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哥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啊!”

“蒼狼嶺!”哥哥很乾脆的回答道。

我嗖的一下坐起來臉色大變道:“我們趕緊出林,不能在這裏呆了,這裏有魔鬼有蒼狼…!”

哥哥卻張大着嘴,臉色煞白看着我的身後。

我心頭一緊趕緊轉身回看,在三丈之外巨狼北風靜靜的看着我們,而在北風背上坐着一個身披麻布的巨嘴獠牙塌鼻突脣的魔鬼。

魔鬼用渾濁的黃眼珠一動不動的盯着我們,就像老虎盯着兔子。

我頓時心驚膽戰冷汗直流。

“喋喋喋,我好久不來林子外圍來轉,居然有這麼多人送上門來,北風,抓住十幾人就行了,不要把他們嚇住,要不然以後就沒有人敢進來了,到時候我也就沒有食物了!”魔鬼盯着我和哥哥,舔了舔嘴脣慢騰騰的說道。

“啊嗚嗚!”北風喊了一聲,周圍一陣風響,幾百只蒼狼向追兵那裏跑去,有上百隻向我和哥哥圍過來。

哥哥緊張的拔出刀來,我伸手緩緩按下哥哥手中的刀,魔鬼雖然很殘暴,但是他很聰明,對他表示善意的人,他一般不會那麼快殺死 葉峰剛剛進入水潭中,就在水面上看到了許多根枯木,他沒有在意這些枯木,而是抬頭看向了岸上的黑袍女人,疑惑的問道:「你究竟想讓我做什麼?」

「當你知道我為什麼讓你下去的時候,你就可以上來了。」黑袍女人不再多說什麼,身子一掠,盤坐在了白狐背上。

白狐轉身走入了樹林深處。

「你要去哪裡?」葉峰高聲問道。

黑袍女人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說:「去我該去的地方。」

「你就不擔心我出來嗎?」葉峰問道。

「你出不來……」白狐和黑袍女人的身影同時消失在了樹林深處。

葉峰本想試著離開水潭,可是讓他吃驚的是,他剛剛飛起來,水潭上方的天地元氣就鎮壓而下,把他壓回了水潭中。

「她究竟想讓我做什麼?」葉峰皺起了眉頭。


就這樣,他被困在了水潭中,一天之後,他把整個水潭都翻遍了,可是依然沒想通黑袍女子為什麼要讓他進入水潭。

黑袍女子說過,想不通為什麼進入水潭,就沒辦法離開水潭。他一天想不通,就會被困一天,十天想不通,就會被困十天,一年想不通,就會被困一年……

就這樣,又過了兩天,他依然想不通。


他深吸口氣,盤坐在了水面之上,進入了初級入靜,只有入靜才能讓心安靜下來。只有徹底的安靜下來,才有機會想通。

「想不通的話,就索性不要去想,或許當你再回頭看你原先所想的事,你忽然就明白了!」獅爺的聲音忽然傳入了他的耳中。


聞言,葉峰深吸口氣,沒錯,既然想不通,那索性就不去想。

他不再想其他事,而是運轉吞噬道種,吞噬自己體內和識海內的魔氣!

令葉峰意外的是,吞噬了魔氣之後,吞噬道種釋放出的吞噬之氣居然變強了不少!

三天之後,當他把體內和識海內的魔氣吞噬完的時候,他的實力終於又恢復到了巔峰。

「等從這裡出去后,得馬上去找天鏡前輩和枯木前輩,為他們吞噬魔氣!」葉峰自語,天鏡先生和枯木道人也受到了魔氣的折磨,尤其是天鏡先生更是施展了「畫地為牢」,受到的反噬更強。

深吸口氣,他緊接著又修鍊起了《千流心典》,他現在已經擁有第五重心力,但是和中央聖域的天驕來說卻有些差距,中央聖域有些天賦果然的天驕,在陰陽境的時候就修鍊出了第六重心力。

想要突破萬象境,不僅需要進入高級入靜,還要修鍊出第七重心力。

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大部分人沒有突破萬象境的武者,或是因為無法達到高級入靜,或是無法修鍊出第七重心力。

葉峰已經達到了中級入靜,想要達到高級入靜,還需要一段時間,也需要一些機遇與頓悟。但是他的靈魂力很強,想要修鍊到第七重心力,卻並不是難事。

他用靈魂力控制心力,把心力分成了一千份,然後開始淬鍊這三千份心力。

五天之後,他停止淬鍊心力,把心力融合成了心力種子,隨著他的心臟跳動起來,一股強大的心力從心力種子流出,流遍他的全身。

他一拳轟向前方虛空,空氣撕裂,氣爆聲不絕,水面上的那些枯木也被他的拳勁震碎了不少。修鍊成第七重心力之後,他的力量比以前提升了數倍。

他並沒有因為修鍊到心力第七重而興奮,因為他被不遠處水面上的枯木吸引了!

