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的二公主面色微變,不過瞬間又恢復以往的平靜,他雙腳踏空,周圍晶瑩的光芒散發環繞在周身,右手託着那個彩色的小壺,無盡的威能從裏邊的散發,此時的她就像天界下凡的神女,無可匹敵。

這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他長得非常的美,絕色的容顏,如玉般的肌膚非常的順滑,潔白的綢緞衣物籠罩在她的身上,簡直就像一朵盛開的雪蓮花,非常的美麗,小壺散發光芒將他照映的非常的美麗。


晶瑩如玉的手掌伸張開來,五道熾盛的光芒衝出,各種異象紛飛絢爛多彩,七彩玲瓏壺爆發出最強大的能量,曾經在上古年間這是一件寶器,斬殺過強大的存在,風嘯天雖然手中擁有打神鞭,但是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畢竟七彩玲瓏壺的威名在這裏,他非常的謹慎,手持打神鞭無情的揮動,各種光芒絢爛多彩,二十四條金色的巨龍咆哮奔騰而過,沖天而起,氣勢如虹。

同時冰雪宮的二公主手中的七彩玲瓏壺衝出一大片強大的彩色能量,就像九天之上的瀑布奔涌而下,迎上了二十四條金色的巨龍。

轟隆隆

兩者相撞,威能滔天,整片地底空間劇烈的顫抖,紛飛的石塊到處飛舞,衝向四周擊傷旁邊的許多人。

同時,風嘯天殺入,逆天而上,戰天七步施展出,一步一登天,七步連環施展而出簡直就像神魔再世,威能滔天,戰氣凌然,洶涌澎湃,這是怎樣的能量,絕對的無敵蓋世之姿。

兩人激烈的大戰,各種祕術紛紛施展整片世界都被點亮,光芒照亮整片世界,這樣的大戰絕對堪稱恐怖,兩人都是大能者巔峯的戰力,再加上手中的聖器連連的碰撞,更是爆發出的能量簡直蓋過了整片世界。

“殺!”

風嘯天一聲怒吼,手中打神鞭連連揮舞,強盛的能量絢爛多彩,光芒絢爛無盡的飛舞,這是一場巔峯的對決,不僅是兩件無敵的聖器相較量,更是兩個大能者在對決。

“冰封萬里!”

二公主再次呼喊,他打出一道絕世的祕術,頓時天空中雪花飄舞,紛紛揚揚, 校園修仙狂少 ,這是可怕的一招,萬朵雪花紛飛,整片天地間陷入一片白色的世界。

這是冰雪宮的鎮宮絕學,冰封萬里,傳言這部絕學一旦施展,絕對能夠冰封萬里的地方,這是一門可怕的絕學,傳說上古的聖人能夠做到言出法隨,隨便說一句話便可斬殺對手,不過天地對他們的也是擁有一定認可的,這邊是聖人的能量,絕對的可怕。

雖然二公主並沒有達到聖人的能力,但是此時它藉助聖器施展出的能量是何等的可怕,整片地底世界全部變成一片冰雪的世界,萬里飄雪,在場除了風嘯天之外,沒有人能夠抵抗住這霸道的祕術。

包括冰雪宮的那羣人全都被吸乾了神力,化作飛灰,就連藥老人渾身都不停的抖動,若非打神鞭在手,恐怕自己也不是她的對手,二公主的冰封萬里幾乎滅殺在場的所有人。

“給我開!”風嘯天怒聲大吼,黑髮飄舞,眸光冷電綻放,戰旗澎湃宛如汪洋在周身起伏,他手持打神鞭沖天而上,想要衝破二公主的防線,可是二公主聖器在手,加上本身的蓋世祕術,絕對的強大無敵,獨自守在門口,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沒有人能夠衝破。

即使風嘯天擁有打神鞭在手,也努力的衝了幾次,可是依然無法衝開,現在他在腦海中思考,是不是該動用大帝戰衣,這可是自己的最後的手段,可是如今大世來臨,什麼樣的事情都可能發生,自己內心深處糾結,到底要不要動用。



突然,地底世界無盡的光芒沖天,一股可怕的氣息瀰漫開來,這股氣息非常的可怕,非常的詭異,同樣非常的古老,這是來自上古年間的。 這股氣息非常的古老,其中散發着無盡的荒涼,大地隆隆的巨響,好似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將要衝出來,地下世界裏彷彿鎮壓着一個強大的生物。

