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那是……那是神器嗎?”歐陽飛雲的聲音在顫抖。

對於歐陽飛雲來說,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距離林天差的太遠太遠!

先前他還想着有機會可以擊敗林天,可現在,很明顯,這一輩子都幾乎是不可能了!

不過,他極其的不甘心!

他看着林天的背影,,已經開始盤算要怎麼偷襲!

地上的林天,突然之間暴起,而後,猛地衝向前面的林佑善。

林佑善這會兒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他正準備拿出來屬於他的武器。

但下一秒鐘林天一個瞬身符就來到了他面前。

林佑善猛地瞪大了眼睛。

“你……你傢伙……”林佑善難以置信林天竟然強大到了這麼一個地步。

“砰”一記重拳轟出,直接將林有傷給轟的倒摔出去,撞在後面門板上面。

那門板直接碎裂,要不是後面就是牆壁,只怕是會再往後面飛出一段距離。

“林天……”林佑善咬着牙。

“你在害怕嗎?呵呵,不用怕,我不會殺你,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林天聲音落下,一拳朝林佑善的腹部丹田位置直接轟了過去!

這是要廢掉林佑善的丹田,是要讓林佑善變成一個廢人!

“你敢,你……”林佑善的表情變的猙獰起來,而且是越來越猙獰。

“就沒有我不敢的事!”林天的拳頭還是轟了出去。

瞬間,“砰”一聲悶響,林佑善的面容變的十分慘白,他連呼吸都開始有些困難起來。

在那一瞬間,林佑善只是有一種撕心裂肺的感覺,那一種,整個腹部要炸裂了一般。

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整個人摔在地上。

林佑善的面色極其慘白,瞬間彷彿老了幾十歲。

沒有人能夠想的到,堂堂天王,竟然被一個許多人稱作是廢物的人給踩在地上,用劍指着!

這一件事他日一旦傳出去,絕對會驚嚇到衆人。

“林天……你大逆不道……”林佑善哼哧着。

“我大逆不道?你剛剛要殺我的時候,那又算什麼呢?”林天聲音落下。

而後手上的地獄火劍揮動起來。

一劍直接落下,當即,一聲極其慘痛的叫聲響了起來!

林天,廢掉了天王林有傷的雙腿!

而且,林天還沒有要結束的意思,再一次提起手上的長劍,朝林佑善的雙手落了下去。

接下來那一聲慘叫聲,更是驚天動地! 慘叫聲驚天東西。

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 不遠處,還活着的林佑善的手下,全都愣住了。

這個傢伙……真的是林家的廢物嗎?他如今竟然將林家的家主,天王給廢掉了!

如果說丹田被廢還有機會修復,可如果雙腿和雙腳被廢,那就是神仙都救不了了!

從這一天開始,林佑善就只能是一個廢物了!

林家真正的廢物!

“你廢了我……你竟敢這麼對我……”林佑善哼哧着,他想要握緊拳頭,可突然之間卻是想到,他的雙腳雙腿已經全都廢掉了,根本毫無知覺!

“我一定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我一定會讓你……”

林佑善的聲音還沒完全落下,林天的腳就飛踢了過去,喝道:“”你沒有資格跟我說這種話,要不是血緣的關係,你已經死了!”

林佑善咬牙,他罵道:“你個畜生玩意,你敢動我,接下來你的父母會發生什麼你知道嗎?呵呵,他們接下來會受到更多的痛苦,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爲你,全都是……”

“啊……”林佑善再一次慘叫起來!

原來,是林天再一次一腳踩在他的傷口上。

“我的父母,要是他們接下來還會受任何一種折磨,我都會讓你付出十倍百倍於他們的苦痛!”林天手上踹出一腳,十分用力。

林佑善已經明顯快要支撐不住了,他雖然被林天饒了一命,但是,他的身體因爲氣旋被毀,恢復的速度變慢,根本無法及時止血,得到康復。

要是沒有及時的治療,他很快就會失血過多而離開人世。

林天走到外面的院子裏,先是一副很安靜,彷彿在調整的模樣的,突然之間,他一個轉身,然後對準了一個方向,朗聲道:“還不出來嗎?刀曉生,歐陽飛雲!”

“接下來,輪到你們了!”

這可以說是極其囂張了!

“師父,現在要怎麼辦?”歐陽飛雲皺起眉頭,他可不想交代在這裏,而現在,很明顯的是他們不是林天的對手。

“你在慌亂什麼,他雖然強,可他剛剛經歷過一場惡戰,還能夠強大到哪裏去?”刀曉生被林天挑釁的越來越惱火。

他已經握緊了手裏的飲血刀!

他知道,想要弄死林天太難了,可如果能夠將靈氣全部蓄積起來,情況便完全不一樣了!

他剛剛已經有些意識到,林天能夠衝破九龍鎖妖陣,正是體內爆發出來了恐怖的力量。

面對這麼一個強大的對手,他知道,必須要給他沉重一擊纔有可能有機會重傷對方!

所以,他已經開始運轉起來了手上的飲血刀,飲血刀裏的靈氣蓄積的越來越多!

