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顫動了一下,天人號開始輕微幅度的抖動,似乎在下一刻就要飛行起來。

但衆人彷彿等待了很久,結果眼前的浮空船卻在輕輕的撲哧聲中……

重新停了下來。

“……”

場面一片死寂。

“這個,這是浮石動力系統的第一次試驗運行,是天人號試航的第一步試驗,在之前發給衆人的報告已經清楚寫出了的。”

鬱悶地擦着冷汗,完全沒想到參加儀式的人居然沒看之前提供的報告,而被這突然安靜下來的場景給嚇了一跳的局長,急忙補充到。

而聽到對方提醒的衆人,這才紛紛取出昨天抵達時,得到了文件。

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大部分人居然都沒去看過這份文件,這其中也包括空幻。

不過,爲了保持自己的威嚴,他依舊靜靜地站在那裏,面帶微笑地鼓勵着周圍的工人和研究院,彷彿他已經看過報告了一般。

但實際上,他此時正在用精神力偷偷查看其他人的《試航程序安排》。

9:00,試驗浮石動力的啓停,試驗時間2分鐘;(衆人大汗)

9:10,再次試驗原地旋轉,試驗時間17分鐘;(衆人瞭然)

9:35,試驗……

在如同觀看浮空船在原地雜技表演一般地,欣賞了天人號在幹船塢原地的幾米空中,試驗幾種飛行方式之後,直到11:00,這次試驗才進入了正式的離港階段。

“風向?”

“東南,正常。”

“風速?”

“6,正常。”

“高度?”

“6008,需要繼續拔高,浮石能量輸入增強。”

“增強完成。”

“高度6018,正常!”

“電核……”

……

“天人號天人級浮空船首艦,啓動!”

彷彿無聲無息地從沉睡中清醒一般,天人號發出輕微的嗚嗚聲,輕輕地飄了起來,甚至沒有引起多大的氣流。

伴隨着浮力的一點點加強,最終浮力提供給天人號的高度,超過幹船塢所在的6000左右米高度之後,天人號的底盤離幹船塢越來越遠。

“飛起來了!飛起來了!”

從很久以前,朋族就擁有了天空翱翔的能力,但是,那都是人們依靠自身能力達到的水平,無法持久而且消耗體力。

就像原人在地面上行走,與乘坐現在還只是試驗生產中的電動車一樣;浮空船對朋人而言,也是從自身動力,到依靠外部動力轉變的一個標誌。

直到達到離地面幹船塢二十米高度之後,浮空船前後兩側的電動風扇纔開始轉動,調整浮空船方向。

隨後,量產的第一代簡陋的電動機,開始傳出相對平穩的嗚嗚聲,船體也開始在風扇扇起的氣流帶動之下,做出各種角度的旋轉試驗。

“矢量設備正常!”

“這裏是天人號,我是船長杜牧,請求離港。”

雖然與浮空島比起來,天人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螞蟻,但此時身處其下的人們,都感到了一股壓力。

這不是源自浮空船船自身,而是來自其所代表的意義,即便是身爲幽神級,並多次與史詩生物親密接觸的空幻,也無可避免地感到一種威嚴。

聽到對方的請求,作爲船廠最高管理者的設計局局長,以略顯激動的語氣,一字一句地吐出標準語句。

“時間,公元37年11月7日,我朋族第一艘浮空船‘天人號’出廠,離港申請以收到,通過,允許離港!”

“收到,天人號右轉37度,第一目標,西北,A13浮空島港口,風帆張開!”

船長的話語通過擴音設備,一字不漏地傳到了地面的參觀者耳中,隨着對方的命令下達,伸出船體兩側的桅杆上開始伸出一片片的風帆。

一瞬之間,這些風帆便在高空強風的鼓動之下繃緊。

因爲沒有棉布之類的風帆布匹,朋族此時所使用的,只是從巨型恐龍身上剝離的皮膚,雖然不知道比之人類風帆孰優孰劣,但單論結實度和韌性,空幻自認爲恐龍皮應該不差。

在風帆張開的瞬間,天人號就像被推了一把一般,突然加速,很快便脫離了浮空島的範圍,向西北飛去。

空氣之中,隱約間似乎還能聽到船長氣急敗壞的吼叫。

“減少風帆面積,降入3級!剛剛哪個混蛋張滿帆的,想要我把你扔下去嗎!……”

“……”

一頭黑線地看着不一會兒就變爲黑點的天人號,空幻不由地對其結實度感到擔憂起來,而似乎是感受到空幻的想法,或者說現在所有人其實都有這個想法,包括局長自己。

這位局長急忙出言補充:“天人級浮空船,爲了因對高空高速的問題,並保證船體安全度和結實度,主體龍骨完全是使最新的合金鋼,所以大家不用擔心。”

“雖然這壓縮了有效載重,相信大家特不會對增加的安全性,感到不滿吧。”

(還真會說。)

空幻瞄了一眼這位局長,向對方投去一個讚許的眼神之後,重新望向遠處。

“不過空幻,按你的計劃,以後朋人都轉移到浮空島,甚至用浮空船作爲交通工具,感覺上就與地面世界脫節了,這樣真的好嗎?”

