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五年前的事情會曝光。

也怕,五年前那件事處理得不夠乾淨,留下什麼蛛絲馬跡。

文學網六公主雖說這一路上來,竟顯着他身為人魚皇族的禮儀以及坦誠,可是到底在陸地上被人家奴隸了很多年。

對於這種不可質疑的話,還是缺少反抗的能力,只是順從的低下頭,眼神灰暗的退出了房間,而姜晨在察覺到六公主離開之後也成功明白了系統給他的光環該怎麼用。

第二,天天沒亮姜晨就在穹頂……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三百一十三章化為塵土而已 按照賭約,陸影要給林天成為奴為婢,無條件堅定執行林天成的意志。

只是,陸影對林天成是沒有那麼多好感的,林天成覺得白天陸影不會放開,所以還是等到晚上。

晚餐后,林天成把陸影帶到了私密的地方。

林天成要改良《軍體拳》,可謂事關重大,何政委親自給林天成送去了紙筆,又鄭重囑咐了陸影一番,這才離開。

房間裏面只剩下林天成和陸影兩人。想到林天成以前的種種行為,陸影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不安。

陸影決定高雅詩意起來,營造出琴瑟和鳴,共剪西窗的意境,讓林天成生不出邪惡的念頭。

她衣着端莊,舉止優雅,推開窗戶,看着窗外月光如水,「林教官,你看,今天的月色好美。」

林天成皺眉,「我要開始改良《軍體拳》了,過來配合我工作。」

陸影依言來到林天成旁邊,用略帶幾分動情的目光看着林天成,「林教官,其實你在專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還是挺迷人的,我不打擾你,需要端茶倒水你就說一聲。」

林天成道,「我這幾天幫助佟寶兒她們提升實力,夜夜操勞,身體有些疲憊,你給我按摩。」

陸影立即上前給林天成揉捏肩膀。

林天成道,「這種形式的按摩,沒有辦法讓我打起精神,為了保證《軍體拳》的改良盡善盡美,你要想盡一切辦法,讓我的身體和思維亢奮起來。」

陸影心中一驚。她和林天成早就不是第一次接觸,能夠領悟林天成話中深意。

果然來了!

陸影用無暇的目光看着林天成,「林教官,千古文人佳客夢,紅袖添香夜讀書。你忍心破壞今天晚上這麼好的氛圍嗎。」

林天成不客氣道,「少來這一套,我不是文人,你也算不上紅袖。陸影,你心裏很清楚,如果我今天和你切磋輸了,真認了你做乾娘,你還不知道會用什麼手段來對付我。」

陸影用無辜的目光看着林天成,「怎麼可能呢,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深摯偉大的母愛,無時無刻不在沐浴著兒女們,如果你真認我做乾娘,我心疼你還來不及,怎麼會對付你。」

林天成用調侃的目光看着陸影,「這話你自己相信嗎。趕緊開始,否則耽誤進程,我明天一定會如實向穆將軍彙報。」

陸影看見詩意和母愛都不行,又生出一計。

她嘆了口氣,「林天成,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得到我,我今天算是服了你了。其實你這麼優秀,我也是看在眼裏的,只是我這個人是慢熱型,接受不了發展太快,但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林天成掏出手機,準備給穆楓打電話。

陸影也知道穆楓和何政委兩人對她很不爽了,再加上她也不敢徹底得罪林天成,她還在期待林天成給她提升實力。

無奈之下,陸影只能乖乖低頭。

接下來,在林天成的指導下,陸影各種配合。

只是,關鍵的時候,陸影還是接受不了,「不行不行。林天成,你不要太過分了。你不要逼我。」

林天成用不滿的目光看着陸影。

陸影深吸了口氣,彷彿在做什麼激烈的心裏掙扎,須臾,她道,「好吧,是你逼我的。我今天就告訴你一個秘密,在五年前的時候,我曾經遭遇了一名不法分子的非禮,可惡的是,那個人竟然有愛滋病,我現在已經是愛滋病發病期,傳染性極強。」

