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組長。”嚴詠潔無意識的敬了一個禮,彷彿忘記了自己早就離開的警隊。

孫耀明看着他們,心裏竟是說不出的寬慰。

不過旁邊的人,看着他們三個,卻是驚訝萬分。嚴詠潔還好說,可是周瞳這麼個年輕小夥子,竟然把警隊裏德高望重的孫耀明叫做光頭大叔,最讓人不能理解的是孫耀明卻全然不在乎,還面帶微笑,實在是出乎意料。

不過一旁陳思國和常寧卻大概能猜到原因。

常寧只是覺得十分有趣,而陳思國的神情裏卻透出一絲嫉妒。

“我聽他們彙報說是你們發現了樑小武的屍體?”孫耀明看着周瞳和嚴詠潔問道。

嚴詠潔神情悲傷的點了點頭,周瞳也收起了輕浮的神情。

“當時是什麼情況?”

嚴詠潔把如何發現樑小武屍體的過程說了出來。

孫耀明聽完,沉默起來,整個事情實在是古怪離奇。樑小武是被水槍所殺,而且按照嚴詠潔的說法,他是從湖底浮出來的,那麼他就不大可能是在陸地上被殺再扔進湖裏的。可是他是怎麼潛到湖底的呢?發現屍體的時候,他當時又沒有佩戴潛水裝備……

正在孫耀明思考的時候,陳思國卻冷“哼”了一聲。

“陳思國,你有什麼想法?”孫耀明聞聲問道。

“我只是覺得太過巧合,他們去遊湖,而樑小武偏偏在那個時候那個地方發生意外,這種機率簡直就好像走在路上突然被雷劈,像極了三流偵探小說裏的橋段。”陳思國看着周瞳和嚴詠潔,眼睛閃着光芒,又繼續說道,“除非不是巧合,那麼就有兩種可能。”

“哪兩種?”常寧見陳思國停下來,好奇的追問道。

可是還不等陳思國繼續說,周瞳先開口說道:“第一種可能就是我們是兇手。”

“這種可能恐怕不成立,你們沒有殺人的動機。”常寧搖了搖頭。

“只是可能嗎。”周瞳笑了笑,然後把目光轉向陳思國,說道:“第二個可能就是兇手故意這麼做,讓樑小武死在我們面前。我說的對嗎,陳警官?”

陳思國沒有出聲,默認了他的說法。

“可是兇手這麼做,有什麼目的?”常寧還是搖搖頭,以她犯罪心理學的常識來分析,兇手的這種做法,實在有些不合邏輯。

“周瞳、嚴詠潔,看來這次又要辛苦你們兩位了。”孫耀明這個時候突然說道。

“孫組長,就算你不讓我們加入,爲了樑小武,我也要把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嚴詠潔的目光堅毅。

“你呢?”孫耀明見周瞳還沒表態,又問道。

“光頭大叔,你又明知故問,每次只要看到你,我就知道我的麻煩又來了。”周瞳苦笑道,“何況這次兇手擺明了就是挑釁,我們想置身事外也不可能了。”。

孫耀明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彷彿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頭。

“組長,這好像不大合適……”陳思國的話還沒說完,卻孫耀明打斷。

“一切責任我有負,連同樑小武的死,現在已經相繼發生了五起命案,你們必須徹查到底,找出兇手,繩之於法……”

“大叔,好聽的話先打住,實際一點,先弄清楚,我們這幾個人,誰是頭?”周瞳走到孫耀明旁邊,摟着他的肩膀。

陳思國揚了揚頭,在他看來,孫耀明一定是會指派他負責,以前一貫如此,現在更加不會例外。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的滑頭啊!”孫耀明親切的拍了拍周瞳的腦袋,跟着自然而然的把肩膀從他的手裏挪了出來。

“陳思國、常寧,鑑於此次案情特殊,這次偵辦案件的行動就由周瞳全權負責,你們務必要積極配合,協助他破案。”

