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你沒事!「

「沒事!」蕭珩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來,然後看向一臉震驚的沈媒婆和沈靈芝說:「我想起來了!」

我一愣。

蕭珩在水中快要窒息的時候,他看都水裡的一具屍體,和靈華一模一樣的屍體,他忽然變得很鎮定,身體不動后,心情平和后就發現,自己站了起來,而那河水只到了他胸口。

這個時候他看到岸邊的沈靈華沖他笑了下問:「蕭珩,你看到我的屍體了嗎?」

蕭珩忽然睜開眼睛,他想起了一切。

「13年前,我去外公家裡玩,那時候沈靈芝已經死了,並不是和父母一起死的,而是在父母死後不久,被人殺了拋屍扔進了河裡,沈靈芝因為心中有一口惡氣不散的成了水鬼。

一個水鬼,無法投胎,只能找一個替死鬼才能去投胎。

人人都知道沈家有一個沈靈芝,其實大家不知道的是,沈家還有一個沈靈芝的雙胞胎妹妹叫沈靈華,因為沈家的靈媒需要一個傳人,所以沈媒婆選中了沈靈華,沈靈華從小被她的外婆抱走撫養。得知唯一姐姐死了,她怎麼忍心讓她一個人成為孤魂野鬼?

於是你們找了一個替死鬼,那個人就是我,沈靈華將我叫到河邊,然後把我推下了河,本來以為萬無一失,可是沈靈芝卻失手了,因為我帶著的這塊玉佩!」

蕭珩從衣服里把玉佩拿出來,是一塊白玉的龍紋玉佩,背後寫著幾個繁體字,正面是一條龍,光是看著就能感覺到它身上散發的金光,想必是個寶貝。

「這是我出生時爺爺送我的,能夠辟邪驅鬼,所以沈靈芝沒有靠近我,回到岸上,沈靈華乘機打暈我,然後和沈媒婆水鬼沈靈芝,你們三個一起合謀做下了這個局,想讓我把沈靈芝娶回來,簡直是痴心妄想!」

蕭珩憤怒的說。

我看著蕭珩:「這麼說來,沈靈華還活在世上了?」

蕭珩點點頭。

沈媒婆和沈靈芝臉色大變。

「你胡說什麼?」沈媒婆妄圖狡辯。

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蕭然來了,同時後面還有幾個蕭家的族老以及一些有頭臉的華夏大佬。

這個時候,我已經猜出沈靈華是誰了。

果然,很快一個女孩子就被人推了出來,她神色冰冷,好像這一切都跟她沒有關係一般。

蕭檬!

「真正的蕭檬已經死了,這個人就是沈靈芝的妹妹,沈靈華!」

蕭然冷冷的說完,視線掃過眾人,落在在沈媒婆身上停留後道:「沈媒婆,你勾結沈靈華沈靈芝姐妹,欺騙地府,欺騙蕭家,以權謀私,如今地府派人來接你走。」

人群里走出兩個穿西裝的的鬼差,其中一個還衝我笑了一下,我看著他,覺得他有些眼熟,仔細一看我就想起來了,是奶奶帶我去陰婚司的時候那個嘲笑我的工作人員。

鬼差走到沈媒婆身邊,將她手上彼岸花戒指摘了下來。

「不…」

沈媒婆發出一聲嘶吼,隨著戒指的摘掉以及那一聲嘶吼,沈媒婆的容貌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衰老了,足足老了二十多歲,又因為中毒,她的身體很不好,沒一會兒就咽氣了。

她死後沒一會兒,一道白色的身影就飛了出來,兩個鬼差輕車熟路的將她抓住扔進了隨身帶著圓球里。

沈媒婆一死,沈靈芝也變得瘋狂,只可惜我鞭子上劇毒太過於厲害,沈靈芝也沒有多掙扎幾下就被鬼差收伏了。

「放開我…沈靈華救我…是你害我變成這樣的,你必須救我…快救我…」

沈靈芝的聲音消失。

鬼差收走了他們兩,然後對蕭然很有禮貌的說:「蕭家主,我們的任務完成了,這兩隻鬼我們會帶回去處理,至於令公子的婚書,我們會回去銷案!告辭了!」

蕭然拱手:「多謝兩位能跑一趟,改日一定多燒些紙錢給你們!」

「紙錢不必了,我們不收賄賂!」嘲笑我的工作人員說完小聲道:「給我燒幾部手機,再曬燒個漂亮的女紙人就行!」

蕭然會心一笑:「放心吧!」

那鬼差又說:」還有,別忘了充電器!」

蕭然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鬼差這才滿意,然後又朝我笑了一下:「你的業績已經連續五年全華夏倒數第一了!凌鬼婆的英名可是毀了!」

我一怔!

