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的手擡了起來,緩慢的轉向了薩摩。

薩摩知道自己必死無疑,身體金光、綠光紅光大作,一道耀眼的護罩立刻被撐了起來。抽手就從腰間拿出了幾個刻着禁文的卷軸,“糊塗的老東西,去死吧!”

這時候教皇的手也終於慢慢的指向了薩摩,他的身上閃着微微的紅光,那是來自薩摩的詛咒。不過他好像一無所覺,指向薩摩的手掌輕輕一抖

閃耀護罩中的薩摩正要撕開禁文卷軸,整個人一陣僵硬,而後徹底崩碎。五臟六腑,手腳殘渣四處都是。

莫吉犬很自覺的跑到了薩摩的血灘之上,開心的吃起滿地曾經屬於薩摩身體的每個部分。還發出一陣陣喘息之聲。

教皇緩緩的放下了手。“先鋒!給你七千人鎮壓樊城夠不夠? ”

聞聲而出的是一名看似不太強壯的銀色鎧甲的武者,不過他的聲音確實是很剛毅“足夠了。”

“你們三個,配合先鋒。重新拿回樊城的控制,否則拿你們的心臟喂狗! ”教皇不想多說,轉身離去。

此時莫吉犬也幾乎將薩摩噴涌滿地的血液給舔了個乾乾淨淨,它舌頭上的尖刺在金磚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跡。


…..

聖光教駐萊特教廷教皇身邊有六位強者,是他的絕對心腹。 其中兩位就是伴他身旁的妖嬈女子;另外四個就是教廷培養多年的四大騎士。

這四大騎士都是從嬰兒時期就接受教廷精心的照料,並從其知事那一刻起開始培養,各方面享受最好的教育,使用最精良的裝備,是教廷的死忠,也是強大的武者。

四大騎士的名字分別是行刑者、聖光守護者、先鋒官、聖翼。 他們的身世父母無從得知,由教會一手培養。這次派出的先鋒正是教皇手下排名第五的強者。

先鋒很快帶了六千聖殿騎士和一千獅鷲騎士出發了,樊城,勢必變成一個絞肉場。

…………….

此時的唐帝正在山野。 阿努比斯的雕塑和神廟已經修建了一半,唐帝再次來到此地,給建築商付完了工錢,並承諾完工之後會加付。

觀察了一陣之後就匆匆離開了, 建築商也牢牢記住了唐帝離開之前所說的話“我,可是記住了你們的面相。”

自然是明白什麼意思,建築商本來也沒有想逃票的心思,此時更加的老實了。

到了阿卡拉城,直闖城主府。在一番誤會之前阿卡拉及時出現並在守衛們驚異的目光下將唐帝恭恭敬敬請了進去。

“我說你幹嘛這麼猴急,不知道先讓衛士通報一聲?”尤娜責怪着“我還以爲出什麼大事了呢。”

“對了,你的傷怎麼樣?”尤亞莉倒是先投來關心的句子。

看到尤亞莉,唐帝難免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自己體內莫名其妙出現的水靈大概就是尤亞莉的,可如今,水靈都被自己給融了啊….

“還好…”唐帝正好也有急事在身,更想匆匆逃離”你們的情況如何?”

“材料初步收集夠了,個別的也找到了替代品,現在就是時間上的問題了。”尤亞莉開心的說。

“你那邊怎麼回事,有段時間我想要回到居所,竟然感應不到你?”尤娜則是一臉疑惑,看來她那幾個族人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這個..我去了一個地方修煉,和外界沒有感應。”唐帝也不想牽扯太多,現在也不恩那個耽誤太多時間“我有個得力的手下陷入了麻煩,我得趕去樊城,順道來查看你們的情況。對了,大眼睛怎樣了?”

