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伙很不滿意林岳的態度,飛到林岳面前雙手抱胸道,「就是字面的意思,我……」

小傢伙聲音戛然而止,後面的說話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怎麼了?」

「我……我好像忘記自己是幹什麼的。」

「……」

林岳一臉無語,這是什麼鬼?

「沒辦法,時間太長了,我都忘記自己究竟在這個地方呆了多久了。」小傢伙伸出兩隻食指放在胸口篤啊篤。

看來是個不靠譜的傢伙,林岳決定無視她,直接走向那扇石門。

真理之扉是石門的名字,林岳很奇怪自己為什麼會知道。當林岳靠近它的時候,林岳感覺到心臟猛地一跳,一股熾熱的熱流從哪裡傳出來。

這是……

林岳扯開自己的衣領,發現胸口處的巨龍印記閃爍著紅色的光芒。

怎麼回事?

林岳心裡一緊,還在震驚不已的時候,毫無徵兆地,面前的真理之扉突然打開,緊接著大量的黑線從門內湧出來。林岳在失去意識前,好像聽到身後不遠處的小傢伙發出一聲尖叫。

「啊,我想起來了,這門不能亂碰!」

卧槽,你不早說?

林岳簡直有種衝上去殺屎她衝動,不過來不及做這件事,眼前一黑直接失去所有的知覺。

……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岳在渾渾噩噩中逐漸恢復意識,開始林岳以為自己應該會回到小木屋外邊,結果睜開眼睛的時候,映入眼帘的不是柳姿妤她們的臉,而是一張陌生的臉孔。

「你醒啦?」小傢伙飛起來,用一雙明眸看著林岳,表情有些糾結,幾次欲言又止,好像眼神還帶點不甘和敵視。

敵視?它幹嗎敵視我?

林岳覺得莫名其妙,扶著額頭坐起來,迷糊之間手摸到一樣東西。

林岳下意識拿起來看了一下,發現那是一個碟子般大小的光環,表面十分光滑,呈玉白色,不知道何種材質構成。

「恭喜你獲得主角光環!」

一句宛如電子音般的聲音在林岳腦袋裡響起,林岳愣了幾秒,接著有種想尿出來的感覺。

主角光環是什麼鬼? 「轟隆……」

就在林岳被困在木屋的同一個時間,外面的柳姿妤還在拚命地攻擊,不過不管她用什麼樣的方法,直接魔法攻擊也好,用腳踹也好,木屋那扇門依舊毫髮無損。

「奇怪,會長明明沒有下線?為什麼會沒辦法聯繫?」鎚子一臉不解道。

「我剛才諮詢過客服,她說狀態正常。」這邊的張超剛剛關掉在線詢問的功能,接著一臉無奈。

四人當中,只有青鹿撫子一言不發,她剛才嘗試過接觸那扇木門,系統響起了一個提示。

系統:檢測到你身上持有真理碎片,是否開啟真理之扉?

青鹿撫子當時選擇了「是」,可是系統直接卻說她缺少密碼。

密碼嗎?

青鹿撫子第一時間就聯繫到剛剛從怪魚身上得到的那個世界密碼,林岳是因為這個,才被眼前的木門吸進去?

越想越覺得很有可能是這樣,青鹿撫子頓時有些擔心林岳的安危,如果林岳只是被一般的遊戲副本困住也就罷了,但是眼下的狀況怎麼看都有點詭異,搞不好跟他們神器持有者有關。

想到這裡,青鹿撫子立刻拉出系統菜單準備登出,打算下線看看林岳現在的身體怎麼樣。

「玉藻小姐,你要下線?」張超眼尖發現青鹿撫子的舉動。

「我要去確認一下林岳是不是下線了。」青鹿撫子扔下這麼一句話,接著選擇下線。

張超愣了幾秒,半響反應過來叫道:「我擦!」

鎚子莫名的看著張超,不明白他突然鬼叫什麼,「副會長,你沒事吧?」

張超一巴掌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叫道:「剛才玉藻小姐說要下線看看林岳那小子,難道……他們同居了?」

鎚子道:「會長跟玉藻小姐好像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吧?他們同居很奇怪嗎?」

張超狠狠白了他一眼,咬牙徹齒道:「你知道什麼?我跟林岳可是現實中的好朋友,他什麼時候有女朋友?」

一直以來,青鹿撫子雖然在大家面前自認林岳的女朋友,大家也稱呼她做嫂子,但實際上,張超以為她只是林岳在遊戲中認識的「女朋友」而已,根本不可能聯繫到現實中。

這傢伙還不知道青鹿撫子的真實身份,如果知道她是自己班的班主任大概會崩潰。

原本正在攻擊木屋的柳姿妤不知道何時停了下來,她魔法值用完了,連背包里用來補充mp的藥劑也一樣。

鎚子見狀勸道:「寂寞妹妹,我覺得你還是放棄吧? 陸少盛寵:豪門童養媳 這間木屋好像被系統保護,屬於不能損壞的建築,你攻擊多少遍結果都是一樣。」

「我知道。」柳姿妤抿了抿唇,忽然拉開菜單。

「呃?你要幹什麼?」鎚子奇怪的看著她這個舉動。

「下線。」柳姿妤只是淡淡的說了兩個字,人接著化作白光消失。

「她下線幹什麼?」張超問道。

「副會長,我又不是她,怎麼知道?」鎚子哭笑不得道。

「等等,寂寞妹子不會跟玉藻小姐一樣,下線去找林岳?」張超忽然神經質般大叫,好像又明白了什麼。

該死,林岳這小子居然背著他跟兩個美女同居,尼瑪,哥明明比較帥為什麼沒有這種待遇?