臉色十分難看。

我的確五年沒有生意了。

見我吃癟,鬼差發出一陣大笑,消失了…

「赫雷還是這樣,喜歡逗小姑娘!」蕭然的話緩解了我的尷尬。 第570章或許是她

我才知道原來那個鬼差叫赫雷。

只是沒想到這隻嘲笑我的鬼,后和我做了很的朋友。

送走了鬼差,大家的視線全部都落在了蕭檬身上,或者可以說沈靈華的身上。

「她的容貌…」我狐疑的看著蕭然。

蕭然點頭:「整容了!真正的蕭檬已經被她殺死了!」

「我沒有殺她!」沈靈華突然說。

她瘦了很多,一雙眼睛里全是紅血絲,臉色很不好。

我不由多看了她一眼,這一眼讓沈靈華十分惱火,她冷笑一聲,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她不說話我可以理解,但是她這麼看我,讓我十分不舒服。

「蕭檬怎麼死的?」蕭然問。

沈靈華看了他一眼,不說話。

「你把她殺了?」我問。

「我沒有殺她,我沒有!」沈靈華忽然有些歇斯底里,但是關於蕭檬怎麼死的,她卻不說,最後她只是鄙夷的看著我說:「你是個噁心的女人,你搶了蕭檬的男朋友!」

我沉了眼睛:「你覺得我和景鈺有什麼?」

「不是嗎?我親眼看到他晚上進了你的房間,待了一個多小時!」沈靈華說。

我實在想不起什麼時候景鈺在我房間里待了一個多小時,倒是蕭珩想起來了。

「你說泰山那次?」蕭珩問。

沈靈華不說話算是默認了。

蕭珩很無語。

「我沒有說錯,我沒有…」沈靈華又喊了一聲:「景鈺是蕭檬的男朋友,你怎麼可以搶走,怎麼可以…」她忽然有些歇斯底里。

我看著她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她和蕭檬一樣也喜歡景鈺。後來她遇到我說是喜歡唐楓,其實並不是想通了,是擔心如果她不追景鈺會讓人覺得不正常,但是如果繼續追,又怕景鈺看出破綻來。

只是我很想知道蕭檬去了哪裡,我還記得第一次見蕭檬的時候,那麼陽光漂亮又會替人著想的女孩子,就那麼不明不白的死了,也沒有人知道甚至還被沈靈華不知不覺的替換了。

「回去說!」蕭然知道這麼下去不是個辦法,於是說道。

眾人來就是做個見證,見證完也都回去了。

我和蕭珩慢慢往回走,蕭珩解決了一樁大麻煩,有些精神疲憊的睡著了,我開著車,在想沈靈華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時候她把蕭檬換走的?

這麼想著,我就覺得當初早東北巧遇她的時候真不是個偶然,包括我們發現巫蠱娃娃的事情,以及後來欺騙商璟煜去東北,乘機想早商家立足的耿季輝的事情,這一系列連接起來,處處都有耿季輝的影子。

「我懷疑你們蕭家有耿季輝的人!」我說。

蕭珩正在打瞌睡,聽我這麼一說也瞬間清醒了,剛剛他也在思考,如今我們兩的想法算是不謀而合。

蕭珩當即給蕭然打了個電話,讓他好好查一下蕭家的內部,是不是有耿季輝的人,而且一定得撬開沈靈華的嘴,這個女人應該知道不少的事情,包括突然跳出來讓沈靈芝被蕭珩晚婚,以及散播流言恐怕也有耿季輝的手筆。

看來耿季輝終於沉不住氣了。

很快回到了首都,蕭珩說要睡一覺,我也回了家,拿出手機給景鈺打了個電話,想把這一切告訴他,原以為還是沒消息,沒想到這一次景鈺很快就接通了。

我把事情一說,景鈺那邊沉默了一會兒。

「景鈺?」

「嗯,知道了!」景鈺說。

語氣中聽不出他的情緒。

「你現在在哪裡?」我問。

「首都!」景鈺說。

「我也在首都!」

「那我忙完去找你!」他說。

「…好!」

掛了電話我總覺得景鈺反應有些奇怪,但是也說不出哪裡不對勁,我對景鈺不是很了解,所以也沒有多想。

而這邊的景鈺來首都已經有些時間了,利用這段時間他找到了鳳沉希,只可惜他剛剛來了鳳沉希住的地方,發現已經人去屋空了。

「還是晚了一步!」魏君源從屋子裡出來看見景鈺還拿著電話在發獃。

「怎麼了?」魏君源疑惑的問。

景鈺後知後覺的搖搖頭:「沒什麼!」

他只是想起了一件事,一年半前,當時商璟煜找他,問他有沒有生孩子秘方,景鈺當然有,他就是這麼來的。

一直以來,他也一直想試試自己的這味葯到底管不管用,於是他找到了一個橫死的男嬰靈注入了藥丸中,正要給商璟煜的時候,發現自己身邊還有一隻女鬼,只是他一直不知道女鬼是誰,可是他把葯給了商璟煜后,那隻女鬼也不見了。

