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休息一天,明天晚上再去。”

胡狼第二天又去了阿拉古山,這次他換了個地方。埋伏在雷場西側。那邊有個制高點,可以俯視國與中國一側的情況。

閒暇時光,跟周嫺通電話。我氣呼呼的對周嫺說:“艾十三是不是草木皆兵小題大做了?”

周嫺噗嗤一笑說道:“草木皆兵的人是你!人家是邊防一連的指導員,那是他的工作。再說你不是一直惦記着黑蜂嗎?”

我半天沒說話。

周嫺小心的問:“是不是我觸及到你的痛處?”

我說:“這難道不是你的痛處?”

周嫺也陷入沉默。

我說:“抓住黑蜂是必要的。在沒有看見黑蜂的屍體之前,必須相信他還活着。我們不能因爲和平,就忘記了以前。你難道忘記了,阮世雄的怎樣報復周政委的?還有蘭蘭。”

周嫺幽幽地說:“你還沒忘記蘭蘭?”

我說:“你難道忘記了嗎?”

周嫺不說話。

一連進入13號雷區的第十天,艾十三已經把雷場分佈圖畫出來了,做成了TPP,在值班室進行投影講解。

我們在值班室坐着看。

參加會議的,都是各班班長、排長,還有連長副連長副指導員,炊事班長也列席了會議。

艾十三指着不斷變化的雷場分佈圖說:“經過一個多月的偵測與監控,現在雷場的排列情況已經弄出來了。大家跟着我看。這是40年前,F軍區檔案處留下的地雷分佈圖。”

屏幕上出現了一張發黃的照片。

“這是5年前,19師工兵連留下的地圖。上面顯示,邊境線我方一側,也就是13號雷區,被我軍工程兵清理過一遍。我曾經走訪過老兵,他們說13號雷區我們這邊已經沒有地雷了。可是現在爲什麼發現了地雷,還有老鄉被炸死。老鄉養的羊也被炸死兩隻。”

“是啊!很奇怪。地雷明明被排除了,爲什麼死灰復燃?”值班室出現了交頭接耳與竊竊私語。

“大家再跟着我看現在的地雷分佈圖。再看看邊境戰爭期間地雷的面積。你們是否覺得,地雷像一雙腳一樣,從國走到了我們境內。其縱深距離已經大大超過了邊境戰爭佈下的雷。”

“是啊是啊!真是活見鬼!”有的兵發出驚訝的聲音。

我一直在看艾十三講話。

我發現艾十三越來越聰明瞭。居然用這種的方式把雷區講解的淋漓盡致。

我不得不承認,我已經站到艾十三那邊了。

這件事的確很詭異。的確值得警惕。

地雷爲什麼會移動呢?

難道長了腳?

我搖搖頭,一臉的苦笑。

會議結束後,本來想找艾十三雷諾好好談談,要求他們重點關注這件事。如果需要上級幫助,我給予重要支持。沒想到戰區司令員辦公室打來電話,請我立即回去一趟。

是啊!走了一個多星期。戰區機關怎麼會沒事呢?

回到戰區機關,就被別的事情纏身了。也無瑕再想那奇怪的雷陣。

我相信阿拉古山有雷諾艾十三盯着,就不會出現什麼問題。

雷諾和艾十三代表着我軍新生代的基層軍官。他們年輕,有學歷,做事情專注執着,幹什麼也跟前輩軍人一樣不怕苦累。我相信我軍有他們這些年輕人,前途一定會更加美好。

回到戰區機關的當天,總部下了一道命令。命令西南戰區指派一支部隊參加一個月後的中俄聯合軍演。軍演代號爲“英雄使命”。

這是一場涉及反恐的軍事聯合演習。地面部隊的規模只有一個連,空中力量不超過4架戰機。由於時間緊,又是涉外軍演,所以要求我親自帶隊參加。 1018 最後的槍聲 11

1018:最後的槍聲

回到工作崗位上一忙就是一個星期。直到有一天,胡狼通過電臺發來消息:雷諾被地雷炸傷了!

我這才記起13號雷區的那些事。

“怎麼會炸傷呢?嚴不嚴重?”

19師很快把事情報上來了。一連在排爆的過程中,觸及了另外一顆雷,當時就爆炸了。幸虧雷諾等人閃的快。不然就發生重大的傷亡。

彙報一連的事是林達。

林達解釋說:“一連的官兵在排除地雷中,嚴格按照操作規程進行的。是剛剛排除地雷的土地憑空冒出了一顆雷,這才把雷諾炸傷了!”