不遠處水面上,其中幾根枯木上,浸泡在水面的部位居然生出了嫩芽。

他再往更遠處瞧去,一些枯木早已經枝繁葉茂,他隱隱撲捉到了什麼,但卻有很模糊。他繼續看向更遠處,只見岸上有幾株大樹已經枯萎,烈日照射下,一些枯木燃燒起來,緊接著整株大樹都燃燒起來。

熊熊烈火很快就把大樹燒成灰燼,化作了塵土。

忽然,一陣狂風席捲而來,把灰塵吹走,也把地面上的泥沙颳走了一大部分。狂風卷過之後,葉峰看到了埋在地下的一些金色顆粒。

「黃金……」葉峰自語:「這一切都不可能是巧合……這就是她想讓我看的嗎?」

「你創造了這一切給我看,目的是什麼……我想我應該明白了。」

葉峰閉上了雙眼,又自語起來:「你想告訴我,水可以生出木,木可以燃燒成火,然後火便化作了塵土,塵土積澱之後會化作黃金……陰陽化五行,五行相生,這就是你想讓我想通的東西!」

自語間,他身前的天地元氣緩緩流轉起來,化作了陰陽兩種元氣,緊接著生出了水屬性元氣!他已經領悟了陰陽五變的其中三變,自然能讓陰陽二氣演化出水元氣來。

然而,雖然之前他並沒有領悟出木元氣和金元氣是如何變化來的,可是此刻他卻用水屬性元氣演化出了木屬性元氣!

這就是黑袍女子想讓他想通的道理,正是因為他頓悟了,所以他才能以水生木!

緊接著,他又演化出了其餘三種屬性的元氣!

「轟!」

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動蕩起來,朝著他倒卷而去,流入他的體內,流入他的丹田,他的丹田內伸出了一冷一熱兩道氣流,熱氣率先流遍他的全身!

他開始經歷陰陽五變的第四變和第五變!

陰陽五變的時候,他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根本無法運轉吞噬道種,所以,他只能靠他自己的意志力去抗衡寒氣與熱氣!

一旦他成功的挺過去了,他就可以直接越過陰陽境後期,達到陰陽境大圓滿!

轉瞬之間,他的皮膚就被熱氣燒的乾癟下去,整個人就好像一具乾屍一樣!

這個過程,誰也不知道會經歷多長時間,即便此刻在樹林深處看著葉峰的黑袍女子也不知道!

「我能做得就這麼多了,接下來能不能挺過去,就得看你自己了……」黑袍女子自語:「第四變和第五變一起,即便你的肉身再強,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忽然,黑袍女子自言自語的說道:「你想讓我幫他?」

「我已經幫過他一次!」黑袍女人忽然冷笑。

「你說再讓我幫他一次?」黑袍女人冷笑道:「我憑什麼再幫他一次?他和我有什麼關係?」

「不幫他你就和我同歸於盡?」黑袍女人冷哼道:「你在威脅我?」

「好!我答應你再幫他一次,你記好了,這是最後一次!」黑袍女人冷冷道:「陰陽第四變和第五變同時開始,他幾乎必死無疑……不過要救他,卻也難不倒我!」

話音剛落,黑袍女人隨手一抓,一道道綠色的氣體從四周圍的大樹上散發出來,飛到了他的手中。轉瞬之間,方圓數十丈內的樹木就枯萎了下去,而那黑袍女人的玉手中,居然出現了一顆雞蛋大小的綠色珠子。

驀然,綠色珠子從黑袍女人手中飛出,穿過樹林,飛到了葉峰身邊,極速旋轉,一絲絲綠色的氣體鑽入葉峰體內,使得葉峰原本已經失去生機的身體,漸漸產生了生機!

若沒有這些生機,葉峰九死一生,幾乎不可能挺過去!

有了這些生機,葉峰像是在沙漠中找到了水源一樣,堅持的時間越來越長!

當他身上的熱氣緩緩消散的時候,居然已經過去了十三天!

他的皮膚脫落,生出了新的皮膚,像是重生了一樣。然而緊接著,他丹田內的寒氣突然流遍他的全身,把他凍成了一個冰人! 我把自己身上的所有吃的東西都掏出來,放在前面,強自鎮定道:“山神大人,我們是不小心路過此地,還被人追殺,我願意爲你做任何事,請你放過我們,或者,放過我兄長,我會對你有用的!”

