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謙撓了撓頭:“是我少見多怪了。”

“你打算建在哪裏?”風神問。

“不知道幾位大人的府邸都在哪裏?”張謙問,“我沒什麼的,就覺得能和幾位大人做鄰居就不錯。”

風神笑了:“我們都居住在諸神峯的東方,只不過執堅神大人的位置偏北一些,我和太清大人居住的地方倒是離得蠻近。”

“那我就選在您和太清大人府邸的附近建立吧。”

太上老君當即說道:“可以。”

懶神打了個呵欠,連個招呼都沒打就飛走了。

幾個人連忙抱拳:“懶神大人慢走。”

“懶神大人住在哪?”張謙小聲問。

“他住在諸神峯北偏西方向,”風神說,“只不過,方圓萬里範圍內,只有他一個府邸。”

執堅神小聲說:“沒有任何一個神敢靠近他。”

張謙點了點頭:“嗯嗯嗯,我也不敢。”

“誰敢啊!”太上老君低聲說。

張謙這纔想起來太上老君被懶神弄得幾萬年沒出老窩這件事了,轉頭拍了拍老君的肩膀:“都過去了。” 很快,張謙跟着風神和老君一路疾飛,最後停在了風神的府邸前面。

在來之前,張謙還在猜想風神的府邸會是什麼樣子,是不是也會想浩瀚天宮那樣,金碧輝煌,從裏到外都透着高大上的勁兒,但是到了地方這麼一看,他呆住了。

如果不是有風神和老君在旁邊陪着,他肯定以爲自己已經回到了人間,來到了某農村的一間小屋前。

沒錯,這就是一個農村小屋的樣子!

雖然柵欄修的筆直,木門嶄新,院子裏的蔬菜也是青翠欲滴,大瓦房看起來也不破舊,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也是神居住的地方!怎麼就成了鄉下老漢的結婚新房?

“這…”張謙指着這個農家小院,一臉難以置信,“這…這就是風神大人您的府邸?”

“對啊。”風神走到大門前,伸手撥了撥掛在門前的一塊小木牌,張謙這纔看到,那小小的木牌上刻着三個小小的字:風神府。

這特喵的還算是個府?!張謙一頭黑線。

“風神大人,這…這與您的身份也太不匹配了吧!”

風神笑了:“亂神大人啊,那你說,什麼樣的府邸才和我的身份匹配?”

“最起碼得是個三進三出,大鉚釘門,高院牆琉璃瓦,金碧輝煌…這麼說吧,怎麼不得比那些個仙人住的地方要豪華?”張謙說,“這也太粗糙了吧!”

風神擺了擺手:“亂神大人,咱們已經成神了,難道還會在意這些東西嗎?”

張謙一愣。

風神面向左邊一揮手,一道光芒閃過,一座金碧輝煌的奢華宮殿立刻拔地而起憑空出現,張謙點了點頭,這纔有神之府邸的樣子。

風神卻說:“亂神大人,你看這金碧輝煌,與我這小院有什麼分別?”

“分別大了,最起碼……看起來氣派。”

“有什麼用?”風神反問。

“住得舒服啊!”張謙說。

一聽這話,風神和太上老君都笑了,老君說:“我在天庭的兜率宮,比這要豪華一千倍一萬倍,但是我只是分身在那邊,煉丹用。我住的地方和風神大人這裏差不太多,就多了一個丹閣而已。”

張謙有些鬧不明白他要說什麼。

風神和老君看到他這幅樣子,笑的更開心了,風神攬住了張謙的肩膀:“亂神大人,所謂的瓊樓玉宇亭臺軒榭,你我只需揮一揮衣袖,頃刻之間便能建造起來,但是住在裏面有何意義?”

“眠憩只需一張牀,休息只需一把椅,飲食只需一張桌,”風神說,“所以,這麼一間小屋足以,平日裏除了修煉,偶爾種種菜,彈彈琴,唱唱歌,很舒適,住在那宮殿裏,就沒有這些樂趣了。”

張謙若有所思。

風神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指不遠處:“那裏有一片不小的平地,很是舒適,之前我還想搬去那裏呢,現在你來了,我們帶你去看看吧。”

張謙笑了:“好啊。”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很快飛到了那片平地上空,張謙低頭這麼一瞧,果然很不錯的地方。

翠綠的青草地,充滿了甜馨的芳草氣息,不遠處還有一條清澈的小河緩緩流過。

張謙笑着點了點頭:“不錯,是個好地方,風神大人真的要讓給我嗎?”