從昨晚到現在,靈雪都有些神不守舍,即便是之前浮空船的起航,她也只是微微激動了一會兒,就繼續考慮自己的問題去了。

此時聽到靈雪的話,空幻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脫節應該不用擔心,只要加強交流就是了。”

“何況,我們需要的礦場、木材等等資源,還都需要地面提供不是嗎?”

“而且,不是還有‘非朋人優秀成員,也可加入浮空山’的措施嗎?”

“所以,不用擔心,沒問題。”

“希望如此。” 無論是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朋族的人們似乎都能淡然處之,這已經算不上社會環境導致的民衆羣體性格了,而是上升到種族本能的東西了吧。

所以,當身邊大面積出現與靈族一摸一樣(本來就是一個種族)的月靈人農民之時,朋人的反應就讓人好奇了。

因爲,政府只不過是象徵性地發了個公告,給這些與幾十年前的死敵靈人一摸一樣的月靈人,披上了‘月靈人:由朋族長老院發現,並教化的優秀文明種族’,這樣怎麼看都沒什麼說服力的標籤之後,衆人居然欣然接受了。

隨後,因爲第一批(37年春季)月靈人農工試驗成功,第二批(37年秋季)與第三批(38年春季)加起來總計1500人的月靈人農民,在經過一年的整合培訓之後,於39年春季正式上市……啊不,是出廠……也不是,是出……算了,就是出沒吧。

因爲早先就有朋城城務局月靈人清潔工這種存在,加強了月靈人在朋族民衆之間的好感度,之後又有37年朋城外月靈人農民試驗田的公開展示,所以,此次1500名月靈人農民直接被分配到了朋城周邊,以及遠西三省。

至於分到這兩地的原因……

其中朋城周邊,是因爲在此之前,這個區域的民衆,已經有了數年對月靈人的熟悉時間,所以對於大量月靈人的出現,人們接受起來會很輕鬆,這其中,主要是指沒有朋人那種淡然(實際上沒心沒肺)性格的遁甲人。

而遠西三省,因爲朋族遁甲人的人口問題,直到現在都沒能分配到足夠的遁甲人移民,何況朋族也要考慮遁甲人自己的意願,大部分遁甲人都不願遷移離開現有土地。

所以,朋族索性將1500名月靈人中的1200名,都被分配到了遠西三省,反正那裏的人們並沒有朋靈戰爭的記憶,遁甲人也少,接受起來比朋城周邊更輕鬆。

於是……

“這裏就是你們以後將要工作的土地,也將成爲你們以後的家鄉,現在,請收好這個身份證明,它是證明你們成爲朋族一員的代表,極其重要。”

接過帶領自己等人過來的月靈人前輩,遞過去的身份證(行政院戶部提供),這些剛剛從繁殖基地的學校畢業,還沒怎麼接觸過外界的月靈人們,大部分都用好奇中帶着膽怯的精神力打量着四周。

而此時,那位前輩的講話仍在繼續。

“……之後,你們會被分配到各個小村之中,成爲村中的居民,而你們的主要工作,就是種田。”

順着前輩的精神引導,這些月靈人的精神力掃過一片片還未開墾的荒地,在心中回想着之前在試驗田學習的種田技巧,大都發出了然的精神波動。

何況,之前他們也前往過朋城周邊,之前一批前輩們所在的村莊觀摩甚至實習過。

“你們要記住,在小村中,每一組人都會有一名朋人管理者,他會教授你們種田的技巧,同時如同在學校時候的老師一般,管理你們的行爲。因此,要尊敬他們,不要做出某些過分的行爲,例如用精神力主動查看對方的情緒……”

衆人點了點頭,這些要點在學校也有學習,所以此時聽起來大家都算是毫無壓力,不過,這其中似乎還增加了一些注意事項。

例如‘對於管理者的命令,最好不要反抗,即便有什麼不滿,也要向村長訴求,或者像市鎮裏面的法長投訴’、‘用暴力解決問題,是最後也是最不應該的手段’等等。

說到這兒,那位前輩帶領的一隊月靈人,已經抵達了一個小村村口,眼見即將抵達目的地,這位前輩最後補充到。

“大家要記住,是繁殖基地培養了我們,給予了我們生命,所以,我們也要做出相應的貢獻來報答他們。”