不得不說,張超平時雖然不怎麼聰明,但是在某些事情上直覺倒是很准,居然把林岳一直隱瞞的事情猜得**不離十。

就在張超盤算著要不要下線去找林岳問清楚的時候,原本很平靜的天空突然颳起了一陣狂風。

風吹進眼裡,張超和鎚子下意識閉上了眼睛,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花園前多了一個人。

「npc?」

兩人看到對方頭上掛著的黃色名字,不禁面面相覷,怎麼突然有npc跑進來了?難道是任務劇情?

依文潔琳無視兩人,目光飄落在那間熟悉的房子上,喃喃道:「多久沒有回來了,自從爸爸媽媽離開以後……」

「小妹妹,你是什麼人?來這裡幹什麼?」張超這個時候走了過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npc跑到這個島上,不過對方名字的顏色是黃色,說明她只是一個中立狀態的普通npc。

「我為什麼來這裡?」依文潔琳皺了皺眉,看著眼前的玩家露出一絲的厭惡之色,秀氣的鼻子挺了挺,冷哼道:「這個島可是我的家,你問我為什麼會來這裡?」

「你家?」張超這廝反應遲鈍,並沒有聽出眼前少女語氣中隱藏的殺氣。

「隨隨便便進入人家視為珍貴回憶的家,你們真的太失禮了,不,應該說可惡才對。」依文潔琳挽了一下一頭跟普通精靈不一樣的黑色秀髮,這個動作恰好露出她尖尖的耳朵。

鎚子站在張超身後正好看到這一幕,瞬間感覺到危險,叫道:「副會長小心,她是白精靈族……」

鎚子話還沒說完,依文潔琳突然抬手一揮,一道足足有三米長的風刃破空而出,「嚓」一聲,把一臉茫然的張超攔腰斬出兩段。

與此同時,一條系統信息在他們的面前刷新。

系統:你和你的隊伍觸發了史詩事件「憤怒的聖少女」,由於你們闖入白精靈族禁地凈靈湖,接下來12個小時內,你和你的隊伍將會受到白精靈族女王依文潔琳.趙以及白精靈族全族的追殺。

-72919

根本連加血的機會都沒有,風刃對張超打出近十萬的傷害,直接把他給秒了。

「副會長!?」目睹張超被殺,鎚子大吼一聲,拿起鐵鎚沖向依文潔琳。

此時依文潔琳頭上的名字已經由中立的黃色轉變成敵對的紅色,她神色倨傲,玉手輕輕一彈,毫無徵兆地,鎚子腳下射出一道黃色的光柱。

「噗!」

光柱輕易而舉貫穿了鎚子的身體,黃光散去,分明是一根鋒利的石錐。

-70281

鎚子毫無疑問跟隨張超的步伐被殺掉,過程短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靠,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幹嗎突然攻擊我們?」張超還保持著靈魂的狀態懸浮在自己的屍體上,看著鎚子倒下氣打不是一處。

依文潔琳好看的秀眉蹙了蹙,忽然轉身看著張超的方向,露出一個動人的笑容,「別以為有『恆星』的法則之力保護,你們這些『容器』就可以任意妄為。」

「你……你看見我?」張超大吃一驚,他還是頭一次遇到可以看見玩家靈魂狀態的npc。 「轟隆……」

就在林岳被困在木屋的同一個時間,外面的柳姿妤還在拚命地攻擊,不過不管她用什麼樣的方法,直接魔法攻擊也好,用腳踹也好,木屋那扇門依舊毫髮無損。

「奇怪,會長明明沒有下線?為什麼會沒辦法聯繫?」鎚子一臉不解道。

「我剛才諮詢過客服,她說狀態正常。」這邊的張超剛剛關掉在線詢問的功能,接著一臉無奈。

四人當中,只有青鹿撫子一言不發,她剛才嘗試過接觸那扇木門,系統響起了一個提示。

系統:檢測到你身上持有真理碎片,是否開啟真理之扉?

青鹿撫子當時選擇了「是」,可是系統直接卻說她缺少密碼。

密碼嗎?

青鹿撫子第一時間就聯繫到剛剛從怪魚身上得到的那個世界密碼,林岳是因為這個,才被眼前的木門吸進去?