景鈺也沒有多想,後來當他看到凌安時,就看出她懷的是雙胞胎,景鈺當時也有一絲疑惑,後來他很快想明白了,恐怕那隻女鬼自己跑進了自己做的藥丸里。

這也是人為的脫離地府的一種讓人轉世投胎的機會,所以景鈺沒有多想,看到溶月那麼可愛,那麼喜歡自己,景鈺覺得這也是自己積善修行的一種回報吧。

可是如今…

景鈺心存疑惑,或許那隻女鬼,根本就是她…

魏君源也沒有多問,他現在心裡著急,妹妹已經失蹤了許久,在找不到她,恐怕會出事。

景鈺走神了一會兒,這才回過神,在屋子裡看了一遍才說:「他們剛剛走了不久,看起來很倉促,或許是出什麼事了!」

魏君源不這麼認為,他做了很多年偵查兵,有著敏銳的觀察力:「我覺得他們是有計劃的走的,雖然這裡很亂,但是你看!」

他拉開衣櫃:「女人的衣服內衣都收走了!」

景鈺看了他一眼,贊同的點點頭。

魏君源打開手機,看了看自己的老式手機,只見上面有一個未接電話,是個陌生號,他就沒有管,過了一會兒,收到一條簡訊,上面寫著:「魏思琪在首都外十里處向峰工廠里!」

魏君源一怔,趕緊給那個電話撥了過去。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傳來一個好聽的男聲。

「你好!」

「我是魏君源,關於我妹妹的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魏君源問。

「我見過她,不過我勸你不要去,因為很危險!」

「我知道,但是思琪是我妹妹,我必須去救她,我們能不能見一面詳細談一下?」魏君源覺得有必要見見這個知情人,省的自己走彎路中陷阱,正好也看看這位知情人是不是靠譜。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最後道:「好啊!」

魏君源掛了電話,抬頭就看見景鈺嘴角掛了一抹笑。

「怎麼了?」魏君源摸不著頭腦。

景鈺笑了笑:「馬上要看見老朋友了!」 魏君源到了首都市內的一家餐廳,景鈺也讓他在自己進去,而他就在對面的一家書店等。

過了好一會兒,一個熟悉的人影才走過來,昏黃的燈光下,這鬼和幾年前一樣鬼鬼祟祟的!

他探頭探腦的四處看了看,這才進了咖啡廳。

魏君源看見進來一個人影,是個長的不錯的男人,但是若是在仔細一點就能看得出,他身上帶著很重的陰氣。

「你是魏君源嗎?」顧離很有禮貌。

「我是,你是…」

「我叫顧離!」顧離自我介紹完然後坐下。

旁邊一桌兩個女生看了他們一眼,小聲議論:「這兩個人一定是gay。」

另一個女生看了顧離他們一眼:「你怎麼知道?第一個女生說:「兩個大男人在咖啡廳約會,不是gay是什麼?」

另一個女生贊同的點點頭,然後小聲的議論他們兩個誰是攻誰是受!

顧離自然聽到了,但是他沒空管。

「你能說說思琪的事情嗎?」魏君源開口。

顧離正要說話,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顧離抬頭,看見一張很熟悉的帥臉,臉上的表情當時就僵硬了。

「真巧啊!」景鈺找了張椅子坐在他們旁邊。

顧離臉色難看,這時候,旁邊那兩個多嘴的女生又開始議論。

「這個好帥,你看我就說吧,一定是gay,三個人一起玩,玩的真開!」

另一個女生贊成的點點頭。

顧離本來心情不好,剛剛那兩個女生還說他長的這麼瘦弱一定是個受,所以他的怒氣一下子就起來了。

他冷漠的撇了一眼那兩個女生,一道暗力使出去,兩個女生頭上的吊燈落了下來,眾人嚇了一跳,短暫的驚慌過後,服務員跑過來對眾人說:「各位,實在對不起,吊燈壞了,我們馬上就換!」

絲毫不理會旁邊兩個憤怒的女生。

顧離也沒往那邊看。

景鈺笑了笑:「你這個脾氣還是不太好!」

魏君源不明所以,好好的吊燈怎麼就壞了,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時候,只聽見顧離冷聲道:「你沒聽到她們說什麼嗎?」

景鈺點頭:「聽到是聽到了,人家只是說個閑話而已!」

魏君源看著旁邊空空的餐桌,一時間臉色有些古怪,他特意挑的這塊地方几米內都沒有人,這兩個人說什麼呢?

他又仔細的看了看,還是沒有人,就在他回頭的時候,就見顧離正直勾勾的盯著他,然後問他:「你難道看不到那兩隻女鬼?」

魏君源一怔。

顧離就知道他看不到,然後他轉身看了一眼旁邊的兩隻臉色憤怒,盯著他們的女鬼說:「滾!」

然後他搖搖頭:「果然是來收屍的!」

魏君源還是沒有反應過來,景鈺看不下去,對著旁邊兩隻女鬼道:「還不快走?」

兩隻多嘴八卦的女鬼此時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這兩下子不是人家的對手,麻溜的跑了。

魏君源咽了咽口水道:「剛剛這是有鬼嗎?」

顧離本來還覺得他是魏思琪的哥哥對他有幾分好感,如今他居然和景唐僧待在一起,他就對他滿是敵意了。

於是他陰惻惻的說:「你說錯了,不止剛剛有,現在也有!」

說完他將自己死時候的模樣露了出來,魏君源是見識過死人的,膽子也大,但是經不住別這麼冷不防的一嚇,當時就立在了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景鈺看著顧離:「夠了,現在救人要緊!」

顧離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很嘲諷的說:「基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