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就不許她跟你走呢?”

“那我只好強行帶走她了。條件我已經開出來給你了,是你自己不要的。”韓宇聳聳肩答道。

“哼!難道人類中出現這種問題的時候就是這種解決方式?”

韓宇壞笑着答道:“嘿嘿……要是人類,我會選擇帶林珂私奔,等生下七八個娃以後再帶她回來省親。”

“討厭,誰跟你生七八個娃,當我是豬啊?”林珂嗔怪的打了一下韓宇一下。韓宇笑嘻嘻的說道:“你就算是豬,也是一隻美麗的豬,更何況還有我呢,你是母豬,咱就是公豬嘛。”

“嗯咳……”機械皇帝再次咳嗽一聲,提醒韓宇跟林珂說話要注意一點場合。得到提醒的林珂不由害羞的垂下了頭。只要是跟韓宇在一起,林珂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再也不用僞裝掩飾,心裏想什麼就說什麼,因爲在韓宇的身邊,林珂整個人很放鬆,不需要刻意僞裝。

看着與印象中截然不同的林珂,機械皇帝有些納悶,不明白林珂怎麼會像變了個人似的。不過估計跟眼前這個韓宇脫不了關係。

既然韓宇開門見山,擺明了車馬,機械皇帝也沒有再矯情。沉聲對韓宇說道:“既然你把條件提出來了,那我就說了。我不會讓你去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會讓你去做會讓你左右爲難的事情,只需要你去爲我找來一樣東西,我就滿足你的要求,讓林珂跟你走,同時解除林珂身上的禁制。”

韓宇看了看機械皇帝,說道:“你既然說得這麼爽快,看來你打算讓我去找的東西絕對不是可以輕易找到的。如果你有那件東西的下落,那我就答應你。”

“呵呵呵……我要你去找的東西當然會告訴你是什麼?在哪?”機械皇帝笑着說道。

“是什麼東西?”韓宇問道。

“聽清楚了,我要你去拿地靈水晶。”機械皇帝淡淡的笑着說道。

不等韓宇開口詢問,林珂已經臉色大變,失聲叫道:“什麼?地靈水晶?不行,不能答應。”

機械皇帝沒有理會林珂,只是看着韓宇。韓宇看了看林珂,伸手握緊林珂的手溫聲說道:“相信我。”

“韓宇,不是我不相信你,實在是拿地靈水晶這件事太危險了。地靈水晶並不可怕,位置就在這顆星球的地核中心,可守護地靈水晶的守護者太強了。皇帝陛下爲了得到地靈水晶已經派出了三支機械軍團千人隊,可卻連一個機械人都沒有逃回來。你孤身一人,我不能讓你爲我去冒這種險。你要是有個什麼萬一……”

“呵呵……放心,我不會有事,相信我。”韓宇伸手摸了摸林珂急哭的臉頰,柔聲說道。

“喂,考慮清楚了沒有?”機械皇帝不耐煩的催促道。

“我答應,不過你如何保證你言出必行?”韓宇看着機械皇帝問道。

機械皇帝聞言一笑,說道:“我的話,就是我的保證。”

韓宇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瞭解你,所以你的保證我不相信。”

“那你想要怎麼樣?”機械皇帝問道。

“你現在就解除林珂身上的禁制,等我拿到地靈水晶以後,我就會帶她離開這裏。”

“唔……好吧,不過在你回來之前,林珂必須受我監視。”機械皇帝想了想後說道。

“沒問題。對了,把林珂身上的竊聽器給拿掉,我不想在跟林珂說悄悄話的時候還有個聽牆根的。”

對於韓宇補充的條件,機械皇帝滿口答應了下來。或許在機械皇帝的眼裏,韓宇此去估計凶多吉少。更何況就算韓宇真的回來了,機械皇帝損失的也不過是一個人造人,而且還有可能得到地靈水晶,這樣一算,機械皇帝怎麼算都不吃虧。