越想越覺得很有可能是這樣,青鹿撫子頓時有些擔心林岳的安危,如果林岳只是被一般的遊戲副本困住也就罷了,但是眼下的狀況怎麼看都有點詭異,搞不好跟他們神器持有者有關。

想到這裡,青鹿撫子立刻拉出系統菜單準備登出,打算下線看看林岳現在的身體怎麼樣。

「玉藻小姐,你要下線?」張超眼尖發現青鹿撫子的舉動。

「我要去確認一下林岳是不是下線了。」青鹿撫子扔下這麼一句話,接著選擇下線。

張超愣了幾秒,半響反應過來叫道:「我擦!」

鎚子莫名的看著張超,不明白他突然鬼叫什麼,「副會長,你沒事吧?」

張超一巴掌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叫道:「剛才玉藻小姐說要下線看看林岳那小子,難道……他們同居了?」

鎚子道:「會長跟玉藻小姐好像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吧?他們同居很奇怪嗎?」

張超狠狠白了他一眼,咬牙徹齒道:「你知道什麼?我跟林岳可是現實中的好朋友,他什麼時候有女朋友?」

一直以來,青鹿撫子雖然在大家面前自認林岳的女朋友,大家也稱呼她做嫂子,但實際上,張超以為她只是林岳在遊戲中認識的「女朋友」而已,根本不可能聯繫到現實中。

這傢伙還不知道青鹿撫子的真實身份,如果知道她是自己班的班主任大概會崩潰。

原本正在攻擊木屋的柳姿妤不知道何時停了下來,她魔法值用完了,連背包里用來補充mp的藥劑也一樣。

鎚子見狀勸道:「寂寞妹妹,我覺得你還是放棄吧?這間木屋好像被系統保護,屬於不能損壞的建築,你攻擊多少遍結果都是一樣。」

爹地,媽咪已改嫁 「我知道。」 在日本漁村的日子 柳姿妤抿了抿唇,忽然拉開菜單。

「呃?你要幹什麼?」鎚子奇怪的看著她這個舉動。

「下線。」柳姿妤只是淡淡的說了兩個字,人接著化作白光消失。

「她下線幹什麼?」張超問道。

「副會長,我又不是她,怎麼知道?」鎚子哭笑不得道。

「等等,寂寞妹子不會跟玉藻小姐一樣,下線去找林岳?」張超忽然神經質般大叫,好像又明白了什麼。

該死,林岳這小子居然背著他跟兩個美女同居,尼瑪,哥明明比較帥為什麼沒有這種待遇?

不得不說,張超平時雖然不怎麼聰明,但是在某些事情上直覺倒是很准,居然把林岳一直隱瞞的事情猜得**不離十。

就在張超盤算著要不要下線去找林岳問清楚的時候,原本很平靜的天空突然颳起了一陣狂風。

風吹進眼裡,張超和鎚子下意識閉上了眼睛,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花園前多了一個人。

「npc?」

兩人看到對方頭上掛著的黃色名字,不禁面面相覷,怎麼突然有npc跑進來了?難道是任務劇情?

依文潔琳無視兩人,目光飄落在那間熟悉的房子上,喃喃道:「多久沒有回來了,自從爸爸媽媽離開以後……」

「小妹妹,你是什麼人?來這裡幹什麼?」張超這個時候走了過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npc跑到這個島上,不過對方名字的顏色是黃色,說明她只是一個中立狀態的普通npc。

「我為什麼來這裡?」依文潔琳皺了皺眉,看著眼前的玩家露出一絲的厭惡之色,秀氣的鼻子挺了挺,冷哼道:「這個島可是我的家,你問我為什麼會來這裡?」

「你家?」張超這廝反應遲鈍,並沒有聽出眼前少女語氣中隱藏的殺氣。

「隨隨便便進入人家視為珍貴回憶的家,你們真的太失禮了,不,應該說可惡才對。」依文潔琳挽了一下一頭跟普通精靈不一樣的黑色秀髮,這個動作恰好露出她尖尖的耳朵。

鎚子站在張超身後正好看到這一幕,瞬間感覺到危險,叫道:「副會長小心,她是白精靈族……」

鎚子話還沒說完,依文潔琳突然抬手一揮,一道足足有三米長的風刃破空而出,「嚓」一聲,把一臉茫然的張超攔腰斬出兩段。

與此同時,一條系統信息在他們的面前刷新。

系統:你和你的隊伍觸發了史詩事件「憤怒的聖少女」,由於你們闖入白精靈族禁地凈靈湖,接下來12個小時內,你和你的隊伍將會受到白精靈族女王依文潔琳.趙以及白精靈族全族的追殺。

-72919

根本連加血的機會都沒有,風刃對張超打出近十萬的傷害,直接把他給秒了。

「副會長!?」目睹張超被殺,鎚子大吼一聲,拿起鐵鎚沖向依文潔琳。

此時依文潔琳頭上的名字已經由中立的黃色轉變成敵對的紅色,她神色倨傲,玉手輕輕一彈,毫無徵兆地,鎚子腳下射出一道黃色的光柱。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