孫耀明話音一落,全場譁然,就連一旁拉薩局的警官們,也覺得這麼重大的案件,竟然讓一個非警方的年輕小夥子負責,是不是太過草率?但是大家礙於孫耀明的地位,雖然心裏有所疑問,但是卻沒人敢反對。

“這怎麼行?”陳思國可不管孫耀明的地位有多高,他當即反對。

而此時,常寧的臉上也掛着不樂意的表情

“這是命令!”孫耀明的語氣不容置疑。

陳思國和常寧心中雖然百般不願,但看到孫耀明如此堅決,下了死命令,也無法再辯駁。

只有周瞳一個人洋洋得意的笑着。

“西藏這麼大,我們人生地不熟,當地話也不會說,需要一個嚮導。”周瞳毫不客氣的繼續提要求。

“這個自然……”孫耀明把目光投向拉薩局的局長。

局長心領神會,立刻說道:“卓嘎,由你協助刑偵組的同事們。”

“是。”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 卓嘎應聲站出來,眼睛卻是看着周瞳,神色裏除了驚訝還帶着迷茫。

“大叔,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了。”周瞳臉上雖然帶着笑容,但是心裏卻一點都不輕鬆,他之所以要高調攬下所有事情,就是爲了保護嚴詠潔。

嚴詠潔當然明白周瞳的苦心,但是她同樣也明白,這樣一來,周瞳將陷入最危險的境地。

孫耀明接下來又跟拉薩局的局長討論了案情,佈置了一些瑣碎的工作後,就領着其他人出了會議室,只留下了周瞳、嚴詠潔、陳思國、常寧和卓嘎五個人,讓他們研究下一步的破案工作。

會議室裏突然變得異常的安靜,五個人互相打量,卻又一言不發。

“金髮小子。”周瞳突然開口叫道。

陳思國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周瞳是在叫他。

“你叫誰?”陳思國怒火中燒,這個比自己看起來還要小几歲的年輕人,口氣卻是這麼張狂。

“誰應我就是叫誰。”周瞳見慣了場面,對陳思國的怒火全然視而不見。

“你……”陳思國一時爲之氣結。

“好了,周瞳,別鬧了,正經一點。”嚴詠潔再看不下去,出言訓道。

周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身邊這個女人,只好收斂起囂張的神態,規規矩矩的說道:“陳警官,我只是開個玩笑,您別介意,先請坐。”

陳思國見他又換了一副德性,一時是哭笑不得,不過他也看在嚴詠潔的面子上,沒再和周瞳鬥嘴,“哼”了一聲,坐下來。

“兩位美女和這位大哥也請坐。”周瞳繼續笑嘻嘻的說道。

嚴詠潔上前拉着常寧坐了下來。

卓嘎被弄得一頭霧水,不過他也總算經歷過不少事情,定了定神,決定先看看這些人究竟有什麼本事。

等到大家都坐定,周瞳才繼續說道:“廢話我就不說了,剛纔光頭大叔的話各位都聽到了,現在我們坐上了一條船,雖然我明白你們對我們還有所疑慮,心裏面也各有想法,不過這些都不要緊,相信……”

“這些就是廢話。”一直沒出聲的常寧用手擡了擡眼鏡,嘟嚕了一句。

“批評的是。”周瞳乾笑了兩聲,“那我就言歸正傳,陳警官、常警官麻煩你們把關於這些案件的所有資料都複印一份給我們,另外關於樑小武來西藏這一個星期做了哪些工作,接觸過哪些人,事無大小,只要是你們知道的,都一一詳細的列一份資料給我們。這些東西今天之前給我們,沒問題吧?”

“沒問題。”常寧點點頭,陳思國沒有出聲,算是默認了。

“我需要做些什麼嗎?”一旁的卓嘎問道。

“你的事情更多。”周瞳聳聳肩膀,“這裏還有好多地方我們沒去玩過,今天你就先當我們的嚮導,陪我們好好去玩一天。”

陳思國和常寧聞言,臉都綠了。 守衛者之星際狂飆 這個時候,他竟然還有心思去玩!

