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院長吃力地搖搖頭:「梁老,不是我……」

看著病床邊監視器上顯示的梁老身體指標,張院長心裡湧上一種莫名的驚駭。

剛才梁老的心跳只有三四十下,已經到了停止的邊緣,這時候竟然神奇地的逐漸上升了起來。

「北斗七針,這是失傳已久的北斗七針啊!想不到我竟然能親眼見到!」張院長欣喜若狂地叫道。

不過這時候病房裡的關注點都放在梁老爺子身上,沒人注意到他的癲狂模樣。

「那就是你了王醫生,沒想到你這名西醫,還會中醫這一套啊,老頭子可真是要謝謝你!」梁老直接把寧成當做了空氣,沖著更遠處的王越說道。

王越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也是搖頭說道:「老爺子,不敢冒功,你的病是這位小兄弟治的……」

事到如今,雖然心裡還揣著許多疑問,但王越不得不對佩服寧成的醫術。

真是神奇啊,七根針就能把陷入深度昏迷生命危急的老人清醒過來,換了自己,恐怕早已經束手無策了。

王越這時候已經收起了剛才對寧成的輕視和不屑,他只想知道,寧成是怎麼做到的?

「你?」梁老爺子這才把目光轉回到寧成身上,猶疑問道:「你是醫生?」

梁曉急切地拉著寧成,得意洋洋地介紹:「爺爺,這是寧成寧神醫,我從山南縣羅老那裡請過來的,怎麼樣?」那模樣,活像是一個向大人獻寶的孩子。

「嗯,年輕人不錯……」梁老點了點頭,又重重地咳了一聲。

寧成連忙握住老人的手腕試探一下,眉頭一皺。

「怎麼了?有什麼情況嗎?」梁曉看著寧成的神情心中一沉。

寧成搖搖頭:「我剛才是用銀針刺激老爺子的心脈,讓他暫時醒來。不過他身體條件實在太差,還需要進行後續的治療。」

「那就治唄!還等啥呀?」梁曉著急了。

寧成搖搖頭正視他說道:「有話我必須講在前面,這種事是有風險的,要是治療過程中出現什麼意外,你們可要有個思想準備……」

「什麼,還有意外?」梁宏利跳著腳十分不滿地叫嚷道:「你這小子怎麼回事?不是讓老爺子醒來了嗎,怎麼還會出現意外?要是那樣還是別治了,老爸這不是挺精神的么?」

寧成冷聲道:「那要不你來治?」

最類這種人了,什麼也不懂就在那裡嘰嘰歪歪。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梁老也不例外,他的身體現在已經極度虛弱,雖然在神水精華和銀針真氣的三重刺激之下暫時醒了過來,但還是需要進一步的治療,才算是真正脫離危險。

但真氣外放,畢竟有一定的不確定因素,老人身體能不能經受住這樣的考驗,寧成心裡實在是沒底,所以他才會把醜話說在前面。

「你!」梁宏利氣惱地一甩袖子說道:「大哥,我看這就樣吧,老爺子再出個三長兩短……」

梁宏義看著病床上虛弱的父親,神情有些猶豫。

從內心裡說他是希望老爺子徹底好起來的,老人辛勞一生,理應多享幾年清福,兒孫繞膝,頤養天年。

可寧成的話說的明白,治療過程中難免會出現意外。要一旦老爺子睡過去再也醒不過來,那情況就會變的更糟,自己的前途命運將會重新陷入不可知的難堪境地。

「要是這樣維持,還有多長時間?」梁宏義不死心地問道。

寧成沉吟片刻:「十天,或者再長几天。」

老爺子現在這樣,其實就是靠他輸送進去那絲真氣在吊著一條命,等到真氣散盡,也就到了生命的盡頭。

一時間病房裡靜的可怕,眾人面面相睽,心裡都是七上八下。

梁宏義有些煩躁地在地上踱著步子,饒是他平時指揮若定,現在也有些慌亂。

這時病床上一個聲音幽幽傳來:「寧小醫生,別聽他們的,老頭子的命自己作主!你儘管放心大膽地治,就是把我的肚子切開也行。奶奶的人死鳥朝天,有啥可怕的,老頭子這條命幾十年前就應該扔在戰場上啦,多活了這麼長時間也夠本了,索性拿它再拼一回!我還不信了,小鬼子的子彈打不死我,紅毛鬼子的地雷炸不死我,他小小一個閻王爺敢這麼把我收回去?」

聽了老爺子這壯志凌雲的一番話,梁宏義突然覺得有些汗顏。

跟老頭子比,自己還是差的太遠啊!

