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嘴角抽搐,她真的是沒有半點B數啊!

但不得不說,他們真的酸了。

他們怎麼就沒有這麼霸氣又護短的父親?

看著氣得差點自燃的段茂生等人,明千煙突然說道:「表弟啊,你最好減減肥。」

嗯???

這話題皺眉又跑到這裡來了?

「表弟你這麼胖,可是很容易出問題的!」明千煙語重心長,「你的體重已經嚴重超標了,之後會有各種問題出現,三高是最基本的,可能還會影響生孩子呢!你可是段家唯一的香火啊,若是生不了孩子,那不完蛋了?」

這話讓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尤其是老太太和老爺子,怒斥道:「你胡說什麼!」

「我沒胡說啊。」明千煙聳聳肩,「我這是基於人文關懷,才會跟你們說的。表弟再繼續胖下去,別說生孩子了,可能過幾天還會猝死呢!」

大過年的,「死」啊「死」的,大家的臉色都很難看。 本來該是團圓喜慶的氛圍,現在卻變得十分尷尬。

眾人看著姿態傲然,大殺四方的明千煙,都沉默了。

媽呀,她到底吃錯什麼葯了?這一來就這麼兇殘?

以前的明千煙倒不怎麼和他們來往,畢竟她一直自持身份,高高在上,可不會紆尊降貴和他們說什麼。

那時候大家心裡還想著,她這麼冷傲,是不是有點過分了,畢竟大家都是親戚。

可現在他們才知道,以前在他們面前冷傲任性的明千煙一點都不過分!

她真的和他們說話的時候,簡直是一刀刀往心裡捅啊!

她這張嘴也太能說了吧!

而且,她連老爺子老太太都不給面子!

更可怕的是,每個熊孩子的後面都有一個熊家長。

明俊行毫無理由的護短,真是讓人又酸又澀。

有熊家長作為後盾,明千煙更加囂張了。

她看著段茂生,嘖嘖搖頭,「表弟啊,不是表姐我說你,但身為你的表姐,我也是為了你好。」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表情都抽搐了一下。

這種話……聽起來咋這麼耳熟呢?

哦對,這種話一般出現在長輩的口中,尤其是他們要以長輩的身份居高臨下的時候,就會說「我是為了你好」。

「你看,你和我不一樣。我長得好看,頭腦聰明,還有一個這麼好的爸爸,哪怕我之後不工作了,也可以舒服過一輩子。但你就不同了。」

明千煙一臉嚴肅,「你這麼胖這麼丑,爸媽也是蠢貨,一點都不聰明能幹,他們能給你留下多少家底?」

段家寶杜巧燕:「……」

MD,有一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老話說的好,打人不打臉。可明千煙這是直接掄起鏟子往他們臉上招呼啊!

什麼叫蠢貨?!

「明千煙!」杜巧燕被氣得胸口都疼了,感覺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了,「你說什麼呢?!」

她可是她的舅媽!

怎麼就沒有一點教養?!

但這話她沒敢吼出來,畢竟明千煙的旁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毫無原則護短的明俊行。

她覺得,自己要是敢說出這種話,絕對會被明俊行弄死的。

「舅媽,舅舅,真的不是我說你們。你們真的腦子不行。」明千煙毫不在意杜巧燕的崩潰,「現在科技都發展成這樣了,你們還一直是老思想,可就跟不上時代發展了。」

她看了看他們後面的兩個女孩,眸光閃了閃。

這兩個女孩是段茂生的姐姐,一個十七歲,一個十九歲,正是青春年少的時候。但她們看起來有點滄桑,像是經歷了許多的磨難。

當然,她們確實也經歷了許多艱難。畢竟她們是段家的女兒,而不是兒子。

「你什麼意思?」被這麼貶低,段家寶也忍不住了。

「唉,看在咱們是一家人的份上,我才願意跟你說說。要是其他人,我才不會浪費時間呢!」明千煙抬起下巴。

眾人:「……」

聽這語氣,他們還得感激她?

「知道我爸為什麼這麼愛我嗎?」明千煙問道。

眾人沉默,其實心裡也很好奇。

「因為我是個女孩子啊!」 明千煙的話讓眾人十分意外。

這是什麼答案?

她是女孩子,所以明俊行才這麼疼她?