不過,嚴詠潔卻是臉上掛着微笑,她太瞭解周瞳的做事方式了,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吊兒郎當,漫不經心,但實際上卻絕對認真謹慎。他忽然提到要去玩,必定是另有目的。

“那麼就請兩位辛苦了,晚上我來拿東西。”周瞳看着怒火中燒的陳思國和常寧,壞壞地笑道。

《周瞳探案系列4:剝皮者》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卓嘎找來一輛車,搭着周瞳和嚴詠潔出了公安局。

“現在我們去哪裏?”卓嘎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周瞳卻沒有答,反而問道:“卓嘎,納木錯你熟不熟?”

“嗯,我知道去的路,你們要去納木錯湖嗎?”卓嘎以爲他們要去案發現場尋找線索。

“不是,我想問你,納木錯湖附近有沒有村莊?”周瞳繼續問道。

卓嘎想了一會,才答道:“納木錯湖很大,附近的村莊少說也有七八個。”

“很好,帶我們一個一個去轉轉。”周瞳把身體靠在座位上,悠閒的說道。

“好。”卓嘎說着轟了一腳油門

“你是想去查樑小武是怎麼去到湖底的吧?”一旁的嚴詠潔問道,她此時已經明白了周瞳的打算。

“跟着我久了,你果然變聰明很多。”周瞳調笑道。

“你是不是又欠揍?”嚴詠潔握着拳頭,一副要打人的樣子。

“這些村莊雖然在納木錯湖附近,但是最近的一個離湖區也至少有七八公里路,村裏的人不可能有機會看到樑小武,我們這麼去問,恐怕不會找到什麼線索。”卓嘎從事刑偵工作也有多年,依照自己的經驗,如果當時有人目擊到樑小武下湖,那麼也應該是湖邊的人,而在湖邊的除了遊客,就是一些兜售東西的藏民。

嚴詠潔聞言收起拳頭,她怕周瞳說話不注意,讓卓嘎難堪,於是搶先解釋道:“你說得我們很明白,但是我們並不是要去尋找目擊者,按照目前的推斷,樑小武不可能是潛水到湖底,我們懷疑他是通過其它途徑。”

“其它途徑?你的意思是說,有一條通到湖底的隧道?”卓嘎的口氣裏有了一絲嘲諷的味道,這種推測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有沒有查一查就清楚了。”周瞳收起笑容,握住身邊嚴詠潔的手,看着車窗外宏偉的景緻,眼神裏卻透着絲絲憂慮。

卓嘎聞言輕笑了一聲,他開始對後面這兩個年輕人有些好奇了。

常寧埋頭整理着案件的資料,陳思國卻一動不動的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wωw .ттkan .¢ o

“關於樑小武的事,你爲什麼沒對組長說。”常寧忽然放下手上的資料,問道。

陳思國睜開眼睛,反問道:“說什麼?”

“你不是明知故問嗎,樑小武出事的前一天,他偷走了噶爾東讚的那幅唐卡,然後就失蹤了……”

“這件事疑點很多,還沒查清楚,就這麼冒然說出來,對樑小武的名譽有極大的損害,而且那幅唐卡,我們研究了很久,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他爲什麼要拿走呢?”陳思國一直沒有想通這件事情。

“或許有,只是我們還不知道。”常寧顯然對陳思國這種處理問題的方式,頗有微詞,“我覺得這件事和他被殺極有關聯,如果不說出來,恐怕會影響到查案。”

“現在我們不會查案了嗎?”陳思國想起周瞳,就氣不打一處來,“作爲一名成熟的警務人員,你不會真把破案的希望寄託在一個無賴身上吧?”