「小寧,我爸這條命就交給你了,梁家的前途也交給你了!我梁宏義在這裡發個願,要是真能讓老爺子生龍活虎地站起來,梁家不會虧待你!」梁宏義盯著寧成的眼睛,身上散發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一字一句地咬著牙說道。

寧成點點頭:「梁先生你放心,梁曉是我朋友,他的爺爺我肯定會全力以赴,就這麼簡單!」

梁宏義這時也醒過神來,揮手把病房裡這些雜七雜八的家人全部轟了出去,只剩下兩個醫生,還有他們祖孫三人。 寧成深深吸了口氣,抬起一隻手掌,輕輕的按在了梁老的肺部位置。

真氣抽成細絲,十分緩慢地透過寧成的手掌,注入到梁老的血管經脈,如同春雨潤物一樣,滋潤著他年邁的身體。

一時間病房裡沒有一絲聲音,只有寧成不時喘著粗氣。

十幾分鐘后,寧成緩緩抬起手掌,輕笑道:「沒事了……」

說著,腳下一軟,身子無力地晃了一下。

梁曉趕緊一把扶住他,看著寧成有些蒼白的臉,感激說道:「兄弟,辛苦你了!」

寧成搖搖頭:「我休息一下就好,這樣的治療還得持續三五天,全部完了之後,老爺子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病床上的梁老爺子這時面色逐漸轉的紅潤起來,精神狀態好了許多,連連點頭笑道:「想不到我老頭子在鬼門關上轉了一圈,還是一個後生小子給撈回來的!小寧你是哪家的子弟,這樣的才能,怎麼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你?」

寧成輕輕搖頭:「我是山南縣鄉下種地的。」

「鄉下?山南?」梁老爺子偏著腦袋想了想,好像在回憶什麼。

「老爺子你需要多休息,我還帶了一些蔬菜在梁哥車上,應該對身體有些好處。」

梁宏義重重點頭,正色道:「寧成,你算是幫了梁家的大忙,說吧,要些什麼好處?一百萬怎麼樣?我雖然做官從來不佔公家的便宜,不過這幾年工資也攢了不少,應該可以湊出來。」

在梁宏義看來,寧成不過是個鄉下小子,給了這一百萬,應該會讓他滿意,從而更加賣命地給自己父親治好身體。

沒想到寧成只是微微一愣,然後搖了搖頭。

「怎麼,不夠?寧成你要是想要再多的錢,恐怕我就無能為力了。還是你想圖些別的東西?官位?聲望?說吧,只要是我能力範圍之內的,你儘管開口!」梁宏義又回到了在單位里那種情境,懷著上位者的姿態,指著寧成說道。

梁曉臉色一變,不滿地說道:「爸,你在說什麼,寧成他可不是那樣的人!」

「你懂什麼?」梁宏義喝罵一聲繼續說道:「不過寧成你聽好,要是你想拿這事來要挾我,要挾我們梁家,那你最好不要打這種主意!」

寧成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怔怔地看了梁宏義片刻,突然發出一聲朗聲大笑。

「梁先生,我之所以願意從山南大老遠地趕到這裡來,幫著梁老爺子治病,是因為梁曉是我的朋友,有了他這份交情和信任,還有羅老的囑託,我願意為老爺子的健康盡一份力。至於你提的那些報酬,我卻是沒放在心上。我寧成雖然從鄉下來,但還沒有把這些錢放在眼裡。區區一百萬換老人家一條命,難道你還以為是很高的價錢嗎?至於你說的那些別的東西,我更是不感興趣,你最好不要用自己的想法,去猜度我的心思!你官當的再大,再有權勢,與我何干?」

「我出去休息一下,明天這個時候我還會來給梁老醫治。要是梁先生真的覺得過意不去,非要什麼報答的話,按省醫院的每日工資給我就行,我可不敢讓你們這權大勢大的梁家,欠我什麼人情!」

說罷,寧成朝著梁曉抱歉一笑,說道:「我先走了,明天電話聯繫!」然後推門而出,在門外眾人驚詫的目光中揚長而去。

「宏義,你的話太傷人了!」梁老沉下臉來,十分生氣地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梁宏義愣怔半晌,突然大笑出來。

