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拿了瓶開水,走到她身邊:「來,喝口水。」

「艦長,我是不是太自私了?」羅娜突然問。

巴塞沒想到她突然說出這樣的話,反問:「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我有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獲得一名強大的戰士,可以讓我們戰艦的實力,得到質的提升,但是我卻親手把這次機會給葬送了。」羅娜十分懊惱地說。

「你以為沒有出這件事情,他就能為我們所用?」巴塞笑了笑,接著道:「他是那種心比天高的人,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馴服的,如果他真的能被馴化,就不會去炊事班隱藏自己了。」

「可是,如果咱們提前知道,就有機會說服他,但是現在,咱們什麼機會都沒有;他本質不是一個壞人,是我把他逼到了絕路,成為黑戶的。」羅娜內疚無比。

「有些事情,你也不想的,要怪就怪造化弄人,誰會知道郭世仁會有如此顯赫的背景。」

「從這件事情之中,我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以後我一定會好好改正的。」羅娜認真地說道。

兩人正在商議著,正在這時候,突然門口有護衛彙報:「報告艦長,總部接來影像。」

「是誰?」

「好像是郭雪郭大統領。」

「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巴塞苦笑。

「艦長,不好意思,為你添麻煩了。」

「你不用擔心,忘記我打得一手好太極了嗎?」巴塞哈哈笑道,站起來走了出去。

羅娜看著巴塞離開的背影,突然覺得自己還是太嫩了。

雖然,她的實力跟巴塞在伯仲之間,但是論及能力,她還是差了一些,特別是在處理大事之上,她還是差了不少,這就是巴塞能當艦長,而她只能當一個部長的原因。

……

土皇星,一處平坦的山上,停著一架巨大的飛船。

此時的飛船之內,馬特父子已經從內應之中,得知道葉雄從88號飛船逃離的消息。

「父親,那個小子離開88號飛船,很有可能會降落到咱們的領土上,這是咱們報仇的好時機。」馬修說道。

「為什麼要報仇?」

「他殺了我們數百名修士,讓我們大大的失了面子,咱們就這樣放過他,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相比起幾百名廢物,如果我們得到他的輔助,那咱們豈不是如虎添翼,到時誰還能攻下咱們土皇星?」

「父親,你是意思是,收服他?」 強婚99次:墨少,寵上天 馬修眼睛一亮。

「他已經被列為黑戶了,此時已經走投無路,如果咱們此時伸以援手,他豈不是對我們感激不盡,到時候還不乖乖地為我們所用,對付巴塞?」馬特笑道。

「有道理,父親大人,我馬上派人查找他的下落。」

……

葉雄落入土皇星,在四下搜索著。

亂星海的星球很奇怪,不像五行星域那樣,整個星球散落著很多的人。

這些星球,人口都是高度集中的,除了幾個大城,其餘的地方都是荒芫的森林。

這裡擁有無數的凶獸,實力全都不弱。

葉雄殺了一些能吃的凶獸,把肉切下來,烤成干肉,以防不時之需。

金丹修士雖然可以十幾天半個月不吃飯,但是還沒辦法達到不需要食物就能活的地步,所以要備用食物。

周圍時不時有修士從天飛空,在巡查著這一帶。

他小心翼翼,盡量別驚動到他們,畢竟上次為了救嚴風,他殺了不少土皇星的人。

他準備備夠足量的食物之後就離開這裡,這附近有一個星球,不用飛船,只需要用流光術就能過去。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流光出現在他面前,幻化成一名五十歲左右,穿著白袍,留著長鬍子的男子。

對方的修為深不可測,顯然是金丹巔峰修士。

葉雄嚇了一跳,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氣勢,準備迎戰。

「別激動,我不是來抓你了。」老者臉上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自我介紹:「我叫馬特,是這個星球的守護者,是真武尊者的下手,不是三界尊者的手下,你不需要擔心。」

「原來是馬特艦主,久仰。」葉雄不動聲色地打著招呼。

「我比你大,不介意我叫你一聲葉小弟吧?」

「無妨。」葉雄雖然心下不快,也只得忍著。

畢竟,現在的他,還沒有能力跟對方抗衡。

「葉小弟,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了,你現在有什麼打算?」馬特問。

葉雄內心一凜,沒有說話。

「實話告訴你,現在的你,已經無路可走,只要你能歸順於我,成為我的手下,我可以既往不咎,不但不追究你殺我幾百名手下,還讓你加入真武尊者這一邊,怎麼樣?」馬特繼續問。

