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遠大將軍,武威侯秦樑高立點將臺上,以金鐵擊石之音,頒佈帥令。

八百將校領命,軍伍齊動,大地震顫。

十萬大軍開動,前往前線,與厄羅斯哥薩克鐵騎,會獵齊爾齊斯河。

賈環身旁,除了韓家三兄弟並烏遠董千海外,還多了兩個樣貌俊秀的親兵。

其中一人,看起來頗爲嬌小柔弱,“他”看着前方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鐵血悍卒進軍的場面,激動的有些抖。

還有些奇怪的彈了彈手指……

另一個秀美的親兵見之納悶,悄聲問“他”這是在幹嗎?

在練彈指神功嗎?

嬌弱的“親兵”抿嘴一笑,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聽賈環黑着臉道:“這是我們的大軍,你要是彈指間就把他們化成灰灰,檣櫓灰飛煙滅,我們還不都完蛋了?”

秀美的“親兵”聞言,羞愧的滿臉通紅,輕輕的白了賈環一眼。

賈環雖然也被這番美色所略,但還撐得住。

他不動聲色間心裏盤算着,改日讓家裏的姊妹們也穿上士子服來一……

咦?

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賈環臉色忽然一白,連連搖頭,把基情思想拋出腦外!

“哼!”

驕哼一聲傳來,賈環回過神看去,只見董明月沒好氣的看着他道:“大軍開拔了!”

賈環汗顏一笑,又回頭對面無表情、眼中滿是“嫉恨”的牛奔、秦風等人一笑,隨即,率領麾下一千銳士營兵卒,並數十權貴衙內們,跟上了前行大軍。

出征!

……

(未完待續。) “什……什麼?”

林黛玉俏臉上滿是驚訝之色,都顧不得同情被人捏來捏去的熊貓寶寶了,怔怔的面那位慵懶大氣的女子。.δm

她雖然心氣極高,多有瞧不上別人的傲嬌,可是對面這女子,卻絕不在她俯視的範圍內。

論出身,論貴重,論氣派,對面之人都堪稱人中金鳳。

而且,算起來,她纔是賈環真正明媒的正室。

自上回探春納采時贏杏兒受賈母之請,幫了賈政大忙,使得賈母賈政都對她讚不絕口後,賈母就常邀她來府上玩耍說話。

偏逢這陣正值宮裏那位指使黑冰臺和中車府大肆搜索都中,搜查反賊黑手,都中各方人馬遭到嚴厲打擊壓制。

尤其是那位中車府主事朱正傑,真真正正的一條瘋狗,根本不懼怕任何人。

爲避鋒芒,贏杏兒也不得不收斂手下梅花內衛,讓她們大都隱藏起來。

所以,她現在有大把時間消耗,也樂意和賈家內宅親近。

不過,相比於善解人意頗有心機的薛寶釵,大咧咧但心中內秀的史湘雲,贏杏兒卻更喜歡率真靈動,又有幾分古怪不羈的林黛玉。

見林黛玉猶豫不定,贏杏兒笑道:“上回參加了你們起的牡丹社,見你頗有詩才,又愛作詩。

正巧,前兒翰林學士府的杜丫頭下帖子請我,去幫她新開的錦瑟詩會鎮鎮場面,去的都是都中有名的才女。

她是我的舊識,名喚杜真,爲人爽利不做作。

環哥兒出兵放馬,你一個人在家裏也悶的慌,不如同我一起去玩樂玩樂?”

林黛玉聞言,道:“這……”

雖然還在猶豫,可一雙靈動的妙目,卻滴溜溜的轉個不停,顯然是心動之極。

那雙轉來轉去的眼睛,讓贏杏兒好笑不已,她伸手捏了捏林黛玉的俏臉,笑道:“難怪他最喜歡的人是你,你們兩連轉眼睛都轉的一模一樣。”

林黛玉聞言,俏臉一紅,卻頗懂人心意的不接這茬,畢竟,原本贏杏兒纔是賈環最正宗的正室。

如今這個樣子,要說人家心裏沒糾結,又怎麼可能?

她笑問道:“杏兒姐姐,那些官家子女,都頗有身份,她們會不會小瞧了我?”

“哈哈哈!”

贏杏兒好似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一般,大笑不已。

笑罷,她指着林黛玉道:“我正準備勸你這個呢,不想你倒先提了出來。”

林黛玉聞言納悶,道:“勸我什麼?不要在意她們的眼色?”

贏杏兒又噗嗤一聲笑出,她拉了拉林黛玉身上淺紅色的宮紗百褶裙,道:“你還真好意思說,你瞧瞧你穿的,就是宮裏尋常的娘娘都沒你這般考究。

這樣的軟紅紗,極難生產,內務府一年到頭也不過織造那麼幾匹,宮裏那位寵着環哥兒,才送他一匹,他嫌少,自己去內務府取的時候,又搶了兩匹。

內務府的劉總管都跪下喊他祖宗了。

這般尊貴,你還擔心別人是官家子弟,笑話你簡陋?”

