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為知道了容初璟的身份,才會更加的厭惡韓楉樰的,憑什麼她這樣一個殘花敗柳的,還能得到他的喜歡和呵護。

「那又怎麼樣?」

冰兒也不明白,這個時候,韓楉樰提起了容初璟的身份,是有什麼打算,不過,她卻很清楚,這個時候,她一定不能露怯。

「不怎麼樣,我只是想告訴你,他已經知道了,這粥裡面的毒,是你下的,你猜,要是讓他抓到你,你還會不會好過了?」

韓楉樰冷冷的笑了笑,雖然,現在還沒有證據,不過,就憑冰兒今天對自己說的話,就已經能百分百的肯定,那砒霜,就是她下的了。

「你胡說,那毒藥,明明就是你下的,和我有什麼關係,你別以為這樣就能嚇唬我。」

冰兒聽了韓楉樰的話,在看到了她那樣冰冷的眼神,頓時心裡一緊,在益生堂的這段時間,她可是看得很明白,容初璟對她的看重。

要是讓容初璟知道了,這粥裡面的毒,是自己下來陷害韓楉樰的,他肯定是不會放過自己的,冰兒這個時候,絕對是不會承認的。

冰兒很清楚,這個時候,自己也絕對的不能讓容初璟給發現了,就這樣,強撐了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她就匆匆的離開了大牢了。

「哼!」

看著冰兒急切離開的身影,韓楉樰冷哼了一聲,就不再管她了,反正,一個跳樑小丑,總有一天,會好好的收拾了她的。

只是,韓楉樰現在,更加擔心的,是益生堂裡面的人,韓小貝和青墨他們,要是知道了,自己被抓進了牢里了,肯定會很著急的吧。

還有容含軒,他還那麼小,肯定是不能離開自己的,也不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不回去,他會不會哭。

這樣想著,韓楉樰就覺得,自己這個當娘親的,也太不盡職了,現在已經沒有了剛剛的冷靜,只想著,能快點回去就好了。

「青墨舅舅,我剛剛聽他們說,我娘親被抓到大牢裡面去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而這個時候,韓小貝也聽到了,韓楉樰被抓到了大牢裡面的休息了,原本,他是不相信的,可是,見她這麼長的時間都沒有回來了,還是忍不住擔心,來問青墨了。

原本,青墨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也是心急如焚的,可是,容初璟已經和自己說過了,先暫時的不要輕舉妄動,他會想辦法的。

另外,這件事情,也要瞞著韓小貝和韓遙微他們,不能讓他們擔心,青墨想著,容初璟總是會比自己的辦法多的,也就沒有出去,將這件事情,先交給了他。

自己留下來,免得韓小貝他們會擔心,可是,青墨還是沒有想到,韓小貝居然知道了。

「那個,小貝,姐姐現在是遇到了一些麻煩了,可是,你放心,這件事情,很快的,就能解決的。」

青墨一向不擅於撒謊,所以,這個時候,只能先安慰韓小貝了,只是,他的心裡也很著急,不知道韓楉樰那裡,具體是個什麼情況。

「青墨舅舅,怎麼會這樣呢,娘親怎麼會被抓進牢里了?爹爹呢,我們去找爹爹救娘親吧!」

韓小貝一聽青墨這樣說,就知道,韓楉樰是真的被抓進牢房裡去了,由於上次,對牢房的不好的印象,他馬上就擔心了起來。

這個時候,韓小貝想到的,就是讓容初璟趕快的,去將韓楉樰給救出來,畢竟,在他的心裡,自己的爹爹還是很厲害的。

「小貝,你放心,你爹爹已經去向辦法去了,很快的,你娘親就回沒事了。」

青墨也不知道,容初璟到底想到了辦法沒有,怎麼韓楉樰還沒有回來,可是,現在他只能先安慰著韓小貝了,至少,不能讓他擔心。

「什麼,楉樰被抓起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青墨和韓小貝說話的時候,傳來了一陣驚呼,和不可置信的消息,是來這裡看望韓楉樰的林浩峰的聲音。

