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若也收起了一臉嬉笑,認認真真地回答:「大哥,我這一輩子都沒有這麼認真過。我想娶她,想一輩子和她在一起。」

容昊欣慰的點頭:「這姑娘人品不錯,我沒意見。你準備什麼時候帶回家給爸媽看看?」

容若變得扭捏起來,微紅著臉:「有什麼好看的?我還沒跟她求婚呢!」

容昊大笑,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傻啊,眼下這麼好個機會,你跟她求婚,肯定哭著鬧著要嫁給你。」

容若「切」了一聲,不以為然地說:「我不想讓她覺得欠我的,我要她心甘情願的嫁給我。」



顧九九匆匆忙忙跑到了醫院,找到梅秀鳳和顧柔,把事情說了一遍。

梅秀鳳六神無主,平時就是個闊太太,生意上的事情什麼都不懂,一臉求助地看著顧柔。

炮灰女修仙記 顧柔低頭思索了一會兒,一咬牙道:「如果顧氏破產了,公司就再也不姓顧了。眼下容家肯借錢給我們,雖然要走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但公司還是我們的。」

絕世戰神 顧九九忙問:「柔兒,你是同意了嗎?」

顧柔點頭道:「這次容家肯伸出援手,實在是太好了,姐姐這次多虧了你。」

顧九九心下安定了些,擺手說:「我沒做什麼,都是容若說服了他大哥。」

顧氏的事情有了轉機,緊接著又傳來好消息,說顧寶山有了清醒的跡象。

事情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顧九九的心裡也覺得安心了許多。

她把顧柔的答案告訴了容若,讓他轉告他大哥。

容若說大哥知道了,馬上去準備錢。



顧九九為了對容若表示感激,思前想後做出了一個決定,她趁著梅秀鳳和顧柔這天在醫院裡守著,把容若約到了家裡。

一開門,容若見她系著一條圍裙,手裡還拿著鍋鏟。

顧家出事後,為了節省開支,就把家裡的傭人全都辭退了,現在做飯也得靠自己。

容若笑笑,伸手去搶她的鍋鏟:「讓我來吧!」

顧九九推開他:「我來就好,今天你是客人,你去休息。」

兩人在一起這麼久,一向都是容若做飯,又怎麼能讓她一個人忙碌呢?

於是容若也跟著進了廚房幫忙,兩人笑嘻嘻的打鬧著,不時用溫柔深情的目光對視。

他心想,就這麼一輩子的甜蜜該有多好啊!

準備好了飯菜,兩個人在餐廳坐下,顧九九給他倒上了一杯紅酒,給自己也倒了一杯,說:「容若,謝謝你!」

容若舉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看著她的眼睛說:「為你,我心甘情願。」

顧九九臉上紅了下,又倒了一杯紅酒:「這一杯還是謝謝你。」

容若不解:「怎麼老是謝謝我?」

這盛世,如你所願 顧九九一口喝了下去,一雙黑眸亮晶晶的看著他:「我對你的謝謝,永遠都說不完。」

容若也一口喝掉了杯里的紅酒,深情地說:「那就說一輩子好不好?」 顧九九有些羞怯地咬了咬唇。

她的酒量很差,兩杯紅酒喝下去,一張小臉白玉生香,粉粉嫩嫩的。

容若看著她面頰紅潤,顯得格外可愛誘人,覺得呼吸都有些發熱了。

他強忍著心中的心猿意馬,勸道:「九九,別再喝了,再喝你該醉了。」

顧九九搖搖頭,像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樣,一仰頭又喝下去一杯。

容若這下可坐不住了,站起來,大步走過去,一把搶走了她的酒杯,哄著她:「不許喝了。」

顧九九已經有些醉了,她看著容若的臉都覺得有些恍惚。

容若急忙想去扶她,誰知道她頭一歪就無力的倒在了他的肩膀上。

「九九,你醉了,我抱你回房間吧?」

上了樓梯,走進顧九九的卧房,放開她的瞬間,容若的腦子裡湧出強烈的衝動,想要緊抱著她不放手。

這讓他掙扎著,額頭都冒出熱汗。

他不過才二十歲出頭,正是生理需求最旺盛的年紀。

這兩年為了追求顧九九,活脫脫把自己克製成了個禁慾系男神。

現在這樣抱著她,他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還有這樣強烈的需求和慾望。

閉了閉黑眸,容若用著強大的剋制力,逼迫自己放下顧九九。

將她軟軟的身子給放在床上,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卻逼得他額頭滲出大顆大顆的汗水。