越來越多,越來越強!

“等,再等一小會兒!”這是林天對徒弟的回覆。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的地方,大概也是在山腳往前面一點的位置,賈永壽出現在這裏。

賈永壽帶着他的部下,準備誒偷襲林天他們,他也想要搶奪林

天身上的物品。

他和刀曉生的情況不同,他是早就知道林天的身上絕對不普通,飲血刀已經丟失了,要是能夠搶奪到更好武器,那他才能夠去繼續完成他的計劃!

“賈永壽,帶着伏兵埋伏在這裏,你是想要幹什麼?”一個很悅耳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聲音的主人自然是葉婉清了。

葉婉清也來到了京城,只不過她比林天稍微晚了一步,她過來後,直接來到了這一邊,因爲她知道,林天的內心裏最爲放不下的就是這個地方,只有在這個地方打敗了林佑善,林天才能夠真正地走出心裏面的晦暗。

穿越時空的愛戀 她趕過來後,看到這裏的人已經交手了,原本她是準備要加入到神武團之中,可卻是遇到了賈永壽。

當初在武城和賈永壽交手,沒有能夠痛快地打到最後,她實在是有些意猶未盡!

一方面不僅僅是想要看看自身的實力到了什麼地步,另一方面他也想要爲林天減輕一些負擔。

葉婉清知道,在天王府裏面,林天正在經歷極其艱難的戰鬥,甚至可能已經處於危險之中。

她好幾次想要過去,可一想到這裏也需要人,她就留下了。

她相信,以林天如今的實力,要對付掉林佑善,或許會比較難,但是,自保應該問題不大。

而這一些人神武團的戰士,全都是林天當做親兄弟一般的人,林天的話,是一定會讓他們出事,葉婉清想到這一點就決定在這裏守着。

卻是沒想到守到了賈永壽。

此時,郝仁義出現了。

郝仁義自然是知道葉婉清,神武團神將的女人,他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他剛要過去,就看到了玄色門的人。

“今晚這裏果然是好熱鬧!”郝仁義朗聲道。

‘帶着你的人,不要讓他們納西蝦兵蟹將進去,至於說賈永壽,我來對付!’葉婉清這倒不是在逞能了,他是真的就這麼幹了!

突然之間,她前衝向了賈永壽。

而賈永壽已經做好了準備,突然之間一拳轟了出去。

葉婉清身形飄動一下,直接就躲了過去,而後手上一晃,一把黑色的邪氣長劍漂浮而出。

邪氣長劍直接刺向賈永壽的身上。

賈永壽其實體內的傷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上一次在武城,對於他來說,實在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賈永壽微微眯起眼睛,也是一掌打了出來,這一掌打出來,邪氣形成了黑色的黑蛇。

直接衝擊出去,咬向葉婉清的胸口!

葉婉清手上一鬆,那一把邪氣長劍飛射而出,直接就衝擊到了對方的心臟位置。

賈永壽剛要後撤躲開,結果沒能夠完全躲開,手臂被刺傷。

而另外一邊,葉婉清手上又多出來一把邪氣長劍,直接飛射而出,將那一些黑蛇的蛇頭直接全部給坎了下來。

賈永壽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可當他再去一想,眼前的不過是一個曾經的手下敗將,他的火氣就上來了。

“所有人給我殺上去,這裏,我來!”賈永壽呼喝一聲,體內的邪氣暴漲,彷彿就要衝天而上似的。 賈永壽心裏面在告訴自己,如果不能從這裏衝過去,而是從這裏逃走,到了上面,又怎麼去對付林天!

畢竟,如今的林天已經今非昔比了。

尤其是林天在大沙漠裏的事已經傳遍了各地,賈永壽意識到,他現在都未必是林天對手。

不過,他還是來了!不僅僅因爲報仇,還因爲想要搶奪到更好的東西物品。

他過來,也是想要找機會看看能不能撿漏,能否在背後捅林天一刀!

只要能夠得到林天身上的寶物,他重新強大起來就不是問題!

賈永壽沒有任何的保留,他的一聲厲害之下,邪氣衝涌而出,他的身旁兩條巨大的邪氣黑蛇盯着葉婉清。

他們突然之間就朝葉婉清疾速攻擊了過去,。兩條黑蛇猶如兩根利箭一般,一個眨眼之間就趕到了。

原來我很愛你 葉婉清略微皺眉,而後雙掌運轉起來,突然之間雙掌上面都是黑色的邪氣,竟然是聚齊了兩個黑獄盾。

而這黑獄盾更爲厲害的地方在於,並不普通,是一直漂浮在手臂上。

那兩頭黑蛇突然自薦襲擊而來,葉婉清都沒有動,黑獄盾竟然是直接動了,一下子就將兩條黑蛇給擋開了。

此情渺渺,終於寵到你 賈永壽皺眉,他立即後撤了好幾步,準備再召喚出來一頭黑蛇。

但是這一次,葉婉清就沒有給他機會了!

