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單純的重力異能,已經讓他感到絕望。

劉老立刻大喝一聲,立刻發動基因源力,才將這一股重壓卸去。

「好強悍的異能。」

劉老一臉的驚訝。

雖然他掙脫了江龍的重力異能,但這一種異能的強悍程度,絕不是一個十星尊者能夠發出來的。

況且他感覺到,恐怕自己也不能夠發出這樣強悍的異能。

「這個傢伙肯定繪製了源紋,最少是一級以上。」

在西方几乎不可能有源級強者會刻制源紋,可他竟然遇見了一個一紋以上的強者。

一紋,代表在基因上已經刻制了一個完整的源紋。

這樣的強者,即使在東域都是難得一見。

「這一次危機在事實上只需要有三個源級相幫助,劉老沒有估計到竟然能夠得到一個具有源紋的強者,解除東域的危機就沒有了絲毫的難度,更何況他自願前往,既然這樣南邊的那一個也不用去找了,能夠早一點回去是最好的,免得發生意外變故。」劉老心想。

「好,既然你願意前去東域,那我就聽你的建議,如果能夠解掉東域的困境,東域必然會有后報。」

劉老拱手說道。

再也江龍使出超強的實力后,劉老對江龍的態度轉變了很多。

在一旁的王島主和吳軍,心裏十分的震驚,以他們的實力肯定會發現,劉老和江龍剛剛交手時吃了不小的虧。

如果江龍存心偷襲,劉老說不定在剛才的交手中就會被江龍斬殺。

「走吧。」江龍不想再耽擱時間。

他很想弄清楚劉老是如何走出霧牆。

這一道霧牆,會不會像紫霧帶一樣重力會發生變化。

江龍立刻跳在鵬鳥的背,卻沒有邀請劉老三個人,他拍了拍鵬鳥的翅膀,鵬鳥立刻煽動着翅膀向霧牆那個方向衝去。

時間不長鵬鳥就飛到了霧牆的旁邊。

江龍立刻就跳了下去,將鵬鳥收到合成空間。

緊接着,一步就跨入霧牆之內。

紫霧雖然有強烈的融化力量,可他根本傷害不到江龍,進入到霧牆內后,江龍立刻發動念力異能將自己全身上下包裹住,在念力異能的保護下就是江龍的衣服也完整無缺。

江龍又讓一部分念力變成念力小劍,然後指揮者念力小劍在地面上挖起一小塊泥土。

「這些泥土沒有被紫霧融化,但是還有一小部分被侵蝕了,它裏面含有的能量幾乎已經快達到天晶石那種程度了。」江龍心裏想。

很明顯的能夠看出來,在霧牆下方的泥土中紫霧濃度很高,甚至遠遠已經超出霧牆裏面的紫霧濃度。

江龍立刻發動幾把念力小劍,同時出動向地面挖去。

挖出來的這些泥土立馬被江龍送到合成空間中子軒的格子裏面。

然後,江龍就觀察子軒變化,在這些泥土作用下,子軒的源級進度條在緩慢的向前移動。

「雖然移動緩慢,可是比在高空中吸收紫霧帶里的紫霧速度還是要快一點。」

江龍立刻就興奮起來。

這個想法果然沒有錯,霧牆下面的泥土紫霧的含量果然很高。 1990年8月4日,上午10時30分,布希總統簽署了給米軍中央總部司令施瓦茨科普夫的國家安全指令文件,命令米軍向伊拉克開戰。

這份國家安全指令文件下達后不久,各個同盟國的主流媒體與電視台便相繼播報著這一重大新聞。

前一天晚十二點,北原蒼介、藤原紀香、櫻井冴子和山田一馬已經乘坐由大阪關西國際機場前往紐約約翰·肯尼迪國際機場的航班離開了日本。

預計下午兩點半就能抵達紐約。

飛機上全是此次準備前往米國做多石油的日本商人,如今泡沫經濟還沒徹底破裂,不少日商在米國有許多投資,基本集中在酒店、房產等項目上。

他們在飛機上意氣風發,用指點江山的語氣說著對這次海灣戰爭的看法,明明只是一群商人,卻一個個弄得像軍事專家,說得頭頭是道,十分唬人。

「山崎桑,聽說你這次從富士銀行借了30億円?了不起!不愧是名古屋最大的文具製作會社,這一次石油戰,你必將大放異彩啊。」前排一個地中海大叔笑著對身旁的中年男人說道。

