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昊嘿嘿嘿地笑道:“我看你怎麼對我很害怕的樣子?”

“不是害怕,而是不願意跟你這樣又奸又滑的人打交道。”

“這次來,真的不是麻煩你的,上次,借了你的光,我又升職了,現在是少將了,以前是上校,一次升一級,這在國內還是非常罕見的,可見,上頭對你提供的資料非常重視,有專家評估,這些資料可以讓我國的軍事力量一下子前進至少十五年,這都是你的功勞啊。爲了這件事,特地給你一個上尉的軍銜,我這是給你封官來了。”

宋澤元擺擺手說道:“不食君祿,不做忠君之事,拿了人家的好處,遲早要付出代價的,我不要什麼上尉的軍銜,只要,你讓我安安靜靜地上學讀書就好。”

屈昊看他推託,也不着急,慢悠悠地說道:“這些事,咱們慢慢說吧,吃飯,吃飯了。”

席間當然只有他們兩個人,屈昊對魯嬋和枝子不一起吃飯沒啥好奇,宋澤元說道:“屈叔叔,你怎麼會受傷的?要不,讓屈虹把那輛防彈車給你使用?”

屈昊點點頭說道:“好吧,回頭我去看看她,順便把車子開回來使用,要說起這件事,跟你有一點關係。”

“跟我有啥關係?”宋澤元愕然地說道,這個屈昊不是安排了什麼陷阱讓自己主動跳下去吧?

屈昊喝了一口酒,說道:“自從你偷了美國航天局的資料以後,美國方面倒是沒啥反應,這個消息卻不知道怎麼傳了出去,世界各國的祕密情報局,特種部隊都開始躍躍欲試,想從這件事裏分一杯羹,特別是以色列的摩薩德和英國的情報六處、俄羅斯的克格勃、意大利的A5軍情處、****的特工都開始活躍起來,滿世界查找這批資料的下落,我來的時候,發現被人跟蹤了,爲了甩開尾巴,這才受了點輕傷。”

宋澤元納悶地說道:“美國方面爲什麼沒有動靜呢?難道,他們還沒發現資料被偷了?”

屈昊搖搖頭說道:“肯定不會是這樣的,我猜他們一方面在掩飾這件事,畢竟,航天局的資料被盜,會引起軒然大波,在美國還沒有想好如何善後這件事之前,不公開是一個極爲明智的措施,現在不用他們出手,全世界的情報局都在爲了這件事出力,比他們親自出手有效很多,另一方面是暗地裏放出消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啊,暗地裏把消息放出去,背後卻監視這些情報局的一舉一動,這纔是美國FBI的高明之處。”

宋澤元冷笑道:“說了半天,跟我沒啥關係啊,資料都在你哪兒,跟我有啥關係?”

屈昊嘿嘿嘿地笑道:“你彆着急啊,我這次來,帶來一部分資料,這些資料對我們沒啥用處,我聽說,你有一家公司,你看看,這些都是飛機發動機的生產技術,還有當前沒有投入市場的時速達到450公里的汽車設計圖紙,還有這個,大陸框架的支撐技術,深海勘探的突破性革新技術,海水淡化技術,這些都是你需要的民用技術,可以投放市場,給公司帶來非常可觀的利潤的資料。”

宋澤元翻了翻他帶來的那些資料,說道:“既然這些都是航天局的資料裏面的一部分,我怎麼敢投入生產呢?生產出來的產品,一下子就暴露了那些資料是我偷的,你這是典型的偷了馬,讓我拔橛子。”

屈昊眼珠子轉了轉說道:“你就那麼看我的?我在你的眼裏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宋澤元說道:“我可沒那麼說,是你自己說的。”

屈昊哈哈哈大笑,手指頭點了點他,說道:“你還是太年輕啊,不懂得鬥爭的策略,我給你出一個主意,讓你絕無後顧之憂,你把這些資料拷貝下來之後,將原始資料賣出去,保證你發一筆橫財,而且,資料泄露出去之後,正好可以混淆視線,讓FBI也沒辦法追查這件事,事後,你就可以說是公司從別人手裏買來的資料,一個偷竊的罪名安在別人的頭上,只要註冊一個專利,誰敢查你?”

宋澤元心中一動,這個主意的確不錯,如果,一灘水已經有了魚兒,最好把潭水攪渾,讓人看不到魚兒的蹤跡,他現在就是別人眼裏的魚兒,想不被人家抓住把柄,只有打亂部署,讓這潭水變得更加混亂。

宋澤元說道:“怎麼把資料賣出去?賣給誰?”

屈昊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關於這方面的信息,我可以提供給你,保證都是美國的敵對國家,不會輕易泄露這件事的,你要知道,只有國家纔有財力購買這些資料,任何個人和公司,暫時沒有這個能力。”

宋澤元冷笑道:“那麼,你豈不是說,我的夏鼎公司也沒有能力買這些資料了?那麼,以後,我怎麼跟人家解釋這些資料不是偷來的這件事?”