“不好,帝陵裏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藥老人大聲呼道,他面色有些蒼白, 寒江天外長寂寥

他朝着風嘯天招呼了一聲,趕忙朝着出口衝去,可是出口的地方冰雪宮的二公主手持聖器擋在洞口,藥老人根本無法突破。

可是此時的藥老人就像發瘋似的不要命的向前衝去,他渾身強大的能量洶涌澎湃的涌出,宛如巨大的浪潮轟擊着二公主,手中漆黑色的戰刀揮舞,迸發出的刀芒數百丈長,宛如死神的魔刀。

即使這樣的強大能量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二公主手中聖器散發着熾盛的光芒,就像一輪驕陽,無盡的能量光芒散發出來,化作千萬柄可怕的戰劍衝下。


轟轟轟~~~

各種各樣的光劍衝撞着衝來的藥老人,他根本無法閃躲,只能夠不要命的衝上前來,手中漆黑色的戰刀揮舞,畫出璀璨的光芒,這是冒死一搏,能不能夠成功就看着裏了。

“啊~~~!”藥老人仰天怒吼,雙眼通紅,渾身的能量形成厚厚的鎧甲當着那着衝來的能量光劍,可是對手太強大,那些光劍絕非凡物,乃是聖器散發出的,這樣的東西絕對不是一個大能者能夠擋住的。

“噗”“噗”“噗”····

無盡的光劍就像散落的雨滴插落在他的身上,厚厚的鎧甲全被擊穿,這事啊多麼可怕的能量,無人能夠抵擋,藥老人鮮血染身,嫣紅的長髮上點點的血滴落下來,這些只是發生在剎那間。

風嘯天望着藥老人掉落下的身體,心中微微的震動,沒想到一起來的人如今全都死去,這這讓自己感到事情的變換有些快,可是風嘯天依然無懼,他手持黃金打神鞭沖天而起,大帝戰衣的帝威爆發,散發着滔能量。

二公主終於面色大變,他感受這股可怕威壓,想要抵擋,可是此時的風嘯天宛如一尊少年大帝降世,周身澎湃的能量爆發,整個人就像一把離弦的箭衝着洞口而去,強盛的能量光芒照亮這片地底世界。

然而整片地底世界的深處無盡的黑浪翻騰,劇烈的洶涌,兩個明亮的大洞冒出,就像兩個巨大的眼睛,散發着妖異的光芒,正好風嘯天回頭看了一眼,內心深處非常的震撼,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兩隻巨大的眸子居然宛如兩顆熾盛的驕陽,難道傳說中的怪物都是這般的,那些上古年間存在的生物居然擁有這般強大的力量,可是這一切風嘯天完全不在乎,打神鞭爆發出熾盛的光芒,二十四條金色的巨龍沖天而起。

轟隆隆

整片天地劇烈的顫抖,周身的岩石紛紛的崩裂,二公主手中的七彩玲瓏壺同樣也爆發出熾盛的光芒,完全的光劍就像下雨般紛紛的落下,風嘯天周身的大帝戰衣浮出緊緊的貼在他的表面,金色的光芒流動,散發着無盡的神輝。

兩股強大的能量相撞在一起,爆發出熾盛的光芒,風嘯天身懷大帝戰衣,根本什麼都不怕,這些能夠雖然可以毀滅許多強大的存在,可是大帝戰衣將他全都保護了起來,風嘯天宛如一道光芒直接衝了出去,後邊留下一道長長的光芒。

然而,二公主只是被這股強大的能量衝飛,她那優美的身姿在空中畫出一道美麗的身影,手中的七彩玲瓏壺嗡嗡的震動,散發着各種霞光。

轟隆隆

大地劇烈的抖動,黑色的霧氣翻騰滾滾衝出,風嘯天沖天而起,渾身光芒涌動,他順着那個漆黑色的通道直接衝出地面,衝向高空,接着冰雪宮的二公主也跟着衝了出來,他如玉般的雙手託着七彩玲瓏壺,身後黑色的雲霧。

“啊~~~ 啊~~~”

二公主嬌美的聲音響起,因爲此時一道巨大的漆黑色的觸角從大地的伸出,無盡的光芒飛舞,黑色的雲霧翻騰,站在高空中的風嘯天面色驚訝的看着地下伸出的觸手,漆黑色的觸手緊緊地抓着女子那潔白如玉的腳踝。

二公主手中七彩玲瓏壺散發出熾盛的能量,一股強大的能量從裏邊散發出來,無盡的能量化作熾盛的火焰,洶涌澎湃的能量光芒直接淹沒了漆黑色的觸角。

“啊~~~救我!”

