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頭道,你倆把劍碑打開,小心一點別觸碰了禁制,也別毀掉了魔元。

兩人恩了一聲,開始控制着自己的魔氣慢慢的切割劍碑,絕城很多老百姓忍不住過來湊熱鬧,還有一些膽大的湊到我的身後,小聲問道,這位少俠,絕城現在沒有城主了,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生活了,要不你來我們絕城,當我們的城主吧。

這位大膽之人剛說出這句話,絕城百姓竟然全部涌了過來,央求我留下來做絕城的城主,我淡淡的說道,我不想做城主,同樣也不想成爲下一個劍聖,你們還是推舉十大劍師當中的人,來做城主吧。

一羣人罵罵咧咧的,劍聖那狗東西,能教出什麼好徒弟?劍聖死後不久,他們早就跑光了。

我雙手一攤,無奈道,那你們就慢慢過日子吧,治安可能不太好,但我估計聖王也不會不管的。

就在我說話之際,忽然素兒和冰魔驚歎道,老大,剝離那個禁制了,你快來看!

我趕緊快跑幾步,到了劍碑旁邊,在石塊裏邊,有一個金色的橢圓形光球,看起來就像是被放大無數倍的雞蛋一樣,而在這個雞蛋裏邊,還躺着一個黑光閃爍的人。

我湊到金光雞蛋殼旁邊一看,靠,正是我天魔師傅!

我趕緊說道,快快快,你們打開禁制,小心一點啊,不要傷害我師傅,他就是我天魔師傅啊,我終於找到了!

素兒和冰魔一看我焦急成這個樣子,當下也趕緊小心翼翼的破解禁制,沒過多久,兩人用自己的魔氣,慢慢的讓那金光雞蛋殼給腐蝕的一乾二淨,裏邊的天魔也漸漸的變化成了實體的模樣。

我跑上前去,扶起天魔的肩膀,欣慰的說道,師傅,師傅,你醒醒啊,我是張亮。

天魔慢慢的睜開眼睛,滿臉微笑,他用盡全身力氣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我的小王八蛋,你終於來了,我知道我能等到你的。

我笑道,那都是師傅的消息發的及時啊,要不是你告訴我在這裏,我就是下輩子也找不到啊。

天魔猛然一怔,當即緩緩睜大了眼睛對我說,我給你發消息?不對,我來絕城查探信息的時候,就被劍聖困在了這裏,我根本沒來得及給你發消息啊。

啊?!

寂滅道主 我轟然震驚,在場的所有魔頭全部都愣住了,我趕緊說道,師傅啊,第一次我接到一個小鴿子的傳書,上邊寫的,絕城,救我,我就來絕城了啊。

第二次也就是剛纔我看到一個金光小鴿子,上邊也有一個紙條,寫的是,絕城,劍碑,這不是你發的嗎?

天魔師傅也疑惑了起來,他眯眼想了半天最後咬牙堅定的說,沒有,我絕對沒有發過信號,我被困在劍聖的禁制裏,根本就出不去,那絕對不是我發的!

尼瑪,這一次我們全部都不吭聲了,我感覺自己的後背冒出了一身的冷汗,我慢慢的感覺這一次與劍聖對拼,根本就不是意料之外,而是有人安排的!

其一,因爲兩次飛鴿傳書的消息不一樣,第一次是絕城救我,這一次只說明瞭絕城這個地方,然後讓我去救人,擺明了沒告訴我天魔就在劍碑裏,而正是這一次,我就與劍聖血拼了起來。

劍聖死了之後,第二次發來的消息中才告訴我,絕城劍碑,也就是說,劍聖死了,才告訴我天魔師傅其實就是在劍碑裏邊禁錮着。

我渾身轟然一陣,感覺這是一個陰謀,此時我朝着北方的蒼穹上看去。

難道.. 難道這是有人故意爲之?故意借我之手來殺掉劍聖?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會是誰?首先想要借我之手殺掉劍聖的,肯定是與劍聖有衝突,不管是利益衝突還是地盤衝突,反正兩個人一定是不合,唯有不合,纔會出此計謀!