屈昊自知失言,考慮了一下,說道:“那麼,只有一個辦法,你把這些資料便宜一點賣出去。”

宋澤元聽了這話,明白了,屈昊果然沒那麼好心,他這招叫做移禍江東之計,倘或國家得到這批資料的事傳出去,引起一場戰爭都是有可能的,然而,把千萬份資料悄悄泄露出去,讓追蹤的人無所適從,不知道應該從哪兒追查,這纔是屈昊的用意所在,那麼到了宋澤元這裏,只是接着沿用移禍江東之計而已,並無新鮮之處,繼而又想到,既然可以複製拷貝下來,不用說,國家已經把所有的資料拷貝下來了,自己拿到的不過是二手資料而已,高,實在是高明啊。

宋澤元想了想,說道:“既然,你們已經把資料捨棄了,就放在這裏好了,這件事,我自會安排妥當的。”

宋澤元是一個不怕事的人,既然國家利用他來做文章,他怎麼不可以利用這些資料來撈利益呢?錢,他不太看重,錢之外的利益,卻是手中極度缺乏的。

吃過飯,枝子過來撿拾碗筷,宋澤元來到魯嬋的房間,把屈昊的來意說了一遍,自從上次魯嬋給他出了那個聘請外國建築公司的主意之後,他就開始喜歡跟魯嬋商量一些自己猶豫不決的大事,魯嬋的智商很高,能夠給他技高一籌的結果。

魯嬋說道:“這件事的謀劃還是可以的,只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執行者,不但需要身手高強,還能保守祕密,這樣的人,我看,只有我最適合。”

宋澤元笑道:“讓黑島他們來執行也是可以的,你還需要上學啊,我就讓黑島帶着他的屬下,來執行吧,既然你同意了,那就沒啥問題。”

“我同意就行了?”魯嬋嗔怪地說道:“我的經驗不足,你最好做參考使用。”

“你的智商那麼高,我只有找你了。”宋澤元不失時機地奉承了一句。

這話,魯嬋愛聽,現在,她只有一個高智商這一個方面最值得自己驕傲了。

宋澤元挑出一些關於化學元素鑭(lan)、鈰(shi)、鐠(pu)、釹(nv)、鉕(po)這幾個物質的提取資料拿了出來,以前,鑭、鈰等物質都是從稀土裏面提取的,要知道,中國的稀土資源佔據了世界稀土資源的80%,出口量佔據了世界96%之多,也就是說,中國在開發稀土的過程中,實際上控制了稀土這個物質的數量,如果,中國說不,已經廣泛用於軍事和航天技術的稀土就會中斷供應,實際上,美國一直在擺脫中國在稀土資源上的控制,這些資料就是美國研究出來的,從普通的沙土裏面提取稀土元素的方法,如果有一家工廠從普通沙土裏面提取稀土裏面含有的化學元素,那將會是一場向稀土資源挑戰的革命。

宋澤元把資料交給枝子,讓她去交給在南陽的黑島,他已經提前給黑島打過電話了,這次的任務就交給黑島執行,讓他帶着屬下的二十個殭屍,到沙特阿拉伯去賣給那些石油大王,要知道,沙漠裏有大量的石油,那些沙特阿拉伯的王儲,這些年發了大財,手裏有錢,沙漠裏的稀土元素提取從來不缺乏對象,有數不清的沙子來充作提煉原料,這份資料應該是他們最感興趣的。

其實關於稀土的大戰,一直在爭論不休,中國一直承擔着稀土控制大國的名頭,實際上,國內的稀土大都因爲濫開濫採流失了,一些強國造謠說中國擡高稀土的價格是因爲想要利用稀土來扼制其他國家的咽喉,聯合其他需要稀土的國家來對付中國,美國祕密研發的從隨處可見的沙土中提煉稀土元素技術,卻又不加以公開,就是想繼續讓中國承擔一個控制稀土資源的惡名,那些政治家趁機撈取更多的政治資本。屈昊的上級把這份資料讓宋澤元甩出來,就是想借宋澤元的手,打破美國製造的謠言,並且讓更多的國家受惠。

這說明,這些資料其實是一把多刃劍,能夠達到更多的更加深遠的戰略目的,有很多事情不是宋澤元現在這個地位能看得清楚的。 校園殺人案很快就查清楚了,本來魯嬋有防衛過當的嫌疑,不過,屈昊在案子裏面做了努力之後,沒人追究魯嬋的責任,這是因爲,仲無通找來的都是黑社會的人,屬於社會的渣滓,當然沒人願意替這樣的人出頭,而且,挑起事端的仲無通被人殺死,這件案子已經全部浮出水面,仲無通的殺人案做爲另外一個案子立案的,跟魯嬋扯不上關係,當晚,她在警局裏,根本不可能跑到山西殺人。

遠在南陽的程順聽說魯嬋在南京被人追殺,帶着幾百個小弟包了九輛旅遊車,殺到南京,把校園塞滿了,到處都是穿統一黑色體恤衫的大漢,雖然他們的手裏沒拿武器,人們還是從殺氣騰騰的眼神裏看到了威脅。

宋澤元聽到這個消息,有點哭笑不得,魯嬋一個人毫不費力殺了那些混混,不是人家殺她,是她殺了人家,程順來幹嘛?這不是添亂嗎?典型的馬後炮,如果魯嬋真的有難,豈能是幾百個只能輪着片刀砍人的黑,社會的人能擺平的?

魯嬋這一下大大地出名了,人人都知道她不但殺人不眨眼,還是黑社會的大姐頭,背景深厚,讓所有對她有企圖的男生個個感覺脖子發涼,別說魯嬋不鳥他們,就是真的跟他們拍拖,他們也要想一想,自己到底長了幾個腦袋,哪一天惹了這個姑奶奶不高興,說不定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從此魯嬋多了一個外號叫做玫瑰殺手,以前,同學們都暗地裏叫她玫瑰,帶刺的玫瑰,在玫瑰的後面多了殺手兩個字,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魯嬋也沒搭理程順,還是宋澤元看不過眼,畢竟,程順來助威是出於好心,怎麼可以冷落人家呢,於是宋澤元把程順恭送出南京,讓他們回去了。

宋澤元看着遠去的車輛,感慨地說道:“想不到,關心你的人,比關心我的還多,你應該知足了,有人千里迢迢來爲你助威吶喊,幸好你不曾吃虧,要不然,這南京又要經歷一次戰火的考驗了。”

魯嬋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喜歡啊?我幫你把南京所有的大哥收在你的麾下。”

宋澤元一聽,馬上說道:“妹子,咱不搞黑社會行不行?人總得有點更高尚的追求。”

“怎麼?你嫌棄我沒高尚的追求了?”

