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曉華用手攬住我的肩膀道,“翹課的可是你,你咋還是半死不活的表情,沒玩爽嗎?”

我拿開她的手,怒氣十足地道,“我現在是真被人欺負了,我們先去吃飯,然後回宿舍說。”

將飯放到餐桌,我是一點的胃口都沒有,心中從來沒這麼恨一個人,我拿起饅頭張大嘴惡狠狠咬去,似乎把饅頭當成了那個人,嚇的宋曉華跟程玲道,“子靜,你的眼神好嚇人,到底是誰惹怒你了。”

“沒事。”兩個字說完,沒想到那個小子衆星捧月般出現在我只隔了一個桌子的對面,身邊四五個像是他的狐朋狗友,他還故意看了我一眼,嘴角含笑。

我自己對自己道,“我越生氣就越中了他的奸計,我一定要比他更要沉住氣,這樣對付他你就有把握。”話是這個理,問題是我被別人吃了豆腐,我怎麼甘心?我怎麼能不生氣。

我不想看他,但是他的目光就這樣肆無忌憚地看着我,我對自己說,“先忍一下,以後收拾他。”

顯然宋曉華跟程玲都察覺到了,不僅他倆,整個餐廳在我周圍的人似乎都察覺到了我們之間詭異的氣氛,一個一個興趣十足,似乎都在猜測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努力是自己鎮定,優雅地吃着飯,無視對面火熱的眼神還有衆多意味不明的眼神,我感覺一些人已經在腦子中yy我跟吳磊的關係,有文采好的說不上腦中還會出現一整本校園愛情故事的素材。

出了餐廳,我還像是動物園裏被人圍觀的猴子,各異的眼神一直沒去,一直到了寢室,那些個如影隨形的目光這才褪去。

宋曉華將我摁到牀上,給我倒了杯水,“子靜,說吧!那個小子又咋了你?姐替你報仇。”

我喘了口氣,終於恨恨道,“我被他強吻了。”

“啊?”兩個高分貝的嘆音沒把我耳朵震聾,然後她倆相互看了一眼,竟然低低笑了起來。

我把目光靜靜地放在她倆的臉上,淡淡道,“很好笑嗎?”

兩個人擺手,聽着我威脅性十足的話,努力忍笑,宋曉華突然道,“沒事的子靜,不就是一個吻,而且還來自小受的,小受的定義就跟我們是姊妹,他不會對你產生情慾,全當是我吻你一樣,不過我很好奇他是怎麼吻你的?”

“他怎麼吻我的先放一邊,我聽你倆的意思我就這麼算了?當被你倆中的任何一個人吻了?是這個意思不是?”我不冷不熱道。

程玲換上狗腿的表情,“當然不是,敢這麼對我們的子靜我扒了他的皮,放心姐一定給你出氣,不過他到底是爲什麼吻你?”

我把原因一說,連宋曉華都暗暗咋舌,“這水平真給跪了,腹黑到極點,子靜看來我們的從長計議。” 我把嘴一撇,滿臉的不屑,“不是我瞧不起你倆,指你倆還不如我自己想辦法。”

宋曉華一瞪眼,“子靜,不許瞧不起人,給姐兩天時間,我把他從裏到外扒個遍,看我找不出對付他的辦法!”

我知道這人就得激,心裏暗自得意,宋曉華的腦子好使,說不上真能有什麼高招。

下午的課上的也是心不在焉,主要是來自心裏上的,一想起那個吻就令我作嘔,好不容易捱到了放學。

回到家雲亦楓竟然不在,給我留了個紙條,“子靜公司有個重要的會議,我八點回,不用等我回來吃飯,你自己先吃。”

本來心裏就窩火,他不在家心情更差,我想不出他的公司能有什麼重要的事,開會要開到晚上八點鐘,不過這些都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他就是沒了那個身份,公司倒了我也不上火,其實我更喜歡平淡的生活。

下了點麪條,吃完飯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我不知道是不是心態不一樣了,總覺得電視中出現的橋段像是熊傻子一樣,狗血不說,極具沒有邏輯,看的也心煩。

找了個探祕發現,聽着講解員對古墓的挖掘分析,不知幾點我竟然在沙發上睡着了。

我是被開門的響聲驚醒,迷迷糊糊睜開眼睛,雲亦楓已經大踏步走進,“怎麼窩在沙發上?困了不去臥室睡?”