林黛玉聞言,低頭身上細膩光澤的裙裳,臉有些紅潤,眼睛裏多出了些水意……

贏杏兒見之一怔,怎地這般模樣?不過她聰慧之極,只想了想,就笑道:“該不會,環哥兒拿回來的軟紅紗,都給你了吧?”

“咯咯咯……”

饒是林黛玉想低調,還是忍不住得意的笑出聲來。

贏杏兒見之,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臉。

說來也可憐,贏杏兒打小在宮裏長成,宮裏那個地方,甭管多大年紀的人,但凡單純天真一點,都不會有好結果。

能夠出現在贏杏兒身旁的,更都是人精裏的人精。

宗室裏的公主們更是如此。

所以,她還真少見林黛玉這樣率真的。

兩人笑鬧一場罷,贏杏兒道:“杜真她們爲何願意和我頑,就是因爲我從不與她們擺身份地位。她們起的那個錦瑟社,入社第一條,便是要舍了世俗的身份地位,在社內,只以詩才論高低。

而且,衆友人都身着士子服,以兄臺相稱,有趣的緊。

怎樣,願意同我一道去玩耍玩耍嗎?”

林黛玉低頭想了想,道:“需要先告知老太太,還有……只能帶我一人去嗎?”

贏杏兒眼神微微詫異的黛玉一眼,笑道:“你還想帶誰?”

林黛玉道:“雲丫頭頗有急才,不如帶她一同前往?”

贏杏兒略一思忖,道:“也好,先帶你們兩人去見見,若是喜歡了,下次都去。若是不喜歡,也就罷了。”

林黛玉聞言喜道:“正是這個道理,你等等,我去換身衣裳……”

贏杏兒面色有些古怪,道:“你還備着士子服?”

林黛玉面色一紅,連忙解釋道:“是環兒給我準備的,他原本想帶我去西市逛街……我哪裏經得起這個,雖他纏磨,最終也沒去。”

贏杏兒笑道:“對,是不能去。林妹妹長的這般嬌俏水靈,打扮成士子,旁人也一樣能雄。讓人瞧了去,卻不好。”

林黛玉又抿嘴笑了笑,眼神溜溜的……

贏杏兒撫額道:“可是他又出了甚主意?”

林黛玉忍不住得意道:“他說等回來後,專門在西市建一條女兒街,只販賣女兒家的事物,到時候,我就能去逛街了!”

縱然贏杏兒心胸再寬廣,此刻聞言,還是忍不住泛酸道:“等他回來後,我倒要問問他,要送我什麼……”

……

齊爾齊斯河自天山而下,夏汛奔騰。

河岸一側,卻是廣袤無垠的戈壁沙灘,滿目黃塵。

這種壯麗之色,也只有西域方能見之。

齊爾齊斯河北岸,相隔五里之遠,大秦與厄羅斯兩國大軍,遙遙對峙。

大秦軍陣前,先鋒大軍爲五千身着重甲的御林軍,以鐵甲陣陳列。

一個個如同鐵塔一般的軍騎,默默列於陣前,肅煞之氣威壓四方。

饒是賈環葉道星,卻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他見過最雄壯的軍姿。

在這平坦的戈壁大地,讓這五千重甲鐵浮圖飛奔起來,這世間何人能擋?

大戰在即,賈環被秦樑喊到身邊,教導道:“環兒,你可知軍陣的意義所在?”

賈環道:“軍陣,是爲了將領能夠更有效的指揮手下大軍,讓每個士卒的力量得到最大程度的展現。

如果是一窩蜂亂哄哄的擠過去,非但調遣不利,而且還不能讓最多的人在同一時間去戰鬥,無法揮大軍的實力。”

秦樑點點頭,道:“這是最基本的認識,你說的沒錯。所以,歷代軍神兵法大家,都是佈陣高手。

勇將和大軍的統帥的區別,就在於前者只能衝鋒陷陣,而後者,不僅能衝鋒陷陣,還能佈陣。

葉道星雖然品性低劣,但其佈陣,卻極其高明。”

賈環點點頭,道:“葉道星二十年磨一劍,他是準備一劍光寒十九州。卻不知,對面的哥薩克,能否擋得住他。”

秦樑冷笑一聲,道:“我對厄羅斯瞭解的不多,但有一點卻認識的很清楚。那就是,厄羅斯不缺鐵。三十年前他們就多着鐵甲,還妄圖以重甲相連的鐵浮圖作銅牆鐵壁,圍殺先榮國。

三十年後,他們又怎會缺鐵甲?

葉道星若以爲只憑借這五千重甲,就能一戰盡功,卻是沒那麼容易。”

賈環聞言,道:“正是如此,上一回與準格爾大戰時,那位克列謝夫就帶了三萬騎兵,其中有三千便是重甲……義父,我祖父當年,是如何破的厄羅斯重甲?”