“他基本上沒事了。你去吧,這裏沒事。 對了,阿卡拉有事需要你幫忙呢,不過等你急事忙完吧。”尤亞莉說着,又把精力集中在族人的狀況上了。

“大人..我的哥哥似乎正在計劃奪取我的城主之位,不知道他從哪裏打探出我的戰爭天使半數受損…”阿卡拉語速很快,她也知道唐帝很急。“希望大人您能夠…”

“放心!我回來就弄他。”唐帝打斷了 阿卡拉的話,一溜煙飛走了。

樊城,如同一個悄悄張開血盆大口的怪物,等着人類和夜叉們往裏面鑽。

教會和夜叉們的血戰之地,唐帝這個猴急的想要大展身手驗證自己實力的人加入,又會帶來什麼微妙的影響呢。


——————————————————————分割線

覺醒之路,都是唐帝在茫茫然中尋找自己方向和道路的一個過程。 突破地煞、與蒼穹聯繫緊密、掌握分身法門的他纔算是真正開始走上了自己的變強之路。

枯潮,即災難的潮水。

天下動盪之時,往往也離改朝換代之日不遠了。

枯潮的血濤之下,英雄欲要帶領衆人浮出水面, 失敗則將永遠沉入深處。 往樊城的道上,一路的哀鴻。唐帝逆着難民潮獨自朝衆人逃竄的地方趕去。

缺少食物,難民中也很亂。 但唐帝也看到了那樣的景象,三口之家,父親看上去就是憔悴的饑民,但是卻將自己的妻兒保護得很好,她們看起來也不像捱餓太久的人。

有孕婦實在是飢餓過度,無法餵養自己的嬰孩,旁人幫她餵養。 如此種種…

出乎他自己意料的, 萬界之逆天求生 。本來以爲自己已經是鐵石心腸,可這時候內心還是升起了一種叫正義感的東西。

唐帝身上並沒有攜帶食物,因爲他自己吞噬以後就沒有絲毫想要進食的意思。所以將空間戒指中的金條拿出來進行拋灑,但還得小心力道。那東西如果唐帝稍微用力扔出去也是要出人命的。

難民們財務極大的程度缺失了,所以金條對他們來說還是很重要的東西,這也是唐帝的想法。儘自己綿薄之力,雪中送炭吧。反正錢,沒了就找摩訶提拉斯,,,,,,

拋灑了三箱金條,唐帝不得不停住了。

養貓的直播員 ,人性醜惡皆盡暴露。爲了爭搶金條,難民們大打出手,甚至明着去搶體弱者和婦女手中的金條。

唐帝阻止過,甚至怒極之下捏死了一個從老叟手中強搶金條的壯漢,但是這種事情屢禁不止。不得已唐帝只好停止了拋灑金條,一股厭惡情緒升上心頭。

這世間只要有利益衝突的地方,就有醜惡。

只好無視了難民潮,只管最大速度趕往樊城,說實在的,路上管閒事耽擱的時間或許是張大炮的生命所承受不了的。

“大炮啊,你小子這麼精,不至於就掛了吧。”唐帝默唸着。

…………………

樊城現在是夜叉的天下,不過之中還有爲數不少各種原因沒有逃離的被困的人,或者根本就捨不得自己產業而沒有選擇離開的人們。現在他們也不敢輕易出現,就躲在自己的藏身之處。

老夜叉們幾乎都在修養,年輕夜叉們除了吞食各處殘餘的屍體以外,而兒也有意外收穫。發現活生生的人羣。

由新建巢穴“創造”出來的縮短了生命力的夜叉們數量衆多,並且數量還在急劇增加之中。

唐帝遠遠的就落地潛行了,這裏給他一種很不好的感覺。順着風,他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

能夠拿下樊城,說明夜叉中必有那種老怪物,而不是多年前自己認知的那種夜叉吧。這樣的想法也讓唐帝不敢託大繼續飛翔,天空中目標真的是太明顯了。

開啓了溫度視野,唐帝儘快的竄行着,按着記憶中的地圖,這一路直行過來正是樊城的正門,也就是前方的那片大廢墟了。找到參照物了,下一步就是找樊城內的山,也就是張大炮的位置。