“喋喋喋,你倒是個…大膽又識相的人,但是,我不需要你對我有用,因爲,人類從來都不是個好東西,你現在心裏一定在想怎麼殺死我吧…唉、我的鈞兒就是不聽我的話,不知道是被人抓了,還是死了,他是太輕視你們人類了!”魔鬼望着遠方慢騰騰的說道。

我聽的手腳冰涼,這個老傢伙很聰明,看來是不給我們一點點機會,實在不行,我就放手一戰,讓哥哥逃離,我可能在他手底下過不了十招吧!

“不過,看在你還算聰明的份上,我允許你們和我談談話,我都好久沒有和人說過話了,你們隨我走吧,北風,放開他們!”魔鬼又轉過頭說道。

北風吼了一聲,圍住我們準備攻擊的狼羣像潮水一樣緩緩退去。

北風不停的用眼睛打量着我,兇光閃閃。我突然醒悟,北風怕我告訴老魔鬼他殺死千鈞的事,所以它想殺人滅口,如果不是老魔鬼在這裏,恐怕北風會親自出手殺了我。

“走吧!”老魔鬼對北風說道。

北風馱着老魔鬼向林子深處走去,我拉着哥哥緊緊跟着,哥哥看我的眼神,盡是佩服,也許他想不到膽小怕事的我怎麼變得這麼鎮定了吧。

走了兩個多時辰,走到一個乾燥的山洞前,老魔鬼從北風身上跳下來,走進山洞,北風的身影也一晃消失,老魔鬼走路的樣子一瘸一拐的,似乎是受傷了。

“你們也進來吧!”老魔鬼在裏面喊道。

我和哥哥只好走進去,老魔鬼坐在一張石牀上,他的牀上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都是質感極好棱角分明寒光閃閃精緻無比的東西,似乎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老魔鬼道:“我叫千什,來自你們想不到的一個世界,貧瘠又高度文明的一個世界,我是來探險的,卻被永久的困在這裏了,唉,卻被你們這些螻蟻稱爲魔鬼!”

他又道:“你們是軍人吧,你們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這個恢復中的世界這麼的美好,卻被你們無病**的戰爭搞得烏煙瘴氣,這麼下去這個世界遲早還會被毀滅…也許,這是老天在給我們機會啊,老天在重新選擇這個世界的主人,老天想讓我們來拯救這個生機盎然的世界的,你們,真是又無知又弱小啊,我的定位儀呢!”

說完他在石牀上的一大推東西中翻找起來,找了幾下摸出來六個巴掌大的小盒子。

魔鬼醜陋的面孔皺了皺,按了幾個盒子幾下,盒子上紅色的燈光不斷閃爍着,只有一個盒子閃爍綠光。

魔鬼喃喃自語道:“信號還是很弱,轉接裝置還是沒有進步啊!”

魔鬼把鐵盒子放在一個透明的盒子裏放在一邊。

我忍不住道:“山神大人,這個是什麼東西啊!”我覺的這個東西和大山師伯還有張謙師叔拿的那個鐵盒很像。

魔鬼看了我一眼道:“這個世界發生的變化很奇怪,很深刻,本來是普通功能的東西,拿到這裏以後竟然會發生超出科學規律的變化,這是接收和釋放信號的儀器,可以在任何地方定位,這個綠光和紅光本來是毫無作用的指示燈,但在這個世界裏變得太奇怪了,綠光可以治病,紅光可以殺人…真是個令人驚喜的世界啊,可以告訴你,這個綠光表示我們的軍隊已經知道我的位置,只要我們信號轉接器修復了,這幾個盒子上的燈全變綠了,我們的飛船就會來到這裏,但是現在信號很弱,他們找不到這裏,但這也只剩下時間的問題了,或許三天後他們就能來,或許三百年…!”

我倒吸一口涼氣,雖然不明白他的話,但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們世界的人要來到這裏。每個盒子上有三個燈,若是三個燈全變成綠色,是不是他們的人就要來呢?

我又道:“山神大人,你們來這裏做什麼,飛船是什麼?”