說到這裏,陸影用懇求的目光看着林天成,「林教官,你這樣優秀的人,誰不喜歡,我之所以對你敬而遠之,是為了不傷害你。我希望你能尊重我作為一名愛滋病患者的私隱,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這種話穆紅妝很早就說過一次,林天成不介意用回答穆紅妝的話來回答陸影。

他冷笑一聲,「那又如何?我會怕你?我七歲破處,十歲嫖雞,十三歲開始群P,十四歲就和母狗,哪一次不是出入平安?更何況我本身就是醫生,就算有病也能治療。」

看見林天成這種話都說了出來,陸影冷下臉,穿上衣服,「你打電話給穆將軍吧,我接受不了。」

見陸影態度堅決,林天成也知道沒戲了。

有過在奚文倩身上的前車之鑒,就算他贏取了賭注,也不會真的強求陸影發生最後一步。

林天成道,「可以,但我還是要把話和你說清楚,我叫你幫我按摩,其實是想幫你提升實力,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沒有關係,提升實力的事情以後都不要再提。你剛剛幫我按摩這麼久,我們之間的賭約就算作廢,你走吧。」

雖然林天成放過了陸影,但陸影心裏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她不甘心!

林天成在她身上佔便宜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剛剛她除了關鍵地方哪裏都淪陷了。憑什麼其他人都提升了實力,沒有提升的林天成也允諾會提升,而她就要這樣走人。

如果這樣,她以前所有的付出都是白費了!

不管林天成說的是真是假,最後一步陸影都接受不了,她開始不講道理,「不行,你一定要幫我提升。」

「請你離開。」

「如果你不幫我提升,我就把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告訴首長。」

「你高興就好。」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敲門聲。

「天成,陸影有沒有配合你。」何政委小心禮貌的聲音響起。

主要是改良《軍體拳》的事情太重要了,而且陸影的情緒有些抵觸,穆楓和何政委不放心,便過來看看。

陸影心中一喜,用警告的目光看着林天成,「別逼我!」

林天成理都不理,大大方方上前開門。

「天成,沒有打擾到你吧?」穆楓笑道。

「天成,不要誤會,我們主要是不放心陸影,過來看看她有沒有端正態度。」何政委道。

林天成道,「我剛剛已經和陸影說清楚了,以後她不要打擾我就可以。」

穆楓和何政委一聽,就知道陸影沒有很配合。

何政委用不能理解的目光看着陸影,「陸影,我想不通,我真的想不通,你今天和天成切磋輸了,本來就要給天成為奴為婢,更何況我還給你下了命令,你竟然還是這個態度?」

穆楓也連連搖頭,「我也想不通。天成為了幫你們提升實力,不辭辛苦,如今更是夜以繼日改良《軍體拳》,為強軍強國嘔心瀝血,你配合一下天成工作,就有那麼難嗎。」

…… 張玉琴接到楊晨軒的電話以後,立刻就處理好事情,當天晚上就坐上了來衡州的火車。

二十一世紀,從鵬城到到衡州市,開車順利的話,也就七八個小時,做高鐵更是只需要一兩個小時。

但現在幾乎所有基礎交通都沒有發展期來,沒有十幾個小時到不了。

次日,清晨,楊晨軒又找庄志華借了車,去火車站接張玉琴。

「晨軒!」張玉琴看到楊晨軒,笑着走了過來:「這次我可是壓上了全部的身家,只要這邊開始運營,我會把我所有的車都調過來。」

車現在可不是一個便宜東西,張玉琴買的幾輛車,都是有貸款的。

楊晨軒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張姐,你這樣說的話,我都感覺到壓力了,也不知道叫你一起合夥是不是坑了你啊!」