葉婉清突然之間一個提速衝了過去,手上很塊漂浮起來好幾把的灰色長劍,直接勁射了出去。

賈永壽正準備用一個他自己修煉悟出的招式來扛下這重重一擊,但是很快,不到十秒鐘的功夫,賈永壽運功的時候,他一口血吐了出來。

“果不其然,那一天在武城你的損耗已經足夠過了!賈永壽,你現在自廢武功,我可以饒你不死!”葉婉清還是比較善良的。

雖然當初賈永壽差點將她給殺了,可他還是一直信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能不殺就不殺!

這也算是爲了給將來積德。而且,她也是爲了給林天積德。

畢竟林天在最前方的位置,很容易出現比較衝突的問題,一旦衝突就會涉及到殺戮。

如果能夠多饒一兩個人的性命,也算是好事一件了!

葉婉清所想的就只有;林天。

但是,賈永壽似乎並不願意接受!他呵呵一笑,突然之間竟然是直接撲向了葉婉清。

葉婉清看了過去,很快,他馬上恐慌起來,利用黑獄盾將自身全都給包圍了起來。不讓賈永壽衝擊過來!

但是賈永壽卻是彷彿瘋了一般,他體內的邪氣全都涌了出來,竟然也是將葉婉清給包裹了起來。

“糟糕!”郝仁義一直在旁邊盯着。

他剛剛可是看到了葉婉清一直佔據優勢,這纔沒有去幫忙,可突然之間,竟然就情況急轉直下。

“快……快安排人來救人,我們不能夠讓……”

郝仁義的話還沒有說完,葉婉清直接吼了起來道:“我沒事……你們守好周圍!”

nbsp;??她是過來幫忙的,可不是過來添亂的!

於是,她沒有任何的保留,將體內的邪氣完全釋放出來,地獄盾越來越大,很快,。 霸道冷少放我走 將她整個人都給包裹起來。

賈永壽知道情況要糟,但是這會兒他也沒有辦法了,只能是硬着頭皮繼續飛衝過去

能否成功就看這最後的一擊了!

葉婉清閉上了眼睛,他感覺的到賈永壽實在做什麼!,他是準備同歸於盡,,準備自爆!

不過,葉婉清總感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這裏面一定還有其他的不對勁的地方!

看向飛過來的賈永壽,突然之間,葉婉清明白了!

但就在此時,葉婉清所站立的位置下面直接裂開了,從地下鑽出來了一條很小的黑蛇,也是靈氣蛇,這一條靈氣蛇一看就十分不簡單!

其實,上面賈永壽的所有攻擊都是虛晃一招,真正的攻擊是這一條黑蛇,這一條黑蛇可是蓄積了賈永壽這會兒體內所有的內力。

賈永壽知道,從上面正面無法攻破,於是就從地下要繞過來,他在上面故意鬧出很大的動靜就是爲了吸引葉婉清的注意,而一碗清也都注意到了。

他覺得他馬上就要成功了!

但是,他沒想到,葉婉清似乎已經上當了,可是偏偏在最後一刻竟然低頭看了過去。這一眼看過去,似乎一切都改變了!

“怎麼會這樣……”賈永壽咬牙,但是他還沒有放棄,用盡最後的氣力進行那一條黑蛇的控制!

那是他們玄蛇門的祕法攻擊,黑蛇一旦侵入能夠進行疾速的爆炸,將對方完全消融掉。

只不過需要黑蛇能夠碰到對手的肌膚,哪怕是一點點點的肌膚!

眼看就要碰到了,賈永壽這會兒身體也已經無法支持下去了,直接“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他道:“去死吧,去死吧……”

而此時,葉婉清並不知道他們玄蛇門的這個祕法,他雖然很努力地要躲開,可是速度還是偏慢了。

“糟糕……”葉婉清暗暗叫了一聲。

在叫了這一聲後,旁邊的人,也就是郝仁義已經吼了出來!

“小心啊!”郝仁義猛衝過來,要用身體去格擋!

此時,葉婉清記起來了當初和玄蛇門的人交手時的情況,想到他們的一些惡毒招式,他立即喝道:“不要衝過來!”

而後,葉婉清立即使用了那一招“瞬換術”只在一眨眼之間就把他和賈永壽的位置進行了兌換!

賈永壽這會兒還沒有明白過來,愣在那裏,等到他感覺到的時候手已經被那一條黑蛇給沾到了!

“糟糕!”賈永壽這是他死前唯一的想法!

他們玄蛇門的爆炸沒有人能夠解決的了,沒有人能夠解除,就是自己也不可以!

“轟隆”一聲巨響!沖天而起的爆炸,就在葉婉清設置的那一個黑獄盾的保護之中!

可怕的爆炸沒有能夠完全擴散出來,不過,也算是撼動了整個黑獄盾,足見這麼一個爆炸攻擊的恐怖之處了!

葉婉清膽戰心驚地看着,要是她剛剛沒有反應過來,可就糟糕了。 賈永壽本可以躲開的,可他已經賭上了一切,根本來不及躲。

他感覺到的出來,葉婉清在此之前已經散出了大量的邪氣。

瞬換術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把邪氣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