“在長老院和基地老師的安排之下,每年我們只需要上繳一半的農田產糧,剩下的,都可以由我們自己負責。”

“至於這剩下糧食除去你們自己吃外,是拿去買衣服,還是買工具,都看你們自己了,這裏可沒有學校老師和前輩給你們參考……”

輕鬆地將政府對月靈人政策發佈之後,這位前輩轉頭看向這次的帶隊老師。

“你做的很好,這批孩子的表現都不錯,而這裏的人們都是很好的人,他們被安排在這裏,也不用擔心出現什麼麻煩,我們都可以放心。”

翼人帶隊老師微笑着點了點頭,隨着迎向了在村口等待的村長。

相互寒暄的廢話當然不予置評,但也因此拉近了兩者間的距離。

此時,村裏的人正在好奇地打量着這些月靈人,一些小孩甚至因爲被月靈人沒有眼睛的臉給嚇着,而偷偷地躲到了父母身後,卻還小心翼翼地看向月靈人。

而月靈人,論年齡,這裏最大的恐怕也不超過十歲,雖然知識和身體都算是成熟,心性事實上只比同齡人好一點,因此他們此時也同樣在好奇地打量村民。

沒有見到在朋城周邊的遁甲人身影,讓這些月靈人感到奇怪,但也因此產生一絲放鬆。

因爲遁甲人總會莫名地對他們產生敵意,這讓月靈人們很是不解,甚至感到委屈。

畢竟,‘長得像靈人也不是他們的錯’。

何況,朋人不是都能很好地接受自己嗎?

月靈人們腹議到。

“村長,這次每戶只有三名月靈人農工,但他們都是很好的孩子,種起田來不遜於普通原人,請善待。”

畢竟教了那麼久,對於現在這些溫和的月靈人,說沒感情是不可能的,所以翼人老師先是囑咐了一句,在村長表示一切無憂之後,才轉入正題。

“這些孩子都是朋族爲你們提供的農工,每年,他們會將一半的農業收成交給相應的農戶,而按照政府的安排,每戶要將這其中的一半,會同本戶的農業稅一起交給政府,請讓大家別弄亂了;”

“同時,這個‘一半一半’的模式是固定的,大家無論是喜歡這些孩子,還是厭惡他們,都請別隨意更改,否者,這會讓法長們很難做。”

“另外,這些孩子是政府安排的,若是某些村民無法接受他們,請不要私下交換,可以帶上他們本人以及他們的身份證明,前往市鎮設置的月靈人管理局登記,管理局會以合理的價格回收,名義上,政府是禁止月靈人私下交易的。”

……

一通例行公事之後,翼人帶隊老師重重地舒了口氣。

“是,這方面的情況,我在接到通告之後,已經告知了每戶村民,對於政府這種照顧我們遠西民衆的行爲,大家都很感激的。”

村長微笑着說道,同時不時地轉頭打量着遠處的月靈人,心中想着,(看來家裏12田的農田,可以擴展到30田,這下糧食無憂。)

此次月靈人農工的安置,是按照每戶3名的標準,不過村長作爲一村的管理者,爲了爲村長騰出工作時間,特別照顧他們,額外設置了2名‘村長農工’,兩名月靈人的直屬管理者就是現任的村長。

不過因爲月靈人數量有限,此時只是在幾個特選的地區實行,同時禁止私下交易。

而從38年第一批的300名月靈人,在朋城周邊三個村使用的情況都表現不錯,同時也沒有因爲這種不怎麼自由的安排(純粹就是村民私有物(=。=))產生不滿看來,現在這種安排是沒有問題的。

說到底,在從那頭悲催的前主腦蟲得到‘靈族之中,實際智慧生物居然是主腦蟲,靈人不過是主腦蟲如同肢體般的存在’這種震撼消息之後,長老院對於靈人的重視程度顯然是急轉直下。

而月靈人似乎也出於本能的原因,加上沒有性別以及繁殖能力,在某些方面的慾望也極低,所以對於現在這種安排並不抗拒,看起來就如同隨遇而安的辮子國民。

不過,畢竟月靈人也算得上智慧生命,最終三院一神庭一長老院出於人道主義精神,至少在名義上沒有宣佈月靈人如同貨物般的身份,只是在農民之下設了一個‘農工’這種模糊的概念。

至於這個概念以後會不會變成與‘奴僕’一個等級的存在,那就是以後的事了。

然而,即便如此,對於月靈人的使用問題,長老院依然沒有下最終定論。

腹黑寵妻 究其根源,就是安全性、以及數量。

“安全性不用在意。”