“亦楓,幾點了。”我揉着眼睛道,感覺自己還沒清醒。

“十一點了,趕緊回屋去睡,我抱你。”他靠過來。

我擺了下手,“不用,我自己上樓就好,你不是說八點嗎?怎麼這麼晚?”我突然想起有這一茬有些不悅道。

“亦睿說沒吃晚飯,我就陪了他一下,怕你睡着了就沒給你打電話,看你暈頭暈腦的樣子,還是老公抱你吧!”他將我打橫抱起,我也沒再推辭摟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身上竟然有淡淡的香水味,應該是女孩子的,本來心情就糟,我突然喝道,“放我下來。”

雲亦楓一愣,“怎麼了子靜?”

我怒道,“雲亦楓你又騙我,跟哪個女孩約會去了?竟然忘了給我打電話,我再嗜睡八點能睡嗎?謊話也不會編,我說過偷嘴也要把嘴擦乾淨,說,跟誰約會去了。”

他的身體一頓,不解道,“我沒撒謊子靜,會議延遲出來就九點了,然後亦睿拖着我說話,再看錶已經十點多了,就決定回家給你說,真沒跟女子約會,我哪敢?”

“那你身上的香水味是誰的?”我依舊怒氣十足。

他聞了聞他身上,“有香水味嗎?難道是亦睿身上的?”

我翻着白眼,“雲亦楓,雲亦睿會噴女人的香水?你找理由也找個有邏輯的。”

話一說完我突然就閉了嘴,別人沒可能,雲亦睿還真有可能,巴不得我誤會亦楓呢!

“子靜,別激動,我們上樓再說。”雲亦楓低聲道,似乎也覺出哪裏不太對了。

我將嘴閉上,心裏有些疑狐,難道真的是雲亦睿陷害亦楓。

上了樓,他將我放到牀上,又聞了聞身上的味道,“真有可能是亦睿擦的,我聞着有些什麼味道,但沒有在意,你看看我西服上有東西嗎?我感覺我走的時候,亦睿碰了我一下。”

“你轉過去我看看。”我蹙眉道,感覺雲亦睿真能折騰。

“嗯嗯!”他點頭,我看見他的襯衣後領很像是口紅的印記我是徹底的無語,雲亦睿真是瘋了。 似乎什麼辦法都不行,打人也不是我的做派,難道說我就這樣算了,絕對不行,真有點想不到主意,他不是那個討厭的劉大衛,我可以用非常的手段,扇他兩巴掌又沒有機會,真有點傷腦筋。

以後見這個人難道要躲着點,又不是我的錯我爲什麼要躲着他?第一次竟然被個小鬼弄的心煩意亂,我心中有些自嘲。

胡思亂想兩節的自習課就這麼揮霍了,下節課是國際貿易,我想我要在再這樣下去弄不好我這個好學生也會掛科,還是要以學業爲主,可不能讓他耽誤了我的學業。

起身往教學樓走,迎面卻碰上幾個男生,我沒有亂看人的習慣,低頭想走過,還是被尖銳的口哨聲將頭擡起。

我皺着眉頭看去,原來又是吳磊,都是跟他一樣剛上大一的男學生跟在他的身邊,幾個人衝我一邊發出口哨聲,一邊嬉笑。

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早就羞的面紅耳赤,落荒而逃,顯然我不是普通的女孩,上一世我接觸的男人能有一操場了,昨天就是出其不意被吳磊領了先,我沒他無恥,但是覺得比他臉皮厚,動嘴皮子調戲我絕對不輸他。

我的目光先是靜靜地落到吳磊的臉上,他還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噙着冷笑對上了我的眸子,雖然是無畏的看着我,但是我感覺他的心裏絕對沒有他表面看起來那麼平靜。

我心裏一哼,然後把目光很平靜地一一掃過幾位男生,可能誰也沒想到我這麼從容,都有些呆滯,還有的男生瞬間就移開了自己的眼神,我暗道,都是紙老虎,還沒學會怎麼追美女呢!還敢調戲我?