“得,咱不說了,好吧?反正,我說啥都是錯誤的。”宋澤元急忙舉手投降。

魯嬋出名了,被推爲醫科大學第一朵校花,不但美得驚人,氣質高雅,殺人一流,智商一流,相信在南京也找不出能夠跟魯嬋媲美的對手。她出名了對宋澤元來說真不是啥好事,畢竟兩個人一起進出校園,免不得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能跟玫瑰殺手出雙入對的人一定是超人,有人打賭說他的身體絕對是金屬做的,不怕殺傷,但是沒人敢上前驗證。

一轉眼就是一個月過去了,到了十月一日,學校會放一個星期的假,宋澤元早就有了一個打算,他想把八瀨倉送回國內,讓他繼續領導八瀨家族,只有把八瀨倉送回去,宋澤元纔有可能進一步把八瀨家族控制在自己的手裏,權利是以金字塔的形勢呈現的,只有下面的下面的下面的下面的人控制的人數越多,最上面的人的權利纔會更大,宋澤元漸漸體會到只有權利纔會帶來更多的施展能力的空間,纔會把婉玟來到人間的目的達到,讓婉玟滿意的同時,也成就了自己,宋澤元是這樣考慮的,要實現這一切,八瀨倉放回去比留在身邊更有好處。

宋澤元把自己的意思跟八瀨倉說了,這個老頭很高興,他已經吃下一百付中草藥,完全看不到殭屍的特徵,從外表上看,跟魯嬋差不多,在八瀨家族裏面,他的成就是最高的,能夠活着就實現了長生不老(他還不知道,殭屍也是有壽命的,在一千歲以下),那些前輩卻是在死後才成生不老的,現在,他們在宋澤元的幫助下,已經能夠坦坦蕩蕩生活在陽光下,自然對宋澤元感激不盡,他們也都看到了宋澤元的強大,不可戰勝,並且,他們都被宋澤元所控制,這就是領導的權利,只要能控制住,就會執行命令,除非反對,可是他們暫時還沒有反對宋澤元的膽量和能力。

提前預定了去海國的機票,宋澤元和八瀨倉兩個人飛往海國,魯嬋和枝子留在南京,枝子在海國當地人的眼裏已經屬於失蹤人口,忽然生還出現會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八瀨倉就沒有這種擔心,他失蹤時間短,並且在家族裏面有絕對的權威,別人縱然懷疑,也需要想一想纔敢懷疑一家之主。

宋澤元陪着八瀨倉回家的目的是想看看八瀨家族的能量,看看這個家族能夠給自己的權利帶來多大的張力,也就是,他需要考察一下八瀨家族的勢力到底如何。

八瀨倉已經對宋澤元言聽計從,如果他敢不服從,宋澤元隨時能剿滅了他,拳頭硬纔會有話語權,宋澤元就是八瀨家族具有話語權的人。

八瀨家族對八瀨倉的忽然出現果然很震驚,這個已經失蹤了四個月的家主怎麼會忽然消失又出現的呢?八瀨倉的解釋是,忽然得到消息,在中國找到了長生不老的藥方,他就是到中國取藥去了,現在,他已經吃下長生不老的藥,以後,永遠是八瀨家族的主人,不會生病也不會死亡。當然,這個理由是宋澤元告訴他這麼說的,消息仍屬於祕密,散佈在八瀨家族的內部。

有經驗的八瀨家族長輩們居然對八瀨倉的話深信不疑,第一是因爲,八瀨家族本身就是修仙的家族,追求的就是昇仙得道,現在,昇仙沒成,長身不老成功了,這就是一個不小的進步,具有劃時代的進步,打破了前人追求一生沒有得到的東西,八瀨倉更加獲得家族的支持和敬佩,地位更加不可動搖;第二是,當年秦始皇讓徐福尋找長生不老藥,就是從中國開始的,這個世界上如果真的有長生不老藥,在中國被發現,那也是理所當然的。有了這兩點,八瀨倉的話簡直沒有絲毫的破綻,都對他的話深信不疑。

宋澤元當然就是那個擁有長生不老藥的人,他在八瀨家族裏面獲得的尊重猶在八瀨倉之上,這是人人對他有所求的緣故。

八瀨倉對宋澤元的尊重態度,家人都看在眼裏,那是奴僕對主人一樣的尊重,是無條件的服從,他們都以爲宋澤元是一個神仙,一下子把宋澤元的形象提高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當晚,八瀨倉安排盛大的宴會招待宋澤元,當然,能夠在主宴會廳出現的,都是八瀨家族有身份的人,那些小一輩的人和沒有大成就的族人,都在宋澤元的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吃飯。

宋澤元數了數,在這個宴會廳出現的人,一共有三十四位,大都是四五十歲以上的人,在這個年齡段的人在社會上大都有了成功的一面,不是技術上的權威,就是領導大公司的主管,要麼就是功成名就的官員,這樣看來,八瀨家族至少有二三百個人,跟中國大家族的人數差不多。