由於把條件談妥,韓宇的身份便變成了機械皇帝的客人,爲了讓韓宇的行動可以方便一些,機械皇帝特意吩咐爲韓宇製造了一份身份牌,省得韓宇再去搶人造人的。對於機械皇帝的好意,韓宇沒有反對,全盤收下。

大搖大擺的帶着林珂回到了林珂的家,寧平等人一見韓宇帶着林珂回來,不由納悶不已。在他們看來,韓宇這次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爲肯定會失敗,卻沒想到韓宇竟然成功了。

“你是怎麼辦到的?”寧平驚訝的問道。

韓宇得意洋洋的說道:“也沒什麼啦,其實那個機械皇帝還是挺好說話的。我跟那個機械皇帝見了面,然後告訴他我跟林珂之間的感情,機械皇帝被我跟林珂之間的感情所感動,便決定成全我跟林珂……”

“你說話能靠譜點嗎?”寧平沒好氣的瞪着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笑了笑,故作輕鬆的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就是跟機械皇帝談了個條件。對了,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已經跟機械皇帝談妥了,回頭他就會派人裝在你們身上的竊聽器給拿掉,至於你們身上的禁制,得等我回來以後才能解除。”

不等林薇等人詢問,寧平不解的問道:“你要去哪?”

“哦,我答應機械皇帝要幫他去取一件東西,這也是我跟他談好的條件。”

“什麼東西?”寧平問道。

“地靈水晶。”

“地靈水晶?那是什麼東西?”寧平又問道。

韓宇笑着說道:“不知道了吧?孤陋寡聞了吧?讓你平時不好好看書……”

“說重點!”寧平瞪着韓宇說道。

韓宇很清楚,自己要是再廢話,寧平很有可能會拔劍砍自己,這傢伙只要說不過去自己就動手,真不是個好習慣。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韓宇說完這話立刻閃到了林珂的身後。讓寧平想要揍韓宇都沒那個機會。林珂滿臉愁容的對寧平說道:“地靈水晶可以說是我們現在所在的這顆星球的精華所在。機械皇帝想要用這枚地靈水晶作爲他所在旗艦的動力源,可守護在地靈水晶附近的守護者異常強大,機械皇帝派出三撥機械軍團都是全軍覆沒的結果……”

韓宇撇撇嘴,打斷林珂的話道:“那是機械皇帝笨,明知道明着來不行還偏偏要明着來,他不損失誰損失。”

“那你打算怎麼辦?”寧平看着韓宇問道。

“明着不行就暗着來唄。反正機械皇帝又沒有強調怎麼拿,把地靈水晶拿到手給他不就結了。”韓宇笑嘻嘻的答道。

瞭解韓宇的寧平立刻就明白了韓宇的打算,不過還是擔心的皺眉說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韓宇搖頭拒絕道:“不行,你還有別的事情要忙,這回我要單獨行動。”

“……你嫌我是累贅?”寧平看着韓宇問道。

韓宇聞言頓時瞪着寧平怒道:“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我難道在你眼裏是那種齷齪的人嗎?”

見韓宇發怒,寧平便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說道:“既然你不嫌我是累贅,那就告訴我你打算讓我做什麼事吧。”

“嘿嘿……現在不行,這幾個傢伙身上還有竊聽器在。既然林珂身上有,那像林薇這樣的人身上應該也有。現在要是說了,那不就讓機械皇帝聽到了。回頭就剩我們兩個的時候我再告訴你。對了,這個你拿去,留在我身上也沒什麼用處。”韓宇說着將從機械皇帝那裏得來的身份牌交給了寧平。

寧平沒有多問,接過身份牌放好,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行動?”