「哈哈,哪裡比得上中村桑你,你的高爾夫球場全國聞名,聽說海部首相也時常來休閑放鬆,區區30億円,你願意開口,無數銀行都會貸給你吧。」

類似的對話在飛機上時而傳來。

這一次海灣戰爭,日本近乎以舉國之力介入。

上至政府財團銀行,下至各個大型會社,投資散戶,只要手裡有錢,有一點人脈和關係,就都想往這個圈子裡鑽。

不過比起朱莉安娜東京那種中產階級都能參與的國內項目,石油戰顯然更高端,能參與進來的基本都是日本有頭有臉的人物。

他們和政府、金融界關係密切,財團本身就動用了無數資金進入市場,加上這些人還問各個銀行、金庫借貸,銀行內部職員也利用職務之便套出海量資金,可以說日本近50%的國民財富都被套出來豪賭了。

北原蒼介也不禁咂舌,他知道這一次戰爭意義非凡,對世界各國都有著類似錨定的作用,也知道日本這一波后徹底崩塌,但怎麼也沒想到,他們會這麼瘋狂。

近50%的國民財富,等於是動搖了國家經濟根基!

這些錢,再加上槓桿,米國收割了這麼一根大韭菜,夠他們吃好多年了。

「嘿嘿,其實這次海灣戰爭沒什麼太多可說,伊拉克軍事力量不弱,武器裝備也先進,要一年內拿下來很難,我們也都做好了長期耗在石油市場里的準備。不過讓我感到有趣的是,聽說有個年輕人要做大空頭?」

「確實是空頭,而且聽說從三和弄了13.3億米金,這個數字,怕是動用了家族所有資金吧?」

「是啊,北原蒼介,這年輕人的名字我聽說過,如今在大阪非常火熱,前陣子還鬧出過不少事情呢。」

「不過就是個蠢貨而已!」

討論聲漸漸從海灣戰爭和石油偏移到了北原蒼介身上,北原家在東京名氣還可以,但也遠遠無法和千野家這種全日本各大豪門貴胄都知道的龐然大物相比,說起北原蒼介和北原家,他們大多一知半解。

但這不妨礙他們在這裡持續嘲笑這個大空頭。

沒有這13.3億米金,也許他們中不少人沒法將資金全部做多石油呢。

「可惡!行長,他們又在說你壞話呢!」藤原紀香吸了一口義大利面,忽然覺得吃起來還不錯的飛機餐也不香了。

一旁的櫻井冴子只是抿嘴輕笑,什麼都沒說。

藤原紀香是作為北原投資二號人物來米國跟進石油做空項目的,而櫻井冴子是為了去看望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附屬醫院治療的弟弟妹妹。

山田一馬和他們沒有坐在一排,他只負責保鏢工作。

「好啦,多吃點紀香,你不是很餓嘛,我這份也給你。」北原蒼介實在難以忍受飛機餐的味道,不過第一次坐飛機的其他三人都能接受,尤其是吃貨笨蛋紀香,非常喜歡義大利面的味道。

藤原紀香將嘴裡最後一根麵條咽下,笑嘻嘻地捧過餐盒,繼續大快朵頤。

下午兩點二十五分,飛機順利抵達紐約約翰·肯尼迪國際機場,隨後四人立即轉了飛機去往華盛頓州西雅圖市,等到西雅圖機場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半。

又在飛機上飽餐了一頓后的藤原紀香興奮地下了飛機,四處張望,而在機場,來自喬治期貨交易公司的代表羅蒙·喬治早早等候著北原蒼介一行人,在見到他們下機后,便帶著一群黑色西裝制服的男男女女笑著走來。

「歡迎來到西雅圖,北原先生。」羅蒙·喬治之前和北原蒼介通過電話,驚訝於這個大客戶的年紀,他是北原麗子介紹的期貨經理人,在期貨交易上經驗豐富,聽說和北原麗子曾是大學博士在讀時期的同學。