「有意思,有意思!梁曉,你以前總是跟那些狐朋狗友打交道,這次終於交了個好朋友啊!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去追上寧成,把這小子安頓好!」

梁宏義心裡說不出的暢快,因為他從寧成的目光里看到了不解、憤怒,甚至,還有一絲淡淡的不屑。

有骨氣的話誰都會說,硬氣的態度也可以模仿。但這種眼神,梁宏底自認為是不可能裝出來的。

宦海浮沉,梁宏義閱人無數。他極少被一番話打動心弦,但就在剛才,寧成有些語無倫次的言語,卻是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內心。

是啊,為什麼自己遇到什麼事,都要往複雜里想呢?

為什麼別人幫了自己,卻要想著對方的動機和目地呢?

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的內心變的如此齷齪了呢?

…………

「唉,這些人,總愛自以為是!」站在醫院的門口,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還有那些穿著入時的紅男綠女,寧成不由的搖搖頭嘆了口氣。

心裡有些惱怒,寧成邁步朝人行路上走去。這時梁曉急匆匆地跑了出來追上他,抹了把汗有些歉然地說道:「兄弟兄弟,別生氣,我們家老梁就那德性,當官當出癮來了,以為誰都跟他一樣呢。哥哥跟你賠不是了!」

梁曉是真怕寧成一不高興,直接回山南了,到時候老爺子再有個什麼閃失,豈不是空歡喜一場?

寧成自嘲地一笑:「沒事梁哥,反正我也讓人誤會多了,麻木了。你放心,我明天還會過來的,車裡那蔬菜你記著給老爺子吃點。」

梁曉一把拉住他:「你去哪啊,來了省城還不讓哥哥這個當地主的儘儘心?走走,帶你玩玩去!」

「既然你這麼閑,那就開車拉我轉轉吧!」寧成不客氣地上了梁曉的車。

上次蘇青青的話寧成還記在心裡,那就是在城市裡開蔬菜專賣店的事情。汪四海那裡的消化量畢竟有限,將來農場里的蔬菜還得自己想辦法銷售。

既然來了省城,寧成就打算考察一下這裡的精口蔬菜市場,看看人家的行情是什麼樣的,自己也好早做打算。

梁曉二話不說,載著寧成來到省城最大的一家超市「美客隆」。這裡的生鮮區琳琅滿目,全是新鮮可口的水果蔬菜,在貨架上擺的滿滿都是。

寧成走到標著「有機蔬菜」的專櫃前,拿起一包包裝好的青菜,看了看上面的價簽,吸了口氣。

「兩百克,三十八元,乖乖,乍不去搶呢?」寧成咂咂嘴想道。

一邊的售貨員冷聲說道:「先生,不買的話請別亂摸,影響銷售就不好了!」 「不買還不讓看看嗎?」寧成有些不樂意。這售貨員一張臉畫的跟京劇臉譜似的,一張血盆大口不知道抹了多少幾管兒口紅,看著讓人厭惡。

「小夥子你從農村來的吧,看清楚價錢,這種菜可不是你們鄉下人吃的,窮哈哈的來這湊什麼熱鬧?要是想買便宜菜的話,等到晚上我們那邊特價區會有促銷,要是還買不起,出門就有個菜市場,那裡大把的便宜貨隨便你挑!」售貨員不冷不熱地說道。

看著寧成的衣著,她毫不猶豫地認定這是個剛從鄉下來的窮小子。這種人她可是見的多了,進了超市就跟紅樓夢裡,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樣,什麼也要摸一摸看一看,結果是只看不買,弄的貨品上滿是手印子。

「你怎麼知道我不買?」寧成氣樂了,揚著手裡的蔬菜問道。

售貨員嘴巴一扁,沒好氣地哼道:「瞧瞧你這一身地攤貨,是像吃的起這高級菜的人么?小夥子我勸你一句,有多大能耐就吃多大饅頭,你就這窮命,就別在這裝啥富人了,有意思嗎?」