「怕坑我的話,就在物流公司上多花一些心思,你的能力我是絕對信任的。」張玉琴說道。

「那我盡量不辜負張姐的信任,先上車,我們先去酒店。」楊晨軒說道。

兩人上車,張玉琴問道:「老陳是不是也過來了?」

「來了,我這邊有一棟房子要建,讓陳老哥幫忙先建著。」楊晨軒接着說道:「物流中心,到時候就交給陳老哥來做了,都是熟人,也好說話。」

張玉琴點頭:「老陳給朋友做事還是讓人放心的!」

楊晨軒怕張玉琴把工作當成了朋友相處,提醒說道:「張姐,衡州這邊的物流中心肯定是你管的多一些,這邊肯定還是你和陳老哥交涉,我們雖然都是朋友,但工作和生意上的事情,我們必須要簽合同,簽協議,把所有的條件和要求都寫到紙面上,紙面上沒有的,即便嘴上說了,也不算數,到時候就嚴格按照合同來,陳老哥那邊我也會說的。」

張玉琴做了這麼多年的生意,自然明白,楊晨軒說的是有道理的,衡州的物流中心建設,可是幾百萬上千萬的工程,不把這些東西寫進合同里,就算雙方是朋友,以後也有可能會鬧出矛盾來。

張玉琴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些我都明白,我會注意的。」

楊晨軒相信張玉琴能把這些事情都給處理好。

接下來的幾天,就是見各種官方領導,銀行行長,找設計師,註冊公司等等。

公司的名字取名「順通物流」,法人由張玉琴來做,股票和投票權兩個人各佔百分之五十,其中有百分之六十以後是可以拿來融資的,兩個人各自百分之二十,不會用去融資,除非雙方自願稀釋。

楊晨軒又暫時租了一個辦公室,用來做工廠在衡州的銷售辦公點,周兵開始招兵買馬,開始準備在這邊找客戶發展業務,楊晨軒也不管他。

蔣和生則是跟着楊晨軒跑。

相比周兵,楊晨軒更看重混混出身的蔣和生。

時間一晃已經到了農曆一九九三年二月三十,今日宜搬家、開業、結婚、入宅、開工、安床、出行。

張玉琴特意去找了一個先生看了一下,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日子,於是把今天訂做了開工日。

楊晨軒已經來衡州市一個月出頭,項目的所有證件一路綠燈下來,資金也已經到位。

一個月的時間,要把這麼大的一個項目落地,一般人可是辦不到的,以後可能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現在到處都在搞發展建設,機會遠遠比二十一世紀大很多,這麼大的工程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紀,從計劃到落地,可能都要一兩年的時間,快也要小半年去了。

陳正東為了楊晨軒在這邊的項目,在當地找了一些工人,又從寶陽市調了一些人過來。

陳正東來這邊大半個月,已經認識了不少衡州市建築行業的小老闆,混的也算風生水起。

工地上,楊晨軒、張玉琴、陳正東和各級領導,一人拿着一個鐵鏟,準備進行動工儀式。

記者們在邊上拍照,這重省里都關注的大項目,上報紙,那是肯定的。

走完開工儀式的過場,和領導們吃過飯,晚上八點散局。

送走領導,楊晨軒把張玉琴、陳正東、蔣和生都叫到一起,宣佈說道:「我準備明天就回寶陽市了。」

反應最激烈的就是張玉琴:「晨軒,現在物流中心的建設,還不能離開你,這些東西都是你起頭的,你要是走了的話,根本沒有人來接手。」

楊晨軒微微搖頭,說道:「如果說物流中心是萬丈高樓,我這大概就是給了圖紙圈出地方而已,後面的建設,還要依靠張姐。」

「而且,以後物流中心肯定是張姐你來管理的,你要現在就開始接手。」

「我和陳老哥聊過了,如果建設速度快的話,大概一年的時間就能把第一期建設下來,這些日子,張姐你不用管太多,監管陳老哥的施工質量和進度,然後盡量找幾家要長期租賃倉庫的商家,要是有可能的話,就讓他們提前交定金,我們只有八十萬的資金,建設物流中心都有一些勉強,到時候到時候還要運營的話,基本就沒有錢了。」

