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威力,直接將KT集團的據點給摧毀。

爆炸所產生的衝擊波,將還沒來得及跑太遠的八號等人,給炸飛出去。

好在,眾人都是A級武者。

這等衝擊波,還要不了他們的性命,只是讓他們都不同程度的受了點傷。

由此可見,重火力的強大。

這也是KT集團不能走上陽光的主要原因。

武者很強,一大群武者,更是能夠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但在這種級別的重火力面前,依舊顯得渺小。

至少,A級武者以下,就難以承受這種威力。

甚至A級武者,一個不小心,也會有性命危險。

沒能逃出來的溫妮,估計就有很大的概率喪命了。

八號等人並不關心溫妮的死活。

但管理層卻道:「十號,確認一下七號是生是死。」

十號點點頭,閉上眼睛,超強的感知力彌散出去。

「據點已經完全被摧毀,爆炸形成的煙塵太大,我感應不到七號的氣息。」十號如實回答。

「這種程度的火力,就算是A級武者被正面擊中,也很難活下來,而且七號剛剛已經快死了,現在這種情況,她能活下來的概率,只有0.000001%。」

八號停頓了一下,又道:「或者,你們誰有七號的身體組織,我可以用能力,將她恢復過來。」 眾人搖了搖頭。

他們哪裡有溫妮的身體組織。

八號聳了聳肩,「那我沒辦法。」

管理層說道:「我們走吧!」

八號三人點點頭,帶著管理層,火速撤離。

連據點都讓人給炸了,現在留在這邊極其危險。

走為上計。

亂世錚妍 除了這邊,KT集團的據點遍布各地,想要逃脫還是很容易的。

只是沒想到,這邊暴露的這麼快。

並且對方還動用了重火力。

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安全部門動的手。

其他勢力,可沒有這麼大的手筆。

這次吃癟,八號等人也是謹慎了起來,在趕路的時候,都刻意隱藏了身形以及身上的氣息。

寧願走慢一些,也不要引人注目。

而且,他們也不走山路了,直接用交通工具。

這樣一來,安全部門肯定不會再動用這種級別的重火力。

總不能將市區都給炸了吧?

同時,十號也在警惕著四周。

他的超強感知力,能夠分辨出可疑人物。

這次,八號等人可沒有再想著息事寧人,一旦發現可疑人物,直接讓九號動用自己的替身「潛行者」,將對方給擊殺。

雖然這麼做,會暴露自身的位置信息。

但不殺,同樣有暴露的風險。

八號覺得,還是殺掉比較穩妥。

如果能夠趕在對方將消息傳出去的時候就幹掉,那反而能讓他們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這次有管理層在,八號可不敢掉以輕心。

管理層雖然實力不如他們,不是什麼A級武者,但身份尊貴。

可不能有任何閃失。

現在最要緊,還是儘快趕到下一個據點。

當然,這次有了防備,安全部門再想要得逞,可沒那麼簡單了。

……

陳墨和夜娜,以及蘇薇趕到KT集團據點的時候,場面一片狼藉,還有火焰在燃燒。

「溫妮和她的同伴,都死了?」陳墨看向夜娜。

「根據情報,他們逃了。」夜娜搖搖頭,表情嚴肅的道:「不過,逃走的估計就那幾個化勁武者,其他人可能都交代在這裡了。你到處看看,我通知一下安全部門的同事,讓他們過來善後。」

「知道了。」

陳墨這就帶著蘇薇,一起進了廢墟。

一些小的火焰,兩人經過,順手就給撲滅了。

兩人只找了一會兒,就找到了數具屍體。

但都已經面目全非,看不清模樣了。

「這裡還有一個人。」蘇薇忽然喊道。

陳墨應了一聲,也沒在意。

發現人,挖出來就是了。

反正用身外化身去弄,也不需要自己動手。

他自己都已經從廢墟里挖出來好幾具屍體了。

雖然都已經面目全非,但誰知道安全部門還能不能查出他們的身份。

看到就順帶挖出來。

「活人。」蘇薇說道。

「什麼?」陳墨愣了一下,急忙過去。

這麼嚴重的爆炸,還會有活人?