四大宗主裏邊,琴帝據說脾氣很好,魔王和刀皇的脾氣不怎麼樣,而兩人之中離劍聖最近的應該是刀皇,難道是刀皇看劍聖不爽,然後偷偷的給我放出的消息,借我之手幹掉劍聖?

我感覺事情不會那麼簡單,當下就對天魔師傅說道,師傅師傅,我攻下了一座城池,走,我們先回去療傷,等傷勢痊癒,咱們就聯合聖王,去羅剎天屠殺九曜魔龍,你看行不行?

天魔點頭道,如此甚好,我們走吧。

由於天魔的元神剛被釋放出來,還不能使用瞬移,而我們帶着他瞬移的話,又太傷身體,當即我們四個人飛行在空中,整整飛到了晚上這纔回到雲中城。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到了雲中城外圍的時候,我驚訝的看到,這雲中城裏竟然再也沒有一個軍士,只剩下了老百姓。

我震驚道,這怎麼可能?十萬大軍,瞬間不見,這是怎麼回事?

素兒在我旁邊笑道,大王,那軍隊不是我從附近喊來的散兵遊勇,那是別的國家的軍隊,我說了,黃金萬兩來租用一天,現在他們應該都回去了。

我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我說人家軍隊是國家根本,豈能說租就租給你啊?

素兒得意道,他們國家的軍隊上百萬,借來十萬又何妨。

我靠,牛逼,真牛逼,原來是直接用黃金租用的,至於素兒哪裏來的黃金,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他們五大魔尊當中,四個男的整天窮的尿血,素兒身上的錢似乎永遠花不完,這個我也沒問題,反正我感覺身爲魔頭,她肯定有特殊的尋找黃金的本事。

等我們落下雲中城裏,我心說先巡視一遍吧,畢竟城主剛剛換人,還不知道城裏會有啥變動,當即就對他們四個說道,你們先帶我師傅回宮殿裏療傷吧,我先獨自走走,一會就回去。

他們恩了一聲,隨即朝着宮殿內部走去。

說實話,那宮殿我有點不太適應,建造的就像明皇宮一樣,他大爺的,從金門到步入第一大殿,至少也得走上十分鐘,那麼大的面積用來操練三軍估計都用不完,只能感嘆豐都的地價便宜啊,要擱天朝,這真不是誰能買得起的。

我獨自一人走在雲中城裏的大街小巷中,這裏滿是歡聲笑語,老人們坐在門口互相聊天,小孩子拿着玩具互相追逐,女孩們也悄悄的聚攏在一起鶯聲燕語。

想來這雲中城被雲飄渺壟斷這麼長的時間,也確實讓他們敢怒不敢言,如今換了城主,知道新城主宅心仁厚,也自然就放下了心,我心說既然不可能出現叛軍作亂,那就早點回去吧,曬了一天,洗個澡比較舒服。

就在我剛轉頭準備回宮的時候,忽然看到對面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姑娘,我定睛一看,正是小環。

她當然也看到了我,我走過去笑道,好巧,又在這裏遇上了。

她輕聲恩了一句,但接下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是雙手緊張的摳弄着自己的衣角。

其實我也有些尷尬,不知道該說什麼,正好此時城中放起了煙花,市井百姓竟然還大搞慶祝,看來他們對雲飄渺真是恨到不行了。

我倆就這麼站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停頓了許久之後,我撓撓頭說道,呃,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家吧。

小環像是想說什麼,想好幾次話到了嘴邊最終還是忍住了,我看出了她的異狀,當下就問道,你怎麼了?想說什麼話?沒事你儘管說吧,不管說什麼都行,我不是一個容易生氣的人。

小環這才試探性的小聲問我,公子,我…我能做跟你一起走走嗎?

我一聽這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低下頭思索了片刻,其實這一會我很累,我很想回去泡個澡,然後舒舒服服的睡一覺,但看小環那滿是期待的表情,猶如一個乖巧的小女孩一樣,我最終還是點頭道,呵呵,可以啊。

我走在前邊,小環跟在我的旁側,我不吭聲,她也不好意思說話,我指着天上的煙花笑道,你們這的人還挺有智慧啊,煙花造的跟我那個時代一樣,挺好看的。

我這句話一說,頓時吸引了小環的注意力,她好奇的問我,公子,你們那的煙花是什麼樣的?