二公主拼命的呼喊,她美麗的雙眼中露出絕望的眼神,因爲那個漆黑色的觸角緊緊地抓着她的玉腳,他拼命的施展自己絕強的能量,想要斬斷那根黑色的觸角,可是那個黑色的觸角只是微微的一縮,黑色的霧氣順着她的腳踝不停地向上攀上。

風嘯天眸光綻放璀璨的光芒,手中的打神鞭散發着璀璨的光芒,他化作一道璀璨的流光衝了下來,手中的打神鞭揮舞,金色的巨龍飛騰,轟然衝入大地深處,漆黑色的能量洶涌澎湃,無盡的霞光飛舞,巨大的觸角翻騰。

風嘯天渾身熾盛的光芒散發着無盡的光芒,璀璨的能量宛如一顆明亮的太陽,此時他渾身上下散發着無盡的能量,手中的打神鞭散發出嗡嗡的顫動,二十四條金色的巨龍奔騰,洶涌澎湃。

大地深處黑色的能量涌動,數只巨大的觸角伸出攪動天地的風雲,頓時整片天地間漆黑色的烏雲翻騰,這是可怕的一面,黑色的雲霧居然攪動天地的風雲,可見地下的那個龐然大物是多麼可怕。

但是風嘯天手中的打神鞭揮動,爆發出璀璨的光芒,打神鞭復甦,裏邊的真靈吼叫,無情的咆哮,巨大的力量充斥在整片天地間,這是一個可怕的場面,冰雪宮的二公主面色非常的難看,他腳踝上的黑色觸角死死地抓着她不放,手中的七彩玲瓏壺即使爆發出強大的能量也是無法掙脫。

數百丈的光芒化作驚天的巨龍在空中奔騰呼嘯,熾盛的光芒飛舞,絢爛整片天空,無盡的能量將整片大地照映。 黑霧翻騰,洶涌澎湃巨大的能量沖天而起,無盡的光芒飛舞,絢爛多彩,數十條巨大的觸角從地底衝向高空,攪動天地的風雲,令九天之上的驕陽黯然失色,這是恐怖的景象。

風嘯天手持打神鞭,渾身金色的光芒流動,散發着奪目的光芒,雙腳踏天,戰天七步施展出來,一步施展,宛如戰神降世,二步踏出大地劇烈的顫抖,三步一出,天地轟鳴····七步連續,踏空而行,戰氣凌然,氣吞八荒,睥睨四方,這纔是真正的戰天七步。

七步一出頓時地下巨大的黑霧翻騰,九條巨大的黑色觸角宛如根根沖天的巨矛,殺氣凌然,絕對天地,這纔是真正的無敵之勢,冰雪宮的二公主面色蒼白,非常的難看,他渾身璀璨的法力涌動,各種光芒璀璨飛昇,異象升起。

就連手中的七彩玲瓏塔也散發着熾盛的光芒,霞光飛舞,天地顫抖,巨大的光瀑就像九天傾瀉而下的能量,無盡的轟鳴,一片連着一片,讓日月抖動,白雲飄散,黑霧滾動,這種景象宛如末日來臨。

風嘯天殺入,此時他才知道這團黑色的霧氣,這是上古強大的存在死後化成的怨氣,常年不散變化成如此情況,幸好自己有打神鞭在手,八方無敵,專打神魔的存在。

傳說真正的打神鞭是上古大聖爲了斬殺強大的神魔才煉製而成的強大的寶物,打神鞭在手任何妖魔鬼怪皆都不敢近身,這等寶物專打神魔的神魂所在,黑色的觸角本是無盡歲月強大生靈死去的怨靈所化。


金色的打神鞭橫斷天地,二十四條金色的巨龍環繞在周身,形成一層金龍戰衣,同時大帝戰衣出現,散發着強大的能量,向着結合更是了不得,此時的他簡直就是天神下凡,氣勢沖天,各種五彩的霞光飛舞,繽紛多彩。