“明天吧,我總要養足了精神纔好做事。林珂,我要做點吃的,你想要吃什麼?”韓宇邊問邊向廚房走去。

林薇見狀小聲問林珂道:“林珂姐姐,那個韓宇怎麼一點擔心的樣子都沒有啊?還有,竊聽器的事情……”

“是真的,我也不瞞你們,在你們的身上,的確有竊聽器的存在。不過用不了多久你們身上的竊聽器就會被拿掉,這是韓宇在知道我身上被安裝了竊聽器以後特意跟機械皇帝提出來的條件。”對於林珂故意強調的話,林薇等人心領神會,當即附和的說了幾句,以免引起機械皇帝的懷疑。

“陛下是不信任我們嗎?”飛廉沉聲說道。

“好啦,都過去了,不要想,也不要提。”舒生聞言安慰飛廉道。

寧平看了看飛廉跟舒生,又看看聞訊趕來的高山跟蘇婉,不明白他們怎麼還不走,一個個坐在那裏一點眼力價都沒有。

“喂,你們這幫傢伙,想要留下來吃東西就過來幫忙,想吃白食的可沒份啊。”廚房裏傳出韓宇的聲音。飛廉等人相互看了看,起身向廚房走去,寧平頓時恍然。這幫吃貨!

說是幫忙,其實也幫不上什麼大忙,也就是包個蔥,洗個菜,其他的也指望不上他們。要不是有寧平幫忙,韓宇還會更累。

因爲吃了人比較多,所以韓宇並沒有做什麼太精緻的食物,乾脆做了一道亂燉。看着端上桌的大鍋,聞着鍋裏食物散發出的香氣,端着碗拿着筷的飛廉等人眼巴巴的望着韓宇,等待這位大廚宣佈可以開吃。

隨着韓宇一聲令下,開吃。一開始飛廉等人還有點斯文,但跟韓宇和寧平吃飯,斯文的結果就是啥也吃不着,爲了滿足口腹之慾,飛廉等人也顧不上斯文了,跟韓宇還有寧平一樣,大呼小叫的下筷如飛……

一頓飯下來,衆人之間的關係似乎比原來更加融洽了一些。從來沒有吃過什麼好東西的飛廉等人一個個都吃撐着了,坐在沙發上消食。林珂跟林薇還好些,畢竟先前吃過石八方的食物,對於韓宇的食物已經有了一點免疫力,纔不至於像飛廉等人一樣像是一輩子沒吃過好東西似的,一個勁的猛吃,明明都已經吃飽了還不停的往嘴裏塞。

“都起來去外面走走消消食,這樣躺着容易出問題。”韓宇邊說邊將飛廉等人趕了起來。飛廉等人也知道韓宇這是有話要跟寧平跟林珂說,乖乖的起身走出了門,順便把林薇也帶走了。

“林珂,地靈水晶的事情很危險?”寧平問林珂道。

林珂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寧平見狀看了看韓宇,不等他說話,韓宇搶先說道:“你別勸啊,我已經決定了。”

寧平見韓宇態度堅決,便知道再說什麼也沒用,便說道:“好吧,我不勸,那你有什麼事要我去做?”

“嘿嘿……果然是好兄弟,就是了解我。我要你做的事情並不難,附耳過來……”

看到韓宇衝自己招手,寧平頓時感到好氣又好笑,都這個時候了,這個韓宇竟然還有心情跟自己逗悶子,真不知道該說他是臨危不亂還是傻大膽?

寧平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就出了門,除了林珂之外,也就只有韓宇知道寧平去幹什麼了。飛廉等人雖然好奇,但韓宇不說,他們也不好詢問。

對於地靈水晶,飛廉等人所知甚少,還沒林珂知道的多,所以也幫不上什麼忙。好在機械皇帝信守承諾,派人將有關地靈水晶的情報給送了過來。通過機械皇帝提供的情報,韓宇這纔對自己要去找的地靈水晶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地靈水晶並不屬於天材地寶,並不是天然形成。據機械皇帝所提供的情報上說,地靈水晶的全稱應該叫地屬性神魂結晶體,是由在滅神大戰期間被人類所殺的神魔在死後神魂不滅,從而形成的一種擁有純屬性高能量的結晶體。