我說有好多種啊,爆炸之後會顯出很多圖案,牡丹,月季,玫瑰,菊花,各種都有,當我說到菊花的時候,我猛的一下感覺哪裏不對勁,但仔細想想,好像又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天色很暗,我看不清小環的表情,只感覺她一直低着頭,就乖巧的跟着我,我說話,她點頭,就這樣一直往前走,當下我就停頓住了身子,意味深長的說,你有什麼想法,就儘管告訴我吧。

小環思索了許久,最終還是說了出來,她輕咬下嘴脣,紅着臉問我,公子,我能跟隨在你的左右,做你的侍女嗎?

我嘆了口氣,指了指旁邊的一處廢棄石磨,當即說道,來,坐下聊。

我倆坐到了石磨旁,我指着煙花說道,你看,那煙花絢麗奪目,人人都喜歡,但那僅僅是一瞬間的光彩,下一刻就變的黯淡無光,你若喜歡煙花,定然一生孤獨,懂嗎?

小環不吭聲了,過了許久她點了點頭說,我們窮苦百姓註定一生孤獨,我們只爲填飽肚子,別的不敢多想。

那一刻,我猛然頓悟,人生在世,各有不同,人有人的生活,狗有狗的生活,衆生百態皆不相同,或許自己不屑一顧的事情對於別人來說正是一生渴求的恩賜。

我不再多言,只是淡淡的說道,今晚,你跟我進宮吧。

小環臉上終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點點頭道,謝謝公子。

我擺了擺手,從兜裏摸出香菸,點燃了一根說道,我會造福所有云中城百姓的,走吧,跟我回去。

我叼着五塊錢一盒的香菸,帶着小環朝着雲中城的宮殿裏走去,到了宮殿之際,我驚訝的發現,所有的宮女都跪在原地,竟然跪了許久還沒動彈。

我連忙問道,你們幹嘛都跪着啊?

領頭的一個對我說,城主,我們不想離開這裏,這雲中城是我們的家,都聽說新城主宅心仁厚,我們願意留在這裏,繼續服侍您。

這就讓我頭疼了,這麼多侍女不走,我也不知道怎麼打發啊,當即撓了撓頭說道,那好吧,你們就留在這吧,我不知道你們以前都是幹什麼的,你們現在各就各位,以前是啥職位,現在還是啥職位,散了吧。

我一擺手,大家離去,我對一個領頭模樣的侍女喊道,對了,這是我新帶來的,你給安排一下,最好是安排到我的貼身侍衛裏邊。

那二十三四歲模樣的女人點了點頭,我又問道,對了,哪能洗澡啊?我想洗洗澡。

那領頭侍女對我說道,城主大人若是想洗澡的話,就請稍等片刻,我們這就去準備,一炷香的功夫以後,城主大人可移駕騰龍池,我們會服侍大人沐浴更衣的。

我點點頭說了一個好字,就在她們剛離去沒多久,我才醒悟過來,最後一句話說的什麼來着?服侍我沐浴更衣?連我洗澡都要服侍?

靠!要不要這麼刺激! 就在我剛走回大殿裏還沒有十分鐘之時,就有一羣侍女走了過來,對我恭敬的說道,有請大人移駕騰龍池沐浴更衣。

我點了點頭,當即就跟着她們幾個來到了騰龍池,在路上我心說騰龍池是個什麼東西?聽起來蠻吊的樣子。

往後宮方向穿過了無數道走廊之後,我來到了一個金碧輝煌的偏殿裏邊,剛一進門,瞬間驚呆。

這偏殿的地面上,挖出來了一個圓形的水池,水池中倒滿了玫瑰花瓣,而且一羣侍女正在忙前忙後的挑水,撒花瓣。

而且在水池的正中間,還雕刻着一條從水中騰身而起的金龍,我靠,太他媽牛逼了,太他媽奢華了!

我說我靠,雲飄渺以前就是在這洗澡的嗎?

