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於平看著他大步匆匆的背影,他的眼角忽然跳動了下。

安於平抬手撫著自己的眼角,一股難言難解的慌亂襲了上來。

這幾日的安家,或者是說這幾月的京城,就像是一根緊緊繃著的弦,隨時都要被拉斷。

人心惶惶,民不聊生,以往那些最喜走馬章台的貴胄子弟,自重天台祭天一事後也踏實消停了。

往年最熱鬧的時節是春與秋,但今年的秋末,好幾個詩會都被取消了,連安於平自己最喜歡的賞菊詩酒會都沒了消息。

現今越來越亂,一塌糊塗,律己全無,懸案一件接著一件。

而那根綳著的弦,安於平隱隱覺得它快斷裂了,一旦斷裂,它絕對不僅僅是一根弦那麼簡單。

弦音會顫,顫聲會震,震動……他覺得會天塌地陷。

而相對於他們的緊張不安而言,那個人人提及失色的女童卻截然相反,安於平甚至覺得,這個邪童將滿京都當成了自己的遊樂場,她想怎麼玩便怎麼玩,想戲弄誰便戲弄誰。

安於平攏眉,有些喘不過氣來,思及這些實在太覺胸悶,沉甸甸的一大片烏雲砸落下來那般。

……………………

木門一直沒有打開,都快未時了。

支長樂和老佟老短正在屋裡玩骰子,不時出去看一眼。

等未時又過去一兩刻,木門才總算打開。

夏昭衣拿著小木盆從屋裡走出,仍是男童的打扮,支長樂聽到動靜忙出去。

夏昭衣正在打水,抬頭望來,咧嘴一笑:「早。」

「不早啦,」支長樂過去說道,「現在已經未時了。」

「還是早,」夏昭衣笑道,「時間於我無概念,我什麼時候醒來,什麼時候就是一天的開始。」

「哈~這算個什麼說法呀。」支長樂也笑了,見夏昭衣將井水倒在木盆里,他趕緊去往廚房,從灶台上的熱鍋里舀一勺開水過來。

「阿梨你讓讓!」

支長樂跑來,將一大勺開水倒在盆里,和冰冷的井水和在了一起。

「好啦,」支長樂說道,「你試試水溫。」

夏昭衣將巾帕浸入進去,點頭:「水溫很好,謝啦。」

「那成,我去給你準備吃的。」支長樂說道。

夏昭衣笑了,看著他:「我不吃了,支長樂,這屋子裡有沒有小銅鏡?」

「銅鏡?」支長樂皺眉,「還有,不吃飯怎麼成呢,會餓的。」

「牙疼,」夏昭衣無奈的說道,「我好像要換牙了。」

支長樂眨巴眼睛,聽著這個說法忽覺新穎。

不過仔細去看,眼前這女娃不過也才十來歲。

想到她做過的一件又一件事情,支長樂再一度浮起濃濃的新奇和懷疑,有時候回頭去看,好像跟做了一場大夢似的。

「嗯,」他獃獃點頭,而後又笑起來,「我這就去拿,你慢慢洗。」

夏昭衣看著他離開,抬手無奈的放在自己的臉頰上,真的很疼。

前一世換牙,都由師父親自拔的,拔之前牙齒也不曾這麼痛過。

那會兒二哥痛的難受,她還不能理解,換牙有那麼痛嗎?

現在體驗,果然是有。

不過……

她抬手摸向自己的小腹,前一世她來例假也不曾痛過,聽人說會很痛,她還好奇是個什麼同感,這具身體不知道會不會痛?

可千萬別。「什麼?」江平生一愣。

黃覓在一旁眨巴眼睛,摸了把鬍子,朝江平生望來,有些訝然。

江平生緩過來后,恨不能馬上上前,伸手捂住家僕的嘴巴。

「人被綁走了,」黃覓說道,「這可不是小事,江大人,要不我們明日再說,你先去京兆府衙?」

江平生「嗯」了聲,心跳變快。

昨夜連夜翻了大量資料,江平生現在最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二弟被綁走了,而是路千海被綁走的事。

兩者會有關聯么?