這方面空幻出人意料的毫不在乎態度,讓此時的與會成員們一陣意外。

若不是知道眼前坐着的,是那位熟悉的能量化幽神級巔峯的空幻,人們甚至會以爲有人替換了那位,對朋人生命的重視達到病態程度的某主意識。

幸好,對方緊接着做出瞭解答。

“主腦蟲從現在的情況看來,已經被我們控制,有它在,月靈人的潛意識就會被我們影響着;同時在得到前主腦蟲的消息,得知靈人組裝時那種大腦損傷之後,我們也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損傷試驗……”

衆人頓時產生一股涼氣。

而空幻似乎也覺得,這種較爲獵奇的做法,還是別在正式會議上提出,因此直接說出了結論。

“所以,從現在這批1500名月靈人開始,我可以保證,他們本身的實力,不會超過靈魂級中期,甚至進入靈魂級都會有一定程度的困難;”

“同時,也許是我們的程序上,產生了點小小的失誤,他們的大腦產生了一點點的、不可修復的損傷……”

看了看衆人,空幻臉色難得尷尬了一下,隨後小聲說道:“這方面的情況,屬於無密級別,大家此時聽聽,出了這個會議室,就請忘掉吧。”(無密級,朋族保密等級中如同潛規則的存在,不進行任何記錄,包括記憶。)

“……”

“所以,對於月靈人的安全,在控制了主腦蟲,控制了個體潛力,控制了個體智力的情況之下,只要讓那些村民,以及前代的二十幾位月靈人別遇上什麼過分的情況,秉持‘柔性公平’原則,相信是不會有什麼安全方面的問題。”

衆人下意識地點了點頭,隨後一臉黑線地在腦海中吐槽(都被你弄成腦殘了,還有什麼危險……不對,似乎腦殘更危險。)

片刻之後,衆人就表示,對此事已經忘地一乾二淨。

於是,開始下一個議題。

“有關月靈人的數量問題,現在的繁殖基地,一年只能生產1500名月靈人,有了之前第一批300名月靈人的試驗田展示,以及隨後的村民農工試用,加上這次正式使用開啓,各地的農部都有發出對月靈人的需求報告。”

翻開手中的報告,白農一字一句地將朋族現有的農業情況完整地講述出來,理所當然的,當他說完了大半擡頭看向四周時,發現會議室一片呼嚕聲。(誇張)

“好吧,你們這羣沒耐心的傢伙。”

“不是我們沒耐心,只是你那些東西最近看的夠多了。”空幻吐槽。

“這不是爲了增加會議氣氛嘛。”白農補充。

“原來會議氣氛,是用廢話來增加的啊。”

“好吧好吧,中間本來的10萬字省略。”

“……”

無奈地搖了搖頭,白農翻開了最後一頁直接說道:“最終結論就是,現在的繁殖基地不足以供應我族的月靈人需要,至少要達成二十年內達成需求的目的,是絕對不夠的。”

“同時,最近軍事院院長也有說過,軍事院和平了有一段時間,如果不經過一些實戰磨練,單單演習是無法提升戰鬥力的。何況,這幾年正好又是軍事單位大換裝的時期,所以他們更需要‘能夠被控制在一定範圍’的戰鬥來磨練檢驗……”

“簡單來說,就是軍事院的傢伙閒的蛋疼,需要找地方鬆鬆筋骨,同時放肆地玩一玩手中剛剛得到的雷擊槍、電核鎧甲、電動車這些新玩具是吧?”

這次回到朋族述職(或者說休息)的暗血,毫不客氣地打斷了白農的話,並將軍事院一干成員的野心表露地一清二楚。

“……”(不愧是第一任軍事院院長)

“可是,這和我們月靈人農工的問題有什麼關係?”

“這不繁殖基地小了點,但是在靈族,不是有很多嗎?”

“難道這些傢伙想要挑起朋靈戰爭?”

空幻拍案而起,軍事單位要實戰磨練是可行的,但那隻限於低強度的戰爭,比如米國欺負油國什麼的,但要米國和鵝國打起來,可就不是磨練的問題了。

無敵從奪舍財神開始 “當然不是。”擦了擦冷汗,白農搖頭說道:“只是幾個繁殖巢穴而已,對我們而言不是什麼問題,所以……”

“我們去狩獵吧!” 涼風習習,春日綿綿,朋城的氣候在進入冰河期後一如既往的涼爽。

按照最近終於通過各地飛要點氣象統計資料,恢復了一點氣象局樣子的氣象局專家預估,現在這種溫度降速,會持續進行,知道整個世界都變成冰雪一片,可喜可賀……纔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