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現在心裏早已經沒有了主意,好在我今天有來草坪那裏,否則恐怕自己跟表哥早跟他們一樣死了。

“我怎麼知道,我現在腦子裏也是一片空白,而我又不是這方面的道士,又怎麼可能知道該怎麼辦,只是我現在最擔心的是晚上回去後,小B又來找我們的麻煩。”

“我覺得我們還是有必要把這事跟警察說一下,我們讓警察幫幫我們……”

“閉嘴,你覺得警察會知道該怎麼辦嗎?別到時候警察沒有相信我們的話,反而還把我們當成神經病。”

表哥一口氣就回絕了我的想法,現在他正在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我見表哥一直來回的走着,也不敢隨便打擾他,因爲我清楚表哥最討厭的就是在想辦法的時候被人打擾。

二十來分鐘過去了,表哥最終也停下了步伐,看到表哥停下了,我立馬起身奔向了前:“表哥,想到什麼好辦法了?”

“我先去局裏請假回老家幾天,還記得我們村子北堂口的那個三叔嗎?”

“記得啊!你是說去找他?”

我睜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別傻了,現在也只有他能幫到我們的忙,不想死的話,我們也只能偷偷的去找他了,記住,這事不能對任何人說起。”

表哥警告了我一番,其實北堂口的那個三叔是一個老道士,只是後來因爲道觀被拆遷了,所以三叔也被趕出了道觀,從而住在北堂口的那一間破爛的屋子裏面,只是我和表哥不清楚爲什麼家裏人都不許我們接近那個三叔,所以我們這次打算偷偷的去見三叔。

“表哥,要是被家裏人發現了,非要打死我們不可。”

一想到父親仇視三叔的目光,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其實我也不清楚父親爲何那麼仇視三叔,似乎像是見了什麼殺父仇人一樣。

“你不說,我不說,我們偷偷的去,誰能發現?除非是你告狀。”

“我怎麼可能告狀呢?”

“那趕緊走啊!難道你想死在這裏?”

表哥最後的話也動搖了我,雖然說父親阻止我跟三叔有關係,但是眼下似乎也只能靠三叔救我們了,至於父親的話,那也只能暫時拋卻腦後了。

表哥帶着我跟局長請了假就回家了,從局裏到老家坐車,一共只需要五個小時,不過好在這一路上都沒有什麼意外發生,所以表哥和我也安全的到達了村子。

“表哥,我們到了。”

我說着還四處瞧看了一番,活像個做賊的一樣,表哥見我沒有出息的樣子,直接擡起腳就在我屁股上踹了一下。

“表哥,你幹嘛啊?”

我不滿的揉了揉自己發疼的屁股,但還不敢跟表哥動手,所以也只能在言語上表露一下自己內心的憤怒和不滿的情緒。

“要走趕緊走,別偷偷摸摸的,丟人現眼。”

表哥冷哼了一聲,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爲什麼就惹怒表哥了,在我看來,我的樣子絲毫沒有什麼可奇怪的,反倒是他,本來找三叔就不對,他倒像是很光明正大的一樣。

表哥發完怒後,忽然沉思了起來,看到表哥沉思,我也想起了一個問題來,我記得表哥以前很少發脾氣的,而且跟我關係也很要好。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自從發生了這件事情後,他現在動不動就愛發怒,而且還總是看我不順眼,或許這就是俗話說的鬼迷心竅吧!我心裏不斷的誹謗着表哥。

表哥和我走了大約二十分來分鐘,終於到了三叔家門口,一到三叔家門口,表哥很快就回過了神來,瞪了我一眼就推開了三叔家的門。

三叔家的屋子雖然破爛,但是前面還是有一道大門的,然後進去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裏面種植了很多中草藥,一看就知道是要拿去賣的。

“三叔,三叔您在家嗎?”

表哥站在院子裏面朝屋內喊了一聲,可是許久都沒有見有人來開門,這一次,而我心裏也不淡定了。

“走,我們進去看看。”

“我們就這麼進去,三叔要是怪罪我們怎麼辦?”

我心裏還是有一點芥蒂,所以並沒有動彈,表哥見我不進去,直接擡起一腳又踹在了我的屁股上面。

“哎呦,我進去還不行嗎?踢我幹什麼?”

