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傾堂上了馬車,讓隨從揚鞭驅馬。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曹幼勻問道。

宋傾堂面色難看,冷冷道:「我何止知道你在這,我還知道你們在這幹什麼,曹子均,你膽子可真大,謀逆之事你都敢幹!這樣聚眾在一起,雖黑燈瞎火,可你當真以為無事了?」

一開始曹幼勻尚有一些僥倖,只當他是誤打誤撞,現今聽到「謀逆」二字時,他眼眸瞬息浮過一絲殺意。

宋傾堂沒有看他,一臉不在乎的看著前邊,說道:「你可知你這樣會害了曹家?說不定連帶我宋家也被你們拖累了,你現在日子過得不舒服了?錢不夠花?權不夠用?」

曹幼勻是宋傾堂的表哥,宋傾堂的生母曹氏,正是曹幼勻的父親曹孟庭的幺妹,兩家淵源極深。

曹幼勻沒再說話,面色難看,心裏面打著鼓。

車廂裡面沉默著,一直去到宋府,下車后宋傾堂又非常不客氣的將曹幼勻給拽了下來。

曹幼勻心裏面極為羞怒,他也曾練過劍術騎射,可一點都不是宋傾堂這在戰場上真正拼過長槍,流過血淚的郎將的對手。

進到書房之後,宋傾堂就將曹幼勻給推摔了一把,曹幼勻差點沒摔倒,踉蹌扶穩后說道:「你這是要與我動手了嗎?」

「我已經動了!」宋傾堂說著,去書案上拿了封信,遞過去,「你自己看看!」

曹幼勻一把奪來,拆開信后看了眼,俊容一下子變作青色。

「丁鳳!」曹幼勻咬牙道。

「曹子行也摻和了這事,表嫂發現后寢食難安了一個多月,這才給我娘親寫信。」宋傾堂說道。

「你娘也知道?」曹幼勻一個頭兩個大。

豪門闊少,慢下來愛 「能不知道么?」宋傾堂眉頭一皺,「就你們不知道自己乾的是什麼樣子的蠢事!這稍有不慎,得多少人掉腦袋?」

「那你今日還去拍門?」

「拍門又如何?我不拍門,能讓你們警醒?能讓你們知道這地方已經不安全了? 惡魔羽翼下的天使 能讓他們繼續留著你和曹子行?」宋傾堂氣惱的說道,「不要一股腦子熱血你就衝上去,這天下還是姓李的!曹家現在一半的人都在京城,這李家就算將來會丟了大半個天下,但只要他們還是這京城的主,就能隨時要了你們曹家的命!」

曹幼勻垂頭看著手裡的信,對丁鳳語氣裡面的又怨又恨和哀哀喪喪,著實生惱的很。

「婦人就是容易壞事!」曹幼勻怒聲說道。

還是丁鳳這樣家境不怎麼樣的婦人,嫁給曹曜,真是高攀!

「你少扯這些!」宋傾堂叫道。

曹幼勻將信遞了回去,說道:「我們所行的事情沒你們想的嚴重,我自己也有分寸,怎麼護住曹家,我都懂,全身而退的法子也多得是。」

「聽你的意思,你是要繼續了?」

「你膽子便這麼小?」曹幼勻看著他,「你真的以為我不去做這個了,曹家就能安穩了?你不記得定國公府是怎麼沒的?他們什麼都沒做,整個夏家就直接在史書上被抹平了!什麼都不存在了!你以為我們不做,苟且著,就能活著?你想多了!刀子在那狗皇帝手裡,他要對誰揮下就對誰揮下!你說得對,曹家現在一半的人都在京城,所以哪天狗皇帝一個不高興,想要把刀子架到我們曹家,或者你們宋家的脖子上的話,你有什麼能力去反抗嗎?你是不是就跪在那邊,乖乖的把自己的脖子伸過去,讓他們砍?就跟當初的夏家一樣,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了?」

宋傾堂咬牙:「你這是胡扯,你扯那麼遠幹什麼?你我都知道,宣延帝之所以敢動定國公府那是因為兔死狗烹,鳥盡弓藏!」

「對,夏家能打的人一個人都沒有了,所以夏家就被推出去滅了,但是狗皇帝要對我們動手的話,也根本就不用費力,他若是來一個一個拔掉我們,你又能有什麼辦法?宋傾堂,你怎麼還不清楚,這大乾爛的透頂,這狗皇帝就不是個東西!」

「你不要再說了!」宋傾堂叫道。

曹幼勻抬手扶額,先才說話太過激烈,他有些接不上氣,頓了頓,道:「今後還是這樣,我的事你不用多管,我說過了,我自有分寸,你該做什麼做什麼去。」

「不行。」宋傾堂沉下臉,「這件事情你不能再管,不然我對你可不客氣了。」

「怎麼?」曹幼勻看著他,「你還想要對我如何?」

「我能對你如何?」宋傾堂冷冷一笑,「我頂多就是留你下來做客,再想辦法去解決掉那群烏合之眾!」

「烏合之眾?」曹幼勻神色變得冷肅,「宋傾堂,你不能亂來,那些人是什麼你可清楚,我們全部都是因為夏昭學而聚在一起的!這世上能記得住定國公府的人就我們了,你要對付他們,你對得起當初死在北地雪原上的定國公和世子,還有夏大小姐嗎!滿門忠烈,落得如此下場,你心裡作何之想!」