「資金鏈一定不能斷,就算斷,也不能斷太久。」

「陳老哥這邊,我們就明說了,有一部分的施工費用可以拖,但材料錢一定要想辦法給了,還有前期的工資,我們也得陸陸續續給,要不然陳老哥這邊的資金肯定也是頂不住的。」

最後這一句話讓陳正東有些感激:「謝謝楊老弟理解啊!後期的工資,我可以墊一部分,然後暫時拖欠一部分,但這個時間也不能太久,但前期的工資,一定不能拖,要不然人家做一個工程,從頭到尾都拿不到一分工錢,也說不過去啊!」

「材料不說,工錢至少要給我準備十萬,要不然拖不完這個工程。」

蔣和生坐在邊上,一句話也不敢說,這些日子跟在楊晨軒身後,出入的場所都是高級場所,見的人不是官方領導就是某個大老闆,聽楊晨軒談的項目,動不動就是幾百萬,要準備的資金動不動就是幾十上百萬。

這麼多錢,是蔣和生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張玉琴皺眉,說道:「那八十萬基本就只夠材料錢,工錢以及其他的雜項費用,我們至少還要準備二十萬才夠,我現在能拿十萬出來,我的錢基本都投到鵬城那邊去了,還貸款買了車。」

楊晨軒本來是不打算投入一分錢的,他在寶陽市還有那麼大的一個工程,也要用錢。

現在資金不夠,似乎也只有投錢這一條路了。

楊晨軒想了一下,說道:「張姐,你的錢先不投進來,你到時候出車就行了,要是你投入了資金,就算是我公司跟你私人借的,等公司盈利,再還給你。」

張玉琴一愣,隨即明白,楊晨軒這是給自己留一點後路,就算這裏沒有做起來,她手裏還能留下一點錢,大不了把這爛攤子丟給衡州官方,張玉琴和楊晨軒兩個人其他的產業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

「行!」張玉琴點頭。

楊晨軒看向蔣和生,說道:「和生,交給你一個任務。」

蔣和生有一些緊張:「老闆你說。」

楊晨軒說道:「接下來一年的時間,我和張姐在衡州的時間都不會很長,很多事情都會交給你去管。」

這個蔣和生已經知道,他心裏的壓力也不小,他甚至正兒八經的上班經驗都沒有,一下要管這麼多的事情,還真的是緊張:「是,老闆。」

楊晨軒繼續說道:「這些日子,你負責對接陳老哥處理一些小事,有什麼大問題,他會和我們聯繫,你要是有解決不了的問題,也可以找我們。」

「其次,你要代表順達物流,去接觸那些工廠的老班,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讓他們在我們物流中心租倉庫。」

「到時候我會跟你詳細講一下,怎麼去跟他們談,所有的工廠、公司、以及有需要的人,都可以去聯繫,價格的話,我們到時候會給你一個價格。」

蔣和生聽到要讓自己去和其他的老闆談生意,頓時就緊張期來:「老闆,我……我儘力完成任務。」

楊晨軒說道:「不要有太大的心裏壓力知道嗎?其實跟他們談,要訣很簡單,吹噓我們自己的實力,引導他們的思維,讓他們覺得自己需要一個倉庫,我們就非常的合適。」

「是,老闆!」蔣和生緊張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不停的答應。

張玉琴有些擔心的說道:「晨軒,現在就讓小蔣去找客戶,真能找到嗎?」

楊晨軒心裏其實也沒有絕對的把握,但蔣和生天天閑着,讓他出去跑跑也好,多接觸一些老闆,對他是有好處的,要是談下來了,那是好事,沒談下來也就是浪費一點給蔣和生的工資。

「這個可以去試試,能租出去一個,就多一個穩定的客戶,是好的!」楊晨軒說道:「其實很多人都是需要的,只是他們自己沒有發現而已。」

「而且我們可以換一個方式,比如物流合作,要是我們省有一個能幫我把衣服送到每一個市的物流,我也會去找他們合作,給我發運送衣服和進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