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她也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可自從遇上林昊,自從得知自己要被家族送給一個不認識的男人用於交換利益,她就不是了。

此時的她心中充滿反叛!

錚錚站在晨曦之下,目光毫不畏懼仰視雲端,根本不等家裡人呵斥於她,她冷聲道:「你就是教廷的聖子殿下?」

其實很好辨認。

雲端一共三人,為首者是一頭戴金冠身著白色鑲金邊長袍、看上去英俊的不像話、彷彿天生自帶光環的俊逸青年。

在他身後半步,左邊是一位年邁的紅衣主教,右邊,則是一名英武的中年聖騎士。

便是這般,從站位,從衣裝服飾,這三人之中究竟誰尊誰貴,又是何身份,一目了然。

根本沒想到她這麼大膽子,此言一出,瑪格麗特家族眾人嚇壞了。

只是還不等出聲補救,上面爽朗的笑聲已經傳來。

笑聲中,三人一步一步,踩著聖光走下雲端,那從容優雅而又神聖無雙的模樣,使得地面人群大肆跪拜,如見神跡。

待三人落地,聖光斂去,擦了擦額頭汗水,家主菲爾斯正要解釋,不防那英俊男子率先開口道:「你的眼光很不錯,本聖子就是教廷這一代的聖子薩摩,敢問小姐芳名,年方几何,是否婚配?」

嘴角噙著笑意,配合著他絕美的外表,以及身上柔和聖潔的氣息,看上去邪魅動人,令周圍的女人神魂顛倒。

而事實上,對於眼前這個見面不行禮,甚至於敢直視他對他不假辭色的美麗姑娘,他內心很滿意,也很感興趣。

容貌氣質是一方面!