“可是……”常寧本想反駁,但想起周瞳那幅吊兒郎當的樣子,就開不了口了。

《周瞳探案系列4:剝皮者》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夜幕漸臨,天邊只剩最後一絲餘暉。

周瞳、嚴詠潔和卓嘎幾乎跑遍了納木錯湖邊所有的村莊,卻沒有絲毫收穫,疲勞和沮喪在每個人的身體內悄然遊蕩。

卓嘎駕着車,有氣無力的踩着油門,心中失望的情緒在他的臉上顯現一覽無餘。

嚴詠潔則有些睏倦的躺在座椅上,半睡半醒。

周瞳卻似乎並不願意放棄,他的眼睛還努力的眺望着窗外,彷彿在那些鬱鬱蔥蔥的山林中還隱藏着什麼線索。

而上天彷彿與他心有靈犀一般,在這個時候,路邊一側不遠處的林子突然閃出火光。

“停車!”周瞳突然叫道。

“嘎吱”一聲,卓嘎本能的踩下急剎車。

正在打盹的嚴詠潔,也即刻清醒過來。

“怎麼了?”卓嘎問道。

周瞳打開車窗,指着靠自己的這一側,說道:“那裏有火光,我想過去看看。”

嚴詠潔和卓嘎都順着看過去,果然在林子深處,有一團忽明忽暗的火光。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卓嘎從車上拿了電筒,走在前面帶路。周瞳和嚴詠潔跟在他的身後,三個人一起走進樹林,朝着火光的方向摸索前行。

穿過密林,一片開闊的土地出現在眼前。一團篝火下,一位藏族老媽媽跪在地上,身前是一條潔白的哈達,旁邊還有點着桑煙和紙燭,口中唸唸有詞。

而在她的身後,是一片坍塌陳舊的房舍,荒蕪的野草,還有殘破的經幡在夜風中舞動。

眼前的畫面,肅穆卻又透着詭異,周瞳他們三個人一時也愣住,呆呆站在一旁。

不過藏族老媽媽卻發現了他們這些不速之客,轉過臉來,有些驚訝的看着他們。

火光下,藏族老媽媽的臉清晰可見,滄桑的面孔,猶如干裂開的田地,唯有一雙眼睛還明亮如昔。

“切讓古威嘎布一窮拉!切讓古威嘎布一窮拉……哈不拉撒四羅……”藏族老媽媽突然由驚訝變成驚恐,雙手伸向天空,朝着周瞳他們三個人失聲裂肺的叫着。

“她在說什麼?”周瞳問道。

不過卓嘎彷彿沒聽到周瞳的問話,他只是神色驚異的定定看着藏族老媽媽。

“卓嘎!”一旁的嚴詠潔發現卓嘎的神情有些不對,立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沒事吧?這個老媽媽在說什麼?”

卓嘎這纔回過神來。

“她說……她說這裏是惡魔的領地,讓我們趕快離開!”

“那你幫我告訴她,我們時常與惡魔爲鄰。”周瞳一邊說一邊慢慢的朝那位藏族老媽媽走過去。

卓嘎和嚴詠潔也一左一右跟在他身後。

這位藏族老媽媽看着他們三個人走過來,反而沉默了,閉上眼睛,一隻手從懷裏掏出一串佛珠開始不停的轉動。

“老媽媽,不用害怕,我們沒有惡意。”周瞳俯下身來,看着藏族老媽媽說道。不過他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裏忽然覺得好笑,這位老媽媽一點也沒有害怕的神情,倒是卓嘎顯得有些害怕。

藏族老媽媽似乎聽不懂周瞳說什麼,依舊低着頭,閉着眼,念着經文。

“她好像不懂漢語,卓嘎,你來跟她說吧。”周瞳讓開位置,要卓嘎來當翻譯。

卓嘎把周瞳的話翻譯了一遍,一邊說一邊還掏出了警官證。

藏族老媽媽終於擡起頭,睜開眼,目光掃過周瞳、嚴詠潔和卓嘎,悠悠的說道:“願佛祖保佑你們。”

