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坐到了它的肩膀上,興奮的喊道。

「kuma。」

熊貓老實的將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對方面前,光一伸手,就把它抱在了懷中。

「嗚哇,軟綿綿的感覺好舒服耶!」

摟著熊貓寶寶,女孩就捨不得放手了。

「嘭!」

被大熊貓打飛天外,最後像一棵樹那樣腦袋扎進了地里的野豬,本來大家都以為它已經掛掉了的,這時候卻忽然把頭拔出來,用力搖晃了幾下,緊接著望向了這一邊。


「小心,那傢伙刀槍不入的……」

天邪鬼的話戛然而止,那頭任何攻擊似乎都不會湊效的猛獸,右邊的臉上留下了幾道深深的傷痕,鮮紅的血液正猶如噴泉一樣涌了出來。


僅僅只是一爪,那隻大熊貓居然就讓它受到了重創。

鬼人正邪和封獸鵺一下子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哇哦,這傢伙竟然還活著啊!」

光也不禁大為驚奇,六號的實力雖然沒有四號那麼強悍,也釋放不出黑暗領域來,但是它卻精通各種各樣的格鬥技巧。並且它還力大無窮,一巴掌下去,就算是岩石也要化為碎屑的。

然而那頭野豬受到它如此沉重的一擊,居然那麼快就站得起來了。

大野豬呼哧呼哧的站穩了腳跟,它用赤紅的眼睛瞪住了熊貓,呲牙咧嘴的,配上那鮮血淋漓的面孔,顯得尤為猙獰可怖。

「嗯,它怎麼好像對你有很大的意見耶?」

任何人的都可以看得出來,對方在見到大熊貓之後,頓時變得更為狂暴了。

「kuma,kumakuma。」

「誒,原來它那隻眼睛是被你弄傷的啊!」

「kuma。」

面對敵人的挑釁,六號表現得十分不屑,甚至完全沒有正眼瞧一下對方。

這也徹底觸怒了那個傢伙。

「噗嗤!」

從大野豬的鼻子中噴出了兩道渾濁的白氣來,它撅起蹄子刨了幾下地面,立刻挖出了一個長長的深坑來。

「噗嘰。」

發出了一聲狂呼,它四蹄如風,低下頭朝這邊發動了衝鋒。

少女眯起眼睛,望住了發狂一般衝過來的野獸。

「六號,幹掉它。」

「kuma!」

大熊貓的雙眼猛然爆閃出明亮的紅光來,兩腳猛一蹬地,胖嘟嘟的身體卻不可思議的靈活,彷彿一道閃電般迎著對方沖了上去……

=============================分隔線=============================

「yahoooooo!」

聽到山巒之間此起彼伏傳來的回聲,幽谷響子興奮得滿臉通紅。

這裡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山彥們的天堂,傳音效果一級棒,可以源源不斷的傳到非常遙遠的地方。音質也很好,層層疊加在一起,彷彿是有許多人在喊話一般。

這就是所謂的立體聲了吧!

「吵死了,給我閉嘴。」

村紗水蜜有些沒好氣的喊道,在山裡面隨便亂叫,萬一把某些極其兇猛的野獸引來了怎麼辦?

「咕!」

受到呵斥的女孩縮起了脖子,本來還想再喊幾聲的,也只好忍住了。

「算了,難得她今天這麼高興,就讓她去做吧!」

娜茲玲覺得村紗對幽谷響子的要求太過嚴格了,人家畢竟還只是個孩子。

「我是擔心她這樣亂喊,會把一些莫名其妙的傢伙引來,到時候就糟糕了。」

誰知道這裡是不是安全的,要是真的遇到了危險,自己可沒辦法確保可以幫得了對方呀!