林浩峰原本是想著,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來看過韓楉樰他們了,正好今天沒有事情,就過來了,沒有想到,就聽到了這樣一個,讓自己震驚的消息。

「乾爹,你來了啊。」

韓小貝也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過林浩峰了,要是其他的時候,見到他,肯定會很高興的,可是,這個時候,有事韓楉樰出事的時候。

韓小貝再見到林浩峰,那份喜悅,就減少了許多了,可是,這個時候,也沒有人在意這個了。

「小貝,你娘親給抓走了,這是怎麼回事?」

林浩峰現在更加關心的,是這個問題,畢竟,韓楉樰可是自己的心上人,雖然,他已經成親了,可是,他的心裡很明白,自己還不能將她給放下。

「乾爹,我也不知道,我是聽他們說的,我娘親被人給抓到牢里去了。」

韓小貝也看得出來,林浩峰很著急,可是,這個時候,他也不是很清楚,具體的情況是什麼樣的,他也是聽說了這個消息,就急匆匆的趕來找青墨了。

「青墨,這是怎麼回事?」

既然韓小貝不是很清楚,林浩峰就直接將注意力放在了青墨的身上了,他對這件事情,肯定是很了解的。

青墨還不知道,在宮裡的時候,雲娥對付韓楉樰的事情,想著,林浩峰也不是外人,就將事情和他說了一下。

「是這樣的,姐姐在醫手回春館的旁邊,搭了一個賣粥的鋪子,可是,那天有個人,吃了粥之後,就死了,有人說,那姐姐毒死的,就將她給抓起來了。」

青墨了解到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畢竟,這件事情,發生的太快,而且,官府的人,來的也很快,有很多的事情,他們都還不知道。

「不可能的,楉樰怎麼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這絕對是有人陷害她的!」

一聽了青墨的話,林浩峰就激動了起來,他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會韓楉樰做的,她那樣善良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將人給毒死呢。

青墨和韓小貝,當然也相信這件事情,絕對不會是韓楉樰做的,可是,他們相信有什麼用,要有證據證明才行。

「容初璟呢,他不是王爺嗎,他怎麼沒有將楉樰給救出來?」

林浩峰想到了,這個時候,容初璟怎麼不再這裡,而且也沒有將韓楉樰給救出來,一時間對他就有意見了。

臨時老公,玩刺激! 畢竟,這件事情,在林浩峰看來,對容初璟來說,就是一件小事罷了,要是他願意的話,肯定馬上就能將韓楉樰給救出來了。

「容大哥他去幫姐姐找證據去了,他雖然是王爺,可是,這件事情,當時那麼多的人見到了,不是他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

青墨也明白,容初璟就算是想要救韓楉樰出來,也必須拿出有力的證據,證明這件事情,她是無辜的,要不然,今天那麼多的人看到了,他也不好想天下的人交代。

另外,青墨想著,容初璟也是不希望韓楉樰背著殺人兇手這樣的一個名稱,想要還她清白,才沒有動用自己的力量,將她給直接救出來的。

而容初璟,也確實是這樣想的,不過,更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有了太皇太后的阻攔。