八瀨倉不吃不喝,挨個讓家族裏面的人過來,給宋澤元做介紹,介紹每一個人的名字和工作情況以及曾經取得的成就。

宋澤元猜得不錯,那些人真的都在社會上很有地位,原來,八瀨家族不單單是求仙訪道的家族,在海國也做生意的,八瀨家族在海國的各個大城市都有生意,有一些人是汽車生產商,有的是學者,有的人在政府裏有名氣,有銀行家和證劵交易家,有的是成功的商人,換句話說,在這樣的家族裏面,做生意不可能不成功的,無論是人脈還是資金,都不是問題,社會關係有了,有大筆的投資,做生意跟旅遊一樣輕鬆。反正,八瀨家族涉獵的行業非常多,家族裏面的老人非常開通,不干涉小一輩的興趣,喜歡什麼就堅決給予支持,這也是家族得以繁榮的原因,如果,一味在商業方面發展,或者在官場發展,都不可能讓家族事業走得更遠更高,只有讓家族的人打入社會各個行業,才能形成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異彩。他們在外面哪怕是首相,到了家裏也要受到家主的統領,這就是家族式的弊端,屬於古老的傳統,以血緣爲核心的組織。

那麼多的人過來見面,能讓宋澤元記住的,只有幾個非常出色的人,也就是在家族裏屬於耀眼的明星之類的人物,其餘的人都淹沒在明星的光環之下,記不住那麼多的人名。

好不容易纔吃完這頓飯,宋澤元要回去休息,八瀨倉給他安排在自己居住的這個院子裏,這裏是一個四合院,一共有正房五間,廂房六間,以前都是八瀨倉一個人住,作爲家主,有這個待遇,享受到別人難以企及的條件,象徵着家族的權利巔峯。

宋澤元就住在八瀨倉的正房裏面,八瀨倉住在一間只有十二平米的小房間,給宋澤元的房間卻有四十平米左右,是三間打通的屋子,裏面擺着一張茶几,牆壁上是海國的名人字畫,八瀨倉說,那都是真跡,每一副字畫的價格都在十萬日幣以上,應該屬於比較珍貴的藝術品了。 宋澤元到了洗浴間,打算洗澡之後就休息,今天對八瀨倉的安排很滿意,起碼,八瀨倉明白自己的心意,毫無保留地把八瀨家族的一切呈現在他的面前。

十足剛剛脫下上衣,外面有人敲門,他拉開門,外面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女人,她的身後跟着個低眉順眼的年輕女子,宋澤元詫異地看着她們,說道:“這是幹嘛?”他說的是日語,相信讓來人能夠聽懂。

那個帶頭的女子說道:“宋先生,這些女孩子都是我們家族的年輕人,請盡情享用吧,這也是家族的意思。”

宋澤元明白了,這在國內叫做賄賂,是性賄賂,想不到,八瀨家族還流行這個,他不知道,性在海國是比較開放的,跟國內相比,海國的這種情況走在中國之前很多年。

宋澤元也不客氣,看了看那些女孩子,點了點頭,說道:“她,她還有她,就這幾個吧,其餘的,散了吧。”他拿出點小姐的派頭,那個帶頭的女人也沒覺得有啥不妥,本來就是嘛,就是送女人也沒一下子送這麼多的,想累死哪個啊?帶來那麼多的人就是讓客人挑選中意的,每個人的審美觀點不一樣,有的合口味,有的不合口味,自然要辭掉不合口味的。男人不在這件事上出面,可能有某種心理障礙吧,派了個容易接受的女人出來帶着家族裏的女生任由挑選。

宋澤元看着眼前的三個女生,個個都在十七八歲的年紀,貌美如花,皮膚細膩,最主要的是,有兩個女孩的模樣一模一樣,看樣子是孿生姐妹,她們的臉上毫無扭捏的羞態,大大方方地脫下衣服,接着上前幫助把他的衣服脫掉,宋澤元指着那個小腹上稍有贅肉的女生說道:“你出去吧,這兩個就夠了。”看來,他很挑剔女人的身體上面細微的差別。

剩下兩個屬於極品中的極品,不但相貌好,身材也是一流的,自從上次從海國回去之後,宋澤元的身邊缺少一個練習合歡功的女人,以至於龍虎訣久久不能突破第五層,他忘不了第四層龍虎訣是在跟鬱迪練習合歡功之後突破的,這說明合歡功對屬於內功裏面比較強大的內功心法,不管從性的方面還是練習內功方面,他都迫切需要一個女人,在家裏,魯嬋和枝子都不能練功,她們是殭屍,不能陪他上牀的。

當晚,宋澤元教會了這兩個女生練習合歡內功的方法,他的日語說得很好,起碼能讓她們明白怎麼運行內力,然後,他開始練習合歡功,這一晚雖然只睡了三個小時,早晨起來卻神清氣爽,毫無疲憊之意,內功有了很大的進步。

宋澤元有心帶這兩個女人回國,把自己的意思跟八瀨倉說了,八瀨倉馬上說道:“這個容易,您儘管帶回去吧,送給你的目的就是服侍你的,你們中國還不夠開放,我看到你天天那麼辛苦,早就有心想介紹女人給你,又怕你裝作正人君子的模樣,不能接受這個安排,這才拖到現在,我們海國的男女到了十五歲如果還沒性的經歷,簡直讓人笑話。”

海國女人的社會地位很卑賤的,從很多女人結婚後就在家裏不再出門做工就能看得出來她們的命運,丈夫在外花天酒地,女人只有在家裏默默地等待,丈夫喝的醉醺醺地回來,她們還要伺候丈夫洗澡更衣。

