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綠色泳褲,葉澄不由自主開始聯想桫欏穿着的樣子。

不知道經過這段時間的嚴苛訓練,桫欏會不會變得體格健碩一些?滿身肌肉肯定不至於,森羅族的生長完全違背葉澄的生物學常識,絕不會長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那他會長成什麼樣?

想着想着,葉澄覺得似乎食物也不是那麼誘人了……

桫欏伸手將綠色泳褲接過去,看葉澄滿臉通紅,有點疑惑地低頭靜靜望着她。

葉澄被桫欏的動作喚回現實,一擡頭瞅見桫欏清透的異色雙瞳,臉更像是滾燙的鍋底,敷層雞蛋麪膜能揭下一個荷包蛋來。

打住打住!葉澄使勁甩甩頭,拿出最後一條紅色泳褲:“焚鍾給你的……咦,人呢?”

桫欏收好自己的泳褲:“他沒、跟上。”

葉澄無所謂:“那我們下去吧,菜放涼就不好吃了。”這個房間她們要了,焚鐘的房間就讓他自己挑吧。

桫欏當然沒有異議,緊緊跟上葉澄。孩子們更開心,水杉一步一跳,揮着手叫道:“大蝦子!”

銀杏拿手比劃着和他腦袋一樣大的圓圈:“螃蟹,螃蟹!”

一隊人高高興興踏進飯廳,然後集體愣在門口。

眼前空蕩蕩的盤子們和盤子裏更加空蕩蕩的各種殼,似乎在嘲笑衆人剛纔的美好幻想。

葉澄呆呆的望着餐桌:“烤海貝……”

水杉愣愣鬆開小拳頭:“大蝦子……”

銀杏兩隻小手頓在半空:“螃蟹……”

作案人員毫無自覺舔着手指上的醬汁:“你們來了?真慢。我擔心放冷就吃了,還有沒有?”

葉澄虛弱地扶住門框:“全……吃了?”

水杉眼裏浮上霧氣:“大蝦子……嗚……”

銀杏的聲音也哽咽起來:“都沒有了……”

焚鍾一瞬間敏銳地感覺到了殺氣,擡頭瞥見桫欏的目光,後撤兩步急道:“我明明留了一碗海鮮炒飯給她!你想幹什麼別逼我動手!”

桫欏面無表情盯着他,過肩的銀色長髮被周身環繞的元素能量揚起。

葉澄看孩子們都快哭了,趕緊把桌上僅剩的海鮮炒飯放到面前,拿勺子舀了一枚蝦仁遞到水杉脣邊,另一隻手也拈起一片蟹肉餵給銀杏:“別哭別哭,先吃點這個墊墊肚子,餓了吧?”

水杉含着淚珠張嘴吃掉蝦仁,銀杏就着葉澄的手吞下蟹肉,這才把淚水憋住紅樓之環御九天。

重生之相公別跑 葉澄安撫了孩子們,擡頭瞪向焚鍾:“賠我們!一個都不能少!”

焚鍾詫異道:“沒錢。而且你是怎麼養森羅族的?他們的腸胃適應不了素食之外的東西!”

葉澄一愣,桫欏拈過海鮮炒飯裏的一枚蝦仁,當着焚鐘的面吃下去:“去弄。”

焚鐘的表情活像吞了一頭牛:“你們……吃……海鮮?”

桫欏重複道:“去弄、海鮮。”

“你們怎麼……”這不科學!森羅族吃素食之外的東西嘔吐都算輕的,搞不好要出人命!

桫欏踏前一步,腳底堅硬光滑的石質地板發出令人膽寒的碎響,裂出數道縫隙,其中一道直直逼到焚鍾腳下:“去弄海鮮。”

焚鍾看看腳底,又看看桫欏和兩個孩子,再一次覺得自己的世界觀破碎了。他完全沒想到森羅族能吃植物之外的東西,於是只給葉澄留了一碗炒飯,算是他這個“奴隸”給主人的下馬威,結果差點把孩子們弄哭……

“我想辦法就是!正好我還沒吃飽……”停了停,他走過來蹲下,從葉澄手裏抽走勺子,舀了滿滿一大勺海鮮炒飯遞到水杉脣邊:“我錯了,你們別哭行不行?”

