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尼一驚,不敢置信的看著王彬,許久才問道,「難道你也沒有把握,其他神明呢?難道就不能和上帝聯手?」

托尼的這句話,著實讓王彬有些驚訝,他可是知道托尼這傢伙可不信什麼上帝,不過很快就明白,這是有人在讓托尼問的這個問題。

「不可能,耶和華違背了眾神協議,這絕不可饒恕,更何況你難道不知道,耶和華早就和那些上古邪神聯合到了一起,你忘記了舊金山的慘狀了么?」

低下頭的托尼,沒有在說話,只是默默的喝著茶。

王彬也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的喝著茶。

氣氛一下安靜了下來,哪怕是繁華的紐約也影響不到這裡。

半年很快過去了,整個世界都處於緊張狀態。

先驅者又發動了兩次攻擊,聯合軍隊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後面兩次的攻擊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危害。

洛杉磯,聯合作戰指揮部。

托尼也有些緊張的看著巨大的實驗室,一個巨型機甲樹立在實驗室的中央。

巨型機甲很快就有了反應,並且做了一些簡單的動作。

指揮中心的所有人很快就歡呼了起來,托尼也欣慰的笑了出來,這也是半年來第一次露出這樣輕鬆的笑容。

「恭喜你!托尼,成功了!」尼克也鬆了一口氣。

半年來的壓力,總算有所減輕。

上一次的的怪獸入侵,聯合軍的防線被定為的三級怪獸突破了。

一個島國瞬間被摧毀了三分之一,在這個時候華國的軍隊出現了。

一支讓世界為之震驚的軍隊,整整八艘艘已經可以在近地軌道飛行的空中堡壘。

強大的電磁武器,還有從未見過的戰機。

那隻怪獸在突然出現的華國軍隊面前,幾乎可以說是秒殺。

這也讓西方國家進一步加重了對華國的防備,尤其是美國更是認為這是對自己地位的威脅。

這也讓尼克的壓力劇增,雖然華國也是五大安全理事會之一,可卻被其它三個成員的排擠。

作為下屬的尼克,也被上面不停的施壓,同樣尼克自身對於華國那片神秘的國度,有著一種防備的心理。

尤其是無數次的滲透,都被神矛局給悄悄擊退。

這也讓尼克早已心生不滿,只是礙於華國現在強大的國力,無可奈何。

「尼克,這只是初步實驗成功,還沒有經過實戰的考驗。」托尼稍有的謙虛的說著。

眼前剛剛研製完成的機甲,已經是四代機甲了。

因為托尼的參與,雖然動力系統沒有變化,可武器系統有了極大的改變,更為可拍,尤其是在能量武器方面,在托尼交出的一些資料之後,已經和外星武器初步較量的能力。

「警報!警報!發現異常信號!能量等級:四級!」 警報聲響徹整個基地,各個部門急速運作起來,同時對於新出現的怪獸的等級及前進路線,也發往了前線。

和平飯店天台

王彬無聊的看著一本道家古籍,至於曉婷早已全心投入到永恆國度的建設之中,哪裡有時間管王彬,這也讓王彬時不時的有些抱怨。

「主人,新出現了兩個四級怪獸,目標是舊金山!「

蘭斯洛特的到來,打破了天台庭院的安靜,只是蘭斯洛特看到自家主人懶散的樣子,也感到有些無奈,」天堂的戰爭還在進行之中,要不你去視察一下?

