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聽知道被現了,我定定看着他們,感覺他們身上散出一道不友善的氣息。

見此劉一抖和法明也紛紛朝着黑皮子望去,感覺有種對立的趨勢。

“你們什麼人?竟然能看到我們?”爲首的黑皮子用紙鞭指着我們,質問道。

這時法明摘下了斗笠,露出了光頭,合十道,“阿彌陀佛。”

黑皮子見此,態度一變,隨即也跟着合十道,“阿彌陀佛。”

接着那個爲首的黑皮子鬼差,急急道,“原來佛門高僧在此,小差得罪了。”

“無事。”法明淡淡道,“爾等繼續行鬼差之事,貧僧打擾了。”

我一看法明這麼大的面子,更加的不爽了,於是喝道,“哼,就算你們是鬼差也不能隨便將一個好好的生靈打的魂飛魄散吧?”

“大膽!”我說完,那個爲首鬼差的黑眼圈臉上,立馬就是一翻臉,隨即揮動了一下鞭子對着。

“小師傅,你這是瘋了啊?”見此劉一抖連忙拉住我,而法明也站在我前面。

“怕個毛線。”我怒了,一把將劉一抖甩開,在再是一掌推開法明。好看的小說就在

可是法明此刻身如大山絲毫不動,然後我掏出一張符咒,朝着對面的黑皮子就扔過去,頓時那符咒落地,轟的下就燃出了一團火焰。

“耶耶耶,好厲害。”

不料這時,正好一個婦女騎着自行車,後面呆坐着一個小女孩,看到了此幕,然後欣喜的看着我,不斷的拍巴巴掌。

這時,氣氛一下就緊張起來。

黑皮子鬼差們,朝前一走,可是那個爲首的黑皮子鬼差卻攔住他們,隨即對着我抱拳道,“原來是玄門道長,之前小差多有冒犯,這個野鬼小差會放了的。”

說着那黑皮子鬼差,對着身後慘叫連連的野鬼呵斥道,“滾,別讓本差再撞見你。”

我一看,倒是覺得黑皮子鬼差給面子了,於是我也抱抱拳,呼延了一聲,“鬼差大人英明。”說着,我轉身就走。

我走了幾步,劉一抖跟上苦着臉對我說,別惹事兒生非了,這樣的事鬼門大開的時候多了。

萌妻不服叔 而法明上來也說,“現在要去對付張飛爺,別再管那些閒事兒了。”

喲?我一聽倒是覺得奇怪,佛門講究衆生平等,以德報怨拯救世間所有生靈,法明這態度……

我正想着,法明又說道,“舍小取大,要是沒把張飛爺給封印了,就會有更多的這樣的野鬼出現,孰大孰小你自己可以想想。”

聞後我停下白了法明一眼,然後快步走,“別話太多,很多我都知道,但是看到了我看不錯去的而不去管,我心裏可過不去。”

走了一會,漸漸的到了古城的一個巷子,這時劉一抖停下,“不好,有東西跟着咱們。”

我和法明一聽連忙停下,朝後一看,劉一抖這時站在我們身後。

我趕忙退到劉一抖身邊,和他並肩而立,看着周圍,問道,“怎麼了?”

我剛問完。

沙沙沙~

突然一道道微妙的聲音傳來,同時一道道穿着各種衣物的,墊着腳的野鬼們出現來巷子口,然後目光死死的看着我們三人。

見此我有點疑惑,那麼多鬼跟着我們幹嘛?

想着,這時候野鬼們擡起了頭,亮出了鼻孔,不斷地聞着,“有錢的味道,有錢的味道,就在他們身上。”

錢的味道?我靠,那不就是我魂引的味道嗎?

我算是明白了,原來那麼多鬼全是跟着我來的!這可怎麼辦?

