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真正的大人物來說,崇拜的永遠都是自己,哪怕是崇拜人,也會崇拜古人,而不會崇拜自己同時代的人。

中年人想混到黑星球最核心的長老院,可見他野心有多麼大,像他這種把自己看得高的人,更加不會崇拜人。

簡短的說了幾句之後,中年人急急的關閉了全息影像。

「鄒……鄒大人……您您……您先等等,我老大很快就會回來的……」老三一臉諂媚的笑容,手忙腳亂的為鄒子川端茶遞水,極盡阿諛。

「謝謝。」

鄒子川接過茶水,緩緩的放在金屬茶几之上,閉上眼睛閉目養神,一副靜等的摸樣。

看著鄒子川閉目養神,老三搓著手掌不知道如何是好,有點尷尬,他本是想和鄒子川套套近乎,試探一下他到底是何等人物,可惜,鄒子川根本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好在的是,這種尷尬並沒有維持多長的時間就結束了。

突然,外面一陣爭吵的聲音響起,緊跟著,艙門被打開,只見艙門的樓梯口邊一群人正在推搡著,歐陽雄和花豹兵一群人站在艙門口形成了一道人牆,在他們的前面有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在這男人的身後,簇擁著一群身穿烏金輕甲的彪熊大漢。

那中年男人急得滿頭大汗,卻又阻止著自己身後一群保鏢動粗,看起來有一種團團轉無比狼狽的感覺,這人正是前二十多分鐘和老三全息影像的中年男人,想不到居然來的如此之快。

「讓他們進來。」鄒子川站了起來,緩緩道。

「是,大人。」花豹兵和歐陽雄那鐵塔一般的身體移開,不過,眼睛卻依然是警惕的看著這群彪熊大漢。

「鄒大人,您好您好,久仰久仰……啊……忘了介紹,鄙人姓趙,名卓,是黑星球十大堂主之一。」趙卓一臉熱情的雙手握住鄒子川的手道。

「趙先生您好。」鄒子川不卑不亢。

「走走,我們也不耽誤,五大長老在夢之殿門口等著呢,夢之殿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人挑戰了,那扇大門,也關閉太久了……哎……」趙卓急切道。

……

一群人立刻浩浩蕩蕩走了出去,當鄒子川走下舷梯看到眼前一溜閃爍金屬光澤的異型堡壘時候,縱然是以他的見多識廣都不禁一呆。

異型堡壘原本其實不叫異型堡壘,而叫做多功能機甲堡壘,為什麼會有這個名稱呢?因為,這種堡壘型武器系統既有機甲適應複雜地形的特徵,也有堡壘的強大防禦功能,因為其形狀就像古地球的章魚,所以有了個別稱,被稱為異型堡壘。

遠在數十年前,這種異型堡壘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武器,有代替機甲之勢,可惜,因為這種堡壘的需要一種承載負荷相當大的特種金屬,而這種金屬非常稀有,已經採掘一空,要找到替代的金屬又是一個漫長的時間,所以,這種火力強大,如同章魚一般的異型堡壘慢慢退出了人類歷史的舞台……

在鄒子川面前有十輛這種罕見的異型堡壘,光是從這種異型堡壘就可以看出,這個趙卓在黑星球是多麼的有權勢。

「請!」

「請!」


在十幾架異型堡壘簇擁的中間,有一艘豪華的懸浮車,這是一輛有著古老黑色烤漆的黑色懸浮車,閃爍著發亮的幽光,一看就不是凡品,當看到這艘懸浮車的時候,老三已經是合不攏嘴了,他想不到老大居然會把珍藏的這艘古董懸浮車開出來作為運輸工具。

這艘懸浮車的老頭可是不小,據說是一家「勞斯萊斯」公司生產的的第一艘懸浮車,被成為「黑色幻影」。因為具有不凡的歷史意義和考古價值,這艘懸浮車的價格已經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了,嚴格的說,這已經不是一艘懸浮車,而是一件價值連城的藝術品。

這個時候,老三看向鄒子川的眼神越發充滿了崇敬之色,現在的他非常後悔自己不關心人類聯盟的新聞。

其實,不光是老三充滿了疑惑,就是很多黑星球的人都是一臉的震驚,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看到趙堂主如此重視一個人,哪怕是黑星球的五大長老也無法獲得趙堂主如此的尊重。

這個一臉冷冰冰的年輕人到底是何許人物?