王彬放下了手中的書,有些驚訝的抬起頭,「先驅者竟然這麼快就一次派出兩頭四級怪獸了?」這不怪不得王彬的驚訝,這裡也有那個黑人將軍的存在,包括那對兄弟,可悲劇還沒郵發生,人類還沒出現慘敗。

注意到王彬直接忽略了自己的後半句話,蘭斯洛特也只能談了口氣回答:「是的!主人!這次是兩隻怪獸!托尼的最新機甲獵人,也已經出發了!「

王彬注意到了蘭斯洛特的小動作,搖了搖頭,」天堂的戰爭,有奧林匹斯的幾個神明,我們的軍隊郵梅森還有阿隆索斯在,沒有問題的,等到真正決戰的時候,我相信奧丁那兩個老狐狸都會跑出來的。「

蘭斯洛特也明白,和天堂之間的戰爭,真正的決戰是這幾位大佬之間決定的,至於現在的攻防戰,也只不過是預熱罷了。

」走吧!讓我們看看人類的最新武器吧!「

王彬笑著起身,隨手打開傳送門,直接來到了美國近海的上空,而腳下的大海深處,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兩個巨大的身影。

「主人,先驅文明的生物技術,還是郵可取之處的!」藍色洛特看著那巨大的身影,不由感嘆道,任何生物當體積達到了一定的水平,都會帶來質的改變,「主人,為什麼我們不採取先驅文明的呢?」

遠處的空中出來運輸機的聲音,看樣子機甲部隊反應速度還是不錯的。

「蘭斯洛特,你認為先驅者文明的生物技術,和蟲族比起來,那個更適合戰爭?」王彬校長熱問道,至於腳下即將發生的戰爭,對於此刻的他野只不過是一場遊戲。

兩個機甲獵人,聳立在距離海岸線十公里的位置,靜靜等待著怪獸的到來。

很快雷達就發現了隱藏在海底的怪獸,機甲獵人率先發起了進攻。

怪獸也不在隱藏,一躍而出,撲向了迎面而來的機甲。

「單對單,蟲族的雷獸可能不是對手,可是說起集團作戰,雷獸完虐這些機甲。」蘭斯洛特很肯定的回答。

沒錯,這就是對於蟲族的自信,對於蟲族那曾經縱橫宇宙實力的自信。

「所以,你認為我們需要先驅者的那些技術么?如果願意,蟲族隨時可以造出這樣的兵種。」王彬笑著看著海面上的戰鬥,力量有餘,靈活不足,這也是為什麼華國的航天戰艦可以完虐這些怪獸。

巨大的身軀,在帶來強大力量的同時,也成為了一個活靶子。

神盾局的空天航母上,托尼一行人緊張的看著海面上的戰局。

這次和往常完全不同,前面幾次襲擊,都是一頭怪獸單獨行動,這次一次性派出了兩頭怪獸,還都是四級。

如果不是這次托尼的四代機甲的成功,那麼舊金山所面臨的災難,是在座所有人都無法承受的。

托尼開發的四代機甲獵人,不止是動力系統更加強勁,武器也更加豐富。

冷帝的親親甜妻 不過也許是因為托尼本身的偏愛,能量武器明顯要強於近戰武器的開發。

「托尼,你的終極機甲獵人,什麼時候可以完成?」尼克看著戰鬥中的機甲獵人,滿是興奮的問道,「你的四代機甲,已經比聯合指揮部的同級別機甲強出很多。」

托尼皺著眉頭,收集著海面上戰鬥的數據,只是隨著戰鬥進入尾聲,托尼並沒有露出笑容,相反表情越來越嚴肅。

史蒂夫第一個發現了托尼的異常,走到托尼身旁。輕輕拍了拍托尼的肩膀,「怎麼了?機甲獵人已經完全佔據了上峰,有什麼好擔心的?」

「我在想,這樣的機甲,如果對上王彬的那些機甲部隊,可以取勝么?」托尼的語氣中,沒有往日的自信,反而有一種擔憂。

托尼的話,讓在場的復仇者們都陷入了沉默。

本來還處於興奮狀態的尼克,也皺起了眉頭,「托尼,我想你的機甲可以對抗聖域的機甲部隊,雖然聖域的機甲有著數量上的優勢,可是你的機甲獵人更為強大,不過缺點也很明顯,那就很難量產!」