“什麼讓不讓的,”風神說,“這裏本就是無主之地,我雖然想搬過來但是我並沒有搬,所以這裏不屬於我,所以你願意待你就待,我們舉雙手歡迎。”

太上老君笑着點頭。

“那我就不客氣了。”張謙笑着說。

系統說道:“用你的意念去想象你的房子的樣子,然後催動神力,將你的神力釋放到你想建房子的地方,房子就能拔地而起了。”

“這麼神奇嗎?”

“當然了,這裏是神界。”

張謙開始幻象自己的房子的樣子,隨後一揮手,一道光芒一閃而過。

風神和老君都挺好奇張謙會造一個什麼樣的房子,結果房子出現以後他們倆都是一愣。

這小子,真是浮誇啊。

一座六層的帶着豪華大院子的大別墅平地而起,院子裏假山噴泉應有盡有,別墅在神界溫和的陽光之下更是熠熠生輝!

張謙睜開眼睛,樂了:“哈哈,我的大別野!”

風神和老君對視了一眼,都是一頭黑線。

沒辦法,新神的想法和他們這些老神就是不太一樣。

“來來來,進來坐。”張謙熱情的招呼着。

別墅裏的佈置也是應有盡有,張謙早都琢磨好了,進了屋他東摸摸西碰碰,這些變出來的東西居然都像是真的一樣!

“廢話,這些都是真的,”系統說,“神界中游離的各種能量會完全根據你的神力具現化出你想要的東西。”

飛上別墅頂層大陽臺,張謙招呼着兩位神坐在了椅子上,自己去廚房泡了一壺茶端了出來。

一屁股坐下,張謙說:“要是能有下人在這裏乾乾活就更好了。”

風神立刻說道:“這可不行啊,神界只能是神待的地方,別的生靈嚴禁進入神界。”

張謙說:“知道。”然後打了個響指,八個分身齊齊出現,張謙問:“我讓他們給我打雜,可以吧?”

風神笑了:“這沒問題。”

幾個人正聊着,突然齊齊一愣,他們都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神力正在迅速的靠近。

等來人飛近了,他們更是有些發愣,來的人居然是……西王母。

西王母降落在了陽臺上:“張謙,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成神了!”

“娘娘。”張謙一抱拳。

風神問:“你們認識?”

老君笑了:“他們當然認識。”

“老君和風神大人也在啊?”西王母一愣,“老君你…”

太上老君一甩拂塵:“老夫已經棄暗投明了。”

西王母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容:“是啊,天帝已經死了。”

老君笑了笑,沒說話。

張謙說道:“娘娘誤會了,還是老君幫助我斬殺的天帝呢。”

“啊?”西王母愣了。

“這個待會再說吧,娘娘您先坐。您是特地來找我的吧?有事嗎”張謙給她倒了一杯茶。

西王母轉頭看着張謙,美目流轉:“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已經把天帝給解決了,我們這不白準備了嗎?” 張謙一聽,一擺手:“天帝,小豎子爾,分分鐘的事。”

西王母笑了:“現在看來對你來說真的不是什麼大事,虧我們還一直擔驚受怕,一直在默默做準備呢。”

太上老君笑道:“娘娘,現在咱們算是同一陣線了,希望之前的那些過節……”

西王母很大氣的一擺手:“哪有什麼過節,沒有了。以後還指望老君多多幫忙呢。”

“好說好說。”

一團和氣。

半小時之後,幾位神起身告退,張謙稍稍送了一下,就回到了陽臺上坐在椅子上繼續喝茶去了。

喝着香氣騰騰的熱茶,感受着神界溫暖和煦的風,張謙不禁感嘆,當神的感覺真的好,最起碼比當一個人舒服多了。

“你這淨說廢話。”系統說。

“可惜不能把他們接來,否則這裏就更熱鬧了。”張謙說,“真想把他們全都接到這裏來跟我一起享受一下啊。”

一邊說着,他一邊揮動了一下手臂,院子裏又憑空多出了一個游泳池。

“這個事你是別想了,”系統說,“不過你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哦?”張謙一愣。

“如果你能當上這個時空的天道,那你想做什麼都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也沒有人會管着你,因爲沒有人能管的了你。”系統說。

“呵,那倒是。”張謙說。

掏出煙盒點起一支菸,張謙眯起了眼睛。

“你之前說,黑袍和天哥現在都在神界這裏收攏一些神納入自己的勢力?”張謙突然問。

“嗯,”系統說,“而且現在看來,那傢伙收攏的神已經不少了,黑袍……有點吃力啊。”

張謙不說話了,琢磨了一會,問道:“你之前是不是說,等你到了一百級,你就能解鎖一些記憶?包括你的真實身份,還有天道那兩魄其中的一魄的位置?”