可是此刻風嘯天卻絲毫感覺不到什麼美麗,他像是面對可怕的惡魔,打神鞭嗡嗡顫抖,雖爲聖器,可是並不是真正的上古打神鞭,這只不過是一件仿品,不過這件仿品絕對的了不起,能夠用黃金戰龍的龍骨打造而成,成爲真正的聖器。

“給我破開!”風嘯天怒吼,渾身能量飛舞,璀璨奪目,各種光芒形成二十四條金色的巨龍轟擊着這片大地,冰雪宮的二公主渾身散發着熾盛的光芒,終於黑色的觸角被斬斷,可是她並沒有高興,因爲被黑色觸角纏住的皮膚,死死地黑氣冒出,它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裏邊的那股黑色能量正在吞噬着她的能量。

“該死,這是什麼東西?”二公主面色大變的說道,她望着腳踝上的黑色的氣息,絕美的嬌軀輕輕的顫抖,它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裏邊的黑色的能量就像一個蚯蚓鑽來鑽去,讓她渾身都感到難受,她在劇烈的吼叫,想要利用體內的能量將這股黑色的能量衝破,可是黑色的能量非常的詭異,任憑自己怎樣努力,都無濟於事。

黑霧中的風嘯天殺進殺出,就像一尊殺神,無人可擋,誰都不能夠抵擋他前進的腳步,他非常的厲害,金色的打神鞭璀璨的生輝,散發着無盡的光芒,這是非常強大的一面。

一聲聲龐大的龍吟聲響起,驚天動地,大地跟着顫抖,黑雲翻騰,化成各種詭異的景象,地獄中無盡的怨靈仰天咆哮,那是上古年間諸聖隕落的場景,曾經上古年間這裏發生過可怕的災難,數位強大的聖人全都隕落此地,看來這裏再上古年間發生可怕的事件。

風嘯天心中非常的驚駭,如今他猜到這地下應該埋藏着可怕的東西,因爲黑色的霧氣非常的詭異,能夠吞噬修煉者的體內能量,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然而,手中的打神鞭嗡嗡的顫抖,金色的光芒變得有些暗淡無比,大地劇烈的更加可怕,無盡的黑色的雲霧變成一個巨大的吞噬漩渦,天地間的所有一切全都被吞了進去,風嘯天早就退出吞噬的範圍,他手持打神鞭,金色的大帝戰衣散發着熾盛的管光芒,沖天而起,躲開黑色的漩渦。

他站立在九天之上,面色有些陰沉的看着地下那個巨大的黑色吞噬漩渦,同樣站在高天之上的還有冰雪宮的二公主,她表面依然絕代風姿,氣質出塵,美得宛如一朵盛開的雪蓮花,周邊淡淡的光芒散着柔和的光芒,將她照映的非常的美麗。

“轟!”

地下黑色的霧氣沖天,數條巨大的黑色觸角一根根波動這片天地,風嘯天見勢不妙早就躲得遠遠地,此時他雙眼散着熾盛的光芒,絕世眸術施展,望穿那裏,他發現黑色的霧氣中央一具沉睡依舊的屍體上下浮動,風嘯天心中非常的驚訝,那是怎樣的可怕的存在居然能夠擁有這般強盛的氣勢,這樣自己不得不謹慎。

“走!”風嘯天驚吼了一聲,化作一道驚虹劃過蒼穹而去,冰雪宮的二公主看着風嘯天一眼,飛速的朝着遠處遁去,他可不敢有絲毫的停留,因爲他從那巨大的黑色霧氣中感受到一股令人心悸的東西在吸引着她。

風嘯天的速度非常的快,他將自己的力量全部的爆發,在空中只是留下一道長長的驚虹,一閃而逝,後方黑色的霧氣翻騰,大地劇烈的震動,爆發出可怕的氣息,一雙熾盛的眸子點亮,就像兩輪烈陽當空而掛,嚇得冰雪宮的二公主面色蒼白,他看着了一眼那爆發的黑色霧氣,絕美的眼神中露出絲絲的不甘。