水杉緊緊抿着脣,抓住葉澄的袖子,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住焚鍾,眼裏滿是“我很生氣”。

焚鍾深感挫敗,轉而想喂銀杏,銀杏直接氣鼓鼓地把頭扭開了。

“好吧。”他嘆氣,“你先墊上,我的錢現在沒法用,回頭還你。”

他並沒有在推卸或者拖延,葉澄是他目前名義上的主人,知道他的信用點是零,再說他也沒有權限越過主人去買東西。撇撇嘴,葉澄按開亞空間環,聯絡了物業管家,讓他們請廚師再做一桌海鮮宴。

“桫欏,你去客廳陪孩子們先吃一點吧。”打發桫欏帶着孩子們出去,葉澄關上飯廳的門,開始動手收拾餐桌。

焚鍾抱手站在一旁看她幹活,完全沒有一點不好意思:“混血森羅族我見過很多,怎麼就你養的能不吃素?”

葉澄一邊收拾一邊回答:“我很失職,剛接觸他們一家的時候沒有想到這些,都是土豆豆……楊御在負責照顧他們。”

桫欏和孩子們剛住進葉澄家裏時,葉澄忙着複習,楊御完全接手了他們一家的照料工作。那段時間裏全家都在吃很清淡的食物,後來才慢慢加入了肉類和海鮮,過度時間挺長,桫欏他們好像也並沒有出現不良反應。

現在想來,楊御是爲了他們——尤其是桫欏的體能考慮,逐步改變了他們的飲食結構。也幸虧他們有着強大的適應力,最終成功把這類高能量的食物消化掉。不管怎麼說,現在桫欏雖然外表沒有明顯變化,體能卻已經強到能把葉澄甩出一條街不止了。

說到楊御,焚鍾頓時來了興致:“那個楊御到底從哪兒冒出來的?”

葉澄自己也不清楚,便沒有迴應他,繼續專心幹活。

一個沉落級,無論是不是混血,都不可能被當做奴隸。說誇張一些,就算這傢伙不合作,把他迷昏了扔到戰場上去再弄斷他的元素鎖,都能把他當人肉炸彈用,威力保證可觀。

楊御身世不明,他回憶說記事以來就是奴隸,在礦場上爬到大,因爲害怕像身邊能力比較強的混血孩子們一樣被抓走做更危險的工作,一直隱瞞着自己的真實元素能量級別,後來被轉手兩次陰差陽錯成了隱退的機甲製造大師楊謹的關門弟子重生之以食入道。

關於身世問題同盟倒不是很在意。目前新人類聯合國大約有登記在冊的混血九億多人,最早一批的混血許多已經自然老死,他們的後代們有些生來就是奴隸,經常被買賣,很多混血小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自從深紅第九星系戰役之後,新人類聯合國與初代人類帝國都立法強制混血在5歲時必須開始佩帶元素鎖,而元素能量真正覺醒大概是6歲左右,很多混血在這之後纔會顯示出自己真實的元素能量級別。

不過元素鎖只是一種普通的工具,除了某一部分犯罪人員會佩戴附有強制措施的元素鎖,其他人的元素鎖都是一樣的,高級別混血的確可以隱瞞自己的實力。像焚鍾這樣黃昏級僞裝成日正級的,正是爲了行事方便又不至於太搶眼。

但楊御這種明明應該是王子待遇的,卻自動自發滾進垃圾堆裏刨食,就太讓人想不通了。

那邊焚鍾把球踢給葉澄解決,自己甩手想些有的沒的,這邊葉澄也沒理他,自顧自做事。收拾好桌子,葉澄又聯絡物業管家帶建築機器人來維修地板。這畢竟是旅遊區的房子,桫欏弄壞了,葉澄自然要負責。