和北原蒼介握手時,羅蒙還是吃了一驚。

「北原先生,你比麗子醬說的還要英俊年輕,令人羨慕。」他發出爽朗的笑聲,一口有些蹩腳的日語聽得北原蒼介耳朵難受。

「你好,羅蒙·喬治先生,我們還是用英語進行交流吧。」北原蒼介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說道。

羅蒙·喬治眼中再度閃過驚訝之色,日本人糟糕的英語舉世聞名,他為了如今錢多人傻的日本客戶特意學了好幾年日語,就是擔心對方不會英語,無法直接交流。

而北原蒼介的英語非常流利清晰,直接碾壓了99.99%的日本人。

「你的英語說得很棒,比我的日語可好太多了。麗子以前讀書時就經常誇耀你這個弟弟,當時我還不服氣,現在一看,是我太淺薄了。」

羅蒙繼續恭維著北原蒼介。

北原蒼介卻是笑著沒有回應。

開玩笑,麗子姐姐會誇獎自己?他這個姐姐冷得像是冰塊,工作學習起來又是一個機器人,看得出羅蒙對她頗有好感,估計在麗子姐姐那裡吃過不少閉門羹,現在想用這層關係討好自己,在北原蒼介看來,有點想笑。

兩人邊說邊走,一旁的黑西裝們跑來殷勤地幫忙搬運行禮,這種大客戶可是幾年難得一見,這一次期貨交易產生的手續費可能抵得上他們好幾個月的忙活。

羅蒙以為北原蒼介沒有來過西雅圖,便熱情地介紹起了他的家鄉。

西雅圖是米國太平洋西北地區最大的城市,高樓聳立,參天雄偉,米國銀行大廈就坐落在西雅圖,還有史密斯塔,西雅圖音樂體驗館等地標性建築,確實能讓從未見過西方豪華建築的大開眼界。

北原蒼介記得波音的總部在西雅圖,微軟大佬比爾蓋茨也是西雅圖人,他前世來過幾次這裡,不過現在才是1990年,三十多年後的西雅圖煥然一新,更為繁華。

羅蒙將他們一行人安排在五星級酒店,又派人護送櫻井冴子先去華盛頓大學附屬醫院,隨後領著北原蒼介三人簡單遊覽了幾個地標性建築,便陪著他們回到酒店,在宴會廳舉辦了一場小型酒會。

說是酒會,真正作為客人的只有北原蒼介三人,其他都是羅蒙拉了湊數的當地富豪,他們玩他們的,北原蒼介談自己的。

他拿著紅酒杯,滿面笑容地看著換上了紅色低胸晚禮服的藤原紀香。

小丫頭身體條件很好,完美撐起了這條典雅而性感的晚禮服,連一向不太喜歡亞洲美女的米國男人們也紛紛側目,偷偷議論著這個絕美的日本女孩。

「走吧,去談生意。」北原蒼介彎了下手臂,藤原紀香微紅著臉走來,輕輕挽住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走向正在與別人笑談的羅蒙。

見到北原蒼介兩人走來,羅蒙與交談的人道歉,立即轉身走了過來。

「以前,我一直覺得麗子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日本女孩,現在只能加上之一了。」

7017k 「另外,此次盛會也是為了邀請諸位參與十日後的古戰場遺址之行。恨煞獄曾是太古時代的一片戰場,在南部留有一處遺址,其內有着些許機緣,被恨煞魔王封印,每三萬年才開啟一次,靈鬼才可進入其中,機會難得。」邪冪道。

雷鑫開口道:「那片遺址一向被你們把持,往昔不許其他地獄之人進入,沒想到此次你們竟是願意對我等開放?」

「沒錯,本座舉辦此次盛會就是希望諸位能夠齊心,能夠一同增強實力,屆時一同誅殺神族強者。」邪冪道,「不過遺址內機緣並不多,無法允許太多人進入,本座才會進行篩選,邀請各族精英參與。而且稍後也會進行一場切磋,共選拔出二十人。」

「嘁,選拔?本魔子還需選拔?」冥熵面露不屑道。

邪冪望向冥熵,沒有動怒,笑容依舊,道:「原來是冥熵魔子,以你的天賦與實力,自然可以直接晉級。在本座心中有幾個人選,皆是我輩翹楚,是我族希望,可直接晉級。剩餘之人或需切磋比武,才能定奪。」

