子竟然讓他的手下這麼對我們,這口氣能咽得下去嗎?我告訴你,你以爲尉遲傑鋒設這個酒會是爲了幹什麼?就是爲了給自己撐面子,殺雞儆猴,現在就拿我們出手了,以後那還了得?”

他們都屬於幾大家族的年輕一代,各自之間肯定有一些競爭的念頭,而且尉遲傑鋒以前就是一個無名之輩,沒想到比他們這些年輕一代都更早的坐到了家主的位置。

他們心中肯定有些不爽。

明小天想到這些,就更加生氣,他越覺得尉遲傑鋒是這個酒會,肯定有其他的目的。

目的就是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葉浩然皺着眉頭說道,“沒錯,你說的很對,尉遲傑鋒和剛纔那個傢伙都必須死,你有什麼計劃嗎?”

明小天咬着牙關說道,“我已經叫了幾大高手了,等到高手來了,隨時可以把他們殺掉。”

雖然明小天知道家裏的高手,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但只要能夠再來一兩個,也絕對能夠幹掉尉遲傑鋒和凌羽楓。

他現在對凌羽楓倒沒有多大的仇恨,反而對尉遲傑鋒越來越不滿,一定要殺掉尉遲傑鋒,揚名立威。

葉浩然卻搖了搖頭,幽幽的說道,“幹嘛要這麼直接粗暴,還有其他的辦法可以做,我們不僅要殺人,還要誅心,尉遲傑鋒既然想借助咱們揚名立威,那咱們就想個辦法,讓尉遲家丟人現眼,這樣的話,他在京城就根本站不穩腳,到了那個時候,還用咱們動手嗎?他自己就會忍受不了這種折磨,自殺的。” 尉遲傑鋒現在已經是家主了,如果尉遲家的名聲毀了,他這個家主也當不了多久。

葉浩然和明小天互相看了一眼,馬上做了決定。

沒錯,他們應該做得更加聰明一點,要殺人還要誅心。

大廳裏,凌羽楓悠閒自在的吃着點心,另一隻手拿着紅酒,似乎對其他的一切,不感興趣。

而張天啓已經聽從凌羽楓的安排,去跟幾大家族的年輕一代接觸和認識了。

光頭強在凌羽楓面前一言不發。

現場有其他人偶爾的會看向凌羽楓這邊。

他們並不知道他是誰,尤其是在京城,更加很少看到凌羽楓。


在他們眼中,凌羽楓就是個陌生人,他們現在心中只有好奇,凌羽楓到底是從哪裏來的?

之前看到凌羽楓給了葉浩然和明小天巴掌的人,更是很疑惑。

這個人到底有什麼樣的背景,竟然敢對葉浩然和明小天動手?

凌羽楓拿了一個點心,對光頭強說道:“光頭強,來嘗一下,挺好吃的。”

光頭強笑了笑說道,“大哥,你吃吧,我不想吃。”

這個時候一個服務員走了過來,對凌羽楓說道,“請問你是凌先生嗎?”

凌羽楓點了點頭。

服務員很恭敬的說道,“凌先生,尉遲先生在包廂裏等你很久了。”

凌羽楓點了點頭,起身跟着服務員走向了包廂。

凌羽楓對尉遲傑鋒的安排倒是也能夠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