愛上單細胞男人 秦樑眼神忽然變得有些幽深,輕嘆道:“重甲鐵騎對於步兵,自然是無敵的存在,以鐵甲鐵鏈相連的軍陣,更是可以橫掃一切。

可先榮國何等英姿?

他老人家見到重甲鐵騎時,只是笑道:‘千年前,就有人試圖以鐵浮圖馬踏中原,可惜,只一戰,就全軍覆沒,不想今日又有人做此愚蠢之計。’

他老人家命人持橫刀闖入軍陣中,專砍馬腿。

一馬破,則整列鐵浮圖都會被拖住。

重甲鐵騎若是衝鋒不起,便是任人攻殺的鐵罐罷了。

咦……”

正說着,秦樑的眼睛忽然一凝。

他是武宗,目力遠比普通人。

不過,他身旁的賈環同樣是武宗,賈環正聽得起勁,卻見秦樑頓住,便順着他的目光方,面色忽地變得古怪起來:“鏈鎖鐵浮圖?不對!他們只有第一排纔是連在一起的!”

秦樑面色凝重起來,點點頭,道:“厄羅斯也不是傻子,當年被先榮國一戰滅盡三萬鐵浮圖,總要有教訓纔是。

你鍊甲兵後,馬背上盡是重弩手。

若葉道星敢派人去砍馬腿,必然有去無回。”

賈環輕聲道:“所以……沒有僥倖。”

“對,戰場上,從無抱僥倖之心而能贏戰者。道星變陣了。”

秦樑指着前軍,對賈環講解道:“注意他的手法,對方成鏈子鎖重甲爲前鋒,若不能砍馬腿而破之,便只能換陣。

用近乎同樣的陣法,與敵硬碰硬。

葉道星雖然沒有鐵鏈,但不妨他將陣勢轉換爲一字長蛇陣。

如此一來,只兵更強,誰便能取勝。

顯然,葉道星對他自己的兵,有極大的信心。

不過……可惜了。

也好……”

賈環懂得秦樑未盡之言,不過,就算此戰能勝,也必定是慘勝。

此戰而過,葉道星手下的五千重甲軍,未必能剩下多少。

所以才,也好……

……

(未完待續。)大雁塔拍**寫真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衆號:meinvm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皇城東,安仁坊,翰林學士杜倫府。』』..

數架精緻華貴的馬車在府門前駐蹕,而後,府門大開,當先的一架帶明黃色的翠蓋珠纓八寶車,從正門而入,徑自過儀門前廳,最後由兩位健婦牽引,直到二門垂花門前才停下。

婆子退下,幾個丫鬟上前,用玉樹枝挑起車簾,贏杏兒率先下車,與前方一羣身着士子服,但明顯雌意顯然的“書生們”抱拳行禮,惹來一陣嬌聲笑罵。

,贏杏兒所言不虛。

這羣閨閣小姐們起的錦瑟社,確實先要去了世俗的身份地位。

至少,明面上是如此……

贏杏兒嘴角彎起一抹笑意,道:“我還爲諸位請來一位大才子,今日保管讓你們心服口服,再不敢取笑我的詩才!”

說罷,不等聞言一怔的羣芳回過神,便轉過身,伸手入內,從翠蓋珠纓八寶車內,握着一“白衣士子”的手,引她落地……

只有一人。

贏杏兒和林黛玉去尋史湘雲時,才現她竟和白荷去了城南莊子視察……

她這個東府管家三奶奶,如今做的是有滋有味。

無法,林黛玉只好一人跟隨贏杏兒來此。

只是甫一落地,她就現,這裏的人,似乎並不全像贏杏兒說的那樣好,那樣無邪純善。

雖然大多都笑意吟吟的,但還是有幾個,變了臉色,眼神有些驚疑……

她們在驚疑什麼?

林黛玉心思靈透,順着她們的目光見那幾人的視線多落在贏杏兒牽引她的手上,頓時有些明悟了。

林黛玉不是真的不食人間煙火,即使在前世紅樓世界裏,她心中都有一本賬,算得賈家進的少出的多,大廈將空。

初入賈府時,更是步步小心,不肯出錯半步,讓人笑了去。

如今,被賈老三薰陶了這麼久,人情世故自然更懂許多。

猜出這些人,怕是嫉妒她與贏杏兒的關係。

林黛玉好笑又瞭然,若這些人當真能做到忘卻世俗地位,又怎會全都站在門前,恭候贏杏兒?

即使太上皇大行,忠順親王被圈,皇太后生死不知,可贏杏兒依舊是大秦的明珠公主,金枝玉葉。

宮裏的皇帝,對她也很不錯。

龍城樂手 更重要的是,她是寧國侯的正妻。

雖未過門,卻沒有誰會否認。

這般重要的人物,被一個陌生人這般親近了去,她們原本近水樓臺想望月的人,豈有不吃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