這一大片範圍,夜叉們活動很頻繁,唐帝已經悄悄躲開很多羣晃盪的夜叉。他們之中並沒有那種強大的存在,自然也是無法發現躲避他們視野的唐帝。

唐帝的溫度視野範圍增加到了方圓一里,這也是地煞境後很直觀的一項提升。身週一千米的分佈情況,死物還是活物都被唐帝感知得清清楚楚。

城門很快就到了,這方圓幾裏都是坍塌的建築物,除了偶爾經過的夜叉羣們,就全是黑藍色的死物。

繼續前行,還沒走幾步,唐帝的第六感猛然感覺不對,回購頭一看天邊竟然是密密麻麻的金色。它們飛行速度極快而且預計是程拋物線的軌跡轟擊樊城。

顧不得潛行了,唐帝乘着黑綾猛地竄飛出去。在他離開後片刻,整個樊城正門方圓幾裏都被炸開了花

金光沖天伴隨着沙土和轟鳴。 停歇之後,廢墟幾乎變成了平地,稍微有些坑坑窪窪。

唐帝蹲身在一處較高的廢墟、殘存的鐘樓頂上,往外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軍隊。從飄揚的金色聖劍大旗,唐帝知道他們是屬於教會的軍隊。

看來這裏的情況變得複雜了,唐帝回過頭繼續朝樊城更深處竄行。

樊城之外,六千聖殿騎士列隊整齊,甲冑海在陽光照射之下的反光直震人心。上空是盤旋的一千獅鷲騎士,不過他們分隊而列,整齊有序的盤旋,看起來完全佔據了上空,數千之衆的聲勢。

教會軍隊軍陣各處不斷的發出一道道亮光,轟擊着樊城。他們每個人都會幾招幾式,也是人人攜帶卷軸,這七千人與上次那三千不同了。

軍隊前方有一名騎士,他不高大也不強壯,但一雙眼殺氣騰騰。他就是教皇欽點的負責這次拿下樊城行動的最高負責人————先鋒。教皇手下排名第五的高手。

在先鋒的身後漂浮着三個紅袍,正是那三個因爲個薩摩求情而被割了舌頭的紅衣主教。

他們如霜打的茄子,因爲他們發現被教皇割下的舌頭處竟然留有禁止,使得他們無法再恢復。也就是說他們是真的失去舌頭了,想要以生命能量凝聚一個臨時的都不行。

撇開這一點,雖然情緒不好,但是三名紅衣主教確實可能是很強大的存在了。他們之間的實力是不一定的,每名紅衣主教都有自己的特點,他們之中甚至有遠超其他紅衣主教的特別厲害的存在。

先鋒並不打算直接壓進樊城,他準備步步推進,強行和夜叉們來場你死我活的對決,而不是散兵遊勇的被夜叉們消耗殆盡。

教會軍的轟擊也不是說沒用,一些潛伏在暗處的老夜叉們都嘶嚎着逃竄了,身上也是受傷不輕。年幼的一些夜叉甚至直接向教會軍們發起了衝鋒,由於是速成品,它們的神志不是特別清晰,就像是一種癲狂的野獸。

“停。”先鋒止住了大軍步伐,同一時刻軍陣之中也有很少的人開始攻擊。沒有先鋒的命令,衆軍是不會傾瀉火力的,他們雖然後勤儲備丰韻,但也不會浪費。

幾百夜叉還沒有接近教會大軍,就被遠程打擊全部解決在了幾乎是他們離出現沒幾米的地方。或是魔法,或是箭羽。

輕鬆解決了幾百衝出的夜叉,先鋒大手一揮,衆軍又開始朝裏面推進。當然,一面推進的同時,閃耀着聖潔金光的轟擊也是沒有停歇。

_________________分割線

這時候夜叉和教會軍雙方就有了一種土匪和正規軍作戰的感覺。但也不能那個完全這樣說。 “報告情況,報告情況。”先鋒面無表情,亮晶晶的雙眼警惕無比的打量着前方,明顯是經過了某種加持。口中不知疲憊的重複着。“報告情況。”

他們利用術式和魔法的結合,由分佈軍陣地面的四個基點以及天空四個方位基點的陣紋師所創造的一種特殊性質的移動“大陣”,這個大陣沒有任何防護效果,實際上就是一個軍陣範圍的“通訊網”,能夠在方圓十里內快速的傳遞消息。

“這裏是天空左前側,區域沒有發現大規模活動.”