「……」寧成直接無語了,這超市的服務怎麼就這副德性?本來還想著看看,能不能在他們這裡試著銷售自己的蔬菜呢,現在看來,還是不要了。

「哎我說你這個人怎麼說話的?你信不信我讓你這破超市馬上關門!」梁曉正在一邊挑著水果,聽到這邊的動靜走過來氣惱地喝道。

「你又是哪蹦出來的,口氣倒是不小!」那個售貨員看著梁曉嚇了一跳,定了定神又不屑地說道。

「你!」梁曉大怒,他現在這副打扮也不敢恭維,開了幾個小時的車,再加上心裡緊張老爺子的病情,所以有些憔悴,這才被售貨員輕視。

這時另一個年輕點的小姑娘走過來低聲道:「萍姐,人家也沒做啥嘛,你這樣不好……」說著朝寧成投雲歉意的微笑道:「先生對不起,對不起!」

寧成搖搖頭,還是這個小售貨員懂事一點兒,這老娘們太彪了。

沒想到年長的售貨員一巴掌拍在小姑娘臉上,氣呼呼地道:「你懂個屁,關你啥事?」說著把小姑娘推到了一邊。

看著那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小姑娘,還有她臉上的幾道指痕,寧成的眼神就是一厲。

「你憑什麼打人?道歉!」

那個三十多歲的超市售貨員眉毛一豎:「喲喲,你還不服氣了?想英雄救美了?我是她的組長,教訓一下自己的手下店員,有什麼了不起的,用的著你這個外人來管?」

「還挺狂是吧,好好,看我怎麼收拾你!」梁曉勃然大怒,掏出手機來就要打電話。寧成一把按住了他搖頭說道:「梁哥,不用!」

「什麼情況,有人鬧事?」這時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快步走了過來,瞪著寧成和梁曉喝道:「你們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敢跑這裡來撒野,活的不耐煩了么?」

「你是這裡的經理是吧,這個售貨員服務態度太差了,我要投訴她!」寧成看著男子胸前的名牌,不滿地說道。

哪知道這個男經理哼了一聲,陰陽怪氣地說道:「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裡是高級超市,不歡迎你這種衣冠不整的人進來,請你出去!」

「衣冠不整?」寧成低頭看了看自己帶著些污跡的褲子,不由的苦笑,這是剛才在醫院裡給梁老救治時,不小心在旁邊的垃圾桶邊上沾到的,還沒來的及換洗,此刻卻被這個以衣取人的傢伙拿來恥笑。

「王八蛋你怎麼說話的,你知道我是誰嗎?」梁曉憤憤不平地說道,他還是頭一回被人這麼說話,衝動之下揮拳就想揍這個狗眼看人低的傢伙。

這時候邊上也圍了好多看熱鬧的顧客,紛紛指著那個牙尖嘴利的售貨員投以憤怒之色。可這個婆娘卻是洋洋得意地晃著一條腿,輕蔑地笑道:「你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大頭蒜,實話告訴你,我們這超市的大老闆可是孫家的少爺!」

「孫家?你是說孫修文?」梁曉愣了愣問道。

「是啊,嚇壞了吧,你可別胡來,你要是敢撒野,我馬上告訴孫公子,讓他找人扒了你的皮!」男經理囂張地指著梁曉高喝道。

「你他媽的……」梁曉脖子上的青筋蹦起老高,高高舉起的一隻手最後還是無力地落了下去。他雖然也是個囂張跋扈的二代公子,但並不是那種沒有腦子的蠢貨。自己身體特殊,一舉一動都會被人看在眼裡。老爸正是關鍵時刻,要是在這裡鬧起來讓人抓住把柄,這個後果可不是他能夠輕易承擔的。

「知道厲害了吧,年輕人不要太張狂,以為從鄉下來的別人就會讓著你!讓我道歉也行,除非你把這裡的有機菜全部買下來!」那個售貨員見梁曉好像是服了軟,更加得意地說道。

「買菜?」

「是啊,我說你要是能掏出錢來買了這些菜,我就給這個小妮子當面道歉!聽明白了吧?不過這些菜總價大概在三千塊以上,看你這窮酸樣,恐怕連兩百塊錢都掏不出來吧!」售貨員是算準了寧成沒錢,有恃無恐地說道。

寧成似笑非笑地盯著對面這張胖臉看了半晌,看的售貨員心裡有些發毛。他自嘲地笑笑,從口袋裡掏出一疊錢來甩了過去。

「這些菜我全要了,五千塊夠不夠?另外你們這裡不是有購物滿五百元送貨上門的服務嗎,我就讓你送貨!」寧成看著旁邊巨大的廣告牌,玩味地笑道。

「你!」售貨員看著面前一疊紅紅的大鈔,眼睛一下子瞪的老大。真是活見鬼了,這窮小子從哪弄來這麼多錢?