一羣年紀大一點的侍女點頭道,在剛建成的時候他來洗過一兩次,但後來就不來這裏了,不但不來這裏,似乎所有的侍女都沒在見過他洗澡。

我一聽這話,估計就是雲飄渺修煉了什麼特殊的魔功,而導致他男不男女不女,說不好他就是修煉了類似於葵花寶典一樣的功法,割掉了褲襠裏的玩意。

爲了驗證我所說的話,我小聲問道旁邊侍女,那雲飄渺有沒有經常臨幸侍女?

侍女臉面一紅,小聲說道,雲飄渺不近女色,只好金銀,而且對於修道之士奉若神明,這騰龍池有幾十年沒用過了,奴婢們特意將騰龍池中徹底的清洗了一遍,大人還是快些沐浴更衣吧。

我點了點頭,心中暗自好笑,心說這豐都鬼域裏估計也存在着類似於葵花寶典一類的功法,雲飄渺邀請我看歌姬的時候,我只能從他的眼睛中看出欣喜的感受,但卻完全看不出任何一絲淫穢的眼神,估計這傢伙只對金銀珠寶以及修煉功法感興趣。

仔細想想確實是這個道理,若是雲飄渺荒淫無比,恐怕這雲中城裏的女人早就跑乾淨了,想到了這裏,我心說這雲飄渺還算是有點陰德,至少沒把事做絕了。

我走到騰龍池旁邊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裏邊那些大紅色的玫瑰花瓣,以及騰騰往上冒着的熱氣,對周圍的侍女說道,我一個大老爺們,泡在這裏邊,有點說不過去吧。

她們低着頭輕聲而笑,對我恭敬的說道,大人,你是雲中城的城主,你理應這樣享受的。

說完,她們竟然走了過來,明打明的開始脫我的衣服。

哎呀臥槽,這可真是讓我愣住了,他媽的這周圍可是有二三十個侍女啊,竟然當着這麼多侍女的面脫我的衣服?

我趕緊抓住自己的褲子問道,哎哎哎,你們幹什麼啊?幹嘛脫我衣服啊?

幾個侍女一愣,然後疑惑道,當然是爲大人沐浴更衣了,大人有什麼不便的嗎?

我說我很不便,非常不便,你們這二三十個女人都盯着我,我怎麼好意思脫衣服啊?這都是什麼古怪的規矩,就算脫我衣服,至少也得找幾個男的啊。

我這話說出來,那些侍女的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她們愣了好久,最後一個領頭的侍女小聲對我說道,大人,請恕奴婢冒死直諫,莫非大人…喜歡男色?

我說我靠,我可不是基佬,我表示從來不攪基,但是…哎,你們這麼多女人看着我,我有點不好意思啊,怎麼說也得讓那些撒花的放水的轉過去身子啊。

一羣侍女頓時撲哧一聲笑了起來,估計這百十年裏,我是她們遇到的最逗的一個城主,其中一個膽大的侍女說道,以前爲別的貴賓沐浴更衣之時,他們恨不得也把我們拉下水,還有一些貴賓直接就動手動腳的,沒想到大人竟如此正直,大人你慢慢習慣就好了,身爲城主,你就是雲中城的至尊,你應當這樣享受的。

貌似天師 我嘆了口氣說,好吧,我尊重你們雲中城的規矩,來吧,不過除了給我更衣的,其餘的都轉過去身子,不準偷看啊。

那幾個侍女脫我衣服的時候個個都是好奇的不得了,因爲他們脫掉了我外邊的長袍之後,驚訝的看到我裏邊的牛仔褲,還有皮帶,以及t恤,她們在這一刻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脫了,一個個疑惑的看着我。

我笑着說,來,我教你們,這玩意啊,叫皮帶,是我那個時代纔有的東西,諾,你們看,就是這樣一摳,對,然後就打開了,來,你們試試。

一羣侍女頓時興趣盎然,一個個過來摳我的皮帶,摳開再按上,按上再摳開,簡直就是愛不釋手。

當脫下我內褲的時候,她們更加驚訝的一羣人抓住我的內褲,互相看過來看過去,誰都沒見過這現代化的棉質內褲,甚至我感覺她們這雲中城裏的人都不穿內褲的。

我感覺很是尷尬,當下說道,哎哎哎,別看了,那叫內褲,用你們這的話來說叫做內衣。

她們笑嘻嘻將我的衣服收好,讓我擺出請的手勢,讓我進入騰龍池中。

老子受不鳥了,當下直接撲通一聲跳了下去,濺出的水花將水池邊那些侍女的衣服都打溼了,但她們仍然是一臉笑意的服侍着我,可能她們認爲自己的幸福生活就要來臨了,畢竟跟着我比跟着雲飄渺要好很多。