我嘟囔了一句,不過還是硬着頭皮走進了屋子,屋子裏面有些昏暗,不過好在很快我們也就適應了,看着家徒四壁,我心裏忽然堵的慌。

雖然說自己跟三叔沒有怎麼說過話,但是也聽不少人說過三叔的事蹟,聽別人說,三叔其實是一個老好人,只是因爲命運不好,所以纔會落魄至此。

“二寶,你去那邊看看。”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表哥叫了他一聲,我急忙收回自己的思緒,朝裏屋走去,可是就在我剛打開裏面的房門時,忽然一個令人驚悚的東西出現在我的面前。

“啊……” 我的叫聲很快就引來了表哥的不滿,他又是提起一腳踹在了我的屁股上面,看着我驚恐的用手指着裏面裏面,表哥忙推開擋在門口的我。

“怎麼會這樣?”

表哥看到了三叔的屍體,沒有想到三叔竟然死在了自己家裏,而且他死的樣子很悽慘,似乎死了有一段時間了,只是因爲他家裏沒有人來,而且也沒有人跟他來往,所以他死在這裏自然是沒有人知道的了。

“看來這次我們真的死定了……”

我心裏那一點活下去的信心也沒了,立刻變得死氣沉沉的,看着我兩眼無神臉色慘白的樣子,表哥嘆了口氣,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的話,那當初我怎麼都不會跟他們去唱歌,更不會去給他們湊人數了。

“罷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們先回家吧!”

表哥扶起跪在地上的我,一步一步朝家的方向走去,雖然說表哥跟我是表親戚,但是我們家都是住在一個村子的,而且還只是隔了兩家,所以回去的方向都是一樣的。

我一進家門,就發現家裏冷冷清清的,老爸和老媽都不在家,這也讓我暫時放下了心來,如果此時老爸和老媽在家了,恐怕一定會問我爲什麼回家來,我可不想費腦子編造一些謊言,因爲每次編造的謊言,都瞞不過父親那一雙嚴厲的雙眼。

“表哥,你怎麼來了?”

“家裏沒有人,所以就來你這裏看看。”

“我爸媽也不在。”

我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表哥也沒有說什麼,直接坐在凳子上面,我們兩人也開始了沉默,誰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就在我和表哥沉默的時候,天上忽然打了一個響雷,嚇得我們兩個都回過了神來,見天快要下雨了,我這纔想起老爸和老媽還沒有回來。

“不行,天都快下雨了,我爸媽都沒有回來,要是被雨水淋着了可怎麼辦?我先去找他們去。”

“我們一起去,順便也找找我爸媽。”

表哥也坐不下去了,他跟我拿着雨傘就往外跑,雖然說現在只是打雷沒有下雨,但是保不定什麼時候就下雨,爲了以防萬一,所以我和表哥還是準備了雨傘,只是當我們跑到田埂上的時候,忽然看到村裏所有的人都在那裏。

“奇怪,他們怎麼都穿着孝服啊?”

表哥看出了奇怪之處,忙拉住了想要朝前跑的我,表哥的心思一向都比較細膩,因此疑心也比較大,所以我的莽撞是他最看不慣的。

“怎麼了表哥?他們就在前面,有什麼疑問,我們過去問他們啊!”

“先別急,等我看清楚了我們在過去,反正我們也不急這一時。”

表哥把我拉了回來,我們兩人走到了灌木叢後面,然後蹲下身子觀察着前方,只見他們圍着一個棺材,而那個棺材竟然是血紅色的,看的人很不舒服。

“他們是在葬人啊!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可是你也清楚,我們雖然說是一個村子裏的,但是還沒有一個人去世的時候,大傢伙都是一起穿孝服的,這也是我覺得奇怪的地方,還有,爲什麼那棺材是血紅色的,我們村子不是一向都忌諱那種顏色的棺材嗎?而且還是在這種天氣下埋葬人,太令人費解了。”

經過表哥這麼一說,我奇怪了起來,看來這件事情,真的還是很令人費解,只是我們一直躲在這裏也不是事兒啊!

“表哥,我覺得我們還是要上前去問個清楚,一直躲在這裏也不是事兒啊!”

“再等等,先看看他們下面想做什麼。”

表哥見我想要跑過去,連忙拉住了我。

“你不去,我去。”

我來了脾氣,因爲我最怕的就是等,可能是因爲性子的緣故吧!表哥是比較沉得住氣的,而我的脾氣是最爲火爆的,所以我根本就沒有表哥的那種耐性。

我朝村民那個方向跑去,表哥雖然生氣,但是眼下也只能跟着一起過去,那些人看到我們跑過來,他們臉色立馬就大變了。

“走,快離開這裏……”

人羣中忽然傳來我老爸的聲音,我聽到老爸的聲音愣了一下,但因爲心裏的好奇,還是繼續朝前跑。

“二寶你趕緊走啊,別過來孩子……”

我老爸叫的越兇,我跑的就越快,我總感覺老爸似乎像是出什麼事情了,而聽到老爸叫的那麼悽慘,我還怎麼可能像沒事人一樣往回跑呢?