“小師傅,你們先走,我用紅繩來斷他們的來路。”劉一抖說着拿出了一根紅繩,然後開始佈置。

法明見此對我道,“走吧,我等過去開始佈陣。”

我和法明就先走,我們來到張飛廟後,就在張飛廟的大門側面一道口子,法明四周一看,“現在已經晚上八點,幾乎沒有什麼人來,加上地形剛好,就在這裏佈陣下大金剛伏魔圈吧。”

我看了看然後點點頭,隨即法明放下他的一個杏黃布袋,拿出他的法器、符咒。

這時候劉一抖也急急趕來,不過他是去了張飛廟前,我叫他過來後。

法明吩咐,“反劫劫主降臨前必生異端,譬如血月,上次反劫就是血月當空,這次應該也不例外。”

說着我三人不約而同的望向天空,看着那**大的明月。

這時候的明月月角有一絲紅暈,見此,法明緩緩道,“看,那縷紅色印記,說明了這次劫主降臨又是血月,上次反劫開始的徵兆便是血色毛月,而劫主降臨的時候就是血色明月,正好就是相依照的,那紅色印記密佈的時候貧僧想,劫主就會出世了。”

“那是什麼時候,我什麼時候去引呢?”看着明月,我問道。

法明這時低頭,伸手,掐了掐,“還有兩個小時,也就是晚上十點的時候,劫主就會降臨,所以你兩個小時後再去引他,現在劉施主隨貧僧一起佈陣吧。”

說着劉一抖和法明就埋頭佈陣,同時劉一抖似乎有些擔心,對我道,“小師傅,你別忘了,先在遠處點上香眼,將那兩頭石獅子引開了,你再進去。”

“嗯~”我應了一聲,然後從呢絨袋子裏開始掏東西,什麼符咒。

“還有啊,去了千萬別硬抗,直接引出來一起對付就好了。”

“對了~”

雖然我知道劉一抖是關切我,但是我心裏本來有些壓抑的,聽着劉一抖一說一連串的頓時就不耐煩了,“好啦,瞎子,我又不笨,你們都在外面閒着呢,我幹嘛要進去拼命?你放心,我肯定會引出來讓你們對付的。”

說着,我看了看劉一抖,見他眉頭隱約有一些憂慮,於是我掏出幾張符咒交給他道,“這裏面有馬王破煞符,清虛驅邪符,以及三張金剛護體符。”

劉一抖看着我給他的幾張符咒,頓時臉上就開了,伸手一把就接過,翻開看了看,“哈哈,小師傅,你這下出手可算大方,我去,這叫馬王破煞符吧?幾個月前我還找你畫過,你收了我三千塊!這清虛驅邪符你也收五百塊一張,還有這三張是?”

“金剛護體符,能夠在頓時間內對身體提供防護,以我的道行應該能維持一些時間。”我說道,“你聽着咒語,說不定一會用得着。”接着我將咒語告訴給了劉一抖。

“好好好,這纔是我的小師傅,出手闊錯,有機會好好讚美讚美你!”劉一抖那可是高興的不得了,我記得我之前還給過他一張金剛護體符吧?現在他就四張金剛護體符,應該能撐很久了。

“去死吧。”我罵了劉一抖一聲,隨即跳上了巷子的牆頭,隨即望着天上的月亮。最^新^章^節百渡搜—藍~色~書~吧。.。 豪門狂少的偷心女孩 等待是漫長的,過了好久,明月鍍上了一層紅紗。

“現在可以準備進去了。”法明看着望月的我提醒我道。

我拿出手機看了看,已經九點半了,時候也差不多了,沒想到和尚算的還真是有些準,於是我掉下牆頭,然後朝着張飛廟走去。

張飛廟,千年古廟,本來是接受後世人供奉的,現在我卻要進來“拆廟”。

來到張飛面前,我沿着牆角走到一處拿出那張急急風火符,按照劉一抖的做法,插上香點燃後在其周圍將風火符呈八卦位擺開。

擺好了後,我望了望石獅子後跳上牆,同時我再望了望月亮,只見月色是越來越紅了。於是我立馬就抽出青松太乙劍,然後手指頭上好卷着一張普化雷火符和金剛護體符。

有了一些保障後,隨即我就朝着裏面走去。

到了裏面,我留言了一下香鼎,裏面的香還是兩短一長,見此我繼續走進萬夫莫敵樓,隨即來到了張飛廟堂的前面。

看着張飛廟裏面,傳來一股股腐舊的味兒道,這是古建築裏特有的味兒,並沒有其他怪味,於是我走進去。

進去後,一尊髯鬍瞠目,面如黑炭,身穿戰甲,手持着一杆丈八蛇矛立在廟堂最中央,威風八面,其次兩邊都立着一些各路大將謀士。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進了行軍大帳裏。

接着我拿出了古銅鏡,單手持劍,單手拿鏡朝着屋裏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探了一遍,可是我什麼都沒發現。

不過我又聽說,張飛廟的後面還有他的墓,於是我扭頭又朝着張飛的墓找去。

最後在不遠的一個地方,發現了一個已經被很多人祭拜過的石墳包,見此我又拿出鏡子朝着探去。

依舊是空無一物,而且我根本就沒感覺到有屍骨的存在,感覺裏面只有一口棺材,而棺材裏什麼都沒有。

頓時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原來祭拜過一千多年的蜀漢大將張飛的墓穴竟然是一座衣冠冢?