物業管家訓練有素,不到五分鐘便帶着建築機器人登門,看到戴着大紅色元素鎖的焚鍾抱手站在一邊,又看看地上的裂紋,露出瞭然的表情,指揮建築機器人幹活。建築機器人也是專門配備的,扛着幾塊石質地板吭哧吭哧的開始更換起來。

既然是專業服務團隊,廚師們當然也很有效率,對於客人的要求必須第一時間滿足。建築機器人剛一換好地板,負責送餐的機器人也開始源源不斷地捧着美味佳餚往返這裏。

完成葉澄的要求,物業管家彬彬有禮地告辭。

葉澄打開門:“水杉、銀杏、桫欏,菜做好了,快來吃!”

桫欏牽着雙生子進門,見到葉澄第一件事就是低下頭:“主人、抱歉。”

葉澄接過銀杏把他抱上一旁的兒童專用座椅,又抱起水杉放在他身旁:“在家裏可以稍微放鬆些,在外頭可別這麼衝動。現在已經沒事了,吃吧,我可是期待這頓大餐好久了!”

搞定午餐,葉澄讓大家去換游泳裝備。下午的游泳計劃雖然推遲,但不能取消嘛,好不容易來一趟海邊,不游泳怎麼行?

葉澄訓練有素,換衣服飛快,海藍色的分段式泳衣恰好展示出她優美的曲線。葉澄活動了一下手腳,對鏡子裏的自己露齒一笑,扭頭揚聲問:“水杉,好了沒?”

“嗯……嗯。”水杉捏着粉色小裙子的裙角,磨磨蹭蹭出來了。她還是第一次穿泳裝,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葉澄抱起水杉,在她臉蛋上輕吻了一下:“我們家水杉最可愛了!”

水杉也摟着葉澄的脖子,有些羞澀地也親了親她的臉頰。

客廳裏,三位男士早已換好泳裝。

銀杏除了泳褲還穿着小背心,正抱着花花碌碌的充氣球玩得起勁。

焚鍾這傢伙穿衣顯瘦脫衣還蠻有料的,不過他自己也套了一件背心。葉澄看他手臂上大大小小的傷疤,暗想這人還知道遮一遮免得嚇到小孩子。

桫欏……

葉澄趕緊轉開臉:“我我我我們去去去遊遊遊游泳吧!”

桫欏和銀杏跟上,焚鍾一邊活動手腳一邊奇怪:“幹嘛結結巴巴的?”

葉澄哪裏好意思回答,拉着孩子們一溜煙奔向大海。 這個旅遊度假聖地每個別墅都有一片私人海灘,整塊別墅區還有訓練有素的保安隊員巡邏,來這兒旅遊休閒的人完全不需要擔心被其餘閒雜人等盯上。

葉澄選中這裏,正是因爲這兒的環境優美且僻靜,可以讓孩子們和桫欏安心度假。

踩着綿軟細膩的海砂,孩子們路都不好好走了,連水杉都學着哥哥銀杏的動作,在葉澄身邊蹦來蹦去,一蹦一個小坑。

做完熱身運動,往身上拍了一遍海水,又把最基礎的游泳動作給大家示範了一遍,葉澄領頭,抱着游泳板扎進海中暢遊起來。她天生親水,上輩子身體不好沒怎麼游泳,這輩子當然要遊個夠!

經過這段時間的鍛鍊,葉澄對自己身體的掌控能力提升很多。回憶着以前看來的游泳技巧,葉澄沒過多久居然能把游泳板甩開自己游來游去了。

比起學習怎麼游泳,孩子們顯然對玩水興趣更大,拉着爸爸在淺灘玩耍,互相拋充氣水球玩得不亦樂乎。焚鐘下午才得罪過這家人,被葉澄勒令不許離開孩子們十米之外,跟桫欏一起照顧孩子們,以防他們溺水。