加之昨天晚上陶家大火,江平生現在腦中有四個京官們諱莫如深的字冒了出來——定國公府。

阿伶 江平生只覺得手腳冰涼,他已往這邊去想了,唯恐一旁的黃覓也會。

如若江平代真的做了那些大逆不道的事,那麼死的就不僅僅只是江平代一人了,他的官位丟掉事小,唯恐,唯恐……

江平生舔了下唇瓣,抬手揖禮,努力平穩自己的心緒,對黃覓說道:「那本官就先去京兆府了,明日再找大人。」

兩人一番寒暄,客套道別,江平生坐上轎子后,心跳越來越快,就要透不過氣。

等走了好一段路出去,江平生開口說道:「黃侍郎的車馬還在後邊嗎?」

轎子外的隨從答道:「回大人的,他們早走了。」

「改道,」江平生說道,「回府。」

隨從微愣:「大人,不去京兆府嗎?」

還去什麼京兆府,他現在真的巴不得自己這沒用又廢物的弟弟趕緊被撕票,死掉算了!

「回府。」江平生壓著聲音,咬牙說道。

除了江平生,江平代被人強行綁走的消息在同一時間被送到了梁凡斌跟前。

「……似乎是昨夜的事情,但是今早才被人發現,據那些家僕說,是兩個人高馬大的男人闖入進來,直接扛走的,一點遮遮掩掩都沒有。」手下說道。

「那兩個男人有何特徵?」

「不清楚,他們說記不住,就記得臉上有不少疤,對了,還說他們非常囂張。」

梁凡斌冷笑:「能不囂張么,敢闖入戶部侍郎府宅裡面扛著人走的人,這個世界上能找出幾個來。」

「大人,現在如何是好?」手下低聲問道。

梁凡斌沒說話,眼珠子輕轉著,在思襯。

他是才從安府回來的,這幾日他一直呆在安府,安太傅的狀況著實讓他心憂。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兩年一直風平浪靜,怎麼在此歲末了,反像是逃荒似的趕著來。