四周竟然有些死寂,我揚眉扯出一抹冷笑,“你們不僅長的歪瓜裂棗還毛都沒長齊學着被人調戲女生,回去好好跟別人學習學習,看看你們一個一個面紅耳赤,都是處嗎?就這點本事還出來丟人現眼。”

顯然我的話激怒了這些人,幾個瞬間將我包圍,羞憤般看着我,似乎沒想到我這個女人這麼不要臉。

我不屑地看了他們一眼,“怎麼?想打我?調戲不成就惱羞成怒了,別給姐來這一套,一個一個看似老道連女孩的手都沒碰過是不是?真夠純情的。”

似乎有人想質問我,卻被吳磊制止,沒想到這個小子還是個孩子頭,他扯着冷笑盯着我道,“手是沒碰過,不過碰過嘴了,你的嘴很甜很令人回味。”

“哈哈”他的狐朋狗友笑了起來,他挑釁地看着我。

心中一恨,顯然他拿此說事我就會遜他一籌,但是我是誰?來真格的來不了,但是嘴上功夫不會比他差。

我努力使自己冷靜,“便宜誰佔不是佔,不過你的吻很青澀呀!不會是初吻吧!說到底還是我佔的便宜多,忘問你你的初吻值多少錢,我彷彿是第一次吻了處男沒給錢?”

他的臉色驟然一紅,我甚至有個錯覺真是這個小子的初吻,不會吧!看他怒火中燒心中有了爽意,我夏子靜是誰,會怕了幾個毛頭小子。

誰可能也沒想到我會是如此不要臉,似乎都是目瞪口呆,我扯着冷笑,“吳磊你想賣初夜給也不是沒有可能,開個價姐奉陪。”

再也不想看他們的樣子,我擡腿往前走,把咬牙切齒擋在了自己的身後。

腳步有些輕鬆,但是還是沒給他實質性的一擊,以後我就這麼對付他。

可惜課又上了半節,我想了想還是從後門溜進,還好還有座位,而且教國貿的楊老師對我印象一直不錯,看見是我,沒有說我,只道了一句,“趕緊坐好了。”

我坐好,感受到幾道眼神,也沒太在意,趕緊好好聽課。

下了課想想我這麼大的人跟個孩子置氣似乎也有些好笑,白活了兩世還是一點的度量沒有,可是一想到他的那個吻還有把我說的一無是處我又有些惱怒,人可以跋扈囂張,卻不能踐踏別人的尊嚴。

午飯依舊跟宋曉華和程玲一起,打了飯我正吃着,身邊的曉華竟然被人一推,我一轉頭髮現吳磊將飯放在了我的邊上,也不顧被擠到一邊的宋曉華,一改往日的冰冷,很親熱的道,“既然我們連吻都接了,要不就整在一起吧!不管怎樣我得負責不是。”

瞬間整個餐廳譁然,我知道人多對我不利,我若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出露骨的話那可真不得了,他就是在人多的地方跟我比臉皮厚,我這個時候鐵定是輸的。

“吳磊,別沒事找事,滾一邊去,真要撕破臉嗎?”我怒道。

他卻一笑,竟然靠在我的耳邊,“我們難道還沒撕破臉嗎?你叫我當着那麼多的兄弟眼前丟了面子,你真行。”

我出其不意被他的熱氣一激,我恨恨道,“流氓,滾開。”

他卻冷笑,“比起你我真是low爆了,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怪不得你的名聲那麼響令我甘拜下風。”

“我的名聲響你還敢靠,小心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我威脅道。

宋曉華似乎此刻才清醒過來,“小子,你做什麼?滾一邊去。”

“大姐,找我女朋友說說話。”他冷着臉衝宋曉華道。

宋曉華一怒,“誰你大姐?”