但實打實的說,我不打算在雲中城常駐,我打算讓自己的魔兵留在這裏,然後帶着五大魔尊以及天魔師傅,再去尋找豐都聖王,屆時屠殺九曜魔龍,這特麼纔是最關鍵的。

一羣侍女脫掉了自己的衣服,此時也慢慢的進入了水中,看着那十幾個裸體侍女,我特麼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

我趕緊捂着自己的胸口,驚恐的問,你們想幹什麼?!

侍女們都愣住了,當下就回道,幫大人沐浴啊,怎麼了?

我說我靠,這特麼也太高等享受了吧,連沐浴都要女人一起陪伴?幫我搓澡可以,但不準做別的事啊!

幾個侍女撲哧一聲,再次忍不住笑道,大人,這雲中城的一切,都是您說了算,你想幹什麼就可以幹什麼,您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會做什麼的,一切都聽您的。

和美女總裁荒島求生 我想不明白這幫侍女爲什麼就跟一羣女色狼似的,仔細想想,她們沒有服侍過雲飄渺,但就算服侍過,估計也不會感覺多好,畢竟雲飄渺身材不順溜,長的也不帥啊,我不一樣,咱這長相標準的很!

那幾個侍女慢慢的搓洗着我的身子,我背靠在騰龍池的旁邊,靜靜的叼上了一根香菸,侍女們有的捏胳膊,有的捏大腿,還有的幫我捏腳。

此時此刻,我真想仰天長嘯一聲,臥槽他大爺,太爽了!

我終於想明白古代帝王什麼絞盡心思來穩固自己的統治,這他媽絕對是神仙生活啊!我過了一次就差點衍生以後就留在雲中城,哪裏也不去的想法了!

不過,想歸想,九曜魔龍還是要殺的,開天教還是要振興的,我可不能沉迷於酒色,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剛吐出來的時候,擡眼看到我對面那個被我打溼衣服的侍女,她上半身的衣服溼了一大片,此時貼在身子裏,讓她胸前的景象一覽無餘。

我有些尷尬,畢竟是我讓她衣服弄溼的,當下我就對她說道,那什麼,你去換件衣服吧,身子溼着多難受啊,記得以後穿胸罩啊,不然我可扛不住。

那名侍女點頭感激道,謝謝大人,然後就退出了騰龍池。

幾個膽大的侍女知道我脾氣好,不易生氣,就問我,大人,什麼是胸罩?

我靠,我正在抽菸呢,差點被自己給嗆着,我想了好久之後才說,這玩意在我們那個時代是女性專用的,在你們這裏估計沒有,穿上那東西,對女人有好處的。

幾個侍女興奮的問,哇,這麼神奇啊? 魔妃臨門:邪帝大人不好惹 那都有什麼好處,大人你能給我們講講嗎? 我抽了一口煙說道,恩,這個嘛,一時半會說不清楚,等我回到我那個時代之後,我給你們買幾件,到時候送給你們穿。

幾個侍女同時點頭,不過還有一個侍女又問了一句,大人,胸罩是往哪穿的啊?

這個…我支吾了好一會才說,以後再告訴你們吧。

不得不說,在這騰龍池裏洗澡,真心就跟大保健一樣爽,甚至比大保健更爽,臥槽,我可是免費啊,免費不說,天天都能這麼幹,怪不得人人都想當皇帝,真是太他媽爽了。

等我洗完了澡,回到她們給我安排的寢宮休息之時,我竟然發現在我的牀鋪四周都站着侍女,我驚訝道,你們不睡覺嗎?難道就這麼站一夜?