那張飛的真身在何地?

我觀察過張飛廟的整體佈局,規模就只有巴掌大的地盤,張飛的真身能藏到哪裏呢?

我仔細回想了一番,覺得事情的詭異之處應該還在那奇怪的三件事兒。

門前的燒香兩短一長,也就是說此地鬼物還在。而水井和牆壁,也是詭異的地方所在。

所以我立即朝着水井和牆壁所在走去。

我先來到牆壁前,看着牆壁上,上次出現的字體已經消失。

於是我再次古銅鏡探了探,發現這堵牆上那日發現的邪靈竟然消失了,眼前的這堵牆竟然沒有邪靈在裏面了!

現在就還剩下那口井還有一絲找到張飛爺甚至謝老闆的蹤跡,於是我朝着那天發現的那井走去。

井邊雜草叢生,劣跡斑斑,於是我埋頭朝着井底一看,不過井底烏漆麻黑,什麼都看不見,於是我朝着井底扔了一道急急風火符。

就將井底照亮了一番,只見井底是長着些許野草的枯井。

不過隨着符咒的熄滅的那一刻,突然井底出現了一個暗暗的影子。

嗯? 邪醫相公:寵養暖心甜妻 那是什麼?

隨即我再朝着扔出了一張急急風火符咒,轟~火焰都染了起來,找出了很大的光。

接着我仔細的朝着看去,我又看到了一個黑影。

那是什麼?

我心裏覺得發毛,我敢肯定那井底的黑影肯定是一個什麼東西。

火焰閃了不到一分鐘熄滅了,隨即我在準備扔,可是這是井底出現了一個暗暗的燈火,彷彿是從井底的一面牆裏面照出來的。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續命燈,那應該就是謝老闆的續命燈了。

見此我覺得不對,我對着井底罵了一聲,“謝老闆,你個傻比,有種你就上來啊。”

可是很久後,井底沒有任何反應,頓時我感覺自己倒是傻比了,就算謝老闆此刻在地面,也是他最虛弱的時候,他怎麼可能這麼就上當了?

既然不出來,那老子得想辦法讓他出來,想着,我身上現在倒是有一些星君烈火符,先扔一張進去再說。

我掏出烈火符,朝着井底扔去。

然後念動咒語,片刻後井底冒出了火光,還冒着縷縷濃煙竄上來。

快穿之氣運剝奪系統 “哼,看你還能忍多久。”

我看着心底發笑,隨即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多了。

我還沒找到張飛呢! 重生惡婦不好惹 張飛都沒找到,還這麼引?

我正想着,突然不遠處啪咔一聲。

我隨着一看,猛的傳來一道聲音,“還俺頭來!”

聞後我就知道了,張飛爺出來了!於是我連忙朝着聲音所在跑過去。

跑到張飛廟堂前,只見張飛廟堂的大門都被人都拆飛扔到了很遠的牆上,被砸的四分五裂的。

這大半夜沒有其他人的,一看就是被張飛爺,或者其他鬼給一腳踢開的!

我雖發現破碎的大門,但並沒有看到那個叫“還俺頭來”的張飛爺。

於是我朝着大門跑去,路過萬夫莫敵樓閣的時候,只見裏面的木質地板上,竟然印出了不少的灰石一般的腳印。

我沒看懂這是什麼,於是衝出了樓閣,來到前門!頓時,我就傻眼了。

我看了十多個雕塑人,分兩列羅列在前門的左右側。

這些雕塑人不是其他的,就是之前我在供奉張飛廟堂看到的那些謀臣武將。

在我出現後,那石像般的謀臣武將,紛紛朝着我轉來。

咔咔咔。

他們的身體僵硬,扭動的時候,身體如同石塊摩擦聲一樣。

這時候,我的頭上傳來了一個聲音,“三爺,此人便是想砍掉你人頭的人,他可惡至極。”

我一聽聲音不對,是謝老闆,頓時我的眼睛一瞪,連忙朝着後上方一看。

只見血月下,立着一個極其瘦弱但卻很高的人,這分明是謝老闆的身形啊,可是謝老闆怎麼變了樣子?他的脖子此刻短的幾乎看不到他的臉,同時兩肩膀上帶着一頂破碎的頭盔,手裏還捏着一杆丈八蛇矛,和他瘦弱的身材顯得並不太搭。

尼瑪,我一看就傻了,這真是謝老闆?剛纔他在說砍了誰的人頭?