看他這穿著打扮,也不像個有錢的主啊!

知道了知道了,這一定是個在超市裡作案的小偷!

「快來人啊,抓小偷啦,你們趕緊查查自己身上的錢還在不在哇,這裡有個小偷啊!」售貨員聲嘶力竭地扯開嗓子喊道。

可是旁邊的顧客們,紛紛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他。

這女店員,腦子恐怕有病吧? 剛才說讓人家買了菜就道歉,現在又說這個小夥子是小偷?

這態度轉變的,比翻書還快啊!

我說你能動動腦子不,現在誰逛超市還帶著這麼多現金的啊,都是移動支付時代了好不好?

說人家是小偷?腦子壞掉了吧?

所以現在大家都拿那種幸災樂禍的目光看著這個裝瘋賣傻的超市女店員,有人還在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高聲起鬨:「那女的,你還愣著做啥呢,趕緊給人家小夥子裝菜啊,送貨到家!」

這時那個剛剛挨了一巴掌的小姑娘店員於心不忍地拉了拉寧成的衣服,小聲說道:「喂,你買這麼多菜做什麼呢,浪費錢……」

這小姑娘倒是挺善良,寧成回頭看了看她。身材嬌小,唇紅齒白,馬尾辮順滑直下,一雙大大的眼睛撲閃撲閃的,好一個青春逼人的萌妹子。

「沒事,我錢多……」寧成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於是只好充起了土豪。

「你!哼!」那小姑娘氣鼓鼓地不說話了,自己好心提醒他,這小子竟然還不領情,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人傻錢多啊。

生氣歸生氣,總是人家在好心幫自己解圍出氣,小姑娘還是有些不安地看著對面的兩個同事,不知道他們會作出什麼反應。

「……好的先生,馬上給您安排!」出乎意料的是,那個男經理很快便收起了那種輕蔑的神色,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朝寧成微微彎腰致意,然後沖著女店員低吼道:「還杵在這裡做什麼,趕緊給顧客裝菜稱重,然後送貨上門!」

「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有什麼好可是的?顧客就是上帝不知道嗎,有錢的就是大爺,人家說什麼咱們就要聽什麼,有沒有一點職業素養?」

男經理義正辭嚴的嚷道。

女店員一下子蒙了,不明白剛才還站在同一戰壕的上司加親戚,現在為什麼會槍口向內沖著自己猛烈開火。

她深深地看了寧成一眼,無奈地轉過身去,把一盒盒包裝精美的有機蔬菜逐一從貨架上拿下來,一件件地掃描、計價,然後統一裝進最大號的購物袋裡面。

「一共是三千八百五十一塊錢,這是購物小票和找零!」女店員把零錢塞給寧成,然後指了指那兩個巨大的購物袋:「東西在那裡,自己拿吧!」

「不行不行,不是購物滿額,免費送貨上門嗎?」

「這規定是胡弄人的吧?」

瞭然無趣的幸福生活 一邊看熱鬧的人群在高聲起鬨。

寧成輕笑道:「我可拿不動這麼重的東西,你來吧,提著菜跟我走!」

「我是店員,又不是送菜工!」女店員怒了,大聲不滿地叫道。

「有問題嗎,要不要讓你們的上司出來評評理?」寧成臉色一冷。

那個男經理馬上變了顏色,沖著自己手下努了努嘴:「按客人的意思辦,不然開除你!」

人群中一陣叫好聲,女店員臉上比哭都難看,費力地提起兩袋子蔬菜,跟在了寧成身後。

「往哪送?」

「跟我走就行……」寧成揚揚眉毛。

於是超市外面的大街上就出現了這樣一幕:兩個年輕人樂呵呵地在前面走著,後面一個肥胖的女店員提著兩袋子東西,屁顛屁顛地小跑著跟在後面,不時停下來抹一把頭上的汗,又邁著兩條小短腿兒跟了上去。

「還不到啊,你不是說不遠嘛,早知道打個車多好?」女店員不滿地嚷著。

「我是鄉下人,可沒錢打車。」寧成回頭平靜地看著她說道。

女店員倒吸一口氣,這是還在記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