在眾人一陣思索的時候,在異型堡壘保護下的黑色幻影來到一個廣袤的平原,和到處都是密密集集的宇宙飛船比起來,這個平原很開闊,甚至於顯得有點荒涼,在平原上面,有一堵矮小的黑色圍牆把人類的聚居區分開了,這黑色堵圍牆雖然矮小不到二米高剛好遮擋住人類的視線,卻綿延看不到盡頭,也不知道有多遠,看起來至少有數十公里,甚至於更遠。

遠在圍牆數里的地方,趙卓和鄒子川就從黑色幻影上下來了。

鄒子川發現,當趙卓從黑色幻影上下來之後,臉上的表情立刻變得神聖起來虔誠起來,而那一群桀驁不馴的保鏢也同樣表情變得無比的肅穆。

莫名的,氣氛變得無比的莊嚴。

數十人表情嚴肅的向那堵黑色的圍牆走了,鄒子川還發現,越接近圍牆,一些破銅爛鐵也越來越少,代之的是一些綠茵茵的草坪。

步行了大約一千多米的距離,轉過幾個坡度,鄒子川的面前赫然變得開朗,這是一個無比寬大的廣場,至少有數萬平方米,全是硬化地面,地面為青灰色,給人一種莊嚴肅穆沉重的感覺。

好多的人!

當看向圍牆下面的時候,鄒子川不禁一愣,他看到圍牆下面的硬化地面上站滿了人群,層層疊疊擁擠在一起,至少也有八千多人,而且,周圍的人群還在迅速的聚集。

層層疊疊的人群形成了一條走廊,趙卓帶著鄒子川走進了那個由人群形成的走廊,這條走廊有十米左右寬,而這個時候,鄒子川再一次發現,這些圍觀的人表情都顯得無比的嚴肅,而目光之中充斥著一種希望。


在走廊的盡頭就是那堵有著壓抑黑色的圍牆,圍牆是由大塊大塊黑色的石頭砌成。

當走進了圍牆之後,鄒子川才注意到,這走廊的盡頭是一扇黑色的門,門很小,一米八高,一米寬,和圍牆的顏色一模一樣的沉重黑色,如果不是走近看,還真不容易看出來是一扇門。

「夢之殿」

鄒子川臉上突然露出一絲意外,瞳孔赫然變得如同針孔一般,他看到了門上面雕琢著三個黑色的古老文字。

這被黑色圍牆圈起來的廣袤平原,居然就是趙堂主嘴裡說的夢之殿!

……

PS:開始恢復更新,對於近來的更新,霸道只能說一聲抱歉,霸道會盡量讓星際屠夫有一個完美的結局!(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黑夜掀去了白天的輕紗,此刻殘月如弓、高掛與空,現已是深秋,天地之間瀰漫著絲絲寒意,萬物枯萎,凄涼而空曠。

方家大堂之內仍然積聚著無數護衛。

「你說什麼?」方瓊大聲喝道,神情有些凝重。


「屬下不敢妄言,但是許家的確是集合了人馬!分散在了許家四周,阻斷了所有道路!」一個靈動境的護衛,單膝跪地神情凝重道。

「好一個許巍!當真是吃了豹子膽了!竟要與我對抗,方玄你怎麼看?」方瓊側目看向了方玄,疑惑的問道。

「此事不簡單,我想這許家是出於自衛,而無攻擊之意!我們原本計劃是明日大鬧許府,引出幕後之人,但現在許家嚴謹了,難免會有碰撞!」

方玄面不改色,手中扇子一合,抬頭看向了窗外,數息之後,再次開口「按兵不動!若真與許家對戰定會被人有機可乘!」

「嗯,有道理!明日是他許家大喜之日,我們暫且不去,在命令下去,凡是看守我方家靈礦的所有護衛全部撤回!許家還有趙家的一舉一動都要向我彙報!」

方瓊雙目一亮,大聲喝道。

?????????????????????????

趙家大堂內也是人滿為患,所有人的神情皆是鎮定自若,毫無畏懼,反倒是輕鬆無比。

「呵呵,明日許家大喜,方家卻虎視眈眈,現在弄得許家也嚴謹防範,火藥味很足啊!

明日你們隨我前去許家,帶上一些微薄之禮,前去道賀,我趙家一向置身事外,但是這趟渾水卻是不攪不行!呵呵???」

說話之人正是趙家家主,趙賀!

「呵呵,明白!」

趙賀身旁七人面帶微笑道,他們七人都是歸一境的修為,乃是趙家的頂天柱,實力強橫,當可橫掃千軍。

????????????????????????????????????