這有些難以置信。

排雷的事我見過很多,原來也經常動手去排。是不會出現遺漏的。怎麼會排過雷的安全區會冒出一顆雷呢?這也太奇怪了吧?

責令19師去查。無論如何再也不能有傷亡了。並且,還命令艾十三雷諾把事情說清楚。這雷區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

林達回到師部,很快進行了調查。

調查結果也出來了。艾十三一直在研究黑蜂的案例。用計算機技術跟心理學、特種戰相結合,做了一個軟件,輸入黑蜂的性格特徵以及作戰方法,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如果黑蜂還活着,他就會在阿拉古山13號雷區出現。

一個電腦軟件,一個冷冰冰的計算機,還能揣測出黑蜂的意圖?我也是醉了。

林達也說:“這簡直是天方夜譚的事!”

大膽狂廚 詢問了一下軍事學家,他們都搖頭,說這是絕無先例的事情。計算機怎麼能模擬出人的思維呢?特別是特種戰,人在戰場上做出的選擇受各種環境影響。如果能揣摩出敵人的意圖,豈不是百戰百勝?

至於阿拉古山13號雷區平白無故出現地雷。資深專家給出了結論,地雷是隨着地殼變動而發生了偏離。還有一些氣候影響,也能導致地雷能走路。比如洪水沖刷,泥石流,山體塌方等等。

最後一個問題很關鍵:排除過地雷的安全區爲什麼會再次冒出地雷?有可能是工兵緊張導致的。因爲在排除地雷的過程中,精神高度緊張,不排除產生幻覺。

19師將以上的結論發到邊防團,邊防團又下發到一連。遭到阿拉古山一連全體官兵的抗議!

一個基層邊防連抗議師部團部,乃至戰區機關,這非常罕見!雷諾從醫院跑出來,跑到團部跟喬三郎拍桌子。

他吼:“如果發生了意外,13號地區再次發生了傷亡。誰負責?”

喬三娘無法回答。

沒辦法,只好帶着雷諾去了師部。

林達親自接待了這個小小的連長。

林達說:“13號雷區,師部會排專門的工兵連處理。畢竟是專業的設備,專業的人。你們一連協助就可以了。”

雷諾質問:“出了事怎麼辦?誰負責?”

林達火了。“會出什麼事?”

“我們說過,雷陣很詭異,雷陣能隨着時間與氣候發生變化。貿然進入會有巨大的危險,外來的工兵連根本不瞭解,發生傷亡誰負責?”

“你這是威脅上級懂嗎?”

“沒有!我們不是在威脅上級。我們作爲駐守在邊境線的連隊,要對部隊負責,也要對國家負責!更要對戰友的生命負責!”

“雷諾,你這是杞人憂天!”

“行!師長,如果在排雷過程中,出了事故,你將爲此買單。我不會服氣的,那樣的話,我們會告到上面去的,無論你是師長,還是戰區司令員,都會爲此吃不了兜着走!”

雷諾的話傳到我的耳邊,我深爲震驚。沒想到雷諾會爲了雷場的事,跟我們撕破了臉皮。

一個小小的連長跟團長鬥,跟師長鬥。這簡直是不要前途。

而且他還揚言,如果我們忽視他們的想法,會爲此付出代價。如果那樣的話,他們一連官兵會申訴,控告我們不負責的做法。

這像一記重錘,敲打在我的頭上,很快清醒過來。

再次爲這件事情召開會議。會上,戰友們分析了雷諾的做法,都說這個兵雖然莽撞,但對工作很負責任。會議決定由19師師長親自帶隊,徹底解決雷場這個麻煩。

林達率領工兵連抵達阿拉古山一連的那一天,艾十三跑到戰區機關來見我。

“艾九月,別以爲你當個司令員,就有什麼了不起,就瞧不起我們這些年輕的軍人,我會用實際行動進行反擊。黑蜂在阿拉古山13號雷區,我已經找出線索了!相信三天之內就有結果。你等着吧?艾九月,你會爲你的傲慢付出代價!”