戰鬥在機甲獵人強大的離子炮的攻擊下結束了,這可以說是一場完勝,最起碼對於西方世界來說。

「走吧!讓我們去看看一些老朋友。」王彬看到沒有什麼好看的了,直接打開了一道傳送門。

空天航母的艦橋中,還沒等眾人從托尼的問題中清醒過來,一道火花出現,這引起了一直處於戒備狀態的史蒂夫的注意。

「各位,我們來客人了!」

所有復仇者馬上進入了戰鬥狀態,哪怕是科學家出生的托尼,也快速穿上了納米裝甲。

「不用緊張!各位!」王彬的聲音從傳送門的另一端傳了過來。

這讓眾人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同時放鬆了下來。

「王彬,你來這裡幹什麼?」尼克非常沖的問道。

作為美國最有權利的那一部分人,被王彬拒絕了那麼多次,那個心態估計早就要爆炸了!

王彬看了一眼尼克,對於他的態度沒有理會,直接看向史蒂夫,「史蒂夫,我提的條件一直有效,聖域永遠歡迎一位真正聖騎士的到來!」

尼克聽到這番話,暗自心中一慌,要知道史蒂夫現在可是他手上的最強戰力,如果被挖走了,那會後悔都來不及。

「王,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覺得現在挺好,以後有機會我會去聖域看看的!」史蒂夫很平靜的說道,不過如果他說出王彬給他開出的條件,估計在座的沒有一個人不震驚。

成神!

這就是王彬開出的條件,讓史蒂夫加入聖域的條件。 史蒂夫能夠抵禦成神的誘惑,這在王彬的預料之中,只是聽到史蒂夫的回答,還會有些感嘆。

史蒂夫的人品,還是公認的可靠。

不過想起後面出現的冬兵,王彬有些好奇的看著史蒂夫,不知道繼承了聖騎士力量的史蒂夫,到時候會如何選擇。

「說出你真正的目的吧!王彬,沒有事你是不會特意來這裡的。」史蒂夫皺著眉頭問道。

王彬看著緊張的眾人,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只是過來看看你們的最新的機甲獵人,還不錯的武器,也許在未來的戰爭中,有一定的用處。」

托尼一愣,憤憤的問道,「我的機甲,難道還不能對付那些外星人?要知道我研製的新武器,可是有著黑暗精靈的技術。」

王彬沒有打擊托尼,黑暗精靈的技術,實際上在宇宙中已經屬於二流戰艦了。

前妻的贈品:契約啞妻 「我這次來,就是要關閉那個蟲洞。」王彬突然對於這個對於人類的鍛煉失去了興趣,「因為更為可怕的敵人馬上就要來了。」

托尼早就知道這件事,所以並沒有太過驚訝。

而一旁的尼克則是不自覺的坐直了身體,盯著王彬,沉聲問道,「王彬,未來的戰爭?我可以理解為一場極為可怕的危機么?」

史蒂夫也是一臉嚴肅的看著王彬,他可是知道不管是浣熊市事件,還是這半年的先驅者入侵,對於王彬來說都只是小問題罷了,這次強調戰爭這個詞,在加上對於機甲獵人的評價,這不得不讓史蒂夫也鄭重起來。

王彬沒有回答尼克和史蒂夫的問題,而是看向太平洋深處的那個蟲洞。

「蘭斯洛特,你在這裡等我一會,我去蟲洞的那一邊看看,也許還能碰見一些老朋友。」王彬打開傳送門,直接離開了艦橋。

蘭斯洛特一愣,此刻剛剛達到半神的他,感知力也只能感知到不過五十公里左右範圍內的能量反應。

還必須達到一定的級別,畢竟每個人類都有一定的生命能量,加上不少隱藏起來的超能力者,還有超自然生命的存在,都會幹擾這種感知力。

王彬站在蟲洞的邊緣,仔細感知著另一邊的情況。

蟲洞一出現的時候,王彬擔心有什麼隱藏黑手,特意來過一趟,可並沒有什麼發現。

「拜亞提斯?」

怪不得原電影中,那個科學家只是鏈接兩次神經,就被先驅者策反了,原來還真有一個黑手啊!