北荒域地域非常的遼闊,幹苦澀的土地被風沙吹盡,顯示被歲月侵蝕的過程,這裏曾經是繁榮的地域,如今卻變得非常的荒涼,除了風沙之外,很難在地表看見其它的東西。


風嘯天來到一座黃色的山區,渾身強大的能量涌出,五指吞吐間五道熾盛的能量光芒飛出切割着黃色的石塊,很快一個小型的洞穴被弄了出來,風嘯天飛了進去,他小心的將那切碎的石塊又重新的放在了洞口。

他盤膝而坐,努力的平靜下自己的心情,從乾坤袋中拿出兩枚散着淡淡的光芒的果子,這正是自己得到的魂嬰果,如嬰兒一樣的果子散着剛陽的氣息,風嘯天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裏邊蘊含的無盡剛陽能量。

“師傅,這東西怎麼使用?”風嘯天傳音問道,雖然他知道這東西對於靈魂有非常大的作用,可是真正使用確實有些不同。

“小子,我傳你一術法,可以煉化這東西,同時可以將你的靈魂達到更高的地步”石碑之靈說道,他雙手結印,一道璀璨的光芒衝入自己的靈魂中,那是一段術法,風嘯天快速的閱讀完,將手中的魂嬰果拿在手中開始煉化。 魂嬰果非同一般,乃是傳說中的寶物, 總有逆臣想撩朕

如今,自己的神魂已經卡在大能者境界許久,風嘯天運用石碑之靈傳給自己的一段信息煉化手中的魂嬰果,這種果子非常的神祕,生長在陰寒冰冷的地底深處,可是結出的果子確實蘊含着旺盛的陽剛之氣。

一絲絲陽剛之氣涌出進入風嘯天的神魂中,頓時自己感覺一種清爽的感覺,那種感覺讓自己魂魄出現飄飄,就像此時整個人躺在一個溫泉深處一樣,渾身舒坦無比,魂嬰果中的陽剛之氣絲絲的透出,自己結合出奇特的手法。

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神魂正在飛速的增長,神魂正在飛速的增長,它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周圍的一切東西,一些細小的石塊離子都被他清晰的分解,這是多麼驚人的表現,神魂的增長是一個人的根本所在。

修煉者最重要的增長便是神魂的增長,只有神魂變強,感悟境界的方面自然能夠增長上去,所有許多修士修煉方面着重在乎神魂的修煉,這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同樣也有許多人注重力量上的增長,這樣就會導致無法駕馭這些能量的從而走火入魔。

可是風嘯天有些不同,他以前着重肉身上的修煉,這樣可以憑藉着強大的肉身來鎖住自己的神魂,好比一顆果實,種子的部分便是神魂的所在,肉身只是堅硬的外殼,你的外殼越堅硬,肉身就越加的強大,可以更好的保護你的種子。

此時自己的肉身已經達到一種非常高的地步,無法再往上進步,這已經是大能者的巔峯肉身,若是在想增加只能夠讓境界變的更加的強大,才能夠順利的進入下一個境界,現在魂嬰果中蘊含的剛陽之氣淬鍊着自己的靈魂,風嘯天感覺自己的領悟方面在飛快的增長,這一變化讓他心中驚喜萬分。

轟隆隆

周身絢爛的光芒飛舞,神魂此刻發生着驚人的變化,這是一種質的變化,本質的能量之源得到補充,靈魂的境界分爲人,地,天三層次,原本自己的神魂就已經達到地界巔峯,如今魂嬰果被吸收,神魂飛速的增長。

現在風嘯天才知道,魂嬰果的作用比想象的還要大,這不僅是一種神魂的靈藥,完全超越這種等級,這種東西可以深刻的淬鍊自己的神魂,讓自己的神魂完全超越以往的境界,異象升起,漆黑色的身影圍繞着他不停地飛舞。

無盡的星河絢爛多彩,光芒飛舞,風嘯天身後的那道高大的身影如今變得高大威武,完全凝成實質,和風嘯天便的一般一樣,只是他身上散發着強大的氣勢,這是一種源自於靈魂深處的至高力量。


兩個風嘯天相互站立在一起,他們完全長得一模一樣,就算是真的風嘯天都非常的驚訝,不過幸好對方的所有思考,他完全清晰的知道,此時他內心深處非常的震撼,對於眼前的風嘯天也知道了許多。