“不是嗎?滿臉的褶子不是大姐是什麼?”吳磊似乎很無辜地道。

真夠毒舌的,宋曉華小時候上山被柳條劃了眼角,出了很多的血,當時家裏窮沒辦法給她送醫院,只能用土辦法處理,所以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疤痕,是個女孩都會介意,沒想到吳磊拿此說事,真夠討厭的。

宋曉華臉色一變,“我是大姐我承認,總比某人是娘娘腔好。”

wWW☢ttKan☢¢ ○

吳磊顯然被激怒了,“md,你找死,說誰娘娘腔。”

宋曉華不以爲意,“誰是娘娘腔誰就對號入座。”

沒想到吳磊怒急反笑,“好男不跟女鬥,夏子靜今天爺就放過你,我們沒完寶貝,不是想睡我嗎?我得掂量掂量你夠不夠格。”

他頭也不回地出了餐廳,然後就有人狗腿的給他收拾飯盒,我咬着脣感受着一衆人鄙視的目光,我顯然是低估他了,我可以當他的面說些調戲的話,但是人多的地方我就完全是劣勢,那些人肯定說我竟然這麼無恥,連睡男人的話也說的出口,真是印證了吳磊說的人盡可夫。

飯也吃不下了,我在反省自己爲什麼要跟這個小子鬥,過去就過去了,難道他說我賤、說我水性楊花我就是那樣的人嗎? 黑夜漫漫微光閃 顯然我低估了他的無恥程度,到時候真的自己反受其害。

又當了別人茶餘飯後的消遣了,那些個目光今天格外的探究,似乎心中都在給我定位,沒想到上一世自己不好的名聲又帶到了這一世,如果我真想好好過的話,還是要夾着尾巴做人,不甘心又能怎樣?算了以後看見他繞道走,無視應該是最好的反抗。

看着我一直沉默,宋曉華道,“子靜,你不是要認輸了吧!你太窩囊,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你竟然想打退堂鼓。”

不得不說宋曉華的感覺是敏銳的,我微微嘆了一口氣,“我是徹底的在我們學校出名了,現在想低調都不能了,算了我真不想找事了,以後他針對我我就躲,我是臉皮厚也架不住別人把我當成水性楊花的女子,希望過一段時間可以淡忘,我只想簡單把大學的生活過完。”

程玲也有些恨鐵不成鋼,“被大一的學弟欺負你還想當縮頭烏龜,休想,你想打退堂鼓我們不僅不答應,弄不好就去告狀,看看雲總裁管不管?”

我滿臉的苦笑,“我的姐姐們可千萬別給我老公說,他的事都不夠他處理的,別讓他操心了,更何況這個就是小事,讓他出面掉價,我聽你們的。”

其實我覺得她倆也是一時的,誰閒着沒事天天想着對付誰?不如先敷衍,然後讓這件事慢慢過去。

“這還差不多,姐現在鬥志滿滿,我可不能便宜了他,走回宿舍。”宋曉華拉着我的手往宿舍走。

因爲是週末,下午也沒課,也不知道宋曉華抽什麼瘋,這些日子似乎迷上了籃球,我覺得她應該是迷上了體育部的一校級籃球隊員,每次都拖着我去看球,聽說今天學校的籃球館有球賽,更是非要拖着我跟程玲去看不行。

聽說是下午三點開始,沒想到我們不到兩點都去了,果不然找了個前排的位置,在我跟程玲的控訴下,她才坦白,竟然是暗戀,惹得我跟曉華一陣的翻白眼。

原來是我們學校跟別的學校的熱身賽,因爲下一年的大學生聯賽要開始了,所以兩個學校先試試身手,先打一場熱身賽。

很快兩個學校的籃球隊員入場,竟然有吳磊那個小鬼,我心中又是一惱,還真不是一般的討厭他。

顯然程玲跟宋曉華也看到了都皺了下眉頭,宋曉華不屑道,“你們說就他那小身板能做什麼?”