很重要的一點是,這個姑娘身上有種很特別的氣息,那種氣息極度吸引他,他本能的知道那股氣息會對他的實力增長有好處。

語落,菲爾斯家主不敢遲疑,趕忙答話:「回聖子殿下,這是……」

「我是蘇珊瑪格麗特,是瑪格麗特家族準備獻給你用於換取地位與榮耀的聖妃。

但是我本人並不承認這一點,因為我有喜歡的人了,而那個人不是你。」

菲爾斯家主話都沒說話,蘇珊便毫不客氣打斷。

接下來從她嘴裡說出的話,直接將瑪格麗特家族眾人嚇得半死。

同一時間,彷彿受到侮辱與挑釁,紅衣主教大怒,聖騎士大怒。

薩摩聖子卻並不生氣,聞言笑道:「有性格,本聖子喜歡。」

一句話,周圍眾人總算鬆口氣,那紅衣主教並聖騎士面色也稍稍放緩。

薩摩聖子又笑道:「感情是需要慢慢培養的,蘇菲小姐現在不喜歡本聖子,不代表將來就不會改變主意,變得喜歡。

本聖子很有信心,等相處的日子長了,發現本聖子的好,到那個時候……」

「不用到那個時候,我現在就可以跟認真的告訴你,不會有那麼一天,永遠不會。」

一如既往的剛烈。

截斷薩摩聖子的話后,蘇珊右手在臉上猛的一抓。

便只這一抓,瞬間那吹彈可破精緻無比的臉就變得血淋淋的,異常難看。

態度如此之堅決,薩摩聖子臉色也終於沉了下來。

可他終究還是忍了。

「這麼漂亮的臉,毀掉可惜了!」

「不論你現在如何不願意,本聖子相信,總有一天,你會心甘情願投入本聖子的懷抱!」

輕聲說著,聲音裡帶著淡淡的安撫,以及精神暗示。

與此同時,一道柔和的白光從他手心飛出,覆蓋之下,瞬間蘇珊破相的臉有變成最初完美無瑕的樣子。

學霸從改變開始 神乎其神的手段,周圍人群震驚,紛紛驚呼「神跡」。

蘇珊恍惚了一下,下意識要順著往下說,可就在即將開口的瞬間,一股清涼之意從手腕升起,然後到嘴邊的話全都吞了回去。

薩摩聖子皺眉。

就這時,馬蹄聲急,山下大隊人馬迅速逼近…… 「聖殿騎士團第十二小隊成員,拜見聖子殿下!」

「聖光護衛團第十二小隊成員,拜見聖子殿下!」

「……」

清一色白馬,雪花一樣湧上帕拉蒂諾山山巔,而後,雄壯威嚴的聲音不斷響徹,崢嶸天地。

聖殿騎士團,以十二護教聖騎為首,團里每一個成員,都是精銳而強大的聖光騎士。

聖光護衛團則是以十二紅衣主教為首,麾下每一名成員,都是自幼精心培養的聖光牧師。

作為光明教廷的終極力量,不論聖殿騎士團還是聖光護衛團,其團員輕易不在外界現身。

菲爾斯家主活了七十多年,如此漫長的歲月中,面見這些神秘人物的次數亦屈指可數。

而這一次,為了聖子巡遊,為了給新任聖子下任教宗立威,教廷居然專門出動了兩個小隊,並由紅衣主教和聖騎士親自帶領,教廷對這位薩摩聖子的重視及厚望,可見一斑。

手下人馬大量抵達,這個時候,薩摩聖子也不好再跟蘇珊兒女情長。

「蘇三小姐,記住,總有一天,你會心甘情願的臣服於本聖子……」

淡然一笑,說完,薩摩聖子目光移開。

人齊了,該辦正事了!

為期三個月的巡遊看似很長,可是他需要去的地方很多,需要展露的各種「神跡」與「仁愛」也很多。

是以,他必須抓緊時間。

這次巡遊的目的很簡單,其一,混個臉熟,順便樹立樹立威信。

其二,傳播教義,讓世人更加對聖光充滿信心。

在此之外,聖妃雖然也是一個目的,但說到底只是附帶,不算重要。

而想要完成這些目的,自然不是隨便走走看看聊聊天就行了。

他需要作出一些實際的舉動,或讓人心生感恩,或讓人心生敬畏。

讓人心生感恩很簡單!

「無所不能的聖光啊,吾以教廷當代聖子的身份虔誠請求您,請您降下無盡的聖光,恩澤世人,為他們撫平傷痛,讓他們遺忘痛苦……」

靜靜跪倒,雙手交疊做禱告狀,薩摩聖子開始賜福收買人心。

以他的實力,這點小事自然不用又是跪又是念咒文。

一個大範圍的光愈術而已,其實很簡單的,但是在場瑪格麗特家族眾人並不知道。

因為不知道,所以才特別感動、感激!

因為尊貴偉大的聖子殿下願意為他們跪下,虔誠祈禱聖光的祝福。

效果自然也是十分轟動的!

隨著咒語平緩而虔誠的念誦,彷彿被聖光籠罩,薩摩聖子體內湧出大量聖潔白光。

便是這些白光,交織之下,在他背後虛空構築成一個十多米高的巨大天使虛影。

「天使,是天使啊!」

「神跡,這絕對是神跡!」

「天使護佑,天使護佑!」

「薩摩聖子萬歲,薩摩聖子萬歲!」

「……」

美麗的女性天使虛影,背後是一雙聖潔無暇的翅膀,美得驚人。

從未見過此等異象,霎時間,瑪格麗特家族眾人心悅誠服,激動得渾身發抖。

而隨著咒語落入尾聲,悄悄的,那天使虛影動了。

以她聖潔的雙手,捧著象徵無盡幸福與溫暖的聖光,灑落之際,方圓數百米的廣場全部被覆蓋。

沐浴在聖光之中,所有人都彷彿沉痾盡去,緊跟著一股輕鬆暢爽的感覺油然而生。

「雕蟲小技,裝神弄鬼……」

瑪格麗特家族眾人歡呼雀躍,感激涕零,羅馬城中無數人虔誠跪拜,如見神跡。

林昊卻是不以為然。

跟著周圍一群教廷中人,他策馬進入這座古老而現代的城市,隔著老遠,他不但感知到濃郁的聖光氣息,同時也清晰的看到一處山頂那巨大的天使虛影。

這種裝腔作勢的手段自然是唬不住他的!

也就是懶得理,否則的話,他完全可以弄個百丈乃至千丈的大帝虛影出來,嚇死這些人。

沒怎麼想這事,他問道:「山上就是你們教廷總部所在?」

他並不知道這裡是羅馬城。

一路上他沒問過,奧爾跟里昂也沒說過,所以下意識的,他以為這裡是教廷的老巢梵蒂岡。

聞言里昂冷笑:「當然不是,這裡是羅馬城。

很久很久以前,這裡是古羅馬帝國的首都,現在,這裡是義大利的首都。」

居然不是梵蒂岡,而是羅馬……

林昊心情不是很好,他感覺自己似乎被耍了。

不過他還是耐著性子問道:「為什麼帶本帝來這裡,不是應該回教廷老巢梵蒂岡嗎?」

「回梵蒂岡?」里昂嗤笑:「怎麼可能,我們為什麼要帶你回梵蒂岡?」

林昊皺眉,沒出聲。

里昂又笑:「你以為我們大老遠帶你回來是做什麼?