“本尊好i,我是你的未來身”另一個風嘯天說道,然而本尊風嘯天淡然的看着他面色微笑的說道,“不弄客氣,你我本來就是一體,若是日後機緣巧合找到過去身,三者一旦結合便和超脫成就無上至尊也不是不可。”

這時候,石碑之靈飛了出來,他面色非常凝重的看着兩個風嘯天說道“果然是傳說中的未來身,”口中責責稱奇說着。

“你這尊未來身戰力已是大能者巔峯,如今你的戰力也是大能者巔峯,等你的這次再將境界提升上去,兩者聯手可有蓋世強者的戰力,就算是遇到一般的蓋世強者也可以橫掃”

石碑之靈說着,他的面色顯得非常的高興,雙眼中用奇異的光芒看着兩人,然而未來身朝着風嘯天走去兩者融合,形成一個整體,此時的風嘯天感覺一股澎湃的能量洶涌而出。

“這就是蓋世強者的能量嗎~~~~好強啊!”風嘯天感受了一下這股強大的能量,顯得有些興奮,他輕輕的握了握拳頭,頓時虛空破碎。

“如果現在我在和冰雪宮的二公主大戰一場,我絕對的能夠將他虐死!”這便是現在自己的信心,這就是境界的增長,對於現在的自己風嘯天感到非常的滿意。

他一拳朝着洞口轟去,並沒有動用多麼強大的能量,直接將堵在門口的石頭全都轟飛,風嘯天化作一道流光沖天而起,速度非常的,直接衝上了高空,方言望去。

他看見整片天空赤紅一片,就像血染的紅,枯黃的大地之上無盡的屍骨遍野,這一景象頓時讓他矇住了,這纔在洞中呆了幾天,外界怎麼出現這等情況,風嘯天有些發矇。

突然,遠處的天邊一道巨大的身影衝來,它的速度非常的快,瞬間就來到了自己的面前,當風嘯天看清那道身影那是一頭沾滿黑色的毛孔的怪物,血紅色的雙眸散發着弒血的光芒,滔天的能量宛如洪水轟擊,居然是個大能者境界的怪物。

風嘯天直接一拳轟出,暗金色拳芒宛如一道璀璨的流星轟向那個衝來的怪物,頓時,乖怪物的身軀粉碎炸開,嫣紅的鮮血混合着白色的骨頭朝着四周擴散開了,這是絕殺的一擊,怪物臨死前的怒吼全都化爲烏有。

風嘯天面色沉重的看着眼前破碎的怪物,雙眸中淡淡的精光散出,這是石碑之靈飛出,看着眼前的景象,淡淡的說道,“大劫已經來臨!”

這一句話讓風嘯天平靜的心情劇烈的顫抖,雖然他不相信,但是不得不相信這個結果,如今大劫提前來臨,看來整片天地將要動亂。

大地上的屍骨非常的多,大多數是一些奇異的生物的,嫣紅的鮮血染紅大地,血流成河淹沒整個北荒域,這裏將要發生最可怕的動亂。

遠處天邊,數道強大的光芒衝來,璀璨的宛如數十顆流星,這是一些人類修士,只是雙眸血紅,周身散發着濃烈的煞氣,一看就是弒殺之人,絕對不是人類一方的,一上來就打出最強大的絕學。 各種璀璨的祕術飛舞,絢爛多彩,各種法寶祭出,一件件帶着強大的威力,殺聲震天,日月旋轉,整片天地隆隆巨響,風雲變化,血光橫飛,石山炸裂迸發出許多巨大的石塊。

天空中一艘巨大的黑色戰艦突然出現,那艘戰艦非常的巨大,就像一座鋼鐵機器,散發着可怕的氣息,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風嘯天望着衝來的鋼鐵鉅艦黑色的瞳孔微微的收縮。

黑色的戰艦簡直就是一個可怕的怪物,上邊坐着一位長着獅子頭的怪物,這個怪物實力非常的強大,隱隱能夠感受怪物絕對的不一般,周身黑色的風颳着,鋒利無比。

風嘯天五指伸展,五道璀璨的光芒吞吐而出,化作五柄鋒芒的光劍,嗖嗖嗖嗖嗖,五道劍芒撕裂虛空將衝來的幾人全都斬殺,殷紅的鮮血飛灑,白骨森森混雜着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