說起滅神大戰,人類雖然只是慘勝,但終究是勝利者,在付出了難以估量的損失同時,也收穫了大量的戰利品。其中最有價值的,就是神魔死時所形成的晶石。這種晶石內所蘊含的純粹能量極高,以當時人類所使用的需要消耗大量能量的要塞炮爲例,一枚普通神魂晶石內所蘊含的能量,就足以維持要塞炮連續發炮二萬次以上,只是很可惜,當人類世界遭遇機械皇帝那場劫難的時候,神魂晶石大量被毀。那個時候的機械皇帝並沒有意識到神魂晶石的價值,在他眼裏,毀掉對自己最有威脅的東西纔是最主要的,等到機械皇帝醒悟過來的時候,那些人類所掌握的神魂晶石都已經在第一時間被摧毀了。

地靈水晶的發現,讓機械皇帝想起了以前自己曾經犯過的錯誤。不過這次機械皇帝沒有再犯同樣的錯誤,他也明白了地靈水晶是個好東西,有了地靈水晶,他就可以製造更多的強力武器而不用去擔心能源消耗問題。只是想要得到就必須付出,被發現的地靈水晶還真不容易得到。機械皇帝前後共派出了三支武裝到了牙齒的機械人千人隊,可在進入存放着地靈水晶的地下洞穴以後,機械人千人隊便失去了聯絡,一點反應也沒有。

這次機械皇帝之所以向韓宇提出這個要求,只不過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能成有林珂在,不怕韓宇不把地靈水晶給自己,可要是不成,那機械皇帝也沒什麼損失,順便還能把一個不安定因素給解決。

對於機械皇帝的心思,韓宇心知肚明。可不管去取地靈水晶這件事有多大的風險,韓宇都是要去走上一趟的。

在仔細研究過機械皇帝提供的情報以後,韓宇辭別了林珂,獨自一人進入了發現地靈水晶的地下洞穴。

火焰的能力讓韓宇不用擔心照明問題,只是這個地下洞穴的長度卻超過了韓宇的預計。走了將近兩個小時,依然還在狹窄的地道之中。沿途除了一些機械人經過的痕跡之外,也沒有發現任何的戰鬥跡象或者機械人的殘骸。那些機械人所留下的腳印依然整齊,說明這些機械人經過這裏的時候並沒有遭遇襲擊。

兩個小時的路途對韓宇來說並不算什麼。只不過韓宇並不想一鼓作氣的猛衝急進。這裏對韓宇來說充滿了未知,爲了應付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韓宇必須時刻保持充沛的體力。再加上有機械皇帝的保證,韓宇不用擔心林珂會在短時間內出現危險,留給韓宇的時間還很充裕。

喝了點水,吃了點東西過後,韓宇繼續前進。在經過又是兩個小時的前行之後,地上的機械人腳印終於出現了變化,四散的腳印說明那些機械人在這一帶遭到了襲擊,可讓韓宇納悶的是,除了一些戰鬥過的痕跡之外,並沒有發現一具報廢的機械人殘骸。這不應該啊,來到這裏的機械人千人隊要是這麼牛叉,怎麼會就此了無音訊,難道那些機械人千人隊並沒有全軍覆沒,而是進入了地下洞穴的更深處?