艾十三的話很偏激。可我依然很期待他能把黑蜂找出來。如一連的兵所說,如果黑蜂被找到,就標誌着艾十三的研究取得突破性的進展,這會讓我軍的特種部隊如虎添翼。

儘管如此,我還是激將了艾十三一下。我說:“你就那麼自信?我可是有戰功的人!我的戰功不是靠吹噓得來的,是靠血與汗換來的。就你在計算機面前鼓搗鼓搗,就能超過我們這些有戰鬥經驗的老兵?別做夢了,就算你擁有獨特的技術,訓練有素的士兵依然是不可缺少的環節。”

“你們有的,我們都會有,我們現在缺少的,都會在戰場上、訓練場上找回來,但是艾九月,我們有的,你卻沒有!比如,我們年輕,我們有激情,我們有創新開拓的精神,我們有學歷,尊重科學,這些你們有嗎?”

艾十三一走,我整個人就不好了。回到家中,仍然在想着艾十三的話。

艾十三好像說的挺有道理。

這軍隊的未來屬於他們。

但作爲從戰場上走過來的老兵,我清楚的知道,艾十三他們身上缺少一點火候。比如腳踏實地,比如刻苦訓練與血火交融。

周嫺見我這樣,埋怨我大度一點。我生氣地說:“難道你忘記了,以前跟黑蜂斗的時候,我們犧牲了那麼多戰友。現在艾十三幾句話就想否定那些長眠在凹子山的烈士,我說什麼也不答應!”

“你呀!榆木腦袋!艾十三怎麼是否定烈士的功績呢?他這樣做,不正是爲了我們的部隊少流血嗎?”

“錯,他是在批評我們蠢。不管如何,等他破了這個案子再說!” 1019 最後的槍聲 12

1019:最後的槍聲

我給林達打了個電話。我說:“務必給一連表現的機會,我不想爲此遏制他們。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

林達說:“正好我也有這個主意!”

林達親自帶隊,現場觀摩,第一天就遇到很大的困難。

工兵連的弟兄們進入雷場,探雷器剛剛打開。報警器就滴滴滴的亂叫起來,這標誌着什麼?標誌着還沒趴在地上,就發現了地雷。

工兵連進去的地方是艾十三特意交代的,那是前段時間一連開闢的安全區。花了十幾天,僅僅開闢了十幾平方米。

十幾天的功夫就這麼沒了!

艾十三當時很惱火。

看着工兵連的弟兄把腳下的地雷一顆顆挖出來。艾十三還在後面訓斥部隊:“叫你們幹活仔細點,你們偏不?現在出醜了吧?都看着點,學着點,看看人家專業部隊是怎麼排雷的!”

一連的弟兄們站在半山腰,一個個伸長脖子,像長頸鹿一樣望着下面的工兵連。

剛開始工兵連的進度很快,一會兒就前進了200多米,隨着地雷的增多,他們不得不放慢動作。

林達怕勞動強度過大,安全會出現疏忽,於是下令,停止前進,再次排查安全區。

結果安全區憑空冒出了十幾顆地雷。要不是後面的戰士一點點探測,把地雷挖出來,開闢一條通道,陷入雷陣的工兵都不知道耽誤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到山上。

我最親愛的你 這極大的打擊了工兵連的自信心。一個個坐在地上垂頭喪氣的望着雷區,不知所措。

艾十三向師長提供建議,讓一連的兵試試。

林達同意了。

一連的兵下去後,不再像原來往縱深挺進,而是擺出十幾個兵,成橫隊一點點探測。發現地雷,後面的士兵靠上來,立即把地雷挖出來。安全區還站着監督員,觀察風向與天空的變化。

靠一連“敲牛皮糖”的戰術,總算前進了七八米。這已經是最好的成績了。並且排查過地雷的安全區再也沒有發現地雷。

林達很奇怪,怎麼會這樣?難道這遏制住了雷場的移動?

雷場怎麼會變化呢?

爲了安全,也爲騰出研究的時間。部隊只進行了半天作業,就撤回到一連的營區,進行休整。班排長及連隊幹部參加會議商談解決的辦法。

第二天,一連的兵去老鄉家買了三十多隻羊,將羊運到雷區外圍,再放出來。

羊羣向西跑出了幾十米,就傳來轟隆隆的爆炸聲。幾隻羊被拋上了天空。

原來艾十三懷疑雷場擴大,特派兵買來了幾十頭羊,讓羊當探測器,爲工兵連與一連的士兵提供安全預警空間。

羊羣受到驚嚇,跑遠了,不時傳來幾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讓林達覺得,這裏的情況比想象中還要複雜。當場發佈命令,各單位帶回,不再進行作業。改用先進的裝備,向7308戰略突擊隊借無人機。