表哥也聽到了我老爸急切的聲音,但是他也清楚我的脾氣,如果不看到我老爸安然無恙,我是不會聽任何人勸說的,因此表哥也沒有強行拉住我。

當我剛跑到人羣中的時候,我老爸不由分說的就衝出了人羣,然後一把就推開了我,還狠狠的給了我一巴掌,見我倒在地上,老爸也毫不客氣的就在我身上亂揣着,那種疼痛和突然讓我一時間呆愣住了。 “王八羔子,你可知道你這一亂闖,我們大家都要死,你這個該死的孽子,早知道當初就把你淹死在河裏算了,省的你現在禍害我們村子的人,你這個掃把星,都是你,都是你害得……”

我此時早已經被他老爸仇視的樣子嚇傻了,表哥此時也嚇得站住想要往前的腳步,村民見我破壞了祭祀,臉色也都變得慘白,而且還有一些膽小的婦女,直接嚇得哭泣了起來。

“好了好了,事情既然是沒辦法避免的,那我們也只能聽天由命了,那兩個孩子是無辜的,孩子過來也只是害怕你出事,行了,你送他們離開吧!”

上前阻止我老爸繼續揍我的人是村長,也是表哥的老爸,看到自己的老爸像是老了很多一樣,表哥急忙上前攙扶住了他。

“爹,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還有,爲什麼全村人都披麻戴孝的,還有那一口紅色的棺材?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唉!這本就跟你們無關,你們馬上離開村子,走的遠遠的,以後再也不要回來了。”

“爹,您這是怎麼了啊?”

表哥着急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他老爸是這個樣子,還有就是村民們此時悲痛的神色,而我也覺得奇怪了起來。

“本來我們只要把這口棺材安葬了就沒事了,誰知道你們會闖過來,如果你們不闖過來,那我們村子也不會面臨滅亡的詛咒,唉!這都是報應啊……”

我老爸此時也冷靜了下來,儘管他還是很生我的氣,但是理智也恢復了一些,見表哥一直想要一個原因,他也就給我們講起了村子上個月發生的那件恐怖的事情來了。

天水村本身是一個美麗富饒的村子,雖然村裏的住戶不超過一百戶人家,但是家家和睦相處,當然了,除了那個三叔以外。

這件事情的發生也是因爲三叔,那時我老爸陳風和表哥的老爸武子還有幾個鄉民剛從市區回來,恰巧經過三叔家門口,誰知道三叔家的大門沒有關,而且門也開得很大。

當時我老爸不經意間瞥了一眼三叔的院子,誰知道竟然看到了一個穿着妖嬈的女人在屋裏跳舞,當時我老爸還納悶了一下,所以也就指着那個女人給大伯他們看,大傢伙見三叔家裏的那個女子漂亮,一時就動了歪念。

他們見三叔不在家,立馬就闖了進去,然後把那個女人拉倒了大伯家果園裏面的那一處房子。

只是令他們奇怪的是,那個女子在被他們帶回來的途中,竟然不害怕,反而還一直朝他們笑着,只是那笑容真的讓人慎得慌,現在一回想起來,我老爸還說自己感覺很冷。

雖然說女子的笑容讓幾個大男人害怕了,但是他們此時也被女人的美貌所迷惑,所以也顧不了那麼多,就在他們剛想對那名女子進行侵犯的時候,三叔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了。

“你們這羣畜生,小心遭報應啊……”

三叔激動又氣憤的樣子讓大伯動怒了,他是村長,也是村長裏面的土霸王,如今有好事,又怎麼可能少得了他呢?

而且三叔是外來戶,怎麼說都是低人一等的,所以大伯根本就不怕他動怒,而且此時就算是三叔跟他動起手來了,他這邊還是有好幾個人的,而三叔也就一個人。

“老三,你就把這個女人讓給我們吧!只要這個女人跟了我們,你以後在村子裏我也會好好照顧照顧你。”

“我呸,別仗着自己是村長,還真的無法無天了,別忘記了,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而已,時候到了,誰都逃不了。”

三叔強勢的態度也徹底激怒了大伯,大伯大手一揮,直接讓我老爸他們幾個人羣攻三叔,三叔雖然說做過道士,但是也只是文職的那種類型,根本就不會打人,所以很快他就被衆人打的站不起來了。