想到這裏,韓宇不由加快了腳步。地下的機械人腳印依然不少,只是和先前的比較起來,可以看出這些機械人在追擊。這就說明那場遭遇戰機械人佔了上風,阻擋機械人的傢伙沒有擋住機械人,被機械人打得不斷後撤。可如果是這樣,那爲什麼卻沒看到任何失敗方的殘骸?機械人應該不會在這種時候打掃戰場,而那些失敗的攔截者應該也顧不上去爲自己的戰友收屍纔對。

韓宇再次加快的腳步,他有一種預感,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似乎就在自己的前方。只要自己再快一些,就可以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

一個小時以後……

韓宇隱隱約約聽到自己的前方傳來一陣陣風聲,韓宇放緩了腳步,一邊平復自己的氣息一邊提高了警戒。在朝前走了大約五百米過後,韓宇看到自己前方出現了亮光,韓宇知道,自己是走到頭了,就是不知道一會盡頭的另一端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

說出乎韓宇的預料,其實對韓宇來說,眼前所見的並不是沒見過。地道的出口位於懸崖之上,距離地面少說也有將近兩百米。站在地道口附身朝下看,在懸崖的底部,散落了不少的機械人殘骸。韓宇估計這些倒黴的傢伙一定是衝的太猛,結果一是沒有收住腳,一頭栽了下去。

試着打開通訊器跟外界取得聯繫,結果卻發現除了沙沙聲,別的聲音啥也聽不到。韓宇知道,這是受到了信號干擾。難怪之前來這的機械人千人隊會跟地面聯絡中斷?

韓宇並不是頭一回見到地下世界,所以眼前的地下世界對韓宇並沒有造成多大的思想衝擊。舉目眺望,位於地下世界中央位置的一處火山引起了韓宇的主意。這座火山很大,甚至能夠跟韓宇火焰領域內的那座火山相提並論。圍繞着火山的是數都數不過來的各種奇形怪狀的石頭。其中最讓韓宇在意的,就是位於火山西北方向的那邊石林,韓宇總有一種感覺,似乎聽到那裏有什麼聲音在呼喚自己過去。

機械人千人隊的蹤跡到這裏就再也沒有發現,要說都摔在地上散了架,韓宇不太相信。照機械皇帝的說法,他一共派出了總數三千的機械人,可韓宇看到的機械人殘骸,頂多也就數百具,剩下的哪去了?

石林中並沒有發現有外來者進入的跡象,難道憑空消失了?

就在韓宇考慮機械人都到哪去的時候,忽然就聽到背後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韓宇不動聲色,背對着來襲者,裝作還在思考問題的樣子。

襲擊者猛的撞向站在地道口的韓宇,似乎打算將韓宇衝地道口撞下去。卻沒想到韓宇早就有所察覺,在襲擊者撞向自己的時候,突然往前一躍,飛出了地道口,同時回身看向襲擊者。

又黑又瘦的侏儒。這是襲擊者留給韓宇的第一印象。

襲擊者似乎沒有想到韓宇會突然躲開,一時間收不住腳,一頭栽了下去。韓宇見狀剛想要伸手去救,卻沒想到襲擊者的身體很靈巧,在空中一個翻身,伸腿一腳踹在了懸崖壁上,借力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穩穩的落在了距離最近的一根石柱上。

落在石柱上之後,襲擊者衝着看傻眼的韓宇齜了齜牙,隨後幾個跳躍就跳下了石柱,落在了懸崖底那些機械人殘骸的附近。

韓宇見狀隨即跟了上去,想要看看那個襲擊者到底是個什麼來頭。這動作也太輕盈了吧!藉助石柱跳躍,簡直就跟在飛一樣。

還沒等韓宇落地,先前落地的襲擊者發現了韓宇,隨即伸手抄起一截機械人的大腿,轉身一頭鑽進了石林。韓宇連忙追了過去,可對於這片石林並不熟悉的韓宇很快就被那個襲擊者給擺脫了。

跟丟人的韓宇不死心的飛到了空中,想要在空中找到襲擊者的下落,可這些礙事的石林阻擋了韓宇的視線,除了看到一根根石柱,哪裏還有襲擊者的蹤影?

就在韓宇感到有些鬱悶的時候,位於地下世界中央位置的那口火山開始活動了起來。韓宇知道,這是火山要噴發了,當即便落在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根石柱上,想要看看這個火山噴發的劇不劇烈?