「因為定國公?」宋傾堂皺眉。

「是!」

「哈哈,」宋傾堂笑了,「說的好像大義凜然,可你們這樣做的真實目的究竟是什麼?我看你們就是想要給自己找個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 羅小冬無奈笑了笑,說道:「你隨便罵,我不是胖子,懶得和你對罵。」

然後對劉廣才說道:「劉村長,我就送你到這,我去南山看看我的養豬場。」

然後分別告別了劉村長,劉穎,牛開山和牛文濤。

羅小冬和吳大磊,一起去了小南山下,水庫邊上看養豬場。

在這裡,一萬頭豬的豬崽,已經安置好。

雖然是國慶周,但是值班的人仍然在,吳大磊和老吳頭,進去,見了值班的安保人員。

羅小冬也過去和安保人員聊天。

帶了兩隻醬鴨,給他們。

安保人員見羅總親自來送醬鴨,高興的不得了。

大家一起聊聊天,羅小冬問道:「對於這邊的工作環境和工作待遇,有沒有什麼要說的?」

安保人員說道:「沒啥,挺好的,就是因為在山裡,蚊蟲多了些。」

羅小冬說道:「吳大磊,回頭找周若男從公司撥款,驅蚊水什麼的,一定要常備。」

吳大磊點頭,表示知道。

強強聯姻:惡少請接招 老吳頭說道:「這樣以來,我要兩邊跑,小南山和墳地那邊,兩個養豬場。」

羅小冬說道:「這樣的吧,也給你買輛代步車吧?」

老吳頭說道:「不用了,我騎著我的自行車就行了。」

吳大磊說道:「你需要用車時候跟我說,我來接送你。」

然後對羅小冬說道:「轉眼也為公司節省開支嘛!」

羅小冬說道:「的確,干公司的,要處處節省,不能老是鋪張浪費。田開心明天來,也需要一輛代步車,這樣吧,回頭讓你和田開心,去金海市提兩輛車,可以便宜一點,提兩輛麵包車就好了。」

吳大磊點頭,說道:「現在的麵包車,普通的六萬就能拿下來,還不錯。」交代完畢,羅小冬回去了,留下吳大磊等眾人。

羅小冬回祖屋,看著爺爺的祖屋現在已經煥然一新,不禁唏噓感慨。

的確,錢能改變的事物,太多太多了,這些錢花了,不白花,院子,現在是水泥院子,四圍的牆壁,已經貼上瓷磚了。家裡,案子重新整理了一下,灶台是重新安裝的現代灶台,這灶台直通火炕,依然是燒火可以給火炕取暖,依然不是睡什麼席夢思床。

小院子里,還有一個小車鋪子,是可以放車的地方。

羅小冬家在村東頭嘛,最東部。

再往東就是一口池塘,沒啥人。

羅小冬把東部開了個口子,開了個門!

也就是說,羅小冬家裡,同時有南部的門和東部的門兩個門,然後東部的門連通著車鋪子,開車從東門進入,直接安放在車鋪子里!

羅小冬的奧迪車,就放在裡面!

羅小冬躺在祖屋的炕上,不禁感慨萬千。

看著現在潔白的天花板,之前的確是沒有什麼天花板,只有房子的橫樑,現在呢,天花板是潔白的,雖然是一個假的天花板,可以拆卸下來的,但是依然很整潔。

這時候,羅小冬下定決心,在十月底,也就是這手頭的事都辦妥以後,在國麟國際旅遊區,也就是平安鎮國際旅遊區,開設一個分店!

說干就干,羅小冬第二日,和白珊珊去了平安鎮北的國際旅遊區,假期來看房的人好多!

羅小冬也過去看,售樓小姐很熱情,說道:「你們要看商鋪的話,這第五期第六期的很多商鋪,都還沒有賣出去,起價是一萬六,你們看看!」

羅小冬皺了皺眉頭,說道:「這價格!」

白珊珊陪著羅小冬呢,說道:「現在的價格估計都是這樣,因為馬國麟是很會宣傳和經營的,很多北上廣,還有江南市的人們,老百姓,都來參觀和購買了。」

售樓小姐急忙說道:「對啊對啊,這商鋪很熱銷的,之前是沒訂好價格,三天前訂好價格了,開始售賣,你們來的也是巧合,比如這前四期的商撲,目前一個不剩都賣出去了,價格最貴的,黃金地段是五萬一平米呢!」

羅小冬看了看,看中了一個最大最貴的鋪子,六萬五一平米,一共是五百平。

這個鋪子,在第六期的一個黃金地段。

因為六萬五一平,太貴了,羅小冬說道:「這個有折扣嗎?」

羅小冬拿手機上的計算器算了下,是得三千兩百萬啊!