要不然,無論如何,容初璟都會先將韓楉樰給救出來的,至於真相什麼的,他總會找出來的,他絕對不會讓她平白的就背上這樣的名稱的。

「可惡,到底是誰,居然這樣的陷害楉樰。」

聽了青墨的話,林浩峰也知道,這件事情,不能怪容初璟了,可是,想到這個時候,韓楉樰還在牢里受苦,他心裡就傷心。

「林大哥,你先回去吧,你放心,我姐姐是不會有事的,要是有什麼情況,我會儘快的通知你的。」

韓小貝不明白,可是青墨很清楚,林浩峰現在可是已經成親了的人,這些事情,就不好在勞煩他了。

就連韓楉樰在的時候,很多的事情,都不會再麻煩林浩峰了,所以,青墨當然也不會麻煩他了。

「那,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們要是有任何的情況,就馬上來告訴我。」

林浩峰當然是不想回去的,可是,他也很清楚,自己現在可和以前不一樣了,他已經有了妻子了,不能將她一個人給扔在家裡,只能無奈的先回去了。

「青墨舅舅,我們去看看娘親吧。」

韓小貝想著,既然韓楉樰現在不能出來,那他們可以先去看看她啊,至少,要知道她有沒有受罪。

青墨原本也是想著要去看看韓楉樰的,只不過,為了不讓韓小貝起疑,才遲遲的沒有去。

現在,反正韓小貝都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而且也想去看看她,那他也沒有什麼不答應的。

「嗯,好了,小貝,你等等,青墨舅舅去說一聲,就帶你一起去。」

既然要出去,青墨想著,還是要先交代一聲的。 等青墨去益生堂,和裡面的人說了一聲之後,就帶著韓小貝,去大牢裡面看望韓楉樰去了。

只不過,這京兆府尹可是容楚越的人,容初璟就算了,青墨和韓小貝,他自然是不會就這樣輕易的讓他們進去了的,尤其還是去看韓楉樰。

幸好,青墨的身上,有容初璟交給他的,能夠自由的進出這牢里的信物,這才順利的見到了韓楉樰的。

其實,容初璟也是為了以防萬一,才將這個信物交給青墨的,想著,他要幫著韓楉樰找證據可能不能時時的來陪著她了,所以希望他能照顧著她。

「娘親,你怎麼樣了?」

韓小貝一進來,就看到了自己待在牢房裡面的娘親,馬上就朝著她跑了過來了,就連眼眶都紅了。

「小貝,青墨,你們怎麼來了?」

見到韓小貝和青墨,韓楉樰還是有些詫異的,她想著,他們或許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了,可是,也不會這樣快的,就到自己這裡來了。

「娘親,我們很擔心你,就來看你了,你怎麼樣了?他們有沒有欺負你啊?」

想到上次和韓楉樰一起被關到大牢裡面的時候,韓小貝對大牢,就沒有任何的好感了。

而且,上次他還有韓楉樰和韓遙微一起陪著,可是,這次,就只有他娘親一個人了,她肯定很孤獨的。

但是,韓小貝卻沒有辦法,能馬上的將韓楉樰給救出去了,因此,心裡更加的鬱悶傷心了。

「放心吧,小貝,娘親沒事的,也沒有人欺負我,你不要擔心,很快的,娘親就能出去了,你在家裡,要聽青墨舅舅的話。」

韓楉樰很明白,自己一時半會兒是不能出去的,可是,她也不想讓韓小貝擔心,只能先安慰了她一下。

「姐姐,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怎麼好好的,就放生這樣的事情了呢?」

青墨這個時候,也是一頭霧水,明明好好的,他們的生活也很平靜的,怎麼會突然之間,又出事了呢。

「青墨,這次,是有人在背後陷害我了,你知道冰兒去哪裡了嗎?」

韓楉樰很清楚,自己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是和冰兒有關係的,這個時候,她肯定是不會再回到益生堂去了。

可是,這次的事情,必須要將冰兒給找出來,所以,韓楉樰想著,青墨可能會見過她的。

「沒有,姐姐,自從你出事了之後,我就沒有見過她了,怎麼了,這件事情,和她有關?」

青墨自從知道了韓楉樰出事了之後,就一直在擔心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關注過,冰兒這樣一個並不重要的丫鬟。