紅色的岩漿從火山口涌出,如同水流一樣流向四周。而出乎韓宇預料的是,隨着岩漿的流動,跟先前的襲擊者一樣的侏儒一個個從石林中跳了出來,爬到了石柱的頂端。讓韓宇感到好奇的是,這些侏儒幾乎人手一件機械人身上的零件,有的是手臂,有的是大腿,更有的是一個腦袋。

韓宇這個外來戶長得實在是跟別的侏儒不一樣。在侏儒們確定自己不會被岩漿所傷以後,紛紛發現了與衆不同的韓宇。韓宇一下子被成百上千的黑色侏儒給包圍了。雙方陷入了僵持……

韓宇一動不動,倒不是懼怕這些黑色的侏儒,只是不想要節外生枝,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而那些黑色侏儒在跟韓宇對峙了片刻之後,似乎就對韓宇失去了興趣,轉而開始對付自己手裏拿着的機械人零件。

直到看清楚這些黑色侏儒的動作之後,韓宇才明白那些機械人都到哪去了。這些黑色侏儒竟然吃金屬,看着黑色侏儒輕而易舉的撕碎手裏拿着的機械人零件,韓宇的心裏不由忠心誇獎道:“好牙口。”

鋼鐵打造的機械人零件在這些黑色侏儒的牙齒面前,就跟煮爛的牛肉一樣,一撕就開。只是鋼鐵這玩意,好吃嗎?

搖了搖頭,韓宇將這個想法從腦子裏趕走,小心提防這些黑色侏儒隨時可能的襲擊。誰知道這幫傢伙會不會在看到自己以後想要換換口?自己可是血肉之軀,就算可以將身體轉化成火焰形態,可被當成一塊骨頭抱着啃,韓宇實在是不想。

不過這些黑色侏儒似乎看不上韓宇,看它們抱着機械人零件啃得投入,韓宇覺得還是不要打擾他們聚餐比較好。悄悄的升空,韓宇打算去那個總像是在呼喚自己過去的石林瞧瞧。那個地方總讓韓宇感覺有什麼在召喚自己?不管是福是禍,總要看過才知道。反正韓宇現在不想跟這幫黑色侏儒待在一塊。

見韓宇要離開,大部分黑色侏儒並沒有在意,依然自顧自的啃着手裏機械人零件。有幾個瞧了瞧韓宇,又看了看自己手裏的機械人零件,似乎覺得韓宇沒有自己手裏的好吃,便放棄了阻攔韓宇的打算。

韓宇一路無阻的離開了黑色侏儒的包圍圈。爲了避免這些黑色侏儒的襲擊,韓宇飛的很高,幾乎都快要碰到這個地下世界的“天空”了。沒辦法,這些黑色侏儒的彈跳力驚人,不升高點韓宇怕被這幫傢伙碰到。而升得高,看得就遠。先前沒有看到的東西,在這個位置就讓韓宇看到了。

在中央位置的火山口裏,韓宇看到了閃光。事出反常必爲妖!火山口裏肯定有東西,說不定就是機械皇帝讓韓宇去找的地靈水晶。想到這裏,韓宇放棄了去可疑石林的打算,準備直接去火山口,先看到那裏面發光的是什麼再說。

想到就做,韓宇當即向着火山口飛去。可出乎韓宇預料的。當他試圖接近火山口的時候,先前對他不管不問的黑色侏儒突然騷亂了起來,一個個在石柱上又跳又叫,對於手裏的機械人零件看也不看一眼。

韓宇感覺這些黑色侏儒是不想讓自己接近火山口,可黑色侏儒越是不希望韓宇接近,韓宇還就偏偏要去看個究竟。那些黑色侏儒見韓宇不聽它們的警告,依然向着火山口靠近。當即就抓起身邊的東西去砸韓宇,試圖阻止韓宇的前進。只是韓宇飛的太高,黑色侏儒扔出去的東西不僅沒有碰到韓宇,反而在落下的時候砸中了不少黑色侏儒,把那些黑色侏儒跟砸得嘰啦鬼叫個不停。