自己剛進了一萬多頭小豬仔,所以剩下的錢雖然夠,但是要發工資,要請員工,要裝修裝潢,也剩不下多少錢來了。

那導購小姐,原本以為羅小冬穿著樸素,是來買民房的,沒想到他居然真的買商鋪,並且仔細的問是否能夠便宜折扣一點,於是,導購小姐立馬去請經理來。

經理來到,和羅小冬說話,給出兩個九九折,但是羅小冬依然不滿意。

這時候,經理懷疑羅小冬是來搗亂的,問道:「請問羅先生,您是付首付,還是付全款?」

其實,來買商鋪的人,絕大多數都是付首付的,很少有付全款的。

羅小冬問道:「付全款有優惠嗎?」

經理心裡咯噔一下,心想,莫非我看走了眼?

這時候,再看看這小土包子身邊的白珊珊,穿著很乾凈得體,這一套衣服,加鞋子,應該怎麼也值幾千到一萬吧!

而從白珊珊的表情來看,很明顯是羅小冬的女朋友。

所以,謹慎的說道:「我之前說的兩個九九折,如果說你真的全款,我再給我們的總經理商議一下,總經理可能會給你一個九七折。」

羅小冬說道:「嗯,我全款。」

然後,此話,如平地驚雷,立馬震驚四座!

周圍看房的人,見羅小冬面對一個五百平三千萬的房子,要全款,立馬都驚呆了。

羅小冬要看那個商鋪,那個最貴的商鋪,本身已經引起不少人的好奇了,甚至周圍的幾個售樓小姐,都以為羅小冬是過過眼癮,隨便看看的。

戀愛攻堅戰 結果,沒想到羅小冬真要買。

人群立馬圍聚了過來,不少人心裡嘀咕:「這個土包子真有錢,真的假的呀?」

「他居然要買這六萬多一平的商鋪,這,這得多少錢啊?」

大家都嘀咕討論著。

白珊珊也看到了聽到了,因為嘀咕的人太多了,不免有人大聲。

白珊珊小聲耳語說道:「羅小冬,你錢不夠的話,我出錢吧!」

羅小冬看了看銀行賬戶,還有四千一百萬!

去年一年,羅小冬飯館盈利不錯。所以存了一點錢,但是前陣子,蓋養豬場,加上引進豬苗,花了不少錢。

另外,光是這接下來幾個月的飼料費用,還有空調費用,人員費用,就很多了。

羅小冬開的工資不低,老吳頭就一萬一個月,田開心一萬一個月,其他員工目前漲到了四千三百塊一個月。 這在金海市絕對算是高工資了,而平安鎮,更是沒有這種工資水平的。

這時候,羅小冬說道:「不用了,我錢夠。」

然後,不避諱的給白珊珊看了自己的電子銀行的餘額,羅小冬只有一個儲蓄卡,連信用卡都沒有。

白珊珊笑道:「行啊,那你買唄!」

這時候,總經理來電話了,給眼前的小經理說了一些話語,而旁邊,兩個售樓小姐,在眼前等著。

遠處,三個售樓小姐,已經沒心思售樓了,眼都朝這邊打量著。

其中兩個售樓小姐,不斷的打量著羅小冬。

看的羅小冬怪不好意思的。

羅小冬說道:「怎麼樣?」

那經理說道:「是這樣的。答應給九七折,他一會過來,可以和您親自談,在九九折的基礎上,打九七折。」

羅小冬算了算,是三千一百二十萬!

皺了皺眉,說道:「是三千一百二十萬。」

不一會兒,那總經理在外面來了。

而旁邊呢,來了一個熟悉的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趙偉強!

羅小冬看到趙偉強楞了一下,趙偉強也愣住了一下,說道:「什麼?你在這?」

大家都笑了。

羅小冬說道:「怎麼這麼巧合?」

趙偉強說道:「對啊,真巧!」

羅小冬問道:「你來這買房嗎?」

趙偉強說道:「這裡是國際旅遊區啊,我琢磨著,在這邊買個房子,沒事來看看海,我也挺喜歡海洋的,沒想到,這種情況下都能遇到你!」

羅小冬說道:「這說明咱兩個有緣分啊!」

趙偉強說道:「對了,你買的幾期幾單元?我們可以做個鄰居啊!」

羅小冬說道:「我是想買商鋪,在這再開個飯館。」

趙偉強說道:「哦,是這樣啊。那我就不跟著你摻和了,我的生意,海邊不好做!」

這時候,經理介紹道:「我姓楚,你好!」

羅小冬說道:「楚經理你好!」

楚經理說道:「你誠心要買的話,我們的價格是九七折加九九折。現在就可以交全款。當然,這個九七折,是在交全款的基礎之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