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又何嘗不知道胤禩的小心思,只是他不怪,除了一絲苦澀和黯然,他竟然對胤禩明目張膽的試探生不出任何的惱怒。

胤禩什麼時候才能接受他呢?

“禩兒,你想做的阿瑪都替你做到,你想要的阿瑪都可以給你,別再不信任阿瑪!”朕只要你留在朕的身邊,做朕的寶貝!

胤禩渾身一顫,他不是沒想過康熙會知道他的試探後情況,但是這麼直白的,甚至帶着一絲乞求的聲音,胤禩卻有些慌亂了。

他習慣的是康熙的霸道,無情,冷酷,但是這樣毫無節制的縱容卻是想都不曾想過的,而如今這份天大的恩寵如今擺在面前,胤禩卻不敢要,也不想要。

康熙看着沉默無語的胤禩,苦笑一聲。

“禩兒,你的祕密,阿瑪等你親口告訴我,等相信我以後。”

胤禩此刻掩不住驚訝的看向康熙,眼底最深處帶着一絲不安。

他怎麼會……

“你的一切,我都那麼關心,你自……以來所有的異樣,我又怎麼會不知道,你如此傷心、絕望的表情,我怎麼會放任,但是……禩兒,你的祕密我希望你能親口告訴我!”

胤禩怎麼會忘了眼前這個男人是一個精明的帝王,自己毫不掩飾的手段怎麼會不被他察覺,或許對於這些自己是潛意識的放任,是對這個男人的肆無忌憚麼?

愛新覺羅胤禩,你其實也沒有想象中的狠心……

胤禩低着頭,微微自嘲的一笑。

“禩兒,晴格格的事,我們回去再說吧?還是你還想再逛逛!”康熙拉起胤禩冰涼的小手,轉移話題。

還是他過於急切了吧,嚇到這個孩子了?

只要不縮回去就好,康熙在心底嘆了口氣。

“不了,回去吧!東西都買的差不多了!”出來的目的也達到了,其實對於他來說,沒出四九城和待在宮裏沒有什麼差別。

康熙感覺到胤禩的低沉,安撫道,“待明年開春後,陪阿瑪去南巡吧!你這麼想去看看大清的江山,趁這次,阿瑪帶你去好好領略一番!”

南巡?

胤禩詫異的擡起頭,忽然想起,明年不正是弘曆南巡的時間,一切的不幸都是從那個時候發生的,不過這一回,可不會讓皇后出事了。

шшш★ттkan★¢ ○

兩人正打算往回走。一陣背後傳出來的吵鬧聲讓兩人回過了身。

胤禩驚愕的微張了眼睛,今天未免也太湊巧了吧!

這麼大的動靜不是別人,就是剛纔的話題人物之一——晴兒!

原本一個風華正茂的美麗女子,此刻卻衣衫不整,面容憔悴不堪,一件衣服掛在身上,彷彿隨時都會吹走。

康熙也同樣的驚訝,但是卻也有一絲驚怒,一個皇家格格居然變成了這樣?這碩貝勒府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麼?

晴兒用盡全身的力氣往前奔去,她現在唯一的信念就是要逃離碩貝勒府,找到皇上!

晴兒看着前方一動不動的幾人和身後追過來的人時,幾乎要絕望了,但是卻在看到眼前的人時,晴兒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皇上和十二阿哥!居然是皇上和十二阿哥!

神啊!原來您還是憐惜我的!

“皇上!求您救救我!”晴兒一個飛身便撲到在康熙腳底。

康熙看着人們聽到這一聲呼喊之後有些騷亂的場景,狠狠的瞪了扒着他衣襬的晴兒,甩了甩袖,冷聲道。

“回宮!把人帶上!”

他倒要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也許晴兒的運氣真的算不錯。

從嫁到貝勒府,福晉和駙馬對她一直都很好,她幾乎都快忘了爾康帶來的傷心,但是有一天浩禎居然帶回來一個女人,說是懷了他的孩子,她雖然傷心,但是一個懷了孕的女人,她怎麼忍心去傷害,便忍住傷心把人留了下來,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以前對她和藹親熱的福晉有一天突然之間對那個她本來厭惡的歌女寵愛有佳,就像自己的親生女兒,不僅把她私自納成了浩禎的側福晉,還對她開始苛責起來,直到前一陣子,白吟霜在她面前不小心摔倒流掉了孩子,福晉居然帶着浩禎把她痛打了一頓,然後囚禁了起來,她過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今天終於在嬤嬤的幫助下逃出了貝勒府。

如今又碰到了微服私訪的皇上和十二阿哥,自己應該可以逃離那個魔窟了吧!