孩子們直接當沒看見焚鍾,焚鍾總不能上去跟倆孩子搶球玩,只能坐在淺灘裏當擺設。反正他對游泳興趣也不大就是了。

遊了一會兒,葉澄有點累了,轉身平躺在海面上。陽光被薄薄的雲層遮住,並不刺眼,海浪輕柔平緩,就像幼時的搖籃,躺了一會兒就讓人忍不住想打瞌睡。

把游泳板撈過來枕着,葉澄索性放鬆身體,躺在海面上小憩起來。

小小睡了一覺,葉澄扭頭看看,孩子們跟兩個大人都已經到岸上開始玩沙了。她這次買了一些兒童沙灘玩具,花花綠綠的小鏟子小模具簡直太適合堆沙灘城堡,孩子們一拿起玩具就捨不得放下,堆得興高采烈。

陪孩子們玩這種事桫欏習慣了,有時還學着銀杏的動作陪他們做砂磚。焚鍾反正也沒事幹,在孩子們城堡地基不遠處刨了個坑操縱小股海水注入坑裏,省得孩子們跑來跑去運水。

畢竟是帶別人來玩的,老把人框在孩子們身邊太委屈人了,何況以後他還要教桫欏跟她開機甲呢……葉澄游上岸走到孩子們身旁:“我也來跟你們一起堆城堡好不好?”

“好啊好啊,姐姐也來!”水杉把手裏的小鏟子遞給葉澄。

葉澄接過鏟子,對桫欏和焚鍾說:“我陪他們玩一會兒,你們去遊游泳吧?”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 桫欏起身往海里走,焚鍾無所謂地擺擺手:“算了,我不太想游泳。”

既然當事人都這麼說,葉澄肯定不會強求,坐下跟孩子們玩起來。

枯坐實在太無趣,焚鍾看了一會兒,忽然問道:“喂,葉知秋和你當時到底怎麼了?”

葉澄手裏不停:“謝謝你關心,那時候我還是個白癡好嗎……我自己都很想知道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調查組說是我們的飛船捲進了初代跟新人類的小規模邊境戰鬥。”把做好的砂磚按銀杏劃出的地基擺好,葉澄扭頭看他,“倒是我很想知道,爸爸到底在同盟做過什麼?”

焚鍾靜了幾秒,忽然目光銳利地盯着葉澄的眼睛反問:“你不是白癡嗎?怎麼一恢復智力,就對葉知秋這麼親近?你對他照顧你有印象?”

焚鐘的語氣讓葉澄有點不高興。她把鏟子緩慢地插/進沙裏,目光直直跟焚鐘的對上:“沒印象就不能對他好?你知道什麼叫血脈相連嗎?就算你不知道,如果有人給你生命和一個家還有那些完全按照你的身量買來的東西,帶你看病、旅遊、理髮,照顧你十幾年,你半點感恩之情都沒有嗎?!”

她的確沒有跟清醒的葉知秋有過任何接觸,可是葉知秋家裏的那些零零碎碎的小地方,無一不透露着葉知秋對他白癡女兒的體貼和關愛。她代替“葉澄”感受到這些,一面覺得愧疚,一面更覺得珍惜。

上輩子的父母給了葉澄生命,卻幾乎對她甩手不管,所以葉澄沒有體會過“家庭”的溫暖。 當老牛遇見嫩草 但葉澄換位思考一下,也完全能理解。

兩個不相愛的人湊在一起,生下一個並非愛情結晶還活不長的女兒,肯照顧她一陣子還把兩人的遺產都留給她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因爲這樣的生長環境,她自己前生就是個性情淡漠的傢伙,連貓都只肯喂野的,不肯收留到家裏。她可以施捨任何給得起的東西給別人,施捨完了轉身就走,卻不願意多留半點情誼。不留戀就不遺憾。

反正……她也沒幾年好活。

可是這輩子,葉知秋給了她前生無比渴求而沒得到的一切,她感激萬分。

葉澄不是沒有心,是不敢交心。但是現在她敢!

她有父親,有家,有理想,有依賴她支持她的人們,她當然要以最大的真情來回報他們!