拓跋苟開口道:「你這是要提前預演十八地鬼爭奪戰?」

「十八地鬼爭奪戰自然留給高層們組織,本座先前便已說了,心中有些人選可直接晉級,剩餘之人切磋一番,也好知曉諸位的真正實力。」邪冪說道。

秦楓眉頭微蹙,對於「十八地鬼」略感好奇,而一旁的幽潭也是如此,向幽天霖問道:「天霖兄,什麼是十八地鬼爭奪戰?」

幽天霖瞥了眼幽潭,面無表情道:「古星河戰場開啟前,十八層地獄將進行一次選拔,由各族高層組織,甚至會有魔王參與,選出十八名頂尖靈鬼以及十八名頂尖靈魘,作為帶領大軍的領隊。前者稱為十八地鬼,後者稱為十八天魘。」

聞言,幽潭不由雙眸一亮,能夠成為十八地鬼者定然是魔族中最為頂尖的靈鬼,而且有極大機會進入各族高層甚至魔王的眼中。

而半空中的邪冪接着道:「接下來便正式開始盛會吧,諸位可相互結識,相互論道,一個時辰后,進行切磋比武。」

隨即,她望向冥熵,開口道:「冥熵魔子,本座對你仰慕已久,今日你肯賞臉前來,令本座頗感榮幸,可願意與本座相談論道?」

「呵呵,本魔子也早就想與邪冪魔女結識,或許我等可以深入交流一番。」冥熵望着對方美艷的容顏,嘴角微揚,露出一絲邪笑。

邪冪落下,帶着冥熵到一旁相談,二人有說有笑。

而其他人也開始行動起來,有些本就相識,而更多的互不熟悉,如秦楓、幽潭、邪盈天,來自幽冥之地,對於此地之人大多不認識。

「哈哈,幽鴻兄,上次我等並肩作戰,頗為痛快!只可惜那時匆忙,未來得及相識,此次總算有機會可與你結識!」拓跋苟向著秦楓走來,朗聲笑道。

秦楓對其點了點頭,知曉對方「瘋狗」的外號,而其實力也的確了得,向其迎去。。 (ps:本是想要藉機敲詐幾卷八品丹方,又不想主動惹事,就寫成這樣了,很抱歉,以後會注意的……)

韓利沉聲呵斥道:

「這裏是丹塔分塔,不是白家的私人領地,還請謹言慎行,這裏的一切都是按照正常流程處理的!」

隨後,韓利轉過身,目光銳利的望向柳席,鄭重道:

「首先,老夫是七品低級煉藥師,因此最多只能考核七品中級煉藥師;

再者,丹塔的測試不是讓人肆意妄為的,若是胡亂參加考核,最後就會被丹塔收回一切榮譽。

得不到丹塔承認的煉藥師,也不會得到丹塔的庇護,每個人都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

那麼現在,負責任的告訴我,你要考核幾品煉藥師?」

這個韓執事人還不錯……見韓利如此鄭重的給自己分析,柳席對前者的印象還是不錯的,既然無法考核七品高階煉藥師……

柳席毫不在意其餘人看來的惡意目光,依舊是風輕雲淡的模樣,淡然道:

「那就……先考核七品中級煉藥師吧!」

曜天火笑呵呵的等著看笑話,當然不是看柳席的,以柳席的天賦水準,稱一句有巨頭之姿都不為過!

小醫仙倒是蹙著眉,目光冷幽幽的望着那老嫗,就是這老嫗挑的事!

在小醫仙看來:

維護自家少爺的聲譽,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聽的柳席的話,那老嫗依舊一副嘲諷臉,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完全是在刀尖上跳舞!

韓利喉結上下一動,見柳席如此堅決,也就不再勸阻,沉聲道:

「現在考核六階低級、中級的煉藥師,就先行進入各自的房間進行考核吧!」

頓時,除卻曹單和柳席之外,其餘前來參加考核的兩男一女,分批次的走向黃、玄二門。

曹老望着柳席,目中流露出思索之色,總覺得這個年輕人很不一般,卻又完全不了解此人的來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