程玲嬉笑道,“還用說嗎?拖後腿。”

我們正在前排,離的球場跟我們學校籃球隊的大本營很近,顯然我們的對話被吳磊聽到了,他的目光突然地冷冷掃過我們。 無視,我對自己道,真不該跟個小破孩一般見識,女孩的名聲還是比較重要一點,雖然我不介意謠言,但是最終成爲學校的笑柄,我可不願。

吳磊也有一米八了,但是在一大羣一米九十以上的人羣中,還是顯得個子有些矮,加上看起來他比較瘦,所以像小雞仔似得,在膀大腰圓的一衆人中感覺很可憐,似乎下一分鐘就會被別人虐慘了。

場上的隊員開始脫衣服,我無意中發現,吳磊這小子還挺健壯,印證了那句,“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還滿養眼的。

宋曉華指了指場將近有兩米的應給大個頭,“就他,帥吧!叫孫鵬飛。”

我點了點頭,“還行。”

那個人站在一羣球員的身邊也挺顯眼,應該是場上最高的人了,他的面容就算是比較端正,但是由於個子高腿長也很吸引眼球,不過在球場上還好,要是下了場就屬於太高了,要站在一百六十六公分的宋曉華身邊也顯突兀,這種畫面我腦中一想,就覺得不忍直視。

程玲卻有些不看好,“個子太高了,反正看着不配,人長的還行。”

宋曉華卻不以爲意,“八字還沒一撇呢!我倆都不認識,更何況這種學校的風雲人物,我只能想一想而已,不用替我操行。”

程玲也沒給她面子,“那最好不過,找男朋友就得找靠譜的。”

我心中一驚,怕程玲這話對宋曉華有影響,趕緊向宋曉華看去,她似乎一點都沒介意,我纔將心放下。

場上開始練球,沒想到看似不咋地的吳磊連投了兩個三分,氣勢很高,場下竟然還有他的啦啦隊,一浪高過一浪的喊他的名字。

“這小子還挺拽。”宋曉華嘖嘖道,似乎真跟前兩天他惡劣的品質畫不上等號。

“場上看的是技術,不是誰投球投的準誰就厲害,得對抗,就他這樣的別人防守他連對方的籃球底都站不上,我看他就是個替補。”程玲不屑道。

哨聲一響,場上進入了比賽,可別說這小子還是首發,我對籃球不對懂,反正你只要把球放到對方的籃筐裏就對了,守着自己的籃筐不讓對方投進,誰進的球多誰就勝利。

顯然宋曉華還是比較懂籃球的,“我靠,這小子還是個控球后衛,完了我們學校今天非輸了不可,這個絕對是走後門進的校隊,現在這個社會只要是家庭有地位,你是個廢材也能給你吹天上去。”

“控球后衛是做什麼的?”我問道,不就五個人還分工不成?

“子靜,你是來看熱鬧的是不是?”宋曉華翻了個白眼道。

我點頭。

“你只要知道一個球隊的組織進攻,重點就在他身上就行了。”宋曉華道。

這個集體榮譽感是天生的,沒有那個學生願意自己的學校輸,瞬間我的心也有些提了起來,進入了緊張的氣氛,自己都感覺蠻可笑的。

“真不賴。”程玲低嘆道,吳磊竟然遠投得了三分,我們屬於主場,所以整個場館火爆的厲害,啦啦隊時不時的大喊加油,場上的比分交替上升。

慢慢的我發現這個吳磊相當的靈活,顯然我們說他走後門是不正確的,雖然對方的實力也是強大,場面很激烈,像是我們學校完全掌握了主控,上半場我們學校以10分的優勢領先。

“沒想到不是花瓶呀!還挺有實力。”宋曉華冷嘲熱諷道。

我微笑點頭,“是沒想到,人不可貌相。”

宋曉華卻冷哼一聲,“這個人再厲害,外貌再好看,沒有素質沒有教養都是白搭。”

下半場場面似乎發生了變化,也不知道是不是別的學校隱藏了主力,還是因爲吳磊休息了,僅僅五分鐘場面發現了變化,分數一度追平,我們學校教練叫了暫停。

“什麼情況?”宋曉華跟程玲滿臉的疑惑,我微微皺了眉,也許我們學校輸了也不要緊,但是還是真心希望贏。

場上的啦啦隊嗓子都喊啞了,一山高過一山喊着“吳磊”,真沒想到他僅僅是大一生,這小子還挺紅。

很快吳磊又被換上了場,場面真正的進入白熱化,比分交替上升,氣氛一度十分的緊張,宋曉華更誇張,似乎一度不敢看記分牌,我知道下面有他暗戀的對象,自然比我跟程玲還要緊張。 我定定地看着宋曉華,似乎把她給看毛了,“子靜,你有話就說,別這樣看着我,瘮得慌。”

我突然冷哼了一聲,“你的話我一個字不信,你要是有主意還會等到現在,你是不是很想去跟你暗戀的學長共度晚餐,所以非的拖着我去,我是決計不會去的,你想去讓玲姐陪你。”

宋曉華壓低聲音道,“這個我承認,能近距離接近我喜歡的帥哥我很樂意,但是我主要是爲你子靜,今晚上我真的有招讓他以後躲着你走,試一次,就一個晚上,你難道怕了?”