我們帶你回來,是要當著很多人的面,把你當成黑暗異端處決知道嗎?

如果不是為了這個目的,當時你就死了,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原來如此。

殺雞儆猴殺雞儆猴,從前,他一直都是殺機的人,沒想到,有朝一日他也會成為那隻被殺的雞。

暗暗好笑之際,旁邊奧爾淡淡道:「能被聖子殿下親自處決,能為聖子殿下立威貢獻一份力量,那是你的榮幸。

而且,此事本也怪不得我等,若不是找不到黑暗生物回來複命,我等也不會出此下策!」

很強大的邏輯。

聽這意思,林昊覺得自己似乎應該感激流涕才對。

便是這麼說著,不多久,白雪湧上山頭,林昊也跟著周圍一群人一起踏足瑪格麗特家族廣場的殿前廣場。

而這個時候,聖殿騎士團和聖光護衛團努力下,場中已經架設好的火刑架。

火刑架好幾個,原本是為墮落墳場上方古堡中黑暗生物準備的。

其用意是通過對黑暗生物的處決,來彰顯聖光的正義與力量,讓更多的人信仰,死心塌地。

可惜古堡中的黑暗生物全都被滅掉了!

如此一來,為了交差,他便也成為了這些火刑架唯一的用戶。

「奧爾見過聖子殿下!」

「里昂見過聖子殿下!」

「聖殿騎士團第十一小隊,拜見聖子殿下!」

「聖光護衛團第十一小隊,拜見聖子殿下!

「」……」

如同早些時候過來的人馬一樣,剛到門口,一群人紛紛下馬,然後進場行禮。

林昊也跟著走進來。

看到蘇珊,他似乎並不驚訝,而蘇珊看到他,瞬間淚如雨下…… 世界真小。

本以為這輩子可能都看不到了,本以為這輩子只能默默在心裡追憶,蘇珊完全沒想到會在這樣一種場合下與林昊再見。

她不知道林昊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個時候,她只是特別感動,特別想哭。

此外,見識過薩摩聖子宛如神靈般的強大,不由自主的,她又有些擔心。

林昊就沒那麼多想法。

一開始也沒注意,可隨著距離接近到一定範圍,他就感知到蘇珊的存在了。

相處那些日子還算愉快,他也很欣賞這個大方美麗的姑娘,是以對她的氣息,他分辨得很清。

再有,蘇珊手上還佩戴著他贈送的火晶鑽手鏈,如此,想不知道都難。

目前來說,他大概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了。

這裡是蘇珊的家,瑪格麗特家族!

隱婚神祕影帝:嬌妻,來pk! 他還知道,場中精心搭建的火刑架裡面,有一個屬於他。

那什麼聖子要親自對他施以火刑,從而彰顯其身份,彰顯教廷之榮耀,同時也震懾宵小。

只是他不明白,這些人到底哪來的勇氣,居然認為這樣就能燒死他!

想著這個問題,只對蘇珊點了點頭,他也沒說話。

奧爾恭恭敬敬將趕去古堡時發生的情況說了一遍,最後慚愧道:「我等有負殿下所託,未能將真正邪惡的黑暗生物帶回來,請聖子殿下降罪!」

「請聖子殿下降罪!」

「請聖子殿下降罪!」

「……」

一個接一個,紛紛單膝跪地請罪,聲音洪亮,聲震雲霄。

林昊聽不懂這些人再說些什麼,不過行為上看,他大約也懂。

薩摩聖子寬和一笑,道:「都起來吧,人算不如天算,未能帶回邪惡的黑暗生靈,不是你們的錯。

況且,你們也不是完全無功。

這個世界的東方,總有那麼一些不尊教化的異端,他們不信光明,不敬聖光。

這些異端分子都是我們的敵人,是我們不論如何必須剷除的對象。

如此,能帶回這樣一個異端分子,也是大功一件。」

言罷,大袖一揮:「時間不早,上刑吧……」

趕時間,直接就準備開燒了。

語落,林昊還沒怎麼樣,蘇珊悲呼:「不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