“原來你會說漢語!”卓嘎有些驚訝。

“老媽媽,你一個人在這裏做什麼?”嚴詠潔蹲下來,語氣柔和的問道。

藏族老媽媽舉起手,指了指身後的廢墟,說道:“來看看他們。”

此時一陣風忽然刮來,身後高高的雜草,猶如鬼魅一般舞動起來,發出“嗚嗚”的聲音。

“老媽媽,這裏已經沒有人了。”嚴詠潔雖然見多識廣,但面對此情此景,頭皮也不免有些發麻。

“他們都在啊……”藏族老媽媽一邊說一邊開始燒起紙錢。

嚴詠潔這才明白她是在祭奠亡魂,於是問道:“老媽媽,你以前是這個村莊的嗎?這裏怎麼會荒廢的?”

“背棄神靈,召來了惡魔啊……”藏族老媽媽嘆口氣,然後便不再說話了。

“我們走吧。”周瞳拍了拍嚴詠潔。

三個人順着原路,回到了車上。

“卓嘎,這裏究竟發生過什麼?”周瞳發現卓嘎看到藏族老媽媽後,神情有些古怪,似乎知道些什麼,於是問道。

卓嘎沒有說話,發動了汽車。

除了發動機低沉的轟鳴聲,車內一片寂靜。

沉默了片刻,卓嘎終於開口說道:“這個村莊叫做桑珠,漢語的意思,就是希望之地。大概六、七年前,有地質專家來到這裏考察,本來是件很普通的事情,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卻被誤傳,說是這裏地下蘊含着豐富的金礦。雖然政府一再闢謠,但是當地村民還是像瘋了一樣開始炸山挖洞,都想着能挖出金礦,一夜暴富。可是事與願違,村民們不但沒有挖出金礦,反而紛紛染上了怪病,一時間人心惶惶。區衛生廳爲了這事也專門安排了專家下來調查,可是不但沒查出這是什麼病,甚至連醫治的方法也沒有。沒過多久,染病的人相繼死亡,沒得病的人也都嚇得逃離了村莊。當時政府擔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對這件事進行了封鎖,對外宣稱是遷徙,再加上這個村莊裏活下來的人也就幾個,所以知道這件事的人並不多。”

“難怪你看到那個藏族老媽媽的時候,表情會那麼驚異。”周瞳說道。

“我那個時候進警局不久,遇到這樣詭異的事情,所以印象深刻,不過過了這麼久,沒想到還有人會回到這裏來祭奠。”卓嘎想起當年的情景,也不禁有些膽戰心驚。

“那病,究竟是怎麼樣的?”嚴詠潔好奇的問道。

“慘不忍睹,得病的人,剛開始全身無力,高燒,然後身體會開始潰爛,最後心肺衰竭而死。”卓嘎說完,添了添嘴脣,額頭上冒出冷汗。

“不用擔心,已經隔了那麼久,我們不會被感染的。”周瞳看出卓嘎的擔憂,笑着在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白天,我們再來實地考察一下。”

卓嘎握着方向盤的手,禁不住的抖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

《周瞳探案系列4:剝皮者》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 天價寵兒: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周瞳、嚴詠潔和卓嘎回到警局,找到常寧,拿到了她仔細整理出來的案卷資料,不過卻不見陳思國的蹤影。周瞳也沒追問,只是告訴常寧,讓她通知陳思國,明早八點到局裏集合。

周瞳和嚴詠潔拿到資料後,離開了警局,回到酒店。雖然他們早就有心理準備,可是親眼看到那些被剝皮的死者,還是驚愕了好一陣。兇手的殘忍實在是超出想象,令人髮指!

常寧雖然滿腹怨氣,但總算負責,整理的資料十分詳盡,他們兩個人花了好幾個鐘頭,纔算全部看完。

一向喜歡開玩笑的周瞳,此時卻一言不發,嚴詠潔也握着拳頭,手指間還留着絲絲汗跡。