梁凡斌起身說道:「備馬車,我再去安府一趟。」

「是。」

梁凡斌才離開,又折了回來。

安於平正在招待幾位來客,見到他來,上前說道:「梁叔,你不是才回去嗎?」

「你大哥呢?」 刻在心尖的你 梁凡斌大步過來,「我有事找他。」

「大哥出去了。」

「罷了,我去找老師。」梁凡斌說著,同他揖了下禮,朝內堂走去。

安於平看著他大步匆匆的背影,他的眼角忽然跳動了下。

安於平抬手撫著自己的眼角,一股難言難解的慌亂襲了上來。

這幾日的安家,或者是說這幾月的京城,就像是一根緊緊繃著的弦,隨時都要被拉斷。

人心惶惶,民不聊生,以往那些最喜走馬章台的貴胄子弟,自重天台祭天一事後也踏實消停了。

往年最熱鬧的時節是春與秋,但今年的秋末,好幾個詩會都被取消了,連安於平自己最喜歡的賞菊詩酒會都沒了消息。

現今越來越亂,一塌糊塗,律己全無,懸案一件接著一件。

而那根綳著的弦,安於平隱隱覺得它快斷裂了,一旦斷裂,它絕對不僅僅是一根弦那麼簡單。

弦音會顫,顫聲會震,震動……他覺得會天塌地陷。

而相對於他們的緊張不安而言,那個人人提及失色的女童卻截然相反,安於平甚至覺得,這個邪童將滿京都當成了自己的遊樂場,她想怎麼玩便怎麼玩,想戲弄誰便戲弄誰。

安於平攏眉,有些喘不過氣來,思及這些實在太覺胸悶,沉甸甸的一大片烏雲砸落下來那般。

……………………

木門一直沒有打開,都快未時了。

支長樂和老佟老短正在屋裡玩骰子,不時出去看一眼。

等未時又過去一兩刻,木門才總算打開。

夏昭衣拿著小木盆從屋裡走出,仍是男童的打扮,支長樂聽到動靜忙出去。

夏昭衣正在打水,抬頭望來,咧嘴一笑:「早。」

「不早啦,」支長樂過去說道,「現在已經未時了。」

「還是早,」夏昭衣笑道,「時間於我無概念,我什麼時候醒來,什麼時候就是一天的開始。」

「哈~這算個什麼說法呀。」支長樂也笑了,見夏昭衣將井水倒在木盆里,他趕緊去往廚房,從灶台上的熱鍋里舀一勺開水過來。

「阿梨你讓讓!」

支長樂跑來,將一大勺開水倒在盆里,和冰冷的井水和在了一起。

「好啦,」支長樂說道,「你試試水溫。」

夏昭衣將巾帕浸入進去,點頭:「水溫很好,謝啦。」

「那成,我去給你準備吃的。」支長樂說道。

夏昭衣笑了,看著他:「我不吃了,支長樂,這屋子裡有沒有小銅鏡?」

「銅鏡?」支長樂皺眉,「還有,不吃飯怎麼成呢,會餓的。」

「牙疼,」夏昭衣無奈的說道,「我好像要換牙了。」

支長樂眨巴眼睛,聽著這個說法忽覺新穎。

不過仔細去看,眼前這女娃不過也才十來歲。

想到她做過的一件又一件事情,支長樂再一度浮起濃濃的新奇和懷疑,有時候回頭去看,好像跟做了一場大夢似的。

「嗯,」他獃獃點頭,而後又笑起來,「我這就去拿,你慢慢洗。」

夏昭衣看著他離開,抬手無奈的放在自己的臉頰上,真的很疼。

前一世換牙,都由師父親自拔的,拔之前牙齒也不曾這麼痛過。

那會兒二哥痛的難受,她還不能理解,換牙有那麼痛嗎?

現在體驗,果然是有。

不過……

她抬手摸向自己的小腹,前一世她來例假也不曾痛過,聽人說會很痛,她還好奇是個什麼同感,這具身體不知道會不會痛?

可千萬別。 羅小冬也點頭。說道:「這個人似乎有點問題,太狂妄了,勸不動的!」

白老大說道:「這個人是有點問題。我來的時候,也聽劉福說了,說他們還有宮白秋他們,曾經勸說金開來不要來惹事,他就是不聽,自以為很能打。」

白老大想了想,說道:「我去試試吧,總歸要試一次,我不想讓金老弟的孫子,就這麼白白送命。」

羅小冬說道:「嗯。好。」

白若彤說道:「爹,我看,等他來吧。」

羅小冬說道:「對啊,白老大,他們會在今天,就來到我的飯館面前,向我挑戰。」

白老大點頭,說道:「行,那就我在你的飯館里盤桓一天。」

因為飯館已經打烊了,沒有廚師在了,所以給白老大泡了一壺茶,然後,說道:「白老大,飯館關門放年假了,所以廚師不在。」

白老大說道:「沒關係的,我吃的很少,這邊尤其年味兒重,我其實個人是不過年的,我覺得過年的前一天和后一天,沒什麼區別。這都是人為的劃分的,但是呢,大家也都圖個樂呵吧。」

羅小冬心想,這話說到我心坎里去了。我羅小冬也是這麼認為的,過年過節,都是人定的,無非是一種適當的休息,和商家的促銷手段而已,比如這我國的情人節,就是跟西方學習來的,商機在,所以商家會大肆宣傳,而春節因為有大量的假期,也深受百姓們的喜愛,其實細想,無非是地球轉到哪裡了,和人類一點關係沒有。

坐下品茶,是上好的鐵觀音茶,白老大品了一品,說道:「對了,羅小冬,你的武功現在如何了?」

羅小冬簡單說了一下自己近期對武術的理解。白若彤說道:「爹您現在,也應該不是羅小冬的對手了。」

白老大顯然不知道,奇道:「哦?」

白若彤說道:「羅小冬武功冠絕天下,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天生神力,不是嗎?最近我看過網上的視頻,比如和東方夜的那場決鬥,羅小冬似乎明顯是在讓著東方夜的,因為以羅小冬的神力,如果和東方夜硬拼的話,是不太可能打成平手的。」

羅小冬心裡一驚,心想,這個白若彤,的確……有兩把刷子。

一下子就看出了自己的端倪。

羅小冬投以眼神,正巧,白若彤也看著羅小冬,白若彤的眼神沒逃避,反而報以欣賞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