同時,海國的女人是溫柔的,在取悅男人的反面堪稱人類的典範,宋澤元從昨夜開始真正懂得什麼叫做溫柔的極致,什麼叫柔情似水,想當年跟畫眉兒情深款款的時候,也沒有這兩個海國女人溫柔,那是真正的水一樣的肌膚,水一樣的撫摸,水一樣的順從。

宋澤元已經想好了把八瀨家族跟夏鼎公司聯手的辦法,那就是讓八瀨家族派出得力的人,跟克拉克的助理周彤取得聯繫,讓他們暫時在生意合作方面取得信任的基礎。吩咐八瀨倉在奈良的雲度山地區挑選一個地方,建立一個完整的堅固的大型的基地,跟國內的萬泉山差不多的建築設施。

宋澤元把八瀨家族的《符籙密宗》和七星斬魔刀還給了八瀨倉,這是人家的寶物,宋澤元不便竊爲己有,如果是敵人那還說得過去,可是,他們現在是上下級的隸屬關係,拿着下屬的寶物,心裏不是很舒服。

宋澤元問過那兩個女孩子,才知道姐姐叫八瀨秀子,妹妹叫八瀨優美,宋澤元笑道:“以後,我就叫你們秀子和優美吧,八瀨這個姓氏的漢語發音不太好聽。”

秀子說道:“我們已經是宋君的人了,叫宋秀子也可以,海國的風俗,嫁了哪個男子,就會跟丈夫的姓氏。”

宋澤元不由得汗顏,說道:“你們可沒正式嫁給我啊。”

秀子溫柔地說道:“是的,我們自知身份配不上宋君,能得到君的眷顧已經是極大的福分了,不敢奢求其他,如果,君不願意讓我們隨君的姓氏,可是擔心我們玷污了您的姓氏?”

宋澤元說道:“不是你想的這樣,嗯,好吧,隨我的姓是可以的,只要你們願意就好,不要多想了。”

這樣一來,她們就是宋秀子和宋優美了,宋澤元總覺得這個名字是標準的中日結合,有一種怪怪的味道。

在海國只停留了兩天,宋澤元從海國直飛鄭州,從鄭州回到南陽。接機的是木加賓,他開着宋澤元的那輛用了一年多的路虎攬勝,這次從海國帶回來四十八輛沙漠風暴和雷克薩斯豪華車,他送給這些殭屍屬下,車都是八瀨倉奉送的,作爲禮物讓他帶回國內,車子沒經過海關,算是走私車,宋澤元讓程順幫着把車牌掛上。這些車在海國國內賣不到十萬元中國幣,如果繳納關稅,價格會翻一番。因此,走私是一個很賺錢的生意,可惜,不合法,宋澤元也不屑做這種生意賺錢,要不,利用虛擬乾坤走私,是最好的捷徑。

雷克薩斯在南陽使用還行,到了張掖地區只能用沙漠風暴那樣的車子,那裏的自然條件太惡劣了,好車普遍嬌貴,在條件惡劣的地方很快就變成了破車。

宋澤元難得回到南陽,以前都是來去匆匆,很少在家裏停留,就是漫長的暑假,他也沒有回來過,宋真策一家人知道他忙,也很少直接找他,即使關於宋澤元的消息,都是由宋枚元轉告的,宋枚元跟屈虹的關係好,這些消息都是屈虹告訴她的,雖然表面上看是一家人,卻是彼此音信斷絕,看不到親情。

宋澤元這次回來回到家裏,宋真策一家人很高興,馬桂蓮拉着他的手久久不放,眼圈一紅,眼淚快要掉下來了,說道:“阿元,你最近瘦了,個子卻長高了。”

宋澤元看到‘媽媽’真情流露,心中很不是滋味,他們不清楚他不是他們的兒子,他的心裏明白得很,不忍心傷害這一家人的真誠,說道:“我最近比較忙,天南海北地跑,等過一些日子就好了,對了,等龍虎山莊建起來了,你們住進去吧,那邊的空間更大,設施更高級,反正,那邊的都是我朋友,你們是我的親人,沒啥不好意思的。”

宋真策說道:“還是不要換了,就住在這裏挺好的,我們也適應了城市的環境,家裏的房子大,打掃一次衛生要花費不少的時間。”

宋澤元揮揮手說道:“你們請家政工人來收拾衛生啊,不差那幾個錢兒。”

馬桂蓮的眼睛盯在他身後的兩個美女上面,問道:“這是誰家的閨女啊,長得可真俊。”

宋澤元給他們介紹道:“這是孿生的姐妹,姐姐叫宋秀子,妹妹叫宋優美,都是我的,這個朋友。” 重生之盛世醫女 宋澤元好不容易想到一個比較中性的稱呼,朋友真是一個好東西,可以拿來到牀上用,可以說給別人聽,也可以當奴隸使用。

馬桂蓮這一年來在南陽住着,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對宋澤元的含糊其辭有了免疫力,心裏明白,這就是自己的兒媳,只不過沒公開罷了,上上下下盯着秀子和優美看,半天才說道:“原來,她們不是中國人啊?”