她們連忙對我說,大人,我們兩個小時換一次班的。

我哦了一聲點頭道,都下去吧,趕緊去睡覺吧,不用站崗了。

她們一羣人都愣住了,由於這羣侍女也是剛剛服侍我,還不清楚我這個人的性格,一個個站在原地也不敢動彈,摸不清我是逗她們的還是真讓她們去睡覺。

我說你們愣什麼啊?要是不想走,那你們就搬個凳子坐這也行,一直站着多累人啊,是不是?

我這些話讓她們都驚訝到了根本無法理解的程度,看着她們目瞪口呆但卻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樣子,我嘆了口氣,心說慢慢來吧,這宮殿裏的規矩還真不是一時半會能改過來的。

等我躺到了牀上的時候,我更加感嘆,這特麼四周都是雕龍戲鳳,而且這牀可真他媽大,足夠躺上來七八人都不覺得擁擠,我都在想,要是將來讓婷婷接過來,跟她一起滾牀單,那該是多麼爽啊。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第二天侍女叫醒我,說是有一個人自稱陰陽天魔要找我,被侍女們攔在了外邊。

我本來還是迷糊着雙眼呢,但聽到陰陽天魔這四個字的時候,猛然一驚,立馬就瞪大了眼睛,也來不及等候侍女們慢慢給我穿衣服了,直接套上衣服就衝了出去。

天魔就坐在正殿等候着我,這正殿的名字叫做雲闕殿,很是寬敞,我一見天魔立馬欣喜道,師傅,你怎麼來了?

天魔哈哈笑道,你個小王八蛋現在過的爽啊,當皇帝了,怎麼樣,對現在的生活滿不滿意?

我一擺手說道,滿意個蛋啊,這種生活過多了,還就真的不適應苦日子了,我現在想的就是怎麼趕緊去屠龍。

天魔點頭道,我這兩天就恢復好了,屆時咱們一起去豐都找聖王,然後集合所有能用的力量,咱們屠殺九曜魔龍去。

我也點了點頭說,五大魔尊外加你,臥槽,六大魔尊以及聖王,相信屠龍應該不難。

天魔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你這小王八蛋還挺厲害啊,怎麼收服那五個傢伙的?乖乖,都是魔尊實力啊,跟我不相上下的。

我說也沒什麼啊,就是我救了他們,然後就跟着我了,天魔不信,搖頭道,魔族是論實力的,你救了他們,但你弱的一逼,誰也不甩你。

我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攤開雙手說道,聖王給了我一本修煉典籍,叫做魔皇經。

我剛說到這裏,天魔驚訝道,靠,魔皇經?你修煉了?

我點頭道,是啊,修煉了,怎麼了?

天魔此時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他的臉上一會是驚恐,一會是狂喜,一會是緊張,一會是惆悵,我說師傅你到底怎麼了?我修煉魔皇經不對嗎?

天魔激動道,那倒不是,要知道上萬年來,自從上一任魔皇失蹤以後,就再也沒有出過魔皇了,聖王手中竟然擁有魔皇經,而且竟然還傳給了你,難道他相信你會成爲魔皇?

我不屑道,別逗了,說誰能成爲魔皇我都信,但說我能成爲魔皇,這就不太信了,就我這點修爲,根本不可能的。

天魔擡手說道,那可不一定,想要成爲魔皇,必須是命中註定之人,萬一這一次利用九曜魔龍的鮮血助你成就血魔,說不好你還就真的一躍成爲魔皇呢!

我點頭道,哎,希望吧。

天魔此時起身對我說道,一會你準備一下吧,咱們越快越好,再過兩個時辰就動身前往豐都鬼城,說完,天魔就走出了雲闕殿。

我擡手召喚過來一個侍女對她說道,那什麼,昨晚給我洗澡的那幾個女人呢?你幫我喊一下吧。

侍女一聽我這語氣如此和藹,立馬激動的撒開小腿就跑出了宮殿,不一會那幾個幫我搓澡的侍女就喊了過來。

我說你們讓我的衣服拿到哪了?這一身袍服我穿着不太爽啊,尤其是不穿內褲的感受更是不爽,總感覺空蕩蕩的,涼颼颼的。

幾個侍女趕緊去把我的衣服拿過來,此時已經幹了,她們簇擁着我來到內殿,也算是寢宮吧,開始幫我換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