「是啊,女孩是父親前世的小情人嘛。」段至倩笑呵呵地搭腔。

「放屁!」 冷情首席,悠着點 明千煙卻突然爆了一句。

段至倩的笑容頓時僵住了,十分尷尬。

「什麼情人,這話也不嫌噁心!」 中尉,立正稍息! 明千煙沉著臉,「情人是什麼?是可以睡一起的。怎麼,小姨你跟外公是這種關係?外公前世有很多情人?」

這話一出,所有人頓時變了臉色,一臉嫌棄和噁心。

「你!」段至倩頓時急了,「你這孩子亂說什麼!」

「明千煙!」老太太和老爺子差點被氣得腦溢血了。

這什麼熊孩子,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敢說!

「你們知道這句話是從哪裡來的嗎?」明千煙看著他們,眼神幽幽的,「這話是從某本書里出來的,是L倫,戀.父,煉銅的集中表現。然後被一群文盲斷章取義,到處亂用。後面又變成兒子是母親前世情人……咋地,好好單純的父女母子感情不行,非得睡一起才叫愛?」

聽完她的解釋,眾人的臉色都很怪異。

被這話狠狠打臉,段至倩尷尬窘迫極了,臉都漲紅了。

「對、對不起,是我說錯了。」不過她倒是能屈能伸,立刻就道歉了。

「算了,我也不怪你們,畢竟你們沒讀過多少書,被忽悠了也正常。」明千煙擺擺手。

眾人嘴角抽了抽,心想,你還真特么沒怪我們,只是又狠狠地罵了我們一頓而已。

「那、那是為什麼?」一道小小的聲音響起。

大家轉頭看去,原來是段家寶的二女兒段嬌蘭。

雖然名字挺嬌的,但她可不是家裡的寶貝,性格還有點膽小。

對上大家的眼神,段嬌蘭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其實她也沒想開口的,但她真的太好奇了。

為什麼都是女孩子,明千煙有這麼疼愛她的父親,她和姐姐卻被當成野草一樣對待呢?

看著小姑娘小鹿般的眼神,明千煙笑了,「因為我是女孩子,我能生孩子,能將我家的姓氏傳下去啊!」

「可是,不是說男的才能傳宗接代嗎?」段嬌蘭忍不住追問。

她感覺自己一直以來的觀念很快就會被打破碾碎了。

「所以我才說你們腦子不好啊!」明千煙嗤笑一聲,「男的又不能生孩子,傳什麼宗接什麼代啊!」

沒等他們說話,她又說道:「我們女孩子不用結婚,也可以生孩子,畢竟孩子不是結婚證生的。但男的不行,如果不結婚的話,誰給他生孩子?再說了,我們能保證生下來的孩子是自己的,能保證女兒的女兒是自己的血脈,但男的能嗎?你們誰能保證,段茂生以後的孩子就是你們段家的孩子?可能是隔壁老王家的呢?」

這種說法太神奇,完全顛覆了大家的認知。

大家齊齊變色。

只有厲竟越看著明千煙,眼神里滿是讚許和痴迷。

國算天香 不愧是他喜歡的女孩,想法就是不一般!

就好像他,他只敢保證自己是厲靈秀的孩子,卻不敢說自己是魏振雄的孩子。

明千煙的話還沒完,「所以,我以後生的孩子才是真正的明家的孩子,然後將明家發揚光大!」 說到這裡,明千煙的眼神冷了下來,「所以,誰要來搶我家東西,做出對我家不利的事情,就別怪我不客氣!」

這才是她最想說的話。

因為明俊行只有她一個女兒的緣故,段家以為明家絕了后,直接將明家當成他們的囊中之物。

但抱歉,只要有她在,明家就永遠是明家!

對上她壓迫性極強的眼神,眾人忍不住低下頭,眼神遊移。

他們感覺自己心裡打的算盤都被看清楚了,彷彿不著寸縷一般狼狽。

段家老爺子和老太太也被明千煙的話給鎮住了。

他們這才知道,明千煙說了這麼多,是在為這些做鋪墊!

他們滿是皺紋的臉上掛滿了窘迫和尷尬。

現場的氣氛凝滯住了。

妖顏魅世 看著霸氣十足的明千煙,段嬌蘭姐妹倆的眼裡不由得綻放光芒。

好帥!