韓宇見狀忍不住笑了笑,繼續向着火山口靠近。而那些黑色侏儒見無法阻止韓宇,似乎也死了心,不再對韓宇吼叫,一個個跳下了石柱,再次藏進了石林之中。這時,火山噴發已經停止,岩漿也已經不再流出。

距離火山口越來越近,韓宇的心情也變得開始有點激動。對於韓宇來說,地靈水晶是隻聞其名不見其身,聽機械皇帝把地靈水晶吹的那些牛叉,馬上就要一睹廬山真面目,有點小激動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出乎韓宇的預料,就在他馬上就可以看清楚火山口內的發光物到底是什麼的時候,火山口內突然冒出了滾滾的黑煙,扶搖直上,直衝“天空”。韓宇的心裏突然沒來由的一緊,感覺到了黑煙中散發的危險。

兩盞如同探照燈一樣的光束自黑煙中出現,筆直的注視着空中的韓宇。韓宇立刻下意識的想要閃躲。可卻爲時已晚,自黑煙中分出一縷,直接飛向了韓宇。韓宇閃身躲避,黑煙雖然沒有碰到韓宇,只是跟韓宇擦身而過,但卻沒想到那股黑煙是如此的霸道。韓宇就感覺身子一木,頭昏腦脹的一頭就往下栽去。

見韓宇栽向地面,黑煙中突然伸出了一條大舌頭,直接就卷向着韓宇。眼看着韓宇就要被大舌頭給卷中,就在這時,數十道黑影自石林內飛出,數道去對付大舌頭,剩下的則去接住了着了道的韓宇。

韓宇勉強睜開雙眼,只來得及看清楚接住自己的是先前自己見到過的那些黑色侏儒,緊跟着就兩眼一黑,整個人就此暈了過去。

當韓宇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石臺上。扭頭一看,在距離自己三四米的位置,蹲着一個渾身黝黑的侏儒。說是侏儒有些不恰當,單論塊頭,眼前這個黑大個蹲着就超過了韓宇的身高,但從外型上看,這個黑大個跟那些黑色侏儒幾乎一樣,所不同的恐怕只有更強壯這一點。

見韓宇甦醒過來,黑大個似乎想要靠近,但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遂待在原地衝韓宇吼了幾聲。

學習一門外語是很重要的!韓宇聽不懂黑大個想要向自己表達什麼,而黑大個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待在原地一陣抓耳撓腮,最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辦法,衝着韓宇大吼數聲之後,轉身跑了出去。

韓宇不解的撓了撓頭,起身想要先觀察一下四周圍的環境。這裏的佈置很像是人類的臥室,只不過很簡陋,除了一張石牀外,就只有一個石牀邊上的牀頭櫃。當然說是石牀只是好聽,在韓宇看來,就是兩塊表面平整的石頭。

不過這裏難道會有人居住?要是真有人,那這人平時吃什麼呀?

就在韓宇感到疑惑不解的時候,先前離開的黑大個回來了,與它一道回來的,還有一個身體乾瘦的已經快要不成人形的老頭。

“這不會是拿來給我吃的吧?”韓宇看着黑大個雙手捧着老頭遞向自己,心中暗道。 “那啥,我不餓,你留着自己吃吧。”韓宇訕笑着對黑大個說道。黑大個聽不懂韓宇的話,又將手裏捧着的乾巴瘦老頭朝韓宇的跟前遞了遞,看樣子送給韓宇吃的決心甚堅。可韓宇還沒口粗的什麼都能吃的地步。

剛想要推辭,就聽黑大個手裏捧着的乾巴瘦老頭出聲說道:“小子,還不趕緊把我接過去。”