只見蘇薇的身外化身手上,提著一個渾身燒焦,差不多成炭了的人影。

陳墨仔細看了幾眼,沒認出對方是誰。

因為這人明顯烤焦了,就是還殘存著一口氣。

「把她放下來,我看看。」陳墨拿出了自己的銀針。

碰到個活口不容易,當然要儘力救治。

指不定能問出點什麼。

當然,從目前情況來看,這個人很難救活。

但好歹要試試。

輕易放棄,可不是醫者所為。

陳墨用銀針,扎到了這人身上,這才發現對方還是個女人。

當然,現在這女人的模樣很慘。

渾身漆黑,皮膚潰爛,身上的衣服被燃燒,黏在皮膚上。

陳墨動用了烈陽十三針。

現在他已經是化勁武者了,玄陽訣修鍊到了第四層。

烈陽十三針,他基本可以運用自如了。

活死人肉白骨有些誇張,將憑藉著他的玄陽真力,再加上烈陽十三針的效用,把瀕死之人從閻王爺那裡拉回來,也勉強能夠做到。

在施針之後,這個被燒傷的女人終於悠悠轉醒,睜開了眼睛。

「能聽到我說話嗎?」陳墨問道。

「能……」女人發出一聲嘶啞的回應。

陳墨點點頭,也沒再說話,確認對方還有意識就行,立即抓緊時間治療。

好在他出門的時候,總是習慣性的帶著銀針,以及一些急救用品。

否則還真沒法這麼快速的救人。

折騰了好一會兒,陳墨才總算將傷者的情況給穩定下來。

這時候,夜娜也打完電話過來了。

當她看到躺在地上,渾身扎滿了銀針,燒得像黑炭的人影時,頓時就愣住了。

「溫妮?」

夜娜疑問道。

人影艱難地應道:「嗯……」

陳墨驚呆了。

這黑炭是溫妮?

化勁武者溫妮?

他真沒認出來。

這都快燒成焦炭了,連那頭標誌性的金髮都燒沒了,陳墨哪裡能認出來。

連對方是男是女,他都要琢磨好一會兒才得出結論。

「冤家路窄啊,溫妮。」陳墨冷冷地看著地上的焦炭人。

「救我……」溫妮斷斷續續的說道。

陳墨笑了,心情大好的彪了句英文,「why?」

溫妮顯然沒心情也沒那個精力跟他鬥嘴,而是言簡意賅的道:「我可以說出KT集團的所有機密,之前說的,不是全部。」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陳墨冷笑。

「救她。」

沒等溫妮回答,夜娜搶先拍板做了決定。

「她不好好在密室里待著,非要逃跑,現在被燒個半死,救她幹嘛。」陳墨不太樂意。

反正剛知道的,他們也都知道了。

溫妮留著,實在沒有什麼用。

反正還會是個隱患。

上次關押她,結果引來她好幾個化勁武者同伴,安全部門被血洗的事情,可過去沒多久呢!

「先治好她,看看她怎麼說,如果沒提供什麼有用的信息,再殺了她也不遲。」夜娜對溫妮,當然是恨之入骨。

當然,為了大局為重,也只能先儘可能的留住她的命。

陳墨雖然不太情願,但還是點了點頭,「行吧,我給她治治。」

溫妮的情況,現在已經大體穩定了。

接下來只要讓她自個兒慢慢恢復就成。

化勁武者的生命力,可是很頑強的。

別看現在溫妮不成人樣,但只要給她時間,她自己就能夠恢復生機。

這也是為什麼陳墨不廢掉她修為的原因。

廢了她的修為,那就等於扼殺了她化勁武者的自愈能力。

到時候想要救回她的命,難度增加何止數十倍。 陳墨帶著溫妮,回到了安全部門。

至於KT集團的據點,自然會有人清理。

帶著溫妮回到了安全部門之後,夜娜就又將她給關到了原來的密室里。

陳墨每天會過來一次。

給溫妮做常規治療。

再加上溫妮本身是化勁武者,自愈能力驚人。

僅僅一星期,溫妮身上的皮膚就沒有那麼猙獰恐怖了,長出了新皮。

當然,想要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還沒有那麼快,需要時間。

陳墨照舊用銀針,封住了溫妮的丹田。

甭管西方世界對真力和境界是怎麼稱呼,丹田這種地方,就是武者的根本。

只要控制住了武者的丹田,就是控制住了真力閥門。

溫妮想要放抗,幾乎不可能。

今天,陳墨和夜娜過來,是審訊夜娜的。

經過一個星期的修養,溫妮的精神頭不錯,而且恢復得也差不多了,起碼不像剛從廢墟里挖出來的時候那樣猙獰嚇人。

「說說你是怎麼從這間密室里逃出去的。」陳墨和夜娜兩人對這個很好奇。

這間密室,可是夜娜花了重金打造的。

即便是化勁武者,也不可能打破。

夜娜自認,即便是她被關在這裡,也沒法逃脫。

溫妮怎麼跑掉的?

難道她還隱藏了自己的其他能力?

還是跟陳墨一樣,能夠撕開空間?

但她已經被封住了渾身真力,怎麼發動能力的?

「來救我的三個同伴,其中一個人的能力,可以追溯時間。另一個人的能力,可以讓自己的精神力形成實體,就是他的精神力實體拔掉了我身上的銀針。」溫妮如實回答。

追溯時間?

精神力形成實體?

這些人的能力,一個比一個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