「嘛,你說的也並非沒有道理……」

在這種陌生的地方,娜茲玲也認為有必要謹慎一點。

「對不起。」

幽谷響子很快也明白過來,自己剛才確實有些太過得意忘形了,便趕緊低頭向兩人認錯。

「總之,萬事最好小心一點。」

儘管對自己的實力挺有信心的,不過村紗水蜜也不認為就憑她們三個傢伙,有能力應付得了突發事件。

「吶,我說。」


見到娜茲玲抓著兩根尋龍尺在那裡走來走去的,村紗水蜜還是忍不住發問了。

「你真的覺得這種地方會有寶物嗎?」

「當然,別忘記,我的鼻子可是很靈的喲!」

少女自信滿滿的答道,自己是絕對不可能會出錯的。

「別只是一塊乳酪才好……」

說到這裡,村紗水蜜不由得笑出聲來。

「去去去。」

知道對方是在揶揄自己,娜茲玲揮舞著尋龍尺,很想在對方的腦袋上敲上幾下。

只有幽谷響子,撲閃著大眼睛,一臉的困惑之色。

她自然是聽不明白兩人打的究竟是什麼啞謎。

「嗯……到底在哪裡呢?」

尋龍尺轉來轉去的,根本穩定不下來,讓娜茲玲一時間也搞不清楚,那些寶物到底是藏在了山中的那個角落。

「哇啊啊啊!」

正有些心急,一陣驚叫聲卻干擾了她,讓少女愈發的不滿了。

「不是人家。」

見她望向了自己,幽谷響子連忙使勁地搖了搖頭。

少女把目光轉向了另外一個人。

「也不關我的事。」

村紗水蜜也擺擺手,趕緊否認。

在這段時間內,那叫聲還陸續不斷的傳來,並且越來越響亮了。

聽起來就像是正向著這裡接近一樣。

只求今生只求你 難道是?」

三人下意識的抬頭望去,就見到幾樣物體從空中墜落下來,正好掉在了她們的身前。

一怒戰天下 ,停了下來。

「這是什麼?」

女孩彎腰將其撿了起來,定神一看,卻發現自己撿到的竟然是一顆人的腦袋,此時那雙大眼睛正死死地瞪住了她。

「呀……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驀然響起,聲浪化作一圈圈有形的衝擊波,迅速朝四面八方傳播了開去,大氣甚至都在這股力量下發生了扭曲。村紗水蜜和娜茲玲還來不及捂住耳朵,就感到眼前一黑,當即失去意識倒在了地上。 在幽谷響子那異常強大的聲波衝擊下,所有的女孩都當即陷入了昏迷。

「嗚……」

過了好半響,村紗水蜜才一手捂住頭,面色痛苦的爬了起身。

耳朵還在嗡嗡作響,大腦彷彿是炸裂了一樣,難受得讓她幾乎想要嘔吐出來了。

「嗚喵……」

娜茲玲就在她的旁邊,一雙眼睛還在不停地轉圈,看樣子還需要暈乎一陣子才行。

反而是始作俑者的幽谷響子,居然也倒在了地上,兩眼翻白,還吐著白沫,竟是活生生的被嚇暈過去了。

「這個沒用的傢伙。」

少女抱住隱隱作痛的腦袋,痛苦的呻*吟了一聲。

幸好對方失去了意識,否則自己絕對要讓她好看的。

瀰漫在前方的塵煙也被聲浪衝散了,村紗水蜜終於看清楚從天而降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這不是弁弁跟八橋她們嗎?」

那兩個前胸貼地,跪趴在地上,小屁股還翹得高高的傢伙,不正是命蓮寺的新人嗎?她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而且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至於躺在另一邊那個紅衣服的人,脖子上方竟然空無一物。

毫無疑問,幽谷響子剛才撿到的那顆腦袋,就是她掉的。

村紗水蜜忽然覺得那具無頭屍體挺熟悉的,盯著望了半天,終於認出來對方不是那隻天邪鬼的同夥嗎?

「真是個可憐的傢伙。」

少女忍不住搖頭嘆息,也不知道她遇到了什麼麻煩,不但丟掉了小命,連腦袋都沒了啊!

看在大家相識一場的份上,就幫她把頭撿回去吧!

剛走了兩步,原本躺在地上的無頭屍體,猛然間坐了起來。

本來對方如今的樣子就挺駭人了的,再加上一點預兆都沒有,就連村紗水蜜都被嚇了一大跳。

「屍變了嗎?」

雖說由於認識某隻殭屍娘的緣故,她對於死去的人突然能夠動彈倒不是感到十分難以置信。但是,一具連頭都沒有了的屍體,卻忽然間翻身起來,就有點太過驚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