被葉澄灼灼的眼神看得一怔,焚鍾嘀咕道:“怎麼忽然激動起來了。感恩?有啊,不然你以爲我爲什麼留在洪荒星系。”

葉澄吼了焚鍾,沒有被吼回來,現在已經慢慢冷靜下來了:“跟紫檀族長有關吧?”

焚鍾伸開兩條長腿,換了個姿勢坐,望向遠方:“嗯。”

他明顯不想多說,葉澄也不想追問別人的私事,不過對自己的事還是要問清楚的:“不能告訴我爸爸的事情嗎?”

“告訴你你也不能解決。我隨便說幾個名詞你都不知道。‘雷澤’聽過嗎?‘諸神’聽過嗎?‘神蹟艦羣’聽過嗎?行了,你最好快點忘掉。這些詞如果從你嘴裏說出來我們都得完蛋,包括葉知秋。”

……除了最後一個詞很新鮮,她還真的都聽過。

“好熟悉的詞。”神農的聲音再次毫無預兆地響起,“‘雷澤’我已經太久沒見過了。”

“你見過啊,礦井下面在我喊你出來幫忙逃命之前,土豆豆開的機甲就叫雷澤。”

“我說的‘雷澤’不是指機甲,”神農頓了頓,“而是另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葉澄還來不及發問,焚鐘的聲音打斷了她與神農交流的思緒:“喂,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葉澄清醒過來,反問:“啊?”

焚鍾站起來:“那個森羅族呢?”

葉澄下意識望了一眼遠處,蔚藍大海輕柔而有規律地推着層層波濤親吻沙灘,這本是一個美好的場景,然而……

她跟着跳起來:“桫欏?!”

焚鐘不再多話,一個箭步跑出去,葉澄緊隨其後。

海水仍舊是無辜而親切的模樣,可是桫欏不見了!

葉澄邊跑邊按下亞空間環,手腕上的白色手環發出一長兩短的規律閃爍,這是在召喚奴隸靠近。但是等了幾秒,水面上也沒見人冒出來!

葉澄心急如焚,緊接着又開啓了奴隸所在位置的顯示,焚鍾跑到她身邊瞟了一眼,擡手朝着光點閃爍的方向驅使元素能量操縱海水,一股水柱衝出海面,水柱頂端正是已經失去知覺的桫欏!

葉澄半秒都不敢耽誤,撲過去跟焚鍾一起把桫欏拖到岸邊。

桫欏臉色蒼白,可能已經溺水了一段時間,葉澄慌得心臟差點停跳,但無數訓練培養出來的強大意志逼迫她冷靜下來,直接對着桫欏開始人工呼吸。兩個孩子連忙圍過來,看到爸爸這樣,水杉直接就哭了,不敢哭出聲怕打擾葉澄急救,銀杏眼圈也紅了,硬是咬着牙不肯落淚。

桫欏的脣冰冷而柔軟,葉澄重複了幾次,也沒見桫欏恢復自主呼吸,後悔萬分,但她不敢放棄希望,繼續規律地爲他做人工呼吸。

這樣大約重複了一分鐘,桫欏咳了幾下,吐出一些水,緩緩睜開眼睛。

葉澄這時才感覺到自己手腳冰涼,摟着桫欏就差喜極而泣了:“桫欏……總算沒事……沒事了……”

“主……人……抱歉……”桫欏聲音低啞,“我……不會……游泳……”

一說起這個葉澄就氣不打一處來:“你不會游泳至少也帶個游泳圈下水行不行!不對……是我沒教過你……對不起……”

焚鍾在一旁插嘴:“上次他被森羅靈獸帶下神殿的時候也昏迷了一段時間,不過很快就自己醒了。”

溺水是會讓人產生陰影的,很多人溺水之後哪怕學會了游泳,都有可能在游泳的時候再次溺水,更別說根本沒學會的人第二次下水會怎麼樣。葉澄並不知道這件事,現在聽來簡直要內疚死。

“教過、的……”桫欏輕聲反駁,“在、岸上。是我、沒用、游泳圈……”

岸上葉澄的確向孩子們示範過自由泳、蛙泳、蝶泳、仰泳和狗刨式這幾種常見游泳姿勢,可是沒下水練過能算數嗎?!