“海國人。”宋澤元大大咧咧地說道:“現在都實行引進來,走出去,我走出去一趟,引進來兩個海國朋友,不算是犯法。”他的臉皮有時候不是一般地厚。

宋枚元看到哥哥,拉着他的手神神祕祕地說道:“哥,你跟我來。”

宋澤元心中納悶,不知道這個妹妹有什麼話要對他說,宋枚元趁着老媽老爸審查兩個海國兒媳的時候,把宋澤元領到另一個房間,說道:“哥,你知道米芸吧?人家對你可是真心真意的,你半點也不把人家放在心裏,如果讓米芸知道你找了海國女人,我看她一定會死給你看的。”

這話讓宋澤元嚇了一跳,吃驚地說道:“沒那麼嚴重吧?再說,米芸從來沒對我說啥啊,再說,秀子和優美真的是哥的朋友,我們之間沒什麼的,再說,爲了這件事去死,值得嗎?” 宋澤元沒把宋枚元的話放在心上,現在他有很多大事等着自己去做,暫時顧不上處理這些男女之間的感情問題。當他回到南京之後,卻真的傳來米芸自殺的消息,頓時他驚呆了,急忙跟老師請假,趕回南陽。

因爲有他的話,米芸的屍體還沒被火化,停放在魯嬋原來的別墅裏面,宋枚元說:“這幾天她的狀態就很不好,精神一直恍恍惚惚的,前天她把你送給她的那塊鑽石交給我,讓我替她交給你,我就知道不太好,一直在暗地裏盯着她,卻沒什麼辦法,就在我洗澡的時候,她離開了家,到處找也找不到,後來警察打來電話,才知道,她跳進了白河,找到屍體的時候,已經死了一個多小時了,是漁民把她撈上來的。”宋枚元斷斷續續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宋澤元的心裏充滿了傷心,能讓一個花季少女走上絕路,需要多大的勇氣啊,她是什麼時候對自己情根深種的呢?竟然愛得那麼深,那麼傻,死了,是最好的表白嗎?以死明志,今天有多少人能做到這一點呢?

看着被修整過的米芸的屍體,她的眼睛緊緊地閉着,嘴角掛着一絲甜甜的笑意,去了陰曹地府就能找到屬於她的真愛嗎?還是臨死之前還在想着那個自己最愛的人,幻想從此可以躺在他的懷抱?

宋澤元發現她的手緊緊攥在一起,很費力地扒開,米芸的手裏竟然握着一把鑰匙,那是這個別墅的大門鑰匙,是宋澤元親手交給她的,對她說道:“從今以後,這個家裏有一個屬於你自己的房間,你不要怕,有什麼事,儘管找我,我會拼命保護你的。”沒想到真正傷害了她的,卻是這個當初對她做出第一個承諾的男人,讓她一去不回。

宋澤元馬上給婉玟打了一個電話,問她有沒有辦法救救米芸。婉玟對米芸有一些印象,說道:“你最好在她死去不超過48個小時,送到我這裏來,也許,還有辦法,超過這個時間,我也沒有辦法了。”

宋澤元叫來木加賓,把米芸裝進虛擬乾坤裏面,對木加賓說道:“你馬上到張掖,找到婉玟,把這個戒指交給她,一秒鐘也不要耽擱。”隨後他也跳進虛擬乾坤裏面,親自陪着米芸,他覺得自己對不起米芸,對不起她對自己的滿腔深情,以前自己很喜歡她,卻只在生活上照顧她,沒有涉及到感情的問題,沒想到,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竟然會一意孤行,爲了感情自殺。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卻說十月一期間,宋澤元查看了龍虎山莊的工程,現在還在修建地下工程階段,利用可以挪動土石的鬼怪,就是八瀨家族的那個鬼怪,打通深入地下160米深的地方,用木頭把下面的土石支撐起來,讓噴水的鬼怪清理乾淨地下的積水,把厚度達到三十釐米的金子埋進去,做成一條寬二十一米,高3.5米的甬道,甬道的走向按照九宮八卦的方位鋪設,中間是一個一千三百平方的彎穹性大廳,上面鑲嵌着一百二十個自然發光的明珠,中間鏤空安裝着一萬四千個燈泡,每隔十米架設一個直通地面的黃金做的支撐柱子,由於純粹的黃金太過柔軟,不能直接做建築材料,在黃金裏面摻入稀土元素鈰,變成合金金屬,柔軟的黃金變得比鋼鐵還要堅硬剛強,特別抗腐蝕的黃金會讓這個工程使用千萬年不會發生變化,即使千年之後,金屬建築只有外面的表皮被氧化薄薄的一層。

當今世界黃金儲備量超過1000噸的國家僅有七個,分別是美國、意大利、法國、瑞士、中國、英國、俄羅斯、最多的是美國,僅僅有八千多噸,龍虎山莊使用的黃金數量是美國黃金儲備量的一萬倍,達到了八千三百五十萬噸。 美女的魅惑 這個數量簡直太驚人了,宋澤元不敢讓外面的人做,只是讓比爾做好技術方面的數據和草圖,整個工程全部由鬼怪和殭屍們來完成。

殭屍們的工程進行得比較快,已經完成了八十一條甬道的二十三條,預計只需要一年的時間就能全部竣工,由於地下的道路彎曲,宋澤元吩咐殭屍們用八條外表顏色不同的電纜線鋪設在甬道的地面上,需要人員來回運輸物資進去,就順着同一樣顏色的電纜走,要不一定會在裏面迷路的,九宮八卦陣本身就是爲了困住敵人,裏面的道路極其錯綜複雜,鬼神難測。

地下工程在架設框架的同時還進行完全能夠自給自足的供電供水排污系統的鋪設,十二個自由上下的電梯將安裝指紋識別和虹膜識別系統,這是真正的一座地下宮殿,不單單是造價昂貴,安全性能也是第一流的,黃金的密度高,比金屬鉛的防輻射性能更高,也能防止毒氣的滲入,可以躲避任何攻擊力。