“喋喋,我興致好,就和你們多說一點,我們的世界,就是被你們毀壞過的世界中的一個奇蹟,就那麼一點點地方沒有被高凝核彈毀掉,我們就在那裏生存了下來,我們繼承了你們祖先的所有智慧和科技,在那個彈丸之地生活了三千多年,現在那裏被我們開發的變成了鋼鐵城市,沒有任何資源了,那裏沒有任何的有機物可以產生,我們面臨着飢餓疾病和死亡,但被火焰山擋的死死的哪裏也去不了,最後,在我們將要絕望的時候,科研所研究出了不怕地火的耐高溫材料,並且成功的運用到了飛船上,我作爲最高指揮官,帶着家人進行了試飛,飛船良好的性能讓我大喜若狂,我本想穿越火焰山的,可惜飛船還是出了故障…!”

“我的家人都喪生了,除了千鈞,我也被你們這個世界的高手當成怪物打傷了,你們看吧,二十年了這個傷還沒有好!”老魔鬼說着掀起了自己披在身上的麻布。

麻布一掀開一股腐敗刺鼻的臭味直衝鼻腔,老魔鬼的胸口赫然是一個拳頭大的洞,可以看見裏面的猩紅的臟器在跳動,洞口的腐肉外翻發白,散發着陣陣惡臭。

魔鬼自己看了下也皺眉趕緊用麻布蓋住了,似乎他也不願意看見這恐怖的傷口。

魔鬼繼續道:“但那個高手也被我打了一槍,也就是你們所謂的火神,但我的是小手槍,他不知道死了沒有,可能我們世界的鐵器對你們這個世界的人還是有很大腐蝕性的,他就算活着,也會和我一樣慘吧…你們身上噴出的火,對我們的體質有很大的傷害,甚至不能治癒,本來我們是被你們的祖先用各種藥物試驗後生存下來的最強生物,我們的血液除了一些特殊的疾病基本對其他病種免疫的,但對你們體火的傷害簡直是毫無辦法,我這個傷二十年了,吃遍了這幾千裏大山裏的所有草藥都不見效…可是天生萬物相生相剋的,就在我快要死的時候,吃了幾個鈞山人後,特別是鈞山女人後,我的傷竟然不再惡化,哈哈,原來平原人燒的傷鈞山人便是解藥哈哈哈,天不亡我啊……我最後發現,平原人之所以會噴火,是因爲他們在一直在輻射區,他們頑強的生活了下來,經過三千年的進化,他們漸漸的適應了輻射併發生了變化,當體內的輻射積攢到一定程度,他們身體就會生出火來,通過鍛鍊和戰鬥這體火還會越來越凝練和高溫,他們也會更聰明和更適應這個世界!”

“但是,鈞山人所在的地方是輻射基本消散的地方,當年核彈爆炸較少的地方,鈞山慢慢的恢復成原來世界的樣子,四季分明日月燦爛,而鈞山人也逐漸恢復成他們祖先的樣子,他們變得更加堅韌和聰明,喜歡動腦筋,他們 的血液也在逐漸變成鮮紅色,他們變得比你們更聰明,遲早,這場戰爭的贏家是他們,他們還找到了你們祖先留下的槍械基地,找到重機槍了,似乎他們快要自己造出來了吧,唉,冷兵器時代的末日到了,白癡一樣的平原人會被鈞山人殺光…但是,我來了,鈞山人和平原人會變成我們猿人的奴隸,就如同當年我們的祖先做你們祖先的試驗品一樣,哈哈!”

我似乎看到平原人和鈞山人被成羣的魔鬼肆意屠殺的場景。

魔鬼突然盯着我道:“我從你的身手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似乎是猿人血液的味道,是不是我的筱兒或者鈞兒被你吃掉了,猿人的血液是極其強悍和霸道的,會很快改善你的體質,讓你變得強壯無比,唉,我可憐的筱兒至今都不肯原諒我,因爲我吃掉了她的媽媽,他是我和一個鈞山女人生的……!”

我心裏一慌道:“我沒有,我不認識你說的人!”

但我說完後快速伸手打出三道凝華成針大吼一聲道:“哥哥快跑!”

老魔鬼陰惻惻的笑了一下,伸出長滿長毛的大手一揮截住兩道凝華成針道:“哦,什麼暗器,挺突兀的!”但馬上魔鬼臉色一變吼了一聲,他的手中紅光一閃三道凝火成針炸裂,他的手掌一下被炸飛,紅火將他身上披的麻布點燃,火苗騰然升起。

哥哥撒腿跑出洞去,我也轉身撒腿狂跑。

我剛跑出洞外魔鬼的聲音就出現在我身後,“螻蟻,你敢傷我,我要一口一口把你吃了!”

我猛的頓住腳步回身狠狠一拳打出,這是內家拳中最厲害的一招,我這一拳不但含了強勁的內勁,還有一股凝火。

“餘澤小心!”一個聲音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