“歹!”不等我想完謝老闆就是勃然大怒,聲音有些奇怪,比較粗狂,不像是我剛纔聽到的那個聲音,只見他用蛇矛指着我,再大喝一聲,“給俺拿下!”

強烈推薦: 謝老闆說完,門口兩列的雕塑人立即朝着我走了過來。

我靠,什麼況?謝老闆變成張飛了?我的感知已經錯亂了,難以分辨了,看着走來的兩個雕塑人,我立即捏出手印,將早就纏在手指上的金剛護體符,刷開,並迅速的捏劍指間,然後念動了咒語,啪的一下貼在胸口。

這時兩個塑像人已經來到了我的身前,朝着我猛的就揮動了手臂。

見此我橫着劍在胸前,守住丹田。

當他們離我三米遠的時候。

啪啪啪,頓然他們的手臂就被撞的碎開,隨即化成了泥塊。

什麼?這也行?我有點傻了,接着繼續守。

這時其他雕塑人也攻擊過來,隨即統統後背被我的金剛護體,反彈成了一堆堆灰燼。

這時地上就還剩了雕塑人的雕塑人頭,還朝我撞來結果也化成了碎渣。

“歹!惡賊,還不還俺頭來!”說着謝老闆從樓閣上跳下來,從願意看就像是從血月裏跳出來似的,舉着長矛就朝着我扎來。

我看着猛跳過來的謝老闆,心中頓時就感覺有些忌憚,於是我也橫着青松太乙劍。

刷!

蛇矛划動空氣,矛間還竄着一股淡淡的黑氣,一下就砸在我身前的氣牆上。請,謝謝!

啪!

我的氣牆頓時就被擊碎,同時我貼在胸口的符咒燃了起來。

沒有了金剛護體,我舉着劍就是擋,矛砸在我太乙劍上,我的虎口嚓的一聲就生出一道裂隙,生出一陣劇烈的疼痛,我不禁啊的一聲喊了出來,隨即被謝老闆的巨大力量轟在地上。

我有些絕望了,還沒弄清誰是張飛就被擺了一道了。

“死!”這時,謝老闆走到我身前,接着舉起蛇矛就要刺我,可是這是他的頭盔裏面這時冒出了一隻大老鼠,那老鼠看着地上的我,叫道,“三爺慢,小的將身體獻給了您,但是小的也急需一具身體,還望三爺將這小子的身體賜給我吧?”

老鼠的聲音居然是謝老闆的聲音。

我靠!我一聽愣神了,徹底給弄糊塗了!

接着我迅速的運轉腦子,謝老闆的身體是張飛爺的,而老鼠則是現在的謝老闆。

我想肯定是謝老闆爲了討好張飛爺纔將他的身體交給了張飛吧?

對對,就是這樣!

想的同時,我捏着受傷麻的右手,然後注視着“謝老鼠”和張飛爺的舉動。

張飛爺看着我,其實他沒有臉,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看着我,片刻後,張飛爺呵斥道,“那俺的頭呢?”

“對對對,是誰砍了俺的頭顱,嗯?是誰啊?是誰啊?”

說着張飛突然就有些歇斯底里起來,隨即摸着自己的頭上,不料碰掉了頭盔,只見頭上果然沒有人頭!

看着一個無頭的人在我眼前動來動去,我的內心一時間都緊了來了。

“三爺,三爺!”

老鼠謝老闆看着有點神志不清的張飛爺後,叫了幾聲。

“俺的頭,俺的頭呢!”

可是張飛此刻整個身體都要開始不協調起來,這時老鼠謝老闆,伸出了兩隻鼠爪,嘴巴不停地張着,就像是在念動什麼咒語。

這時張飛漸漸的好轉了起來。

我一看,感覺有點疑惑,謝老闆念得是什麼?怎麼能讓張飛安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