預計建造完畢的龍虎山莊可以擁有容納一萬人的空間,可以讓一千人在下面生存一年,當然,如果是殭屍,可以無限期地活下去。

宋澤元對龍虎山莊的工程進度很滿意,那些鬼怪殭屍們都很努力,沒有一個偷懶心懷異志的,這是最讓宋澤元放心的地方,一種巨大的滿足感涌上心頭。

在南陽只停留了一天,宋澤元來到張掖,婉玟看到了他身邊的兩個海國女人,她對女人的容貌不是很在意,對她們在宋澤元面前的俯首帖耳不太滿意,擔心會讓宋澤元滋生驕奢淫逸的性格,不得不警告說道:“你玩玩也就罷了,千萬不能沉迷其中啊,若是讓我知道了,你做出背叛我的事情,別怪我從此不認得你。”

婉玟這是第一次干涉宋澤元的私事,讓他覺得有點意外,聽在宋澤元的耳朵裏,就是婉玟有吃醋的味道了,他聳了聳肩膀說道:“不會的,她們只是我的練功鼎爐而已。”鼎爐的意思是從煉丹的鼎爐延伸而來,摒棄了人性,把人當做工具來使用的意思。

婉玟搖搖頭,她纔不會全部相信宋澤元的話呢。宋澤元見她不太高興自己跟海國女人搞在一起,馬上轉移了話題,問道:“現在,萬泉山的工程進行到哪一步了?”

“大壩的設計已經完成,一轉眼天山地區就是冬天,工程需要來年開春才能動工建設,在山頂上架設融化冰雪設備的人員已經從山上撤離下來,冬天的天山溫度會降低到零下三十度左右,不適合人類在戶外活動,這裏的工程基本上停頓下來了,那些殭屍們大都去了龍虎山莊那邊幫忙,只有金革帶着一個小隊在看護着運來的設備。”婉玟把張掖地區的情況說了一遍。

宋澤元說道:“那你在這裏豈不是沒啥事了?”

“嗯,我打算利用這個冬天到歐洲走一趟,看看那邊有什麼合適的地點,在那邊建幾個基地,以後,我們這樣的基地需要很多。”

宋澤元皺着眉頭說道:“可是我儲存的黃金快用完了,剩下的數量一定不夠把基地全部用黃金建造。”

婉玟想了一下說道:“那你跟比爾說一說,讓他採用其他的建築材料,總不能用磚瓦土胚建立基地吧?”

宋澤元說道:“應該能找到其他造價相對低劣的材料,我就是跟你說一聲而已。”

婉玟點點頭說道:“你在歐洲那邊有什麼事情要辦嗎?”

宋澤元想了想說道:“如果可能,替我留意一個叫做蘇銘的人,他自從去了歐洲讀書,就沒有了消息,他跟魯嬋有仇,我擔心,他會回來報復我們的,還有,我懷疑關寶去了歐洲,在國內一直沒有他的消息,如果他們跟魅屍混在一起,那就棘手了。”

“又是魯嬋,她怎麼那麼麻煩啊。”婉玟斜眼看着他,這個讓自己心意的男人,來到這個世上,招惹了多少個女孩子啊。每一件麻煩事幾乎都跟女人有關,最多的是那個魯嬋。

宋澤元笑了笑說道:“那是魯嬋的私事,她爲了給家族報仇,得罪了一些人,卻又不方便趕盡殺絕,以至於留下了後患,反正,你是不怕他們的,是不是?”

他及時給婉玟將了一軍,依照婉玟的性格,斷斷不會懼怕任何人的。

婉玟去歐洲他不能陪着一起去,婉玟的身邊有董薇夢,宋澤元讓婉玟帶上幾個殭屍,放在虛擬乾坤裏面也好,被婉玟拒絕了,那些奴隸一樣的殭屍怎麼能配得上進入她的虛擬乾坤裏面?婉玟骨子裏還是非常驕傲的,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讓她對任何鬼怪抱有很大的成見,她厭惡沒有人類感情的殭屍鬼怪。

宋澤元回到南京的時候,學校已經開始上課了,學業繁重,他需要修習的功課很多,他要抓緊時間讓自己掌握更多的知識,閒暇之餘還要修習那些修仙的祕籍,忙的團團轉,後來,米芸自殺的事情發生了,他不得不讓婉玟出面救人。 沒想到,婉玟把米芸變成了一具殭屍,婉玟無奈地看着面色悲傷的宋澤元說道:“只有這個辦法才能救得了她,若是我去了歐洲,連變成殭屍的機會也不會有,只能讓她死去。”

宋澤元點點頭,說道:“她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好女孩,我理解你的能力,人力難以迴天,只有暫時這樣吧,以後,我會把她吃藥讓她變得跟魯嬋一樣,可惜了一個花季少女,將來,她不會有人的感情,也許,這樣纔是最好的結果,她不會再因爲感情感到困苦了。”

婉玟暗暗嘆息一聲,走了出去,宋澤元一直陪在米芸的身邊,直到她醒過來,宋澤元沒有說明她爲什麼這樣了,只是告訴她,已經把她救過來了,以後的一段時間他會陪着她。他的話讓米芸的眼睛裏多了一點點光彩,宋澤元簡直要哭出來,米芸對他用情如此之深,隱隱已經有超過神力的跡象,心中一動,割開手指,把自己的血從她的百匯穴裏面注入,讓她儘量多一些人類的感情,減免行屍走肉一般可憐可悲可嘆的下場。