拜亞提斯,又稱蛇須拜亞提斯,是一種數個生物的集合體,頭上有著大量的觸手,還有一個類似大象一樣的鼻子,不過當初王彬在奧丁哪裡看到這個傢伙的圖片時,覺得更像是一個巨大的章魚觸手多過大象鼻子,身體乾脆就是貝殼堆積起來的,雙手是兩個螃蟹一樣的鉗子。

好像舊日支配者中,沒有幾個長得不奇怪的。

這是一個擁有著強大精神力的舊日支配者,可這並不意味著其近身作戰就不行。

在當年那麼複雜的環境,單一依靠一個能力,早就被其他神明吞噬了。

王彬一躍而下,直接跳入了蟲洞,至於原著中穿過蟲洞需要怪獸的基因驗證,對於王彬就是一個笑話。

先驅者的世界,還是那麼灰暗,還是那個灰暗的太陽。

王彬的到來並沒有引起這些外星人的注意。

王彬直接來到位於蟲洞下方的海面上,不遠處就是先驅者入侵地球的前沿基地。

先驅者星球的海面,猶如死物般,沒有任何生命氣息,這讓王彬忍不住皺著眉頭。

「拜亞提斯,難道你還要繼續躲藏下去么?」王彬沉聲呵道,聲音瞬間傳遍了整個星球,「作為一個古神,為了榮譽戰鬥吧!」

整個星球上的生命,在聽到王彬的聲音后,都恐懼的俯下了身體,驚恐的望向王彬所在的方位。

王彬第一次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了自己的力量,原本平靜的海面也出現了巨浪。

「轟!」

一股巨大的水浪噴向了天空,一聲低沉的吼聲隨之傳出。

「秩序之神,你竟然敢到我的領地挑釁我!」

伴隨著水浪的落下,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海面。

王彬看著異常醜陋的拜亞提斯,心中還是忍不住吐槽了一下,「侵犯你的領地?真是夠無恥的啊!」

拜亞提斯有些緊張的看著天空中的那個身影,心中不停的思索著逃脫的方法。

對於自己的水平,拜亞提斯十分清楚,不可能讓自己去送死。

「流星!」

王彬右手指向了天空,低聲說道。

原本灰暗的天空,突然泛起了火光,很快無數巨大的流星穿透了雲層,向著大地墜去。

白云殿內長生人 星球上的所有生命都陷入了恐慌,尤其是先驅者的高層,一直都有和拜亞提斯有合作。

這就不得說拜亞提斯的謹慎了,來到這個世界后並沒有大肆發展信徒,反而走的是精英路線,把先驅者的高層都發展成了自己的信徒。

那些怪獸的基因也是拜亞提斯提供給先驅者一族,並且改變了整個種族的發展路線。

正是因為這些高層知道拜亞提斯的存在,更明白神明的可怕,此刻的他們更為恐怖,因為他們明白將要面臨的是什麼。

「吼!」

日娛小說家 拜亞提斯憤怒的發出一聲巨吼,揮動自己的巨大的鉗子,無數的海水升到了半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水幕,抵擋墜落的流星。

水幕只是籠罩了這一片海域,至於其它的地方,拜亞提斯已經顧不上了。

流星和水幕撞擊在一起,升起大量的水蒸氣,還有波紋。

拜亞提斯緊張的看著水幕的波動,善於精神力的他,可不沒有自信能夠干擾對面那個傢伙的精神。

至於先驅者的星球,掀起了無數大大小小的蘑菇雲,收割著所有的生命,包括哪些培育出來的怪獸兵器,都在流星的洗禮下,發出絕望的吼叫。 拜亞提斯沒有理會這個星球上信徒的祈禱,此刻的他已經是自身難保。

水幕很快就被擊破,流星群也消失了。

王彬也沒有指望光靠一個魔法就能消滅一個舊日支配者,要知道那些傢伙可是經歷過數次神戰,哪怕是眼前這個排名末尾的傢伙,也有自己的保命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