這會兒,聽韓楉樰問起來了,青墨才發現,自己從昨天開始,就沒有見過冰兒了,也不知道,她和這件事情,會有關係。

可是,韓楉樰也不會在這樣的時候,無緣無故的,提起了這樣一個丫鬟,所以,她和這件事情,肯定是有關係的。

「嗯,我懷疑,冰兒的背後,還有其他的人,這次的事情,就是她背後的人給策劃的,想要解決這件事情,必須要將她給找出來。」

韓楉樰也想過了,可是,並沒有想到,冰兒背後的人,會是什麼人,而且,這個時候,她人在牢房裡,就只能將這件事情,交給青墨和容初璟來調查了。

「姐姐,我明白了,等會兒回去之後,我就回好好的找找冰兒的,還有她身後的人,我也會好好的調查的。」

青墨聽了韓楉樰的話,對這件事情也開始重視起來了,畢竟,這件事情,可是關係著她的安危他當然不會馬虎了。

「嗯,你知道這件事情就好了,不過,你不要自己去冒險,這件事情容初璟也知道了,我想,他應該有自己的計劃的。」

韓楉樰將這件事情,告訴了青墨,一個是想讓他調查一下這件事情,另外的,也是想讓他將這件事情,和益生堂裡面的人說一說,免得他們被冰兒給糊弄了。

但是,韓楉樰卻是不想讓青墨去冒險的,因為,冰兒背後的人,也不知道是誰,有多大的能力,所以,他們還是要將自己給保護好的。

「我知道了,姐姐,你放心吧。」

青墨點了點頭,他也知道韓楉樰是擔心自己,他當然是不會讓她在這裡的時候,還要擔心著自己的。

接下來,青墨和韓小貝又陪了陪韓楉樰,將他們帶來的東西,都給了她,這些,都是他們來的時候,碧玉他們準備好的。

這件事情,想要瞞著韓小貝他們這些小孩子,可是,碧玉他們,肯定是瞞不過的。

在韓楉樰出事了之後,很快的,就回來了,得知他們要來看她的時候,就將覺得她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他們當然也是想要和青墨一起來的,可是,很顯然,碧玉她們,還不能來,所以,只能盡量多的,給韓楉樰準備好更多的東西了。

「放心吧,我在這裡沒事的,你們先回去吧。」

青墨和韓小貝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這個時候,益生堂和其他的鋪子,都是很忙的,所以,韓楉樰就讓他們先回去了。

「娘親,那我們下次再來看你,你放心,我們很快就會來了。」

韓小貝當然是捨不得離開韓楉樰的,可是,他很明白,他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的,還會讓她擔心,就只能先回去了。