西北風這次派出的無人機是探測飛機,專門偵測地面工事的先進裝備,只要飛機在100米的空中掠過,地面情況一目瞭然。

三個小時後,7308戰略突擊隊把無人機掃描的數據傳過來了。林達看着地圖,倒吸一口涼氣。

雷場的面積有3000多平方米,比原來增加了700平方米。地圖上有密密麻麻的小黑點,每個小黑點都代表着一顆地雷。有反步兵雷,反坦克雷,觸發雷連環雷,還有反直升機的大型地雷方陣。地雷數量超過了一千枚。

幸虧無人機不足以引發地雷的爆炸,不然就麻煩了。

這麼多的地雷,看來得動用先進的裝備。林達向戰區求援,請求戰區工程兵大隊予以支援。

工程兵大隊隨即派出了兩輛掃雷車,以及各型掃雷裝備。

掃雷場抵達現場後,首先用火箭彈對雷場進行一次覆蓋。將大部分地雷引爆。

一時間,硝煙滾滾,火光沖天。爆炸聲此起彼伏。將13號雷場的大部分地雷都引爆了。剩下的雷,也不用人力解決。地雷車開進雷場,用液壓臂上的掃雷耙掃雷與滾桶進行碾壓與引爆。

現代科技給人帶來的是極大的便利。

工程兵大隊僅僅用了兩天時間,就把雷場的地雷引爆的差不多了。

林達把這個消息報上來,我非常高興。

但仍然有點擔憂。

地雷的問題是解決了,但是黑蜂的人卻沒有找到。

艾十三不是說黑蜂在雷場上嗎?人呢?

我給艾十三打電話,詢問他:“你說的人呢?”

艾十三一邊接電話,一邊在忙工作。他說:“別急,很快就出來了!”

“小子,你到底想騙我到什麼時候?”

艾十三在電話那邊喊:“你非要我告訴你結果,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他在地下,在地下!像老鼠一樣在地下打洞!”

“在13號雷區的地下?”

“對!他在下面挖了個洞!不然,地雷又怎麼會憑空冒出來?爲什麼你就不相信我?地雷會移動?誰信?你信?這世界又沒有鬼?誰有這麼神奇的力量,那肯定是使了陰謀詭計!黑蜂的陰謀詭計難道你忘記了嗎?我本來想等事情結束,把人抓到,再把真相告訴你!現在,真相我說出來了,你該滿意了吧?”

我頓時傻了。是啊!這麼簡單的問題,我們怎麼就忽視了呢?專門想着在外面排雷,根本沒想到敵人還能從地下佈雷。

如果不是艾十三解開這個疑團,恐怕我至今還蒙在鼓中。

艾十三已經把地洞的位置畫出來了。

這是一條長長的地道,地道可能通向國。

也就是說,從國那邊挖過來了,悄悄在我們這邊佈雷。

那麼這個地道縱橫交錯,可能有一至兩條跨越中邊境線。既可進入中兩邊,也能隨時撤往對面。這的確給我們的工作帶來了麻煩,如果貿然去挖,勢必會驚動敵人!如果不挖出這個地雷,那麼黑蜂永遠會逃之夭夭!

我根本沒想到黑蜂會在13號雷區佈下這麼大一個局,企圖用埋雷的方法攻擊我軍。

這個想法實在是太愚蠢了!

爲了儘快抓住敵人,我下令,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敵人逃竄,務必挖出隱藏在地下的地道,抓住黑蜂。 1020 最後的槍聲 13

兩架重型運輸直升機把兩輛大型的挖掘機吊到13號地區的邊境線上,在我方一側進行施工作業。

艾十三現場指揮。

林達在山上監督,而我在辦公室通過遠程監控視頻查看。

兩輛大型挖掘機沿着邊境線開膛破肚,很快挖出了一條長長的深溝。經過4個小時緊張的工作,終於挖出了一條長1600米的壕溝,類似於彎彎曲曲的戰壕。挖掘機停止工作後,一連的兵荷槍實彈全副武裝,跳下壕溝查看。

看着士兵一個個拿着手電筒、仔細排查下面土壤的樣子,我的心砰砰砰的亂跳起來。

成敗在此一舉!

大牌甜妻 如果黑蜂真如艾十三所說,隱蔽在地下,或者在地下挖了一條錯綜複雜的坑道,那麼這次努力,就能發現他。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前線沒有傳來消息。我焦急的看着電子顯示屏,問林達:“情況如何?發現地下的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