桫欏望着天空,幽幽道:“雖然……動作、都記住了……但、還是、不會……”他話音低沉,很是落寞的樣子。

“桫欏,”葉澄捧住對方的臉,讓他看着自己的眼睛,“你別被土豆豆那種胡鬧的填鴨教學給影響了,在岸上記住動作跟下水練習游泳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不然他帶你去巖山區練習什麼呢,丟給你幾本書看看不就行了嗎?”

“也、可以,就是、需要、試試。”桫欏移開視線,眼神有些飄忽,“看書的、動作、能、用出來……”

好吧,她算是知道桫欏跟尼雅對戰的時候用的那些戰術動作是怎麼回事了。她開機甲做訓練的時候他雖然沒跟着做過,可是她看課本的時候他跟着看過。

“桫欏!”葉澄再次對上他的眼睛,“進步是一點點積累的,老實說,如果你這次沒溺水,看到你學游泳比較慢這一點我反而有點高興……”

桫欏有些驚異,不由凝神細聽葉澄的話。

“桫欏你太厲害了,但是你要考慮到我是個普通人。”葉澄一臉嚴肅,“我付出很多時間學到的東西,你只需要看一遍就能記住,尤其你還天天在我身邊表現出這一點,搞得我壓力很大。現在發現你學游泳比我慢,我心裏特別得意,終於有一件事情是我能超過你的了。”

躺在地上的大美人眨眨眼睛,對於葉澄說出的這番話感到很新奇。

“不過爲了防止再發生這種事情,我會認真教你游泳——雖然我也剛學會,但是在動作技巧方面還是可以教教你的。今天先回去休息,稍後我去改一下行程,抽時間來專門給你練習。銀杏和水杉也來一起練吧。”

旁邊孩子們猛點頭,桫欏今天這一出嚇死他們了,他們一定要好好學習游泳,不能給葉澄姐姐添麻煩!

“可是、主人、不會覺、得、我很、沒用?”

葉澄抹去他額角的海沙,笑眯眯道:“怎麼會,每個人總有一點短板的地方嘛。比如我現在就算拿把槍頂在你頭上你也不能親自給我生個孩子對不?”

桫欏又眨了眨眼睛,微微恢復了血色的脣輕輕彎出一個完美的弧度:“主人,謝謝你。”

看到這一笑,不止葉澄和孩子們,就連在旁邊晃來晃去的焚鍾都完全僵住了。

直至此刻,葉澄才理解爲什麼有人寫得出“傾國傾城”這句話。爲了這樣的笑容,別說傾個國家,她甚至有把整個宇宙雙手奉上的衝動。 回去的路上,焚鍾在後面瞅着桫欏的背影,小聲說:“幸好這傢伙平時不怎麼笑。”

葉澄深有同感。

桫欏一笑起來完全是男女老少通殺,如果桫欏跟紫檀族長一樣很愛笑,那她一天什麼都不用做了,肯定光顧着捧臉看桫欏。

一行人回到別墅差不多正好是晚飯的飯點。相對於中午的海鮮盛宴,晚餐比較清淡可口。葉澄現在已經知道焚鍾很能吃了,提前跟物業管家打了招呼。晚餐是按照十個成年人的量做的,結果三個大人兩個孩子對付完晚餐,居然半點沒剩下。

晚飯後的時間很自由,列出導遊手冊上的推薦項目,葉澄徵詢大家的意見。焚鐘錶示無所謂,桫欏表示聽葉澄的,孩子們一致希望去二十分鐘車程之外的旅遊區逛逛。於是葉澄拍板,去旅遊區。

這邊比度假區可熱鬧多了,沒見多少科技化的設施,倒做得有些像葉澄過去那個時代的小鎮夜市。

儘管吃過飯,孩子們對夜市上的各種小零食還是很感興趣,葉澄有求必應,一路上不停買吃的,孩子們吃不下的都便宜了焚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