他的聲音不是很重,但是語氣之中,滿滿都是威肋之意。

潛台詞是,如果葉雄不歸順於他,他就跟他算賬。

葉雄心裡很不爽,他這輩子最討厭被人威脅。

「多謝馬艦長。」葉雄臉上裝作露出喜色。

「既然葉小弟同意,那就把這顆丹藥服下!」

馬特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瓶子,遞了過去。

「這是什麼?」葉雄有些不高興地問。

「這是青葉毒,服下之後沒有任何不良反應,只要按時服解藥,不會有任何的副作用。」馬特笑道。

「馬艦長這是什麼意思?」葉雄臉上露出不快之色。

「葉小弟別誤會,這隻不過是你表忠心的一點行動而已,我可是冒了很大的危險才將收歸麾下的,畢竟你在88號飛船呆過,是敵是友,我都不敢保證,如果我不是愛才,將你殺掉就行了,何必做如此多的迂迴之事。」馬特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葉雄想了一下,將丹藥瓶拿過來,倒出一顆綠色的丹藥,仰頭吞了下去。

帝少追愛:女王別想逃 同時,他溝通火靈,在丹藥入腹之後,就用本源之火燒得乾乾淨淨了。

就算沒有火靈,他讓冰靈冰封也行。

有冰靈跟火靈幫忙,這世界上,還真沒有幾顆丹藥能毒到自己。

「葉小弟真是爽快。」馬特哈哈大笑起來,說道:「這丹藥是我特製的,只要一個月之後,服用一顆解藥,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了,來,咱們先回飛船。」

葉雄服下毒丸之後,馬特十分高興,當下將他帶回了飛船。

在馬特的帶領之下,葉雄通過了一個又一個的機關跟禁制,這才回到飛船之上。

半個小時之後,兩人回到了飛船之上。

這艘飛船比起88號飛船,體積小得多,只有一半左右。

飛船上有不少的修士,但是數量比起88號飛船,還是差了一些。

「葉小弟,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兒子馬修,馬修,這就是葉雄,以後是我們土皇星的人了。」馬特介紹。

「葉兄弟,久仰大名。」馬修走過來,笑道。

「馬兄客氣了。」

葉雄禮貌地回應著。

這父子兩人,從他第一次見面,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他猜得不錯的話,接下來他們就應該是利用自己對付88號飛船了。

果然,寒磣片刻之後,馬修皮笑肉不笑地說道:「葉兄弟,你剛從88號飛船上下來,可知道88號飛船,現在有多少的修士,戰力如何?」

「修士大概三萬左右,戰力的話,除了艦長巴塞之外,就數部長羅娜最厲害,剩下的人之中,厲害的不多。」

重生做回心上人 接下來,葉雄將88號飛船的事情和盤說了出來。

對方既然知道自己跟88號飛船反目,肯定在飛船之上有內應,如果他有所隱瞞,肯定會受到懷疑。

聽到之後,馬特笑道:「葉小弟,現在你已經是咱們這邊的人了,88號飛船一直在虎視眈眈,希望你能儘力,把他們趕走,解除這個心腹大患。」

葉雄不動聲色地問:「馬艦長,你想怎麼做?」

「你實力強,對88號飛船又熟悉,只要你能使用法術,將他們的飛船弄毀,到時候咱們的人馬出擊,必定能將他們一網打盡。」馬特說道。

「馬艦長,88號飛船有羅娜跟巴塞,他們兩個都是金丹巔峰修士,我回去只能送死,除非你們父子跟我一起去,由你們牽制住羅娜跟巴塞,那樣的話,我才有機會得手。」葉雄回道。

馬特跟馬修相互看了一眼,馬特這才說道:「咱們三個人一起去很容易被發現,這樣吧,你先混進去,只要飛船一毀,咱們父子就殺進來幫你。」

「沒有你們的幫忙,我根本就不可能成功。」葉雄拒絕。

「葉兄弟,你好像沒搞清楚狀況。」前一刻馬修的臉還在笑著,下一刻就冷了起來:「你是88號飛船的人,你讓我們跟你一起去,如果你把我們出賣了怎麼樣?」

「馬兄的意思是,不相信我了?」葉雄反問。

巫師自遠方來 「你只是我們的屬下,我們安排你怎麼做就怎麼做,根本就沒有商量的餘地,如果你還想呆在土皇星的話,我希望你乖乖合作,至少也得證明你有價值。」馬修冷冷道。