“好了好了,你們就別打他了,會打死人的,我跟你們走。”

女人見三叔明知打不過他們,還要死扛,因爲害怕他真的會被打死,所以就連忙阻止大伯他們,也答應了用她自己交換三叔的安全。

三叔含淚看着女人被大伯他們帶走,後來過了一夜,那個女子消失不見了,只是大伯他們在後來沒有一天晚上睡好覺過,因爲他們天天晚上都能夢到一個穿着紅衣服的女鬼。

本來他們也不信邪,但是因爲那幾個人連續死亡後,他們也開始信邪了,當他們找到三叔的時候,卻發現三叔早已經死了,而三叔死後還給他們留下了一封書信,書信裏面寫的都是詛咒的話語。

也正是因爲那些詛咒,村子裏的人也接二連三的的死去,才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村子就死去了三十個人,剛好是一天一個。 這一次,大伯他們也知道闖禍了,所以連忙外出找了一方道士,那個道士說他們這是得罪了厲鬼,所以才被下了鬼咒的,只要用一方紅色的棺材,然後在合適的時間連同那個女人穿過的衣服一起埋葬了,就能避過禍端。

只是那個道士最後還說了一個注意事項,那就是在埋葬的時候,要活着的全村人都去弔喪,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不能在鬼葬的過程中被外人打擾,否則,全村人都要死。

我老爸說完了事情後,我和表哥也清楚了事件的來源,怪不得我們去三叔家裏的時候,發現三叔已經死去多時了,此時也清楚了爲什麼村民都來這裏弔喪,看來這次,我們真的是闖禍了。

“爹,那現在該怎麼辦?要不我們再找找那一個老道士。”

“晚了,一切都晚了,你們兩個趕緊離開這裏吧!這跟你們沒有關係。”

“都是你,都是你那麼衝動的跑過來,都叫你不要過來了……”

表哥一腳就把我踹倒在了地上,我想他此時肯定很恨我,如果不是我沉不住氣跑過來,那事情也不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所以表哥怨恨我是正常的,也正是因爲這件事情,表哥和我在之後的關係也發生了變化。

就在大家互相沉浸在永別的哀傷中時,天空忽然打了一個響雷,伴隨着的還有一道強烈刺眼的閃電,而那個閃電也剛好打在了那口紅色的棺材上面。

雷電過後,大家只聽到“啪”的一聲,緊接着棺材破裂成了兩半,而棺材裏面那件紅色的衣服,也瞬間燃燒了起來,看到這種情景,我忽然想起那道鬼畫符來,看來這次真的要遭殃了。

“看來這次連上天都要滅我們了……”

我老爸嘆了口氣,雖然說他心有不甘,但是眼下也只能接受命運了,見村民們都接接受了命運,我立馬就着急了起來,雖然說我身上中了鬼咒,但是我不信命,哪怕只有一丁點活下去的希望,我都不會束手就擒。

“爹,我們趕緊跑吧!大家怎麼呆愣在這裏做什麼?難道坐在這裏就能想到解決的辦法嗎?”

“兒子,你跟你表哥趕緊走,遠遠的離開這個地方吧!以後都不要再回來了。”

“爹,我不走,你們不走,我也不走。”

表哥此時也勸解他老爸離開這裏,見他老爸依舊不起身離開,索性他也坐在了他老爸的身邊,雖然說表哥已經快二十了,但是依舊是個孩子。

“聽爹說,你一定要跟你表哥離開這裏,你們要好好的活下去,連我們村子所有人的那一份都活下去,爹和你大伯他們是逃不出去的,而你跟你表哥不同,以後你們就知道原因了。”

“不,我不走,我不走……”

老爸一直不肯走,我緊張又害怕,因此忍不住咬住了嘴脣,殷紅的鮮血從我的嘴角流了出來,但是我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只是我此時的心好疼好疼。

“兒子,就算是爹求你了……”

我和老爸在糾纏着,而大伯和表哥也在一旁糾結着,大伯知道表哥的性子,所以直接跪在了他的跟前,大夥見村長下跪了,他們也都跪在了表哥和我面前,大家一起央求我們兩個離開。

看到大夥都在對我們下跪,我和表哥也連忙跪了下去,在這一刻,我也清楚自己闖了什麼貨,心裏也非常的怨恨自己,如果不是自己衝動,那事情也不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都怪我,都怪我……”

我不斷的抽自己的嘴巴,在爲自己所犯的錯誤後悔,如果有可能的話,我真的希望時間能倒回去,這樣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痛苦了,也不會害得大家都白白的喪掉性命。