我一猶豫,半信半疑道,“不死怕的問題,就覺得沒有必要,我幹嘛去陪那些個無聊的人,其中還有我最討厭的人,你真的有辦法治他,不是騙我的?”

宋曉華看我鬆了口,然後再接再厲,“子靜,我騙你做什麼?就一個晚上,我給雲總裁說,沒事的,全當陪我好不還?”

我皺着眉頭,不悅道,“你不會是要打亦楓的主意吧!”

宋曉華連連搖頭,“怎麼會?我打你老公的主意做什麼?如果這件事圓滿解決了,還給你出了氣,多好。”

程玲也接過了話,“子靜,你就相信曉華一次,也許她真有辦法,你想想,我們窩囊了好多天,既然她有主意,陪她就好,我們三個人還怕了他們不成。”

我感覺她們說的有道理,點頭道,“行,不過我如果看出有什麼苗頭不對,我們就趕緊撤知道嗎?我感覺他今晚能叫我去就是有陰謀,說不上跟誰打賭,今晚我能把下夏子靜騙到,然後便是更可笑的話語,你沒聽他說我是來看他的,那個炫耀的意思明顯,我要防一下。”

宋曉華笑道,“你放心,孫鵬飛不是吳磊那些個狐朋狗友,這個人我瞭解,他很沉穩,很內秀,要不能成爲我們校籃球隊的隊長嗎?所以說,有他吳磊不會弄什麼幺蛾子。”

“那行,不過我要先回家一趟。”我妥協,似乎也想看看宋曉華如何叫吳磊吃癟。

“我們也去,今晚這麼重要的會餐,我們都沒有衣服,去你家掏去。”宋曉華拍着我的肩膀道。

總裁的雙胞胎女友 其實真的很欣慰的,就憑她如此敏感的性格能說這樣的話這個就是真沒把我當外人,心中一暖,“行,一起去,我可能也沒置什麼衣服,不行你們找條上檔次的裙子穿也行。”

“行。”宋小華說完然跑去給孫鵬飛道,“學長,我們可以去,在什麼地點?幾點?”

孫鵬飛倒真有幾分儒雅的樣子,輕笑道,“好的,在藍調會所,八點。”

宋曉華似乎像是很懂的樣子點頭,“知道了,我們會如期而至。”

我的臉色卻一變,“藍調會所”是b市最有名的休閒會所之一,他的檔次這麼說進去沒有三位數的萬做單位是出不來的,更何況這家會所,絕對不會是你有錢就能進的,我們這些窮學生,誰能有本事進那樣的會所,無疑就是吳磊,說不好就是他家開的,所以我們才能去。

要不就是他們故意說這個會所,然後讓我們去然後出醜被嘲笑,不管是哪一種,既然我已經打算要去了,就會會這個吳磊,看看他又能耍什麼花樣。

一路上宋曉華似乎很興奮,我心裏有疑狐,只能打斷她,“曉華,你可不要高興的太早,藍調我只知道進去沒有一百萬出不來,到時候我們坑了可沒地哭去,還有可以給我們說你想到什麼法子對付吳磊嗎?我很想知道。”

宋曉華跟程玲的臉都變了,宋曉華嘆道,“真的假的子靜?他們是學生怎麼會去那麼高級的地方?”

我恨鐵不成鋼道,“你倆給我有點出息,忘了我老公是誰了?他應該有會員,到時候我們要是真被坑了,找他,你趕緊說那什麼治吳磊。”

宋曉華想了一下,“不用,我們就去,他們要是真坑我,我們就是沒有,他們還能把我們給賣了嗎?至於怎麼對付吳磊,去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