「姐姐,我會好好的將小貝給照顧好的,你也要照顧好自己,我們有時間的話,就來看你。」

青墨也捨不得離開韓楉樰,不過,他想著,還要出去查冰兒的事情,就只能先離開了。

不過,青墨和韓小貝都想著,他們很快就會再來看韓楉樰的,所以,只能先回去了。

而這個時候,韓楉榛也從皇宮裡面回來了,臉上還帶著笑意,看起來,心情就是不錯的樣子。

「小姐,發生什麼好事了嗎?你的心情好像很好啊?」

冰兒從韓楉樰那裡受挫了回來,心情就不是很好,這會兒,見到韓楉榛的心情好像很不錯的樣子,就有些好奇了。

「嗯,確實是有好事了。」

韓楉榛笑了笑,卻沒有多說,就回了自己的房間去了,也沒有讓冰兒多問,不用她進屋子裡伺候自己了。

冰兒見韓楉榛進了屋子,就關上了門,跺了跺腳,然後就轉身的離開了這裡,心裡是有些不舒服的。

而韓楉榛,進了自己的房間之後,就想到了自己在太皇太后那裡,得到的消息,心裡很是興奮。

原來,太皇太后,已經知道了韓楉樰的事情了,而且,還不喜歡她,這不正是自己的機會來了嗎。

只要太皇太后一直不喜歡韓楉樰,甚至是厭惡了她,自己又是太皇太后的救命恩人,那到時候,自己想要留在容初璟的身邊,那就更加的容易了,韓楉榛這樣想著,就笑了出來。

「韓楉樰,我早就說過了,你不會運氣一直這樣好的,看看,現在你不是就倒霉了嗎?這次,我不會讓你有翻身的機會的。」

這樣想著,韓楉榛的面容,就變得猙獰了起來,這次這樣好的機會,她肯定是不會放過韓楉樰的,當然了,這其中,肯定是要有太皇太后出力的。

韓楉榛想著,自己還是要常常的到太皇太后的跟前去的,至少,不能讓她對韓楉樰有任何的改觀。

這樣想著,韓楉榛就慢慢的睡著了,就連在夢中,嘴角都是帶著笑意的,想必,是做了什麼美夢了。

「什麼,你說,這個韓楉樰,還是這樣惡毒的一個人?」

在韓楉榛在進宮裡的時候,就將自己計劃好的,講韓楉樰的壞話,都說給了太皇太后聽了。

這其中,韓楉榛就將韓楉樰利用毒藥,將葉芷芳給毒死了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和太皇太后說了。

當然了,韓楉榛肯定是將自己給摘出來了的,將自己善良的一面,講給了太皇太后聽。

「太皇太后,這件事情,我可沒有說謊,這都是真的。」

韓楉榛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說的,都是真的,至少,是不能讓太皇太后看出來,自己是說了慌的。

「哼,這個韓楉樰,果然是個心腸惡毒的女人,原本哀家還想著,要是王爺真的喜歡,就納了她,也不錯,現在看來,這樣的女人,是絕對不能進入皇家的。」

原本,太皇太后還想著,要是這次的事情,真的和韓楉樰沒有關係的話,就讓容初璟將給她納入自己的府里。

可是,在聽了韓楉榛說的那些話之後,太皇太后就覺得,這樣惡毒的女人,她是覺得不能容忍的。

要是真的讓這樣的女人入了宮,那以後,這後宮之中,還不得攪合的滿朝風雨的啊,太皇太后可不想見到那樣的時候。

「太皇太后,民女還聽說了,這個韓楉樰,以前是從鄉下來的,在鄉下的時候,就有相好的了,後來,還跟著她一起到上京來了呢。」

見太皇太后,已經對韓楉樰升起了不滿的情緒,韓楉榛的心情就更好了,嘴角的得意都掩飾不住了。

哈哈哈,韓楉樰這次,我看你還能這麼辦,太皇太后都厭惡你了,要不了多久,容初璟也不會再喜歡你了的。

這樣想著,韓楉榛原本已經有些對容初璟歇了的心思,又活泛了起來了,想著,最後,這個男人,始終會是她的。

「楉榛啊,這些,你都是從哪裡聽來的啊?」

太皇太后也不是個只聽別人兩句話,就會真的相信了的人,剛剛會那樣說,也是因為,心裡一直不怎麼喜歡韓楉樰,所以,下意識的就覺得,這樣的事情,她就是做的出來的。

可是,這會兒,既然已經冷靜那個下來了,自然還是要了解一下的,儘管,她已經打定了主意,不會讓韓楉樰真的嫁給容初璟的。

「啊,這個,太皇太后,不瞞你說,民女口中的,那個被韓楉樰給害死了的人,民女其實的認識的,當初,她落了難,還是民女幫了她呢。」 韓楉榛也沒有想到,太皇太後會這樣的問自己,還怔愣了一下,然後,很快的就反應了過來了,馬上就將給自己找好了理由,告訴了她。

這樣一來,還能凸顯出自己的善良,韓楉榛對自己這樣的回答,還是很滿意的。

「原來是這樣啊,哀家就知道,楉榛丫頭是個好的,可惜,哎。」

對於韓楉榛這樣的借口,太皇太后算是相信了,說道最後,還嘆息了一口氣,這讓她身邊的呢,尤其是韓楉榛,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太皇太后,可惜什麼?」

仗著這段時間,太皇太后對自己還不錯,韓楉榛打著膽子,將自己心中的疑問給問了出來了。

「哎,可惜啊,哀家那孫子,喜歡的人不是你,要不然,這該是多好的一段姻緣啊。」

太皇太后想著,自己的娘家也沒有人了,韓楉榛對自己又是有救命之恩的,要是容初璟能將她給娶了,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