「咔咔咔咔???」

四周的空氣橫流躥動,彷彿是無頭的蒼蠅一般,瘋狂地在逃竄,虛無之中頓時傳出了陣陣轟鳴,股股熾熱之氣蒸騰而起,綿綿柔水之力緩緩而上,嚴實而厚重的黃土之氣層層包圍。

只見王毅端坐於地上,渾身上下散出了一股可熱、可冷、可悶之氣,這三道氣息相融在一起,導致了周圍的花草竟重新生長了起來。

目之所及,無數的枯草竟重新長出了嫩芽,綠油油的,頗為神奇,數息之間這些嫩芽茁長成長,重獲生命,但就在此時,這些花草突然自焚而起,瞬間就化為了灰燼,只留下了一縷黑煙,當隨風而逝。

「這土行、水行、火行之力,我已經能融合自身,我現在已是歸一境三重天的巔峰,只差一步便能達到四重天!

月兒就算是死,我也要將你救出苦海!」

王毅神情冷漠,話語堅定道,雙目之中更是充滿了濃濃的戰意與無窮的殺機。

「啾???」

漆黑的夜,無邊的天,本應萬籟俱靜,可是耳邊竟聽到了一聲破空之聲,王毅立馬站了起來,皺起了雙眉,向著秦家大院疾馳而去。

「這是?」

秦剛看見一縷金光漂浮在半空之中,這是一縷靈念,但是這靈念卻散發著一股毀天滅地之威,可見其靈念之主恐怖之極。

「王公子,你來了!」

「嗯!」

王毅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這金光頓時心中一震,暗自想道,這難道是那虛融境的大能者的靈念不成?

王毅沒有猶豫,大步一邁,走到了這靈光的面前,右手凌空一抓,頓時心神一顫,腦海內傳出了一句話語。

「明日方家傾巢出動,當以刺殺!秦烈!」

「轟!」

王毅聽到了這句話,頓時渾身一震,像是掉進了萬丈深淵一般,久久不能平靜,手中的金光瞬時就轟然爆裂而開,散做了漫天的金光,飄灑而至,極為耀眼。

「王公子!怎麼了?」

秦剛看見王毅神情獃滯,發現了不妙,連忙問道,身旁的六人也是一臉的疑惑之情。

王毅看了一眼秦剛,怔愣了一下,緩緩開口道「你們可知曉秦烈是誰?」

「秦???烈!」

秦剛一行人也是怔愣了一下,神情頓時激動道。

「他是我秦家之主!已經失蹤了數十年了!上次在偷襲方家金礦靈脈的那為高人,我們猜測他是我們秦家之人!王公子你到底知道了什麼?」

「什麼?秦家之主?我還真是愚笨,應該早就想到的才對!

沒錯!那人正是秦烈!你們的秦家之主!他現在可是歸一境大圓滿,只差一步便能突破桎梏,達到通融境!」

王毅的話像是晴天霹靂一般,在秦剛七人心中當空炸響,像是平靜的海面掀起了驚濤駭浪一般,洶湧澎湃,激蕩不已。

秦剛七人臉上顯現出了無比的震驚與駭然,渾身不禁一顫,潸然淚下。

「家主!家主???」


喜極而泣,但又充滿了埋怨之情,這七個錚錚鐵骨的男子竟留下了激動地淚、怨恨的淚???

久久之後才穩定了情緒,心中更是有無數的疑問,但都埋藏與心底,看著王毅張嘴欲言,但是又生生的止住了。

「秦家主叫我們明日刺殺方家!你們今晚就養精蓄銳,好待明日之戰!」

王毅也不想多言,話語簡單明了,直入正題,說完便轉身離去,他心中也是十分的震驚,但是這歸一境大圓滿的秦烈曾經說過只要自己達到通融境,便會投靠自己,而現在卻與他並肩作戰,心中也是暗自欣喜。

回到屋舍的王毅,輕點了一下儲物戒,從中拿出了一本藍色書籍,這是靈移之術的修鍊之法,王毅自從修鍊了明火九重天之後,那幻靈變已經能煉到隨心所欲的境界,但是這靈移之術卻還未全部學會。

「以一點,當萬移!始於一點,當千變萬化!

萬變不離其宗!萬滅不消其點!

橫散與空,執掌與手???」

王毅讀了幾句,腦海之中幻想出了無數的畫面,陷入了沉思領悟之中,他知曉自己無法領悟透徹,只有實戰中才能體會這層意思。

他期待明日之戰?????? 黑壓壓的人潮越來越多,人們的目光裡面充滿了好奇,看著這個傳奇性的男人,正是這個男人,創造了無數的奇迹,而這些好奇的人裡面,不乏有鄒子川的狂熱粉絲,很多人目光之中射出狂熱的光芒。

在這亂世,強大的人總會有無數的狂熱的崇拜者。

在那雕飾著古老花紋的木門前面,垂手站立著五個服飾感覺,頗具威嚴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