康熙帶着一臉的陰沉回了宮,由嬤嬤帶着晴兒下去梳洗的同時,得了消息的胤禛等人也感到了養心殿。

吳書來帶着暗衛查到的消息送到了康熙的面前。

“混賬!簡直膽大包天!居然敢混淆正統血脈!”康熙怒不可歇的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他從來沒想到除了小燕子那個膽大妄爲的混混,居然皇家還會出這種事!

暗衛的奏摺被胤禛、胤礽等人一一傳閱。

衆人怒火中燒,好一個不怕死的女人!

居然敢把王府格格隨意掉包?

弘曆這一代怎麼這麼多不着調和膽大妄爲的人?

胤禛狠狠抓緊着手裏的奏摺,幾乎被捏壞了型。

心裏不止一千遍的咒罵了弘曆那個混賬。

“皇上,晴格格帶到!”

康熙深呼了一口氣,冷冷地道。

“帶她進來,另外,傳富察嶽禮一家!”

“嗻!”

胤禩坐在底下,低着頭,手上端着茶杯,杯蓋輕輕的撇着茶葉,霧氣中讓人看不清背後的表情。

康熙很確定禩兒絕對是知道這些事的,這就是他當初要把晴兒賜婚給富察浩禎的原因吧!

看着晴兒那張憔悴慘白的臉,康熙雖然對這個沒腦子的格格沒什麼好感,但是好歹也是忠臣之後,如今受到這樣的對待,富察一家還真是肆意妄爲啊!

晴兒見到皇上,終於忍不住痛哭了起來,斷斷續續的把婚後所經歷的一切都稟明瞭。

康熙沉着臉,對着晴兒安撫的說道,“放心吧!朕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傳富察嶽禮一家!”

門外太監尖細的嗓音一陣陣傳出,雪如帶着忐忑的心終於踏入了死神的懷抱。

“富察福晉,你給朕一個解釋,朕想知道是誰給你們的膽子囚禁皇家的和碩格格?難道你們以爲皇家都沒人了麼?還私自替駙馬納側福晉,是誰給你們的權利?”康熙冰冷無情的聲音環繞在大殿,渾身的冰冷和怒氣讓雪如和嶽禮渾身顫抖的匍匐於地。

“皇,皇上!奴婢萬萬沒有這種大逆不道的想法,這一切,只是奴婢鬼迷了心竅,奴婢只是心痛自己還未出世的孫子,奴婢罪該萬死,請皇上責罰!”她萬萬沒想到一直被囚禁的晴兒居然有本事逃出貝勒府,還正好撞見皇上。

雪如此刻真的是冷汗淋漓,她怕所有的事情都會被皇上知道。

嶽禮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福晉自從把白吟霜納了浩禎的側福晉後,一直對晴格格不太好,但他一直以爲雪如有分寸,便沒有管,但萬萬沒想到,她居然敢囚禁格格。

“哦?既然如此,皇阿瑪,就把那個踐踏皇室尊嚴的賤婢拖出去砍了吧!”胤禛高深莫測看着俯身於地的雪如。

話音剛落,雪如就驚恐的擡起頭。

“不,不!皇上、三阿哥,請您饒了吟霜吧!她只是一個可憐的孩子,她的孩子還剛沒有! 名門盛愛:冷少的契約情人 請都懲罰奴婢!不關吟霜的事啊!”