果然,米芸的眼睛裏有了人類的神采,眼珠子卻還是死氣沉沉的,不仔細看,她就是一個身體僵硬的活人,宋澤元連夜趕回南京,當然,把米芸一起帶回到南京,住在買來的別墅裏面,深秋的風已經把樹木染上一層深綠的顏色,他的心是蒼涼的,全然沒有看到秋天成熟的喜悅,這個秋天註定了是悲涼的,傷感的,因爲他負了一個純潔的女孩一片真情,把她搞成了一個殭屍。

米芸的身體暫時還是僵硬的,怕見陽光,只能天天吃藥,等過了兩個月左右才能出門,三個月之後就會看上去跟常人一樣。

身邊有了秀子和優美,宋澤元的內力與日俱進,只用了兩個星期據突破龍虎訣的第五層,一共九層內功的龍虎訣一層比一層艱深,一層比一層的威力巨大,要練通整個內功心法,他的武功實力會達到跟魯嬋不差上下的程度,宋澤元內心更是驚喜,充滿了希望,只是他記住了婉玟的忠告,不敢隨隨便便招來更多的女孩子一起練功,身邊有了兩個女孩已經很滿足了,不論是武功方面還是身體的性方面,都得到極大的滿足。

宋澤元專門給秀子和優美請了一箇中文老師,讓老師來家裏教授她們中文,把女人放在家裏,只爲了享用不是宋澤元的本意,他的心是自由開放的,讓人人都得到快樂纔是目的,那種金絲雀一樣的女孩子跟殭屍沒啥區別,他看慣了身邊形形色色的殭屍鬼怪,晚上有真正的人類在一起睡覺,心裏邊更踏實。

這一天盛輔對宋澤元說道:“今天晚上我過生日,在鳳祥酒樓請朋友吃飯,你也一起去吧,叫上你的朋友一起來。”

宋澤元沒啥朋友,想到家裏的秀子和優美,隨口答應下來,現在她們都是自己的女人了,沒有理由他在外面應酬把兩個姐妹扔在家裏,至於魯嬋和枝子就免了,她們會殺人,卻不會吃飯。

放學後,宋澤元回家接了秀子兩個女人出來,半路上,秀子問道:“君,是您的同學過生日?”

“是啊,雖然他沒多少錢,可是,我要給他應該有的尊嚴,給他慶賀一下。”

“那您,準備了什麼利物?”

這可把宋澤元難住了,臨時匆忙之間,沒有準備禮物,問道:“那你說說,我需要準備什麼禮物?”

“他喜歡什麼呢?我是說,他有什麼愛好之類的?”

宋澤元想起開學第一天,三個舍友在一起圍着一臺電腦談論遊戲的事情,說道:“他,可能喜歡玩網絡遊戲吧?”

“那就買一個電腦吧,現在大學裏面都流行筆記本電腦的,簡單一點就好。”秀子在國內受過女子教育,無論是時裝還是出席各種場合的應酬,都有專門的教育內容,給同學選擇禮物,只是小小費了一點心思就搞定。

宋澤元把車拐進超市,看中了惠普電腦,一下子買了十臺,這個東西送給同學正好,出手大方,還容易被對方接受,宋澤元感到,從今以後,同學裏面過生日的不會少了,暫時買一些儲存着,免得失。

到了學校附近的鳳祥酒樓,裏面來了不少人,盛輔的交遊廣闊,不管什麼人,只要三言兩語之間就能成爲朋友,來到南京的時間只有一個半月,已經認識了不少本班級之外的朋友,其中還有兩個藝校表演系的女生,這個學系的班級裏註定了沒有醜女,隨隨便便叫出來一個都能比得上醫科大的校花一級的美女,不過,就是藝校的校花跟魯嬋比起來,都稍遜一籌,這讓醫科大很是揚眉吐氣,縱然藝校有千萬朵紅花,卻不及醫科大一枝獨秀,醫科大的男生走出去,特有面子,縱然魯嬋不屬於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也是能給任何一個同校的人臉上增添光彩。

今天,盛輔請來了藝校的女生也很漂亮,坐在那裏氣度不凡,猶如衆星捧月一般坐在男生們的中間,談笑顧盼之間頗有風度,秀子和優美來了以後,她們的亮度直線下降,秀子二人的溫柔可親,含笑顧盼都是經過特殊培訓的,每一個角度的把握,每一個眼角的高低不同,每一個手勢的幅度大小都是經過論證的,給人恰到好處的印象,這纔是女人中的女人,每一個男人夢寐以求的女神級的配偶形象。

宋澤元把筆記本遞給盛輔,說道:“來晚了啊,祝你生日快樂。”

那些朋友雖然知道今天是盛輔的生日,不過,他們都是沒啥積蓄的人,每個月靠家裏寄來生活費,不到月底就花的乾乾淨淨,根本拿不出餘錢來送禮,盛輔這次過生日也是跟家裏要的額外補貼,孩子過生日嘛,跟朋友同學在一起吃吃喝喝,就當是聯絡感情了,他家裏也是支持的。

看到宋澤元出手大方,價值八千元的惠普不是人人都能負擔得起的,每個人都有點臉上變色,孫宗青和汪均卻是知道宋澤元的底子,他們倆還算冷靜,不能跟宋澤元拼富,那是純粹的找虐。

藝校的女生尖牙利嘴,說道:“哎呀,神父,我們本來給你準備了一個蘋果筆記本,臨走的時候,忘記在宿舍了,以後再補償給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