“好了好了,你們趕緊走吧! 千秋一夙 要是等她來了,你們想走都走不了了,兒子,你帶着你表弟馬上離開,如果你們不馬上離開,那爹就先死在你們面前。”

大伯做好了最後的決定,他隨手拿起地上的石頭就揚了起來,表哥見父親下了死的決心,也沒有別的辦法了,所以只好拉着我離開了村子,只是我們一邊跑,一邊回頭哭着。

就在表哥和我剛走出村子的時候,村子兩旁的山脈忽然合併在了一起,而我們的村莊也被深深的擠壓了進去,就在村子剛消失的時候,忽然一個女人漂浮在了那合併在一起的山上,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景象,我和表哥也都嚇傻了。 1;912;5991;;19;19;19;6;5;5;1;8;1;21;6;9;11;09;;當我們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時過去了,天上此時也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而剛纔我們所看到的那個女人,也早已經不知去向了,表哥和我的性子也在這時發生了改變。

表哥怨恨我,但是卻沒有打我也沒有罵我,只是默默的走在前面,我也是一路沉默,我們兩人沒有哭泣,沒有話,只是籠罩在我們周圍哀傷的氣氛卻從不曾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當我們返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鐘了,只是我們此時也忘記了b的存在,不過好在b也沒有出現在我們面前。

在家裏的這幾天,表哥和我都沒有再遇到那幾個死去同伴的身影,也沒有什麼鬼怪的再來騷擾我們,就這樣,那兩件事情也深深的被埋藏在我和表哥的心裏。

本以爲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可是就在我打算離開表哥家裏的時候,忽然在門口遇到了一位穿着中山裝的中年男子,那名男子直接擋在了我面前,而且指着我出了我的命運。

本來我也不相信那些什麼算命什麼的,但是經歷過那幾件事情後,而且眼前的男子又出了我以前的事情,所以我不得不相信那個男子的話。

“大叔,那您能幫我嗎?”

“孩子,大叔只能幫你續命,本來你是活不過二十歲的,但是看在你命裏還有一絲轉機,那大叔就幫幫你,不過你要記住,大叔幫你續命後,你雖然能活到老,但是你一生中都不會有大富大貴的命運了,一生的財富,也只能維持你的生活,你可要想好了。”

“謝謝大叔,我想好了,錢再多,也買不來性命,而且要那麼多錢,又能有什麼用處呢?錢財也換不回來我們村子人的性命。”

我一想到村民們,心裏又開始哀傷了,我清楚自己不是什麼硬漢,也清楚自己怕死,所以毫不僞裝自己,或許也正是因爲我的這一份真實,因此大叔纔會答應幫助我。

“從今以後,你不能再用陳二寶這個名字了,以後你就叫陳庚吧!這個名字雖然也比較俗氣,但是也剛好壓制住你的衰命,這個名字雖然不好聽,但是對你沒壞處,反而好活下去,而且也長壽。”

我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不過想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雖然我這個名字讓人很尷尬,但是總好過賣姓吧!而且名字也只是一個稱呼而已,叫什麼又有什麼區別呢?而且叫陳庚這個名字,也會讓我淡忘一些以前的事情。

既然都決定好跟以前告別了,那就連同名字一起丟掉吧!這樣也算是我的重生了,大叔見我接受能力很強,也欣慰的笑了笑,隨手隔空畫符,然後把那道虛空的符貼在了我的命門上面。

當我的命門上被貼了符後,我頓時感覺渾身都熱乎乎的了,不再像之前總感覺一絲陰寒,而且也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死亡氣息。

我對着大叔磕了三個響頭後,大叔就走了,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遇到過那位大叔了,只是心裏默默的記住了大叔的名字。

表哥爲了忘記自己內心的傷痛,就報了很多特種訓練,而我也因爲害怕家裏的那一位,所以依舊留在表哥家裏,好在表哥因爲參加訓練,所以也很少回家,這樣也避免了彼此的摩擦。

本來今天出來是想買點東西的,但是經過自家門口的時候,還是心翼翼打開門進去看了一下,可是當我剛進門後,那個紅色的陶瓷娃娃又發出了淒厲的鬼笑聲,嚇得我撒開退就跑回了表哥家裏。

“大白天的,你見鬼了啊?”

見我一副受驚嚇的樣子,表哥沒好氣的就了一頓,我沒有想到表哥今天會回來。

“表哥,我家裏的那個東西還在,怎麼辦?”

“能怎麼辦,要麼你死,要麼我們一起死,你覺得我會選擇哪一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