她們第一次見到段家上下無話可說。

太帥了!

原來有女人能活得這麼瀟洒肆意!簡直是她們的偶像!

對上姐妹倆崇拜的眼神,明千煙對她們笑了笑。

倆人頓時受寵若驚,差點忍不住尖叫。

但明千煙還沒停呢,她環視眾人一眼,繼續說道:「給大家科普一個小知識,是關於遺傳基因的。」

眾人:「……」

怎麼突然又變成科學知識普及了?

「有些東西是會遺傳的。比如說,禿頭。」

這話一出,所有人不由得看向段家寶……的腦袋。

段家寶也下意識捂住了自己光禿禿的腦門。

有人趕緊抿唇,不讓自己笑出來。

段家寶羞窘不已,差點要炸毛了。

看什麼看!沒看過禿頂嗎?!

明千煙看了看段家爺父孫三代人,表情有點玩味,「你們知道嗎?禿頂是會遺傳的。有一句話,娘禿禿一個,爹禿禿一窩。意思是,如果爸爸是禿頂,女兒不會禿,但兒子一般逃不了。所以,只要看男人的腦袋,就知道他的父親和兒子是不是禿頂了。同樣,如果父親禿,兒子不禿的話,非親生的概率就高了。」

她笑了笑,「當然,我也不敢完全保證這一點,但一般來說,是不會出錯的。」

她的話讓眾人心頭一跳,然後目光忍不住轉向老爺子的頭頂。

卧槽!

老爺子雖然八十了,但還有著一頭比較濃密的秀髮。他的發量可比段家寶多多了!

明千煙說的話也在眾人耳邊回蕩,讓大家心驚不已。

爹不禿兒禿……卧槽!信息量好大!

「明千煙你在瞎說什麼!」

在這件事情上,老太太的反應比其他人快,她氣得臉都紅了,聲音尖銳至極,「明俊行,你管管你的女兒!」

看她這麼激動,明千煙卻很無辜,「外婆,我只不過是跟大家科普一下而已,我沒有壞心的。再說了,你畢竟是女的,你是沒有親子不確定性的,不用擔心。」

「哦對,親子不確定性的意思是,你不確定這孩子是不是你生的。這種問題都是男的才有。女人嘛,自己有沒有懷胎十月,怎麼會不知道呢,對吧?」

看著明千煙惡魔般的笑容,老太太一口血吐了出來。

「媽!媽!」

「趕緊叫救護車!」

現場頓時一片混亂。

高靜雨看著明千煙兵不血刃地將老太太氣到吐血,目瞪口呆。

卧槽!這TM是什麼戰鬥力啊! 高靜雨覺得自己和段家格格不入,當然,她也不是段家的人。

之前聽到段家老小說那些話的時候,她憤怒又難過。

高靜雨知道,上樑不正下樑歪。段家下面的子孫之所以長歪了,都是因為老爺子和老太太帶的頭。

他們重男輕女,女兒就肆意踐踏,兒子就捧上天。

這種差別對待,能養出什麼正常的孩子來?

她想說點什麼,她想罵人,她想吐……但她又不敢衝出去。

她沒能力對付這麼多人。

她只能將希望寄托在明千煙的身上。

雖然明千煙讓她幫忙拍攝段家的事情讓她很疑惑,不過她還是照做了。

拍是拍了,但高靜雨也沒報以太大希望,畢竟明千煙是自掃門前雪的人。

可沒想到,明千煙一來就火力全開,直接將老太太都氣吐血了!

想到明千煙說的那些話,她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明千煙沒有罵人,也沒有歇斯底里,更沒有抓狂,就是這麼冷靜地說著話。

只是說出來的話殺傷力太可怕了!

而老太太的反應也明顯地說出了某些真相。

看著現場的混亂,高靜雨獃獃地站在原處,半天說不出話來。

和她一樣反應的也有不少人。

小輩們的腦子轉得快,自然很快就看明白整件事情了。

老太太這麼激動,不就是因為被明千煙說中了真相嗎?

真相是什麼?

看老爺子的表情就知道了。

媽惹,這信息量太太太大了!

老爺子滿是皺紋的老臉漲紅,雖然沒有像老太太一樣吐血,但看起來也沒好到哪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