“這裏是天空右前側,區域有數股小規模夜叉羣體,正在遠離我方軍陣。”

“這裏是天空正前方,斥候還沒回歸,迴歸後給予您最準確的報告…”

“這裏是天空後方左側,區域沒有目標活動”

“這裏是天空後方右側,區域沒有目標活動跡象”

“這裏是後方獅鷲斥候,後方十里已經巡邏,沒有跟蹤”

“這裏是左方獅鷲斥候,正趕往預定地點,左方九里目前沒有狀況….”

“這裏是右方獅鷲….軍陣右方十里沒有搜尋到大規模的夜叉動向”

“這裏是巡視官,全軍狀況正常,儲備無消耗”

聽完一長串的報告,先鋒也沒有放鬆警惕“很好,繼續觀察,保持頻率。”


“傳令軍陣,保持轟擊頻率,隨時等候我集火的命令。”

“是。”衆多傳令官們又將先鋒的話傳達全軍。

被充滿傳奇色彩的四大騎士之一的先鋒帶領,下方的聖殿騎士們也有些熱血沸騰。四大騎士可是他們的偶像。戰役空前高漲,精神狀態極好。

先鋒率領的教廷大軍行軍速度不快,但是穩步前行。每過一段時間先鋒就會重複“報告情況,報告情況。”他的心中毫無情緒波瀾,冷靜似他非人類一般。

唐帝在樊城廢墟的竄行之中也發現了文章。這樊城簡直就是一個寶庫,各類珠寶散落到處不說,地上還有很多兵器和鎧甲,雖然相當部分損壞,但同樣的,相當一部分都是完好無損的。

這些散落的東西對於自己來說是沒用,但是對於自己的屬下而言就有用了啊。還有阿卡拉城,還有傲世商會那麼大一個傢伙..

最讓唐帝動心的還是這些夜叉屍體中的命珠,他剛纔與幾頭夜叉撞見,立即毀滅了他們,竟然就收穫了兩顆夜叉的本源命珠…這纔是他真正想要的東西。

通過溫度視野的感應,這些廢墟之中還散落埋藏了一些命珠。有的在某處隱祕的箱子之中,有的在被掩埋的人類或者是夜叉的屍身之中。 但這些對於唐帝而言,並沒有任何意義上的隱祕,本源命珠在溫度視野中特殊的顏色使得唐帝極容易分辨。

但是張大炮性命堪憂,唐帝只好忍痛離開。反正十幾裏在他的黑綾之下不過片刻而已。他已經打算好了,救出張大炮以後,馬上返回這裏,乘着沒有被後面那些教會的人把這裏徹底清理。

先鋒帶領的教會軍不斷的緩步前行。

不斷的將前方的樊城廢墟轟擊成平地,將繁複的地形都化作了平地。使得夜叉們想要利用地形打散軍陣,而後散兵遊勇,發揮巷戰中絕佳的身體優勢不斷消磨這些聖殿騎士的想法落空了。

不斷有炮灰夜叉送死,而其他也叉則被趕往樊城深處,當然也有的喪身在了教會的胡亂轟擊之中。

先鋒並沒有任何輕敵的神態“保持這個頻率不要亂!等候我集火的命令。”先鋒警惕的雙眼掃視着,也在仔細感受着周圍有沒有隱匿起來的強者的氣息。“報告情況,報告情況”

“這裏是天空左前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