“……你是活的?”韓宇愣愣的問道。

“……廢話!快點! 1號傲妻:宮少,別硬來 這個黑大個手上沒輕沒重,再不接過去我就要掛了。”乾巴瘦老頭兇巴巴的對韓宇說道。

只要不是讓韓宇吃這個乾巴瘦老頭,一切都好商量。韓宇伸手接過乾巴瘦老頭,見韓宇伸手接過了手裏的乾巴瘦老頭,黑大個似乎鬆了口氣,重新蹲在了原先待着的地方,眼巴巴的看着韓宇。

“甭理那個黑大個,把我放到石牀上去。”乾巴瘦老頭對韓宇吩咐道。

要是手裏抱着一個大美女,韓宇不介意多抱一會,但乾巴瘦老頭,還是趕緊照他說的做吧。鑑於乾巴瘦老頭的身體情況,韓宇小心翼翼的將乾巴瘦老頭放在了石牀上。可剛一放好韓宇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乾巴瘦老頭似乎停止了呼吸……

“不會這個時候掛了吧?”韓宇心中暗道。倒不是擔心乾巴瘦老頭掛掉,這老傢伙看年紀已經不小了,死了也該值了。可就是不知道那個黑大個要是知道乾巴瘦老頭掛掉之後會有什麼反應,自己眼下身體不適,真打起來可能會吃虧。

就在韓宇胡思亂想的時候,先前似乎停止了呼吸的乾巴瘦老頭忽然長出一口氣,說道:“哎呀媽呀,好險又死了。”

聽這話的意思,這老傢伙出現這種情況已經不是一回兩回了。韓宇回頭看了一眼黑大個,發現黑大個似乎也對乾巴瘦老頭剛纔出現的情況習以爲常,一點反常的舉動也沒有。合着剛纔就韓宇自己一個人自己嚇唬自己。

“不要擔心,我死不了,就是想死也死不了。”乾巴瘦老頭似乎誤會了韓宇,出聲安慰道。韓宇默默的點點頭,雖然乾巴瘦老頭沒有猜中自己的心思,但這個時候,還是不要給這個乾巴瘦老頭過多的刺激。更何況韓宇也想要知道眼前這個乾巴瘦老頭打算找自己幹什麼。

“年輕人啊,就是做事衝動,我都已經暗示你先去找我了,可你就是不聽。要不是我讓黑大個帶着它的後代出手相救,你現在恐怕已經死翹翹了。”

聽到乾巴瘦老頭這話,韓宇納悶的問道:“那個火山裏難道藏着什麼怪物?”

“怪物?呵呵……對,是怪物。那傢伙可不就是個怪物嗎?不光那傢伙是怪物,嚴格說來,我也是怪物。”

韓宇聞言不解的看着乾巴瘦老頭。眼前這個乾巴瘦老頭雖然跟個死人似的沒個人樣,但也只是形象上差了點,說是怪物就有點過分了。

似乎看出了韓宇心中的疑惑,乾巴瘦老頭努力想要給韓宇一個笑臉,但努力了半天,均以失敗告終,也就放棄了笑一笑這個打算,緩緩的對韓宇說道:“我知道你現在心裏有很多的疑惑,但我卻沒有太多的時間給你解釋。你聽好,我需要你的幫忙。”

“……不會是讓我去對付那個火山裏的怪物吧?”韓宇試探的問道。

“你很聰明,除了你,誰也不行。”

韓宇撓了撓頭,指着蹲在不遠處的黑大個說道:“雖然你的信任讓我感動,但我覺得,那個黑大個也是可以勝任這項艱鉅任務的。”

可惜乾巴瘦卻認準了韓宇,微微搖頭說道:“不,除了你,誰都不行。”

“……我能拒絕嗎?”韓宇小聲問道。

“不能,關係到人類的未來……”

“我的天吶,咱能說點實話嗎?別動不動就說關係到人類的未來成不?要照你這麼說,那人類早就被毀滅不知道多少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