在他起身離開之際,一隻軟若無骨的小手纏上他的手臂。

「容若……」

她平時溫和婉約的嗓音,因為喝了酒夾雜著一絲沙啞,聽起來嬌嬌軟軟的,勾人心魄。

她喊他名字的聲音傳到容若的耳朵里,瞬間就自動放大成好幾倍,更激起他的渴望。

他只覺得身體里猶如被萬把火燒著,煎烤著。

他咬著牙,狠心甩開她的手,背對著她說:「九九,你喝醉了,乖,別鬧。」

身後的顧九九慢慢地爬了起來,伸出手從背後圈住他的腰。

她的聲音很輕很輕:「容若,我想把自己……交給你。」

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理智,因為她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得心驚肉跳,又因為她這一句話差點全盤崩潰。

容若深吸了口氣,然後說服自己體內的暴動,冷靜!冷靜!

他慢慢轉身,一入眼就是她那張如煙似霧的小臉,此刻全是迷離的表情,還有那雪白的頸子,頸子下面……

停停停!

容若只能合上黑眸,杜絕眼前無限的春光,不停告誡自己,好不容易和她走到今天,千萬不能犯錯。

顧九九把臉靠在他的懷裡,輕聲說:「容若,我想好了,你對我這麼好,我卻什麼都沒有給過你,我只能這樣感謝你……」

容若聽到這話,腦子恢復了幾分清明,有些生氣地說:「九九,你在說什麼?」

顧九九被他這麼一吼,酒也醒了幾分,小嘴一癟,眼看就要哭了。

容若嘆了口氣,唉!這小妮子生來就是來折騰他的。

他哄著她躺好,幫她蓋上被子,大步走進衛生間去擰了一張濕毛巾出來,幫她擦了擦臉。

他非常認真地說:「九九,我在跟你告白的時候就說過,我第一眼就認定了你。」

「我是真心想要和你在一起的。所以不管我為你做了什麼,都是我心甘情願。」

「你不需要因此心裡覺得有負擔。我們還有一輩子那麼長的路要走,要總這麼放在心裡那可怎麼好?」

他看了眼她白玉般的美麗容顏,使得他眼角一抽,連忙別開視線。

「你在我心裡是最天真善良,最純潔無暇的。我肯定是要娶你的,我想把你最寶貴的東西留到我們新婚的那晚。」

他抓了抓頭,不好意思地說:「你肯定覺得我特別大男子主義吧?我覺得真心愛一個人,就得一輩子負責,我絕不會在婚前就對你怎麼樣……雖然我心裡也想你想得要命。」

他的話讓顧九九紅了眼睛,天真善良,純潔無暇?

她有什麼資格擔得起「純潔無暇」四個字?

她的第一次早在兩年前就被出賣了!

她突然惶恐起來。

如果……如果容若知道了兩年前的事情,他會不會看不起她?

會不會再也不要她了?

想到這裡,她驚慌得撲到容若的懷裡:「別走!」

容若猛的溫香軟玉抱滿懷,剛剛建立起來的冷靜差點又崩潰了。

該死!

對她的妥協,簡直就是在將自己給逼入絕境。

現在雙手抱著軟軟的嬌軀,鼻間聞著淺淺的馨香,他身體的某個部分已經神采奕奕的開始立正。

容若閉眼不停的催眠自己:他抱的是根蘿蔔!是根蘿蔔!

心裡又忍不住想,就算她是根蘿蔔,也是個最好看的蘿蔔精。

他軟聲哄著她:「我不走,我就在這裡陪著你,等你睡著我再走好不好?」

容若才躺上床,顧九九馬上就蹭的偎過去,主動地投入他的臂彎,替自己找了個舒服的姿勢。

容若無語,下定決心以後再也不能讓她喝酒了。

要是她這副妖精般喝醉的樣子,被別的男人看見……

停停停!!

容若咬牙切齒地想,他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顧九九躺在他的懷裡,聞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心裡覺得無比踏實,就連兩年前的那場心碎也幾乎就要忘記。

容若是最好的。

不僅對她體貼細緻,有求必應,不管她遇到什麼困難,他都會第一個衝出來。

以前的她太傻了,去追求一份根本就不屬於自己的感情,去愛一個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

這樣細水長流的愛情才是她需要的,她就該像平常人那樣結婚生子,相濡以沫到終生。

一生一世一雙人,這些容若都能給她。

她心中湧起巨大的幸福和溫暖感,緊緊靠著他,輕聲說:「容若,我們結婚好不好?」

她的聲音很輕很輕,容若以為自己聽錯了,瞬間像是定格了一樣,整個人宛如石化了。

足足愣了一分鐘,他都沒說話。

腹婚 顧九九的面色微微變得有些蒼白,眼帘忍不住輕輕的垂了下去。

他難道不願意嗎?