這麼快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還真是沉不住氣,葉雄暗暗冷笑。

「如果我不同意呢?」

「別忘記你已經服下了我們的毒丹。」

兩人目光凝視了起來,半晌都沒有說話。

「好了,都是自己人,別動氣。」馬特站出來阻止兩人,這才面向葉雄,笑道:「葉小弟,咱們土皇星這麼大方將你收留,你總得表示一下吧?」

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這兩父子還真是夠陰險的。

「我答應你們,不過我得計劃一下。」葉雄說道。

「沒問題,我給你兩天時間好好計劃一下,有什麼需要的話,告訴我。」

「我有點累,麻煩你們安排個房間,讓我休息一下。」葉雄要求。

「沒問題,小環,帶葉小弟去房間休息一下。」 門口走進一個侍女,直接就來到葉雄面前,說道:「請隨我來。」

等葉雄離開之後,馬特的臉黑沉了起來。

「父親,這個傢伙不會耍什麼手段吧,我總覺得這個傢伙,是表面上答應我們的而已。」馬修擔心地說道。

「他已經服了毒丹,現在由不得他了。」馬特哼了一聲。「不過,你還是讓人監視著他,這個傢伙,不是那種甘願當走狗的男人。」

「我也覺得這個傢伙傲著呢,看他那沒大沒小的模樣,我就生氣。」

「這個人不能留,一旦他擊毀飛船,咱們馬上就殺了他,絕對不能留活口。」馬特臉上露出陰狠之色。

……

葉雄在侍女的帶領之下,進入一個房間之中。

「客官,這是你的房間,有什麼需要,直接找我就行了,我叫小環。」侍女說完,退了出去。

葉雄施展天眼,在半空之中看著,果然,很快就在牆角之中,看到一個隱形的水鏡,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他像沒看見一下,走到床邊,躺了下去,閉目沉思起來。

此時他背腹受敵,情況非常糟糕,無論是馬特父子,還是羅娜跟巴塞,都遠遠不是他現在的能力能對付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們自相殘殺,到時候自己就可以趁亂離開。

現在問題是,怎麼不動聲色地讓他們自相殘殺?

馬特父子狡猾多疑,至今都沒有相信他,要他把飛船炸了才出來,不炸的話,他們是不可能出來的。

現在問題是,他雖然有能力炸掉飛船,但是根本就沒有能力逃走。

一旦他炸毀飛船,羅娜一定會跟他拚命。

葉雄左思右想,也想不到辦法。

不過,現在有一點可以確定是,馬特父子比起羅娜跟巴塞更加危險,他們現在只是把他當成棋子,一旦他成功,肯定會殺他滅口,不可能讓他活著。

左思右想都想不到辦法,沒有辦法之下,葉雄只得將這事情暫時放到一邊,上床睡覺。

第二天一早,葉雄走出房間,準備去飛船四下逛逛,哪知道剛走出門口就被攔住了。

「不好意思,艦長有命令,你不得四下亂走。」一個守衛在門口攔住了他。

軟禁嗎?

「我想四下逛逛,這也不行嗎?」葉雄怒道。

「對不起,請配合一下,我只是執行命令,請你別為難我。」 隨時穿越明末 那名手下說道。

葉雄心裡憋了一口氣,半晌才忍住衝動,沒有一掌將他幹掉。

「我要見馬特。」葉雄怒道。

「請隨我來。」

那名守衛沒有拒絕,直接帶他來到馬特的辦公室。

「你找我嗎?」馬特笑著問。

「馬艦長,你派人控視我,是不是有點不厚道?」葉雄生氣地問。

「葉小弟別誤會,我也是為了你好。」馬特笑道,跟著話音一轉:「考虎得怎麼樣了,想出炸毀88號飛船的辦法沒有?」

「還有什麼辦法,只能潛進去了。」

「那你想好怎麼潛進去沒有?」馬特繼續問。

「我已經想好了,準備在夜裡出發,這樣的話,成功率就高了一些。」

「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

「就在今夜。」

「很好,那我今夜就等候你的好消息了。」馬特笑道。

葉雄嘴角不停地抽搐著,臉色越發陰寒。

想利用我,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葉雄暗暗道。

轉眼之間,就到了凌晨,整個土皇星,處於一片靜謐之中。

葉雄剛走出房間,外面馬特父子已經在等了。

「葉小弟準備好了嗎,那咱們走吧!」

葉雄點點頭,三人化成一道流光,衝天而起,遠遠地朝88號飛船飛去。

離飛船還有十幾公里左右,馬特父親突然停了下來,說道:「我們在這裡等你的好消息了。」

「你們先在這裡布下一個禁制,我嘗試將羅娜引過來,到時候你們再將她困住,只要羅娜死了,到時候你們攻破88號飛船,還不輕而易舉的事情。」葉雄突然說道。

「你能將羅娜引過來?」馬特有些不敢相信。

「布好陷阱,等我回來。」

葉雄沒再廢話,直接就朝88號飛船飛去。

十幾公里距離,眨眼之間就到了。

88號飛船周圍有無數修士在巡邏著。

葉雄身上突然爆發出一鼓強大的元氣,一掌擊在飛船的中間位置。

頓時,整條巨大的飛船,一陣陣動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