白吟霜驚恐的白了臉,瑟瑟發抖的跪在地上,眼神無助的看着雪如。

“哼!一個卑賤的歌女居然也敢妄想和格格爭寵,富察雪如,你該不會忘了作爲和碩格格的駙馬是不能私自納妾的吧!”胤褆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道。

“不,八阿哥,你不能這麼殘忍,這一切都不是吟霜的錯,是我的情不自禁害了吟霜和孩子,我原本以爲晴兒是善良的,但是他怎麼能這麼惡毒的殺害我的孩子!” 腹黑貴公子的極品小胖妞 浩禎衝出來,義憤填膺的衝着胤褆嚷嚷,兇狠的眼神望着“害死”他孩子的晴兒。

晴兒看着原本恩愛甜蜜的駙馬,如今卻變成了這樣,心裏一酸,紅着眼眶別開頭。

“放肆!作爲駙馬居然敢揹着格格私通歌女不說,還有了野種!富察浩禎,朕還沒找你算賬,你居然還敢辱罵格格!”康熙氣憤的朝富察浩禎扔去一個茶杯,正好砸在了頭上,頓時鮮血淋漓。

富察浩禎頓時沒了聲音和勇氣。

“還愣着做什麼!還不把這個賤婢拉下去砍了!”

“不——誰都不能動我的女兒!都是你這個野種!要不是你! 重生九零:我家嬌妻超甜的 我的外孫怎麼會流掉!當初我就不應該聽姐姐的話把你換進來,都是你害了我的女兒!”雪如看着拉起白吟霜的侍衛,忽然發瘋似的推開衆人,緊緊的摟着白吟霜,狠狠地對着富察浩禎罵道,那模樣彷彿恨不得吃了他。

富察嶽禮驚愕的看着自己的福晉,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

“雪如,你在胡說什麼?”

雪如抱着已經呆愣住的白吟霜,跌坐在地上。

“呵……朕還以爲你什麼都不會說呢!”

雪如愣愣的看着皇座上冷笑的帝王,他的眼底冰冷卻洞悉一切。

原來皇上早已知曉,呵,如今還有什麼不可說的。

“吟霜纔是我們的親生女兒,當初你納了翩翩進府,我怕翩翩會搶走你對我的寵愛,所以當我發現生出來的是女兒時,我便讓我大姐去外面抱了一個男嬰,頂替了吟霜!”

“不,不是的,額娘,我是你的親生兒子啊!”富察浩禎不敢置信的搖着頭。

白吟霜也呆呆的坐在地上,原來她纔是正經的王府格格,那她費盡心思進的地方卻是她本來的家,而這個位置本來就是她的!

“不!你纔不是,你只是一個卑賤的農夫生出來的兒子,怎麼會是我碩王府的孩子!都是你這個沒用的野種,害吟霜丟了孩子!你纔不是我的兒子!”雪如厭惡的看着浩禎,要不是他,如今怎麼會落到這個下場。

“雪如,你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啊……”富察嶽禮一時間白了頭,他沒想到自己寵愛的妻子居然會爲了爭寵把自己的親生女兒掉包。

胤禩瞧着,冷冷的一笑,果然是一出好戲。

晴兒站在一旁,手帕緊緊的捂住嘴。

如今她該怎麼辦,嫁的人居然是個假“貝勒”,以她現在的身份不過只有去蒙古和親一條道路。

晴兒苦澀的淒涼一笑,看着跌坐在一堆的富察家,眼中沒了絲毫感情。

“傳朕旨意,富察雪如與其姐混淆皇室血脈,打入死牢,着日暫首示衆。富察浩禎私自納妾,對皇家不敬,流浪寧古塔,富察嶽禮雖不知情,但因管教不嚴,貶爲庶民,白吟霜雖爲皇家血脈,但對格格不敬,私通駙馬,兩廂對抵,自日起永不得入京。”

胤禩被康熙攬在懷裏看着被壓着離開的富察一家,嘴角扯起涼薄的一笑。

永璂,你看到了吧!所有人的下場!

康熙低下頭看到胤禩眼底的快意和悲涼,心中一痛,伸手捂住了胤禩的眼。

“禩兒,你到底在朕看不到的地方經歷了什麼?不要露出這樣的眼神,阿瑪會心痛!”難道這都是報應嗎?