她咬著唇,正準備對著容若說她就是隨口說說,開玩笑的。 結果她還沒張開口,容若突然間猛的就伸出手,握住她的肩膀,強制的讓她看著他。

他眼裡帶著一層刺眼的亮光,語氣又驚又喜地說:「九九,你剛剛說什麼?你說,我們結婚?你是說,你願意嫁給我?」

容若一連串的問題,逼問得顧九九的肩膀有些疼,她小聲地說了句:「疼。」

容若卻沒有放開她,目光亮亮的望著她,又問了一句:「九九,你真的願意嫁給我?」

顧九九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變得格外得快,她輕聲說:「是的……」

可能是由於太過激動,容若猛地就從床上跳了起來,腦袋華麗麗的就撞上了天花板的吊燈,痛得又蹲了下來。

顧九九被驚得趕忙去查看他的傷勢,誰知他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

容若盯著她的眼睛,連眨都沒有眨一下。

他的眼底,閃爍著滿滿的期待和希冀,聲音帶著有幾分不確定,顫抖著繼續追問確認:「我們結婚?」

顧九九的眼睛突然就酸澀起來,眼淚止也止不住的就掉了下來。

有容若這麼深情的男人愛著她,她知足了。

她心中有數不盡的千言萬語想要和他說,可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巍巍顫顫的抱住他,在他唇上印上了一個吻。

容若身體明顯一僵,好久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是他們第一次接吻,還是顧九九主動親他的,他完全傻掉了!

他反應過來后,馬上就掌握主動,低頭伸手攬住她的腰,加深了這個吻。

直到兩人都氣喘吁吁,他才放開了她,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我再吻你就要忍不住了……」

容若深知自己在她面前,以往驕傲的剋制力等於零。

他還記得自己剛剛才在她面前,信誓旦旦的說要把兩人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

再繼續下去肯定會擦槍走火,現在可不能自己打臉。

而且,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他扶著顧九九在床上躺下,體貼地說:「紅酒這東西,後勁很大,你等會兒肯定會難受。乖,先睡會兒。」

「你要去哪裡?」顧九九問。

容若嘿嘿一笑,摸摸她的頭:「我得回家跟我爸媽說啊,告訴他們我要娶媳婦了。」

顧九九臉紅紅的,又是害羞又是緊張。

容若寵溺地說:「你放心,我大哥你是見過的,我爸媽跟我大哥一樣好相處,不知道會多喜歡你呢!」

他軟聲哄著她:「你現在乖乖睡覺,我明天來接你去我家。」

顧九九點點頭,滿足的閉眼睡覺去。

容若又在她的額頭吻了一下,幫她拉了拉被子,這才風風火火的開車回了家。

容若風風火火的跑回家,容母正在看電視,一見兒子跑回來了,激動地罵道:「小五,你從法國回來都幾天了,天天腳不沾地,你到底在忙什麼?」

容若蹬蹬蹬跑上樓,找了一圈,沒見到容父,又跑下樓喊:「媽,我爸呢?」

容母瞪了他一眼,說:「你爸一會兒就回來,到底什麼事?」

獵愛遊戲:野性小妻難馴服 容若嘿嘿一笑,相當隨意地說了一句:「我要結婚了。」

他的語氣隨便得就好像在說今天晚上吃什麼。

容母先是「啊?」了一聲,隨後就「啊!」了一聲,從沙發上跳起來攔住容若:「你說什麼?」

容若好心情地抱了抱容母,然後嬉皮笑臉地說:「媽,我要結婚了,你馬上就有兒媳婦了!」

容母拿手指戳著他的頭,罵道:「你又拿我尋開心是不是?要是哪家姑娘肯收了你這個猴子,我就燒高香了!」

容若笑眯眯的,裝模作樣地跑到沙發上坐下,優哉游哉的給自己倒了杯水喝。

見他那老神在在的樣子,容母的好奇心被徹底勾起,跑過去擠到他身邊坐下,滿臉的八卦:「兒子,快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容若唇角飛揚,笑得好不愉悅,慢悠悠地說:「唔,不是說了嗎,我要結婚了。」

容母眨了眨眼睛:「你個壞小子,是不是把人家肚子弄大了?」

容若一口茶水噴了出來,不滿道:「媽!你兒子是那種人嗎?」

容母頓時有些焦急地說:「你到底說不說?」

容若重新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臉上得意洋洋的表情怎麼都掩飾不住。

「我大哥都已經見過了。我大哥什麼眼光您知道的,他這輩子就沒瞧得上幾個人,可是對我未來老婆卻豎起了大拇指。」

容母一臉的驚喜,道:「容昊都見過了?你們交往多久了?是哪家的姑娘?家裡做什麼的?長什麼模樣?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