“對。”系統說,“解鎖了,不過我還沒有查看,我打算等你準備好了在查看,因爲我一旦查看,黑袍和那傢伙也會同步知道,所以不只是你,黑袍也得做好準備。”

“那你把他叫來吧?”張謙說。

“你打算現在搞?”系統問。

“對,事不宜遲。”張謙說。

系統頓了頓說:“好,不過不能在這,咱們還是先去人間再說吧。”

“去人間?”張謙一愣。

“對,那個魄肯定會在人間,不可能在神界,”系統說,“否則那傢伙早就感應到了,神界的氣息充滿靈蘊,和人間那滿溢的濁氣完全不同。”

“那行。”張謙說着,拉過來了一個分身,在院子裏的地面上破開了一道裂縫,鑽了進去。

同時他也沒忘了讓系統跟太上老君說一聲。

回到人間,張謙出現在了一片農田的地頭上,也不知道是哪個村的。

深呼吸了一口氣,在熟悉的同時張謙也有了一種不是很舒適的感覺。

“人間早已充滿濁氣,你們人類現在已經不行了,太依賴外在的東西了。”系統說。

“社會在發展嘛。”張謙說。

系統笑了:“發展?此消彼長而已,有些方面進步,但有些方面肯定在退步,這是必然的。”

“我又不是當官的,跟我說這些幹什麼。”張謙說道,隨後問:“哎,黑袍什麼時候到?”

“快了,他現在手頭臨時有點事。”

“那你先說說吧,”張謙點起一支菸,很隨意的一屁股坐在了地邊子旁邊的一塊石頭上,“你到底是個什麼身份?”

“真的想知道?”

“廢話。”張謙說。

“其實我一直以爲你能猜得出來。”系統說。

“我猜了,也猜出來了一個結果,”張謙彈了彈菸灰,用鼻子哼出兩道煙氣,“黑袍是地魂,天哥是天魂,而他們看起來很給你面子,很重視你,甚至你說什麼黑袍也會聽,所以我猜測,你的身份應該和他們差不太多,也是盤古魂魄。”

系統沒說話。

張謙繼續說道:“但你也不太可能是魄,他們倆都是魂,而魂對魄有統御力,他們都可以吸收魄,但他們卻都沒有吸收你,這就說明你和他們是處在同一條線上的。”

“換句話說,你,就是天地命三魂之中的命魂。”張謙說,“我猜的對不對?”

系統剛要說話,一個粗暴的聲音響了起來:“你誰!幹嘛坐我地頭上,是不是要偷我的玉米!”

張謙一回頭,看到一個光着膀子的壯漢扛着農具大步走了過來。

張謙挑了挑眉毛,扔掉了菸頭。

壯漢走到他面前上上下下的看着他:“你誰!說話!我家地裏丟的那些玉米是不是你給偷了!”

“不是。”張謙說。

“你說不是就不是?”壯漢扔下農具,“要不是你,你大白天坐在這幹嘛?不是踩點是幹什麼?天天來我這偷玉米,真當我好欺……”

壯漢說不下去了,因爲一身黑袍的黑袍人突然出現在了張謙的身邊。

壯漢驚得眼睛瞪得老大,指着黑袍人:“怎…怎麼….回事,你…從哪冒出來的?!”

“這你朋友?”黑袍問張謙。

ωwш ▪ttκā n ▪co

“不是,他拿我當賊了,說我偷了他家的玉米。”

黑袍無語:“走吧,別在這浪費時間了。”說完,他整個人騰空而起,張謙看了一眼壯漢,然後緊隨其後飛上天空,兩個人化作兩道光芒一眨眼飛到了天邊。

壯漢愣了,過了一會才嚇得撲通一聲跌坐在了地上,緊接着褲子就溼透了。

“大白天…見鬼了?”壯漢哆哆嗦嗦的自言自語着。

……

路上。

系統笑了:“你還挺聰明的,說實話。”

黑袍轉頭看着他:“什麼?”

“他猜到我是命魂了。”

黑袍人笑了:“我還以爲你早就告訴他了呢。”

“告訴了就沒意思了。”系統說。

張謙翻白眼。

“小子,我得先祝賀你一下啊,沒想到這麼快就成了神了。”黑袍人笑着說。

“這還得多謝你們的幫助,要是沒有你們,我只怕早就死了十回八回的了。”張謙說。

閒扯了一會,系統說:“你們先停一停,我要開始閱讀關於盤古之魄的位置訊息了。”

張謙和黑袍立刻停在了半空。 這是一個緊張的時刻。

在系統得到盤古之魄的所在地的訊息之後,黑袍和天哥會在同一時間知曉,而盤古這一魄到底有多麼重要大家都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