康熙覺得自己的心總是被這個孩子緊緊的揪着,他流露出的悲傷讓他無從下手,他想撫平一切,但是再找不到源頭之前,他不敢輕舉妄動。

禩兒,告訴阿瑪,到底該怎麼辦好不好? 因爲碩府的事,晚上的養心殿,大家夥兒都在。

已經許久不曾聚一起的衆人難得不再甜甜蜜蜜的過着自己的小日子。

其實最主要的還是康熙不想對着自己兒子們成雙成對的甜蜜模樣,硬是派了許多事讓他們忙活,而自個兒就和胤禩兩人培養培養感情。

不過

皇阿瑪,兒子沒在你眼前晃悠,也沒見你和小八有什麼進展啊!

胤礽看着康熙和胤禩的相處,默默地在心中吐槽。

最近他和胤褆都在兵部忙活,每天也就上朝那點兒時間可以見到皇阿瑪,下朝之後,他們忙事,他皇阿瑪忙着和小八培養感情,但是好像沒什麼起色啊!

胤礽摸着下巴,眯着眼睛,賊兮兮的在康熙和胤禩身上來回掃視。

他皇阿瑪真沒用!

胤礽看了半天,終於總結出一句話!

胤礽是幸災樂禍,弘時卻擔憂的時不時看着胤禩。

那欲言又止的模樣被胤禛看在眼底,眉頭不禁緊了又緊。

又是老八?

想到弘時對老八的態度,頓時胤禛感到一陣威脅。

今晚一定要好好和弘時“聊聊”!

“禩兒,你喜歡吃的八寶鴨,你不愛吃油,阿瑪替你把皮都剝了。”康熙把一塊剝好的鴨肉放進胤禩碗裏。

然後一桌子的人刷刷的眼光望向兩人。

十四的手肘推了推十三的。

喂喂,你說皇阿瑪是不是吃錯藥了?

胤祥瞪了他一眼,怎麼說話的,皇阿瑪是良心發現了!

老九看着老十:皇阿瑪是不是有什麼陰謀?還是他想讓八哥做什麼事?

老十點了點頭,很有可能,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弘時和胤礽淡定的擡頭看了一眼滿眼寵溺的康熙和默默抽着嘴角的胤禩。

皇阿瑪(皇瑪法),您的情路漫漫啊!

胤禛倒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以前他沒想過皇阿瑪會對老八起什麼不一樣的心思,就像他以前也不曾想過自己會對弘時起這種心思一樣。

但是,皇阿瑪看着胤禩的眼神雖然隱晦,並且極力掩飾,似乎不想讓老八察覺到,但是自己也是用這種眼神看弘時的,又怎麼會看不明白。

皇阿瑪什麼時候對老八起了這種心思?

而且

胤禛看着身邊低垂着頭的弘時。

這孩子似乎早就知道了?!

皇阿瑪和老八?

胤禛默默地嘆了口氣,算了,自己和弘時還有的磨呢!

老八,精明如你,碰到這情事,也還是看不明白啊!

果真是當局者迷嗎!

如今弟兄幾個也就剩下自己和老八還孤身一人。

弘時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接受自己。

看着胤禩毫不掩飾的淡然和皇阿瑪眼底的寵溺和時不時閃過的炙熱。

胤禛無不感慨的暗自嘆了口氣。

康熙是多麼敏感的人,怎麼會察覺不到胤禛剛纔頗爲驚訝的視線。

只是,有什麼關係呢?

他現在最重要的,便是身邊這個孩子了。

“禩兒,不能喝這個!你身子不好,這酒後勁大!”康熙伸手拿走胤禩手裏的酒杯,微微嗔怪。

這孩子如今這麼虛弱的身子,偏偏自己還不好好愛惜。

想起早前樑仲卿說給自己胤禩不想解毒的事,內心不禁有些後怕。

拿過身後吳書來準備的參茶。

“喝這個!對身子好!”

胤禩聞着熟悉的味道,嫌惡的皺起了眉頭。

爺喝這個都快喝的吐了!

自從中毒以來,康熙便讓人蔘茶、燕窩輪番的進補,如今胤禩聽到這兩樣東西便想吐。

而且這小臉也被補得越來越水嫩,看的各宮娘娘紛紛羨慕,恨不得掐掐。

“爺,這是皇上特地讓人準備的,是百年的老參熬的,養人着呢!”